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無量決》是上古時期大能的修鍊功法,中途不知為何失傳,信息被儲存在寶石球中,並且被灌輸了一些具有判定性質的能量,可以自動判定接觸此寶物之人的體質!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在觸碰到寶石球的那一刻,判定生效!李未名被寶石球將其中儲存的信息,強制輸送到腦海之中,隨之寶石球消失!

經過仔細搜尋,寶石球竟然被發現存在於李未名的腦海之中!

不僅如此,《無量決》修鍊功法,也異常清晰的印在了腦海之中,彷彿就是身體中的一部分,渾然天成!

功法顯示,隨著實力的提升,還會不同程度的領悟一些特殊技能和狀態!只是目前實力不夠還無法領悟!

到此,李未名眼中閃出一道異芒!內心深處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信心和力量!

自己在這個世界,一定可以找到親生父母!答應勁霸男前輩的事情一定能夠辦到!

除了《無量決》修鍊功法,李未名還接收到一條重要的信息。

這個地宮的大門,只有能夠修鍊《無量決》的人向其輸入靈氣才能夠打開!怪不得黑袍惡男在這裡被困了這麼久都沒辦法離開。

李未名現在恨不得立刻就進入修鍊,但是腹中一陣咕咕叫。

算起來,李未名自從受傷開始就沒有怎麼進食,之前還有人體強化劑在硬撐。但是幾個小時高強度的運動,之後一直便處在昏迷狀態,雖然藥效的後勁在足夠的休息和大還丹的作用下消失的七七八八了,但飢餓是真實存在的。

趕緊翻出包裡面的食物,雖然莫名其妙地丟失了一大部分,但是剩下的這些估摸著還能支撐十天左右,飲水足夠。接著李未名毫不含糊的吞咽起來!

吃飽喝足后,直接按照《無量決》功法提示進入修鍊狀態!

李未名盤膝做好,氣沉丹田,一點一點調整身體達到一個極佳的狀態。自己本身身體素質極好,在《無量決》的引導下,身體中慢慢出現了細微的靈氣波動,逐漸有在體內進行循環的跡象!隨著時間的流逝,靈氣開始從四面八方湧入體內,霎時間,經脈直接被沖開,靈氣在體內暢通無阻的循環流動!

沒有太大難度,只用了一天時間,李未名便突破了!跨入了修鍊者的門檻,進入極限領域!

突破后,李未名感覺一陣體力不支,修鍊出靈氣消耗了極大地體力和精力,由於體力的消耗,要想達到最佳實力還需要一定時間!

之後,李未名又用了一整天的時間進行鞏固和恢復,隨著體力的恢復,實力逐漸穩固,最終達到極限領域百分之十!

突破了!李未名心中一陣激動,雖然在修鍊界中只是最低級的實力,但是修鍊出靈氣意味著自己已經真正進入了修鍊一途,已經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

現在的感覺,真是神清氣爽,不僅突破到極限領域百分之十,還隱隱有著向更高級實力衝擊的趨勢!

不過李未名現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先離開這個地宮!

於是,李未名再次來到地宮出口,打量一番后,把手按在了石門上!接著,運轉心法口訣,連綿不斷的靈氣從體內傳到石門上!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儘管用盡全力,不一會兒,李未名頭上就出現了大顆大顆汗珠,並喘著粗氣!

「撲通」一聲,李未名直接累的跌坐在了地上,體內靈氣都要被抽空了,大門還是沒有打開!

「不行,體內靈氣不夠,就差一點了!」

緩了一口氣,李未名再次坐了回去,繼續修鍊!剛剛突破的時候感覺還可以再進一步,這次應該不會太難!

體力完全恢復后,調整好狀態,心法口訣急轉,靈氣飛速地在體內不斷循環,周而復始!

一天……

兩天……

三天!

現實是很殘酷的!一連三天,李未名儘力修鍊但是成果並不顯著,按照目前的食物消耗速度,在自己突破之前食物就要耗光了!

不得已之下,李未名只好把剩下的食物再次進行分割,為了能夠保證自己突破,每天的食物攝入量減半!之後再次修鍊!

一天……

兩天……

不知過了多久,食物幾乎耗光了,還剩下一小口,但是仍然還沒有突破!這下真的糟糕了,沒有被打死,反而餓死在了裡面,這要是讓人知道了真是要笑掉大牙!

