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一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太子!」

秦國眾人爆吼著,神情狀若瘋狂。

他們沒有想到,這麼緊密的圍殺之下,居然還讓鹿羽反殺了一人。

然而一切塵埃落定,沒人能改變這個結局。

鹿羽真的像是屠了一條狗一樣,沒事人似的撿了秦一帆的乾坤袋和靈器,就繼續奔行。

可笑後面跟了上千的高手追擊,卻是拿鹿羽無可奈何。

颼颼颼!

鹿羽牽著群雄的鼻子走,一路狂奔九百里。

後面經歷過一處沼澤之地。

這沼澤之地起碼佔據了紫雲地谷四分之一的地盤,十分的遼闊。

沼澤之地奔行起來十分的困難,因為地面上存在著很強的吸力,並且土地鬆軟,一個不好雙腳就要被吸入到沼澤中。

雖然說大家修為都很高,還不至於在沼澤泥潭中喪生,但是卻不可避免的被沼澤這地形大大阻礙了奔行的速度。

眾人還沒辦法達到半空飛行的地步,就算是縱躍,也總要落腳。

這裡也生長著一些天才地寶,零零散散的。現在大家對這一點點天材地寶,也沒有什麼興趣。

大家滿心都被鹿羽給牽動著,誓要拿下鹿羽再說!

在奔行中,鹿羽的優勢體現出來。他的輕雲步十分玄妙,可不僅僅是步法的加快,尤其重於身體的輕盈。行至快處,可身輕如燕。這在很大程度上,就避免了被沼澤吸力的拉扯。

大秦王大聲叫道:「大家不要全部都擠在後面追擊!快分出人從旁邊幾路去截住他!」

「沒錯!大不了從幾頭圍住這沼澤之地! 九天蒼穹變 這樣才能截住鹿羽!」

眾人眼看著形勢不對,馬上便變換了思路。

而在這時,跑在前面優勢領先的鹿羽居然往回跑來!

「鹿羽跑過來了!」

眾人簡直難以置信,鹿羽除非是腦子燒壞了,才會往回跑啊。這好不容易拉開了一點距離,就這樣白白浪費了?

大家頓時亢奮起來,既然是鹿羽自己過來送死,那他們豈能不接受!

手中凝聚著力量,隨時準備砸出去。

然而就在鹿羽堪堪要進入到他們的攻擊範圍時,鹿羽那邊忽然搞出了一個新動作。

轟!

鹿羽打出的乃是輪迴之意!

當初在和雷曄、孫掌門、百里奇三大高手決戰的時候,鹿羽也打出過這一招,輪迴之意化作一個黑色漩渦,取到了制勝的關鍵。

而這一次,鹿羽施展輪迴之意乃是妙用。

唰!

那充沛的輪迴之意,直接貫入到前方的沼澤地底!

他的前方,正是追擊他的群雄!

輪迴之意一妙用,頓時威勢駭人。

嘩嘩嘩!

相當於是沼澤地底生出了一個大漩渦。沼澤本來就帶著天然的吸力,如何還經得起這般火上澆油。

在輪迴之意的推動下,沼澤的吸力成倍成倍的增加。

就相當於是一個風火輪,在拚命的拉扯著。

這片強大的吸力,直接輻射到百丈之遠!

「啊!好強的吸力!」

「這是什麼鬼!」

只要是處在這百丈區域內的人,就受到了這恐怖吸力的影響。他們的雙腳被毫無預兆的忽然扯入到沼澤中。

頓時深陷泥潭!

這麼一個突然的變化,當真是始料未及的!

情動帝國總裁 誰能想到鹿羽忽然來上這麼一下子!誰能想到,鹿羽還有這麼匪夷所思的一招!

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小心沉沒!」

眾人驚慌的嘶吼著,拚命的拔腿而出。以大家的修為,還不至於真被吸入到地底窒息死亡,但是這麼一來,搞的實在是太狼狽了,一個個錦衣華服的王公貴族變成了泥腿子,簡直比叫花子還叫花子。

追擊的人群已大亂!

而鹿羽在這大亂之時,已是輕飄飄的離去。

要多瀟洒就有多瀟洒。

鹿羽靠著沼澤之地擺脫了後面的大隊伍追兵,他得以順利脫身,繼續尋找下一個領地。

不久之後,又掏空了一個領地。

忽然聽得遠處有人大喝一聲:「鹿羽!你再跑一下試試!信不信我殺了她!」

鹿羽回頭,眼光頓時一沉。

說話的人乃是靈昊王!靈昊上國的眾人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這邊。

關鍵的是,此時靈昊王的手上挾持著一人,乃是夏雪吟!

靈昊王的一手緊緊的掐著夏雪吟那雪白的脖子,似乎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殺死夏雪吟。

在剛才沼澤之地中,夏雪吟沒能及時跟上鹿羽,沒想到最後竟是被靈昊王拿下了!

