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不勞煩。」劉星河笑得彬彬有禮,柔聲說道。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一旁的劉管家倒是看出什麼,滿臉充滿八卦的味道,對著蘇慕蓮笑說道:「蘇姑娘,您是我們的貴客,如今沒有馬車已是失禮,就讓公子送你回家吧。」

劉星河對著劉管家感激一笑,沒想到他關鍵時刻這麼給力,點頭附和道:「慕蓮你就不要拒絕了。」

蘇慕蓮聽著這一口一個「慕蓮」,顯得十分曖昧,心中有種怪怪的感覺,瞧著劉星河一臉的真摯,也不好意思拒絕。

「既如此就麻煩劉公子了。」蘇慕蓮點頭一笑,表示感激。

「都說了,叫我星河便好了。」劉星河微蹙眉頭,故作不滿的糾正道。

走在熱鬧的街上,兩人沉默不已,倒是有些尷尬。

「慕蓮,你做的壽桃可真好吃。」劉星河左右尋思許久,終於找一個話題,笑說著。

得到承認的蘇慕蓮自然高興,可一想到那天劉星河的反應,便有些記仇的微嘟嘴巴,打趣道:「我沒記錯,你之前對我很是質疑呢!」

劉星河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不好意思的笑說著:「之前多有得罪,不如我明天請你去遊船吧?」

對於劉星河的邀請,蘇慕蓮有些不知所措,愣了愣:「遊船?」

劉星河以為她很感興趣,連忙點頭,非常期待的望著她,說道:「城外有個湖水,裡面的荷花開得正好,不如明兒我們去遊船賞花吧?」

蘇慕蓮想到孤男寡女泛舟賞花,恐怕不太好吧?看著劉星河殷勤的笑容,心中產生預感,難不成是對她有意思?蘇慕蓮忍不住一驚,連忙打消這個於她而言的恐怖想法。

「慕蓮?」劉星河見她遲遲不答,有些失落的蹙起眉頭,輕聲喚道。

緩過神的蘇慕蓮抱歉一笑,說著:「你也知道我要經營點心鋪子,比不得那些富家小姐,空閑時間多得是。」

「沒關係。」劉星河連忙說著,「你一般申時四刻關門,你關門之後,我們也可以去,正好可以看日落。」

蘇慕蓮見他執著,更加為難一笑:「那豈不是天就黑了?我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安全。」

「我可以送你回家啊。」劉星河窮追不捨的說著,有些著急。

蘇慕蓮尷尬的笑著,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厲害,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委婉的拒絕。

「慕蓮,難道你討厭我嗎?」劉星河見她遲遲不答,失落的嘟起嘴巴,有些傷心的問道。

蘇慕蓮一聽,連忙揮手否認:「沒有的事,你不要胡思亂想。」

「既然你不討厭,那就是喜歡了。」劉星河一聽,本是鬱悶的表情,一下子變成笑臉,開心的說道。

「哎?」蘇慕蓮聽后,一臉凌亂的望著他,扯了扯嘴角,連忙解釋道,「星河,我們是朋友,懂嗎?」

「慕蓮,我終於聽你說,我們是朋友了。」只瞧著劉星河嘴角揚起一抹得逞的笑容,得瑟的說道。

蘇慕蓮一下子恍然大悟,方才是套路呀!吃了啞巴虧的她也只能幹笑。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店鋪外,蘇慕蓮連忙說道:「我已經到了,你快些回去吧。」

劉星河笑問道:「明日我們一起去游湖吧?」

「你也看著了,店裡面忙不過來,恐怕要辜負你的好意了。」蘇慕蓮說著。

劉星河看了看店鋪外排隊的人群,拍了拍手,似乎有了主意,說著:「這個無妨,我明兒叫府上的下人來幫忙。」

蘇慕蓮這算是瞧明白了,這劉星河是下定決心要隨她游湖賞花。

「我答應你便是,只是下人便不用了。」沒辦法的蘇慕蓮,也只好答應。

劉星河見后,笑得像個小孩子,有些舉手無措:「那明日午膳后,我便來這裡接你。」

蘇慕蓮點了點頭:「好,你快些回去吧,免得讓你父親擔心。」

劉星河笑著連忙點頭,跟她做了再見后,便離開了。

「蓮姐兒,這劉公子笑得開心,而你面帶桃花,我還聽著你們明日要去游湖……」 不知何時走到蘇慕蓮身後的蘇慕芝,意味深長的壞笑道。

蘇慕蓮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驚了一下,連忙打了打她的手,往店鋪里走去,故作嫌棄的說著:「一邊兒去,我和劉公子是朋友,別胡思亂想。」