情況再次出現危機!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時間越來越緊迫,李未名的壓力也越來越大。這是一個時間和生命的競賽!

剩下這一點食物,要留到最後了,自己還能堅持多久,李未名根本不知道。

第十六天,停止進食的第二天,仍然沒有突破的跡象。

第十七天,停止進食的第三天,李未名在一段時間內反常出現沒有飢餓感。

第十八天,停止進食的第四天,身體局部開始盜汗。

第十九天,停止進食的第五天,身體發抖!

第二十天,停止進食的第六天,出現眩暈,神情恍惚!

李未名好像又回到了現世,在學校,那個身材超好的學姐在球場看自己打球,不停為自己歡呼吶喊;周五回到家中,靜靜地等待妹妹回家,幫她做一大桌她愛吃的香噴噴的菜;周末父母歸來,一家人一起去郊遊,其樂融融。甚至夢到了分別多年的生父生母,幾人終於團聚,歡聚一堂……

漠然的睜開眼睛,李未名喃喃道:「難道天要亡我?」

恍惚間,李未名看到了生父生母一臉高興的向自己伸出雙手;看到養父養母與自己再次見面時的喜悅;看到漂亮學姐激動人心地向自己表白;看到自己牽著妹妹的手走在繁華的大街上!

我絕不能死!!!

抓起剩下的食物,李未名一口吞下!

第二十一日,李未名周身靈氣出現不穩定的跳動!

第二十二日,李未名頭頂冒出陣陣熱氣!

第二十三日,李未名突破!實力達到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

當一抹陽光灑在李未名身上,照地身上暖暖的,這是一抹生命之光!

一個全副武裝的人,出現在地宮門口!

過去一切都成了浮雲,李未名不禁想大吼一聲:「老子終於活著出來了!」

但是,他喊不出來!長時間的透支,身體已經搖搖欲墜!能活著走出來,已經是奇迹!

抬頭向遠處望去,彷彿有一片樂土,那裡有一片果園,樹上的果實,顆粒飽滿!

李未名伸手一把抓下來,塞入口中!

直到李未名再次醒過來,笑容自嘴角蔓延開來。他知道,自己還是活了下來,走出了地宮,找到食物,昏迷后再次醒了過來!

緩緩起身,渾身都有些酸痛。面前有很多樹,隔三差五地長了幾顆野果。李未名苦笑,原來,野果就是夢中的仙果,能救命的都是有靈性的! 醫女驚華,夫君請接嫁 順便隨手又摘了幾顆。

首次打望了一下周圍的環境,這裡好像是一片森林,鬱鬱蔥蔥的植物長得格外茂盛,到處都是參天大樹,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深吸一口氣,李未名伸了個懶腰,身體雖然還很酸痛,但畢竟是極限領域百分之十五的強者,身體素質十分了得。清點了一下裝備,打算繼續趕路。

現在李未名的戰略物資還有這些:一支完好無損的m4a1,帶五個容量三十發的彈夾;一支威力不算很大的洛洛克,帶五個容量十七發的彈夾;手雷五個;野果數個;一周的飲水;丹藥若干;還有一根渾身漆黑的不知名法杖。

有森林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人家,有人就可以打探到更多的消息。於是,李未名背起背包,向遠方走去。

這片森林很大,走了接近一天了,都沒有找到水源,倒是找到一把短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麼太大的危險,一些戰鬥力較強的動物,都被刻意躲開來。一路上李未名都做了標記,森林雖然大,但是在刻意的情況下也不會輕易迷路。

幾近黃昏,走著走著,前方突然出現騷動,李未名快速移動到附近,翻身上了一顆大樹。

不遠處,一群森林狼正在和一頭大棕熊對峙。

事情是這樣的,一群森林狼正在狩獵,快要狩獵完畢時,突然間闖出一頭大棕熊,欲搶奪其食物。於是一群森林狼就和這頭大棕熊對峙起來。

雖然森林狼數量不少,奈何這頭棕熊實在是太大,看著就知道不好惹,狼群一陣交頭接耳,頓生退意。

大部分狼都在慢慢後退,而只有一頭狼,大概是餓極了,不退反進,沖著大棕熊一陣呲牙咧嘴。

大棕熊怒,跑上去和狼斗在了一起。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沒幾下,這頭狼就被大棕熊拍死了,然後拖向了遠處。群狼無奈,只能散去。

一直在樹上的李未名,心中倒也沒有想太多,這段時間見多了。只是為這些弱小者感到惋惜。不禁嘆一口氣,現在在這個森林,危險還不是很多,一旦出去了,自己何嘗不是一個弱者?