夏雪吟雖是處在危險之中,卻十分的倔強,她並不求饒,也沒有流露出半分屈服的神色。反而是對著鹿羽叫道:「鹿羽……不要受他威脅……快走……」

鹿羽沉聲說道:「靈昊王,你枉為上國之國主,居然卑鄙到要挾一個女人的地步。」

靈昊王絲毫不以為意,冷哼一聲,說道:「想雪吟公主對你多麼的痴情,你都被所有人追殺了,她還堅定不移的跟著你,就算是現在,都還在為你著想。鹿羽,你要是不過來救她,可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你無非是想要引我過去,打著我身上天材地寶的主意,但你真的確定,你能拿下我?」

鹿羽邊說著,一邊朝著靈昊王那邊緩緩的走過去。

「鹿羽……不要……」

夏雪吟艱難的搖著頭。

雖然她被靈昊王扼住了咽喉有些窒息,但是她依然要提醒鹿羽。

在她看來,鹿羽只要過來,當是必死無疑。 靈昊王乃是高級脫凡境,比之普通的國主還要強上一個層面,靈昊王一拳可轟碎地面。鹿羽只要一進入到靈昊王的攻擊範圍,馬上就要被拿下。

更不用說,靈昊王身邊還有白袍國師等人。

「鹿羽,看來你小子還有點良心嘛。」靈昊王深深的說道。

看到鹿羽走來,他心中大喜。

看來白袍國師的計劃沒有錯,像其他人那樣一味追擊鹿羽都是難追的,還不如要挾夏雪吟來威脅鹿羽,這樣才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旁邊白袍國師低聲提醒道:「王上,此子非同小可,剛才他將一眾國主戲耍,絕不是等閑之輩,只怕不會這麼容易就被引過來,我們需要小心。」

靈昊王說道:「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這寒門弟子受到公主青睞,一心只想著英雄救美。我以他最為心愛的人作為要挾,他如何翻得起風浪。」

「卑鄙……」

夏雪吟聽著身邊兩人的交談,她斷斷續續的說道。

靈昊王冷笑說道:「雪吟公主,十年前,你父王的玄冰玉被我奪走,這一次你看中的小情郎又要被我殺了。要怪就只能怪你們大夏國流年不利。」

「還我們的玄冰玉來……」

夏雪吟倔強的說道。

靈昊王冷冷一笑,說道:「真是抱歉,玄冰玉是白袍國師看重的東西,那豈能還給你。」

「白袍國師?」

夏雪吟一驚。她到現在才明白,原來自己的玄冰玉是在白袍國師手裡。

早就聽說白袍國師乃是和靈昊王最為親近的人,靈昊上國之所以能晉陞為上國,也全靠白袍國師。

可以看出,白袍國師在靈昊王的心中地位十分重要!

眼看著鹿羽就要進入到攻擊範圍,靈昊王已是準備出手。

然而鹿羽卻比靈昊王出手要更快。

唰!

一片光芒爆閃,快速凝結出一道巨大的龍爪影像。

「龍爪手!」

夏雪吟幾乎脫口叫出這個名字。

當初在橫雲州元陽洞府中,鹿羽以龍爪手掠奪走所有靈器的那一幕,給她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她十分清楚這龍爪手的威力,抓什麼東西當真是一抓一個準,極為迅疾,並且射程極遠。

龍爪手的射程比之靈昊王的遠攻射程還要長一些,這也是鹿羽敢於提前出手的原因。

只是這龍爪手以抓物為主,攻擊威力卻是不太大的,攻擊靈昊王這種級別的高手根本形不成任何的威脅。區區龍爪手想要從靈昊王的手上救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而龍爪手出手后失效,勢必要讓鹿羽陷於十分被動的境地。到時候靈昊王接著一招打過去,鹿羽馬上就要束手就擒。

在短短時間內,夏雪吟的心中閃過好幾個念頭。

心弦,已是猛地繃緊。

唰!

龍爪手極快,馬上就衝到了這一邊。

靈昊王根本就沒有把鹿羽這如撓癢一般的招式放在眼裡,身上力量外放,頓時就在自己和夏雪吟的身前凝結出了一道屏障。

這堅實的屏障肯定要讓鹿羽的龍爪手給落空。

他冷笑,鹿羽還想從他手中救人,簡直是做夢!

然而他估計錯了,龍爪手根本就不是攻向他的,也不是救夏雪吟的!

龍爪手的目標,乃是他背後插著的陽炎古樹的木枝!

砰!

龍爪手以一個想象不到的弧度,將靈昊王背上插著的木枝給擊飛。

這一下,靈昊王頓時是如夢初醒。

並且馬上驚叫起來。

紫雲地谷中可到處都是濃濃的紫氣瘴,全靠著木枝的驅散,才能保命。

木枝一毀,他沒了保護,上空籠罩的紫氣瘴頓時就壓了下來。

紫氣瘴的毒性極強,是可以傷到靈根的!一個不好,就要功力受損!乃至性命之危!

靈昊王當場就亂了,瘋了似的拍出兩掌,減緩著紫氣瘴的侵入。

步步逼婚之王爺有點兒壞 倒還是旁邊的白袍國師反應最快,馬上抽出自己的木枝,折斷成兩半,連忙遞過去一半給靈昊王。

然而就在這個大亂之中,又一招龍爪手已經打出,將夏雪吟給擄了過去。

「啊……」

夏雪吟感覺自己就像是做夢一樣,這幾個變化的功夫,她忽然就來到了鹿羽的身邊。

她被鹿羽擁在懷裡,獃獃的看了鹿羽一眼,美目迷離,有些失神。

鹿羽居然還真的得手了!

在靈昊王這等高手的挾持下,鹿羽居然都能成功的救人!

這當真是一個奇迹!

大和四年伊始 讓人難以相信的奇迹!

「走!」

鹿羽拉著有些失神的夏雪吟,馬上朝著遠處奔行。

也就是趁著這點機會,可以拉開一點距離。

很快就聽到了身後靈昊王等人的追擊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