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自從得了那支桃花簽后,蘇子邈每每想到赫連霄都覺得有些口乾舌燥。

這會兒聽到『愛妃』,小心臟更是宛如小鹿亂撞。

呸呸呸,神特么小鹿亂撞!

https://ptt9.com/149798/ 蘇子邈心中暗罵自己沒出息,恨不得打自己一拳清醒清醒。

他清了清嗓子,道,「皇上應該還要回御書房處理國事,臣妾便不多叨擾您了,臣妾恭送皇上。」

聞言,赫連霄眼裡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不過卻什麼也沒說,只擺擺手示意富公公讓小太監們起轎。

直到走進未央宮,蘇子邈還在迷茫的撓頭,喃喃自語,「皇上方才的笑是什麼意思,怎麼古里古怪的?」

「怎麼,你撞見皇上了?」

「哎喲我天,嚇死小爺了你!」

悄無聲息出現的鳳綰月,還有趾高氣昂的銀錠。

一人一鳥,眼神明顯流露著一種名為『八卦』的光。

蘇子邈被這麼一打岔,險些將正事給忘了。

他用力拍了下腦門,焦急的道,「太后,我來是有要事想拜託你!」

「哀家知道。」

「……啊?」

「安息村死了人,蘇家有麻煩了。」

「對,爹找了門路讓人傳信給我,信上說安息村應該是有鬼祟,他一進那村子,身上的平安符就燃燒成黑灰。」

「平安符燒了?」

「是啊,我記得你說過,這好像是有鬼祟出現的徵兆啊!」

鳳綰月若有所思,「看來安息村應該是有什麼厲害的東西在坐鎮,哀家替蘇老爺卜了一卦,並沒有凶兆,跟上次銅錢……一模一樣。」

聽到這話蘇子邈忍不住咽了咽喉嚨。

他試探的問,「難不成是你上次說的殭屍?」

雖然從未見識過,但如果真有能讓山都塌了的東西存在,那顯然不是一般厲害啊!

然而,鳳綰月卻搖頭,「不是殭屍,看來要再出宮一趟了,只是,這次既然是你爹求助,你們蘇家又預備出金多少呢?」

「……」

瞧瞧,瞧瞧!

談錢多傷感情,每次都是黃金!

蘇子邈內心抓狂,臉色卻笑嘻嘻,「爹在信上說,皇糧是蘇家的保命財,他這次願出一萬兩黃金請您出面解決!」

「好。」

「那咱們趕緊趁現在溜出宮吧!」

「等等。」

鳳綰月盯著他,語帶嫌棄,「太拖後腿,哀家這次不打算帶你出宮。」 為了萬無一失,不被發現。

這次鳳綰月直接召出五鬼抬鬼轎,然後貼上隱身符出宮。

沒了豬隊友蘇子邈拖後腿,一路顛兒顛,舒服的讓她差點睡著。

等抵達元寶道觀,已經是半個時辰后的事。

蘇巡百般無事,又不敢輕易外出,正站在院子里扭來扭去強身健體。

銅錢則是在乖乖打掃。

他有陰陽眼,自然能看到五鬼抬著鬼轎出現,驚訝道,「師父,你怎麼回來了!?」

鳳綰月懶懶的起身,將隱身符取下,「聽說安息村出事,我受人之託忠人之事,便出宮來看看。」

「大師,您終於回來了!」

蘇巡激動的就差沒有淚眼汪汪,「您可要幫幫我,那村子現在就像是被人布了層結界似的,人都是有進無出,賠償的事都好商量,可要是再鬧出人命又影響了來年的收成,那蘇家就慘了!」

「慌什麼,我既然來了,那就一定會處理好。」

「是是,大師您說的我自然相信!」

鳳綰月打算速戰速決,就沒帶上銅錢。

蘇巡雖然害怕,但那畢竟是自家的地盤,他這個主人若是不出面解決就說不過去了。

奇怪的是,今日馬車竟然能一路暢通無阻的進去安息村。

與上次相比,這座村子不僅沒有被死氣縈繞,空氣反而更加清新。

照理說死了那麼多人,不應該如此。

「大師,安息村現在僅剩下十戶人,老村長也在,不如我們先去找他問問情況?」蘇巡指揮著駕馬車的車夫。

「嗯。」

老村長應該就是上次慫恿阿牛奶奶,用屍油燈招魂的那位吧?

山都塌了,自然不能再建房住人。

村民們都是世代居住在安息村,不願離開。

活下的人便先在安全地區搭建了一排茅草屋,暫時住著。

當外來馬車停下的時候,他們都露出了提防的表情。

蘇巡指向坐在草坡上搗弄煙袋的老人,道,「他就是老村長,大師。」

鳳綰月順著所指看去。

粗布麻衣,皮膚糙黑,佝僂駝背,一看就是淳樸的農民。

這種老實人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害人的面相,莫非真是迷信?

「老夥計,在發什麼呆呢?」蘇巡走上去打招呼,絲毫看不出有煩惱的模樣。

村長不知在想什麼,突然聽到聲音明顯被嚇了一跳。

前妻不婚 他齜牙討笑,「大老爺,您怎麼進來了,難道妖怪已經跑了?」

「我帶大師來看看,這幾天村子里是什麼情況?」

鳳綰月今天用了易容術。

不過,怎麼偽裝看起來都只是年輕小姑娘。

村長自怨自艾,嘆氣道,「不提了,糧食還是種不了,不知道是不是浸了河水的緣故,居然還會被慢慢泡大。」

沒讀過書的人講話就是如此白。

然而,鳳綰月卻抓住了關鍵字眼,「你說土壤遇水會產生反應?」

「是……是啊……」

「原來是它在搞鬼,難怪會如此。」

蘇巡暈暈乎乎,問道,「大師,您知道是什麼了?」

聞言,鳳綰月勾唇,「它不是邪祟,而是息壤。」 息壤,一種能自生長的土壤。

傳說堯舜時期,鯀禹父子曾用它填息天災洪水。

不過洪水退散后,息壤卻無故失蹤了。

這些信息是鳳綰月在前世閱讀過的古籍文獻中得知。

時至今日,息壤乍然現世,的確驚奇。

這種生僻詞,蘇巡還有村長都是聞所未聞。

鳳綰月也未多做解釋,只道,「我隨處走走,你們待在這裡不要亂走。」

「好,大師您小心一些。」蘇巡巴不得不湊上去,雖說那什麼息壤不是邪祟,但能將好好的安息村變成這般模樣,鐵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離開前,鳳綰月注意到了。