天色漸晚,李未名在路上抓了只野兔,又摘了些野果。在一個相對來說較為空曠的地方,升起篝火,美美的吃了一頓烤兔肉。

吃飽喝足,李未名找了一個粗壯的大樹,爬上去躺在一個粗樹榦上,睡著了。

一夜無話。

當黎明漸漸來臨,天邊露出一點點的魚肚白,李未名緩緩睜開眼。望著天邊的魚肚白,神色迷離,很是享受這種感覺。

昨天到現在,是自己在這段時間過得最輕鬆愉快的日子,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感覺到愜意了。

新的一天已經開始。 李未名現在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打聽生父生母以及火雲真人的下落。

由於是在森林中,植物眾多,容易迷路,再加上對森林不熟,李未名的前進速度大大下降,一天的移動距離實在有限。

途中,李未名用撿來的短刀,削了一把木製匕首,以備不時之需。

傍晚時分,一天很快又要過去了,李未名爬上一棵大樹向遠處瞭望,卻是讓他發現一件十分令人震驚的事情。

又是棕熊和狼!不過這次情況發生了極大地變化,可能只會剩下單方面的屠殺。

一隻受傷的小狼趴在地上,腿上流了很多血,顯然是不能再跑了。背後棕熊一步一步地向其靠近,無奈小狼只能急的嗷嗷直叫。

看到這一幕,李未名心中莫名一顫,憐憫之心頓起:一定要保護這頭小狼!

想到此刻,李未名飛身從樹上跳下來,快速向棕熊奔去,接近時,拿出洛洛克抬手一槍朝棕熊射去!

之前一直在遠處沒有發現,直到走進了,李未名突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這個世界的動物體型比現世要高大很多,這頭棕熊身高少也有四米以上!而且皮糙肉厚,一槍打過去,只有輕微一點傷,這個防禦力實在是太恐怖!

棕熊也是一驚,到手的美餐突然被人打攪了不說,自己也受了傷,雖然傷勢輕微,但是心中甚為憤怒,於是吼叫著向李未名奔過來。

收起手槍,李未名淡定的拿出匕首和短刀,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真正的打過一架,而且自己剛剛突破,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實力。雖然說現在這個情況頗為冒險,但是只有身處險境才能發揮出更大的潛力。

右手持刀,匕首緊握在左手,李未名不退反進,朝著棕熊沖了過去。

看到李未名奔過來,棕熊朝著他就是一巴掌,李未名低頭急閃,堪堪躲過一擊,但是掌風扇的他一個趔趄!

緊接著,還沒等李未名穩住腳步,直接被棕熊又一巴掌拍飛出去,撞在樹榦上。

「噗!」李未名頓時被打得吐出一口鮮血。

來不及驚訝,棕熊已經直直的沖著李未名撲了過來!

李未名就地一個打滾,閃到一旁,棕熊沒有反應過來重重撞在了樹上!

趁棕熊還在搖頭晃腦之際,李未名一刀砍在棕熊後腿上,痛的它不停大吼。

棕熊盛怒,轉身就是一巴掌,李未名則是再次一滾,從另外一邊爬到了棕熊背上!

為了把李未名從後背弄下來,棕熊不停地撞擊身邊大樹,李未名趴在棕熊身上,想從後面砍它卻是身體不穩無法發力!

這樣不是辦法!李未名朝前面一撲,身軀失去平衡摔了下去,但是左手硬生生的把匕首插進了棕熊的眼中!

棕熊疼痛難忍,伸出前爪想捂住眼睛的傷口。趁此機會,李未名直接飛身一刀抹了棕熊的脖子,鮮血四濺!

一聲轟然巨響,棕熊重重摔在了地上!

這時的李未名也不太好過,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剛剛那一巴掌被打得不輕,還好有防彈衣抵消了大部分傷害,只是外表頗為狼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