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個可憐人……」柳絮同情的說道。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柳絮,你去說下,就說小桃我要了,你一個人伺候不過來。」

「什麼?小姐,你要小桃過來伺候你?」柳絮有些不敢相信,小姐不但不趕小桃出府,還要將小桃調到碧心院來。

雖然碧心院和小姐在碧府並不受歡迎,但是,好歹碧綰是碧府的小姐,有家主罩著,沒人敢動小姐。

「恩,你去辦吧。」

如果是以前的本體,對小桃一定會討厭,一定覺得小桃不配做人。

而現在的碧綰,覺得這再自然不過,甚至對小桃的做法表示贊同,覺得小桃很對自己的胃口。

柳絮直爽利索,小桃謹慎聰慧。

柳絮得令後去廚房找小桃,而此時的碧廚院正熱鬧非凡。

二十幾個丫鬟,圍成一個圈,有的輕蔑的訕笑著,有的輕聲討論著,還有的直接指指點點的說著什麼……

「賤丫頭,膽子大了,敢偷懶,半天沒人去哪偷人去了……」

「沒管家,你死活都不知道在哪裡,還偷懶……」

「就是就是,李婆婆,這個賤丫頭真不識好歹。早上什麼活都沒幹,就出去了。」一個穿著墨綠色衣服的丫鬟附和道。

「一大早就開始偷懶,給我滾出碧府,這裡你不配呆著。」

地上的小桃一聽急了,連忙解釋道:「沒……沒有……」

「沒有?你以為我們都是眼瞎,明擺的事還狡辯。」

「李婆婆,她的意思是我們冤枉她……」

「我看啊,她是覺得自己有靠山了,所以,不把李婆婆放在眼裡了。」

「我看也是,偷懶不說,嘴也硬了。」

為首的婆子,聽大家這麼一說,更來氣了。

想自己在碧府雖然沒有豆蔻、秀梅、管家那麼高的地位,但是,在眾丫鬟里誰不給面子,就連三太太都對自己賞識有佳。

而眼前這一個,不配為人的小賤蹄子,盡然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怎能讓人不氣。

老婆子邊罵邊狠狠地向地上的小桃踹去。

老婆子一腳一腳的踹著,而地上的小桃只能默默的忍受著…… 在小桃認為,只有自己忍著,讓大家解了氣,自己才有可能留在碧府。

只有在碧府,自己還能苟且偷生,一旦出了碧府,自己這樣不忠不孝的人,沒有任何立足的地方,就連妓樓也不會收。

開始只有老婆子一個人踹著,後來慢慢的其他人也加入了進來。

「不要以為忍著就可以留下來,還是得滾……」老婆子狠狠的說。

新妃嫁到:王爺別太狂 「你這樣的人不配留在這裡……」

「就是,連畜生都不如,自己的父母都不認。」

「李婆婆,她可是有後台的。」

「呸,後台……」

「不要以為柳絮那個賤婢可以給你撐腰,她也是個丫鬟,服侍一個廢物還真以為誰了……」

「是嗎?」

此時,柳絮正好來到碧廚院,恰巧最後那一句正好落在柳絮的耳朵里。

老婆子完全沉浸在打罵的樂趣中,完全沒有發現,此時自己口中的賤婢正慢慢往自己走來。

「說到底也是一個賤丫頭,沒了……」

老婆子還想說什麼,旁邊的一個丫鬟發現了柳絮,連忙上前一拉老婆子的衣袖:「李婆婆,有貴客來了……」

丫鬟故意把貴客說的很重,李婆婆是明白人,一下子意識到什麼,馬上停止動作,轉頭朝拉自己衣袖的丫鬟看去。

丫鬟什麼都沒說,只是眼睛輕輕的一瞟了一下柳絮的方向,之後就退了下去。

李婆順眼望去,一下愣住了,她怎麼來了,自己剛才的話她是不是聽到了?聽到了怎麼辦?自己還能待下去嗎?