倖存的這些村民們的眼神和上次她來時一模一樣,排斥和提防。

息壤算是神物,本身就能凈化污穢打。

召喚出五鬼鬼轎,繞著杳無人煙的田地轉了圈也未曾有發現。

深思熟慮后,鳳綰月決定再去一趟那座滿是孤墳的山。

可惜,仍沒有發現。

「你們可能感知息壤的方位?」

「吾等不能。」五鬼回答。

「嘖,我還打算將它收服帶回宮去,聽聞用息壤種植的瓜果蔬菜十分香甜,今日應該不會無功而返吧?」

「……」

「罷了,既然早晚是我的東西,那我便費些心神好了。」

說完,鳳綰月眉目一凜。

她將手串甩出,默念咒語讓其恢復混元珠的原狀。

烏雲遍布的天空,頓時電閃雷鳴。

籠罩住安息村的結界現形,散發出詭異的幽光。

五鬼很有眼力的飛身而起又同時出掌,直接將結界打破。

混元珠先是漫無目的旋轉,而後朝某處猛地墜落。

轟——

一聲巨響,大地發齣劇烈晃動。

只眨眼的功夫,一切就恢復平靜。

息壤被混元珠緊緊纏繞,落入鳳綰月之手,「唔,鬆鬆軟軟,你的確是跟別的泥土手感不同。」

被稱為神物,自然擁有神識。

可迫於鳳綰月的強大力量,息壤只能乖乖收起力量,縮成一粒指甲大小的泥團。

這時,耳畔傳來陣陣匆忙的腳步聲。

最強修真系統 鳳綰月側過頭,入眼便是一對年輕男女。

他們身著灰白相間的錦袍,墨發被玉冠所束,然而兩人的額前都有一枚刻著太極圖騰的額墜。

見此,鳳綰月不禁眯眸:莫非他們也是道門中人?

「師兄,怎麼突然沒動靜了?」女子面帶急色,不知是不是在懊惱,居然還很幼稚的跺了跺腳。

男子明顯要沉穩一些,只是那雙瞳仁里陰騭之氣太重。

他環顧了一圈四周,最後才將視線落在了平淡無奇的鳳綰月身上,揖手道,「在下天機閣聞人開陽,姑娘,你可注意到了方才的天降異象?」

天機閣?

原來他們竟是天機閣弟子。

鳳綰月淡笑,回答,「原來尋常的打雷在你們眼中竟也算是天降異象。」

「無知村婦,你竟敢對我師兄無禮!」

「搖光!」聞人開陽出聲喝止。

聞人搖光推開他,直接舉劍架在鳳綰月脖子上,「我看你鬼鬼祟祟就不像好人,說,是不是你將息壤偷走了!」 天機閣,嫡系一脈以聞人姓為尊。

當然,這裡的嫡系並非指有血親關係,而是指閣主的親傳弟子。

鳳綰月對此門派已經有些了解。

那老閣主座下有七位徒弟,被稱作『天機七子』。

分別以北斗七星的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和搖光命名。

用劍威脅鳳綰月的聞人搖光,便是唯一的女弟子。

呵,當真是有趣。

上一個敢這樣對她的人,早已經魂飛魄散。

聞人開陽皺眉,卻無上前阻攔的意思,只道,「搖光,別忘了規矩,不可對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動手。」

「手無縛雞之力?」

聞人搖光目光滿是不屑,「六師兄,方才天雷出現,安息村的村民都嚇得瑟瑟發抖,可她不僅不慌不忙,面對我們師兄妹還出言不遜,此女必有問題!」

話落,她又對鳳綰月嚴詞厲色,「息壤究竟在何處,你還不快說!」

好不容易得到師父的首肯下趟山。

若這次不能將息壤帶回雪域,他們肯定會被同門師兄弟笑話。

眼前這女子看似平庸,可一雙桃花眼卻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真想挖掉。

鳳綰月絳唇微勾。

劍架在脖子上都臨危不懼,光這份膽量,聞人開陽就不敢輕視。

可他還來不及提醒,四面八方湧來的陰煞鬼氣就直接打飛了聞人搖光的長劍。

「啊——」

情況突然,聞人搖光措手不及,被震得虎口發麻。

因為自小便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千金小姐,在天機閣又是人人喜愛的小師妹。

沒想到第一次下山就被一個醜女人欺負,心裡委屈極了。

聞人搖光眼睛紅的像兔子一般,憤恨道,「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對方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出手,四周又有濃郁的鬼氣,必定不是普通人。

而聞人開陽也將小師妹擋在了身後,一臉防備。

鳳綰月淡淡的道,「我先前聽家人提起過天機閣,聽說你們門派上上下下皆是高人,今日看來也不過如此。」

面前這一對年輕師兄妹,資歷太淺,一看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小輩。

這裡鬼氣如此強,可他們居然連五鬼都察覺不到。

聞人開陽沒有忽略她眸中一閃而逝的鄙夷,心下一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