一大串問號立刻在老婆子腦中轉了一圈,但是只是一瞬,老婆子就恢復了正常。

塗著厚厚胭脂粉的老臉上堆出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扭扭捏捏的朝柳絮走去:「柳丫頭,有什麼吩咐?」

柳絮忍住嘔吐的慾望,直接掃視了一圈,冷冷的開口:「好像剛才有人叫我賤婢……」

李婆婆臉上一僵,馬上又扯出一個笑臉:「哪裡哪裡,肯定是你聽錯了。這碧府上上下下誰不知道你,說說你是丫鬟,實際哪能算。你的地位誰不知道。」

「是嗎?」柳絮反問著,視線穿過老婆子,看到躺在地上的小桃,一下子拉下臉來。

此時的小桃,蜷曲著身子,原本乾淨的衣服上滿是塵土和深淺不一的腳印。

「肯定是,誰吃了豹子膽敢那麼說,我第一個不饒她。」李婆婆說完,還和藹的笑了起來。

「呵……聽錯也罷,聽對也好,以後誰再說這種話,後果自負。」柳絮沒有再理會李婆婆,而是越過李婆婆往小桃走去。

「你這是怎麼了?」

「沒怎麼……」小桃一邊說一邊搖頭,慢慢的爬起來。

見小桃什麼都不想說,柳絮也不想惹事,就對小桃說:「以後你就是碧心院的丫鬟,跟我走。」

還沒等小桃反應過來,李婆婆馬上解釋道:「柳丫頭,這可不行,碧府的丫鬟分配都要經過三太太的批准,你這樣,我們不好辦啊。」

直接無視李婆婆,拉著小桃就往外走。

李婆婆見狀,立上前攔住柳絮:「柳丫頭,你這是難為我啊。」

李婆婆說著,就拉住小桃的手,對後面的丫鬟們說:「把她帶下去。」

柳絮不想與這些人浪費時間,直接一腳踹飛李婆婆,拉著小桃出了碧廚院。 等柳絮帶著小桃出了碧廚院,李婆婆吩咐完丫鬟們,也匆匆離開了院子。

原本柳絮要帶小桃直接回碧心院,可是小桃執意要柳絮等一等。

沒想到只一會,就看見李婆婆匆匆的離開了碧廚院。

「柳絮姐,你看……」小桃指著李婆婆的背影道。

柳絮看著背影:「還真讓你說對了。」

「要不要去看看。」小桃看著柳絮詢問道。

「你先回碧心院,我跟上去看看。」

小桃仔細一想,自己渾身是傷,去了反而是累贅,於是點頭同意。

見小桃同意后,柳絮悄悄的跟了上去,而小桃則轉身去了碧心院。

小桃到了碧心院,不敢直接進去。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小桃自己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盡然可以到碧心院,可以服侍小姐。

碧心院對於其他人來說,是污穢晦氣之地,而對小桃來說是天堂;

碧綰對其他人來說,是災星禍害,而對小桃來說是福星貴人。

「怎麼不進去?」看著站在院門口的小桃,柳絮奇怪的問。

小桃見柳絮回來,微笑著說:「我有點怕。」

柳絮微笑了一下,拍拍小桃的頭:「傻丫頭,進去吧,小姐人很好。」

當兩人進來后,碧綰睜開了眼睛:「這麼久?」

「出了點意外。」

「怎麼了?」碧綰的直覺告訴自己這個意外不能錯過,這個信息自己可能有用。

柳絮一邊把碧綰扶起來,一邊將實情說與碧綰:「她們不同意小桃過來,開始還打罵小桃。」

碧綰看到一身髒亂的小桃,心裡明白了一些,想必是回去遲了,那些人就借故找事。

「那後來你怎麼帶來的?」

「我就直接帶過來了。」柳絮直接回到道,「對了,小姐,說也奇怪,那李婆婆一開始用三太太威脅我,後來等我們走了又去了二太太房裡。」

「哦?怎麼威脅的?」

「說碧府的丫鬟分配都要經過三太太的批准,不然是不合規矩的。」

「你帶小桃去洗漱下,弄好後到我這來,我有事跟你們說。」

聽小姐這麼說,柳絮和小桃退了下去,沒多久就換洗好,回到碧綰房間:「小姐,有什麼事情吩咐。」

「我現在要說的事很重要,你們是否能夠讓我完全相信你們?」

聽了碧綰的話,柳絮一愣,小姐這話怎麼這麼陌生,自己怎麼會背叛小姐呢,就算自己的命,只要小姐需要都可以豁出去。

而小桃則在心裡擔心。

看兩人都沉默了,碧綰繼續開口:「現在說還來得及,給你們選擇的機會,不然,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碧綰的話語很冷,很冷,沒有任何溫度。

過了一會,柳絮先開口:「小姐,不管怎樣我都聽你的。」

之後,小桃也抬起頭,雖然有些害怕,但是鼓足勇氣對著碧綰道:「小姐,我的過去並不光彩,但是對於你我只會用行動來證明。」

碧綰既然已經選擇了柳絮和小桃,但是還是習慣於把話說到明面上。

這也是一次考驗,柳絮直爽幹練說的話直接,符合她的作風,而小桃細膩聰慧說的話精準,符合碧綰對她的判斷。

再說,現在對於碧綰來說,也沒得選擇。

不行動,只能等死。

而行動,那麼只能選擇相信她們兩個。

穿越成地精的跟班 現在碧綰只希望,她們兩個裡面有一個人的血能與自己相容,那麼自己就可以成功了,否則…… 「柳絮,你去拿碗甜糖水來。」

柳絮不明白小姐要甜糖水有什麼用,但是小姐吩咐了,就乖乖的去廚房端了碗甜糖水來。

「在我大動脈處划個口子,滴幾滴血進去。」

柳絮猶豫了下,什麼都沒說,拿出刀子按照碧綰說的做了起來。

小桃也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什麼都沒說。

柳絮輕輕的劃開一個口子,但是由於碧綰長期昏迷,只靠丹藥維持,身體裡面的血異常的少。

一個2厘米的口子,血只是殷紅了刀口。

可想而知,那晚是要怎樣的鞭打才會浸濕衣衫。

「不行,血太少了,往手臂上面划。」碧綰見沒什麼血,直接命令道。

柳絮不忍的看著碧綰:「小姐,這……」

「小桃,你來……」看著柳絮不忍的樣子,碧綰直接對小桃說。

「不,我來。」讓小桃來柳絮不放心,最後心一發狠,在手臂上重新劃了一個口子。

幸好,這次開的口子,慢慢的流出幾滴血來,「嘀嗒……嘀嗒……」的滴落到碗里。

滴了幾滴下去,柳絮心疼的問:「小姐夠了嗎?」

「不夠,再等會。」

等差不多染紅半碗的甜糖水時,碧綰微弱的開口道:「好了。」

一聽小姐說好了,小桃連忙把之前準備的凝血止痛粉遞給柳絮。

等柳絮將凝血止痛粉給碧綰塗抹上之後,輕輕的問:「小姐,還痛嗎?」

碧綰睜開眼睛,有點虛弱的說:「柳絮,你先滴一點血進去。」

柳絮直接劃開一個口子,滴了兩滴血進去。

柳絮的血滴到碗里后,開始是鮮紅的一滴,之後慢慢的暈開來,當碰到碧綰的血后,慢慢的融了進去。

到最後,柳絮的血直接融入到碧綰的血中,不見了。

碧綰認真的看了整個過程,等柳絮的血融入進去后,開口對小桃道:「小桃,你來。」

同樣的,小桃也劃開一個口子,將血滴了進去。

小桃的血,開始是鮮紅的一個圓點,之後像柳絮一樣開始慢慢的慢慢的暈開來。

原本以為會小桃的會像柳絮的一樣,但是,當小桃的血遇到碧綰的血后,沒有融進去,反而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碧綰的血與小桃的血一觸碰,就被反彈回來,而碧綰的血開始慢慢包圍小桃的血。

大約半個小時候后,碧綰的血完全包裹住了小桃的血。

中間一個圓點是小桃的血,之後是一圈透明的水包裹著中心的圓點,之後圍繞在周圍的是碧綰的血。

這樣持續了十多分鐘后,碧綰的血開始慢慢的衝破水層。

碧綰的血像有靈力一般,化成幾縷血絲在衝破水層后,開始慢慢侵入中心點。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