「我方才有說過你和劉公子不是朋友嗎?」蘇慕芝故作無辜的嘟起嘴巴,眨了眨巴眼睛,反問道。

蘇慕蓮後知後覺,見被這丫頭捉弄一番,圍著圍裙,故作不耐煩的說著:「你這小腦瓜,竟給我下套,小心不給你買新衣服。」

「娘,您瞧瞧蓮姐兒。」蘇慕芝委屈的嘟起嘴巴,走到孫氏旁邊,撒起嬌來,「他明日要跟劉公子泛舟呢!還說日後不給我買新衣服了。」

孫氏一聽,驚喜的睜大雙眼,不敢相信的笑問道:「蓮姐兒,劉公子真的邀請你泛舟嗎?」

事到如此,蘇慕蓮也知道翻不下去,此時此刻她有一種早戀被抓的感覺,臉頰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點頭回答:「嗯。」

「我今日就瞧出那劉公子看蓮姐兒的眼神不一樣。」蘇正湊上來說著,「若是蓮姐兒真嫁到劉家,也可享受榮華富貴,不用跟著我們吃苦了。」

蘇慕蓮聽后,連忙說著:「你們就別胡思亂想了,這凡事講究門當戶對,若我真嫁了去,時間一久,只會是活受氣。」

孫氏覺得此話有道理,贊同的點點頭:「蓮姐兒說得沒錯,那些大戶人家的事情最為複雜,我還是希望蓮姐兒嫁給一個書生。」

次日,蘇慕蓮一如既往的早起,完全將泛舟一事拋置於腦後,很隨意的穿了一件藍色的布衣,洗漱完后,簡單的將頭髮一挽,打著哈欠走出房間,正好撞見蘇慕芝。

「姐,你這是幹嘛呢?」蘇慕芝見她隨意得不能再隨意的穿著打扮,很是驚訝的瞪大眼睛,問道。

蘇慕蓮見她反應極大,倒是不明白的蹙起眉頭:「你怎麼了?」

「今兒你可要跟劉公子泛舟,就穿這身啊?」蘇慕芝不可思議的反問道。

愣了愣的蘇慕蓮拍了拍腦袋:「我都將此事給忘記了。」

蘇慕芝連忙將她拉進房間,然後從柜子裡面拿出一件翠色長裙,強行給她換上,然後將她按在銅鏡前。

「你幹嘛呢?」蘇慕蓮反問道。

蘇慕芝拿起梳子給她梳著頭,說道:「給你打扮啊。」

「有啥好打扮的。」犯懶的蘇慕蓮從來不在乎自己的妝容,說道。

蘇慕芝冷哼一聲,也未理會她,而是給她梳了一個好看的髮髻,戴上少許的簪釵點綴著,所謂人靠衣裝,這樣打扮下來,蘇慕芝的閃光點也展現了出來。

「蓮姐兒,我們走吧。」蘇慕芝很滿意的一笑,說道。

蘇慕蓮看著銅鏡中的自己,倒是有幾分的躊躇:「這也太刻意了吧?萬一讓劉公子誤會怎麼辦?」

「誤會就誤會吧。」蘇慕芝笑嘻嘻的說著,拉著她走出了房間,「我們快走吧,昨兒我和娘親商量好了,你今兒光賣糕點就可以了。」

轉眼間,已過午時,劉星河很早便來到點心鋪,剛好客人買完離開了。

「慕蓮。」劉星河上前輕喚道。

蘇慕蓮有些尷尬一笑,點了點頭。

「劉公子來了啊。」孫氏倒是非常歡迎,笑眯眯的說著,「進來吃塊糕點吧。」

「多謝蘇夫人的好意,我是帶著慕蓮出去玩的。」劉星河帶著幾分羞澀,柔聲說道。

孫氏當然懂的點點頭:「那劉公子,我就將蓮姐兒交給你了,你可要保護她的安全啊。」

「娘,我這麼大的人了,不需要保護的。」蘇慕蓮聽著這番,總覺得很奇怪,很是無奈,巴不得地上出現一條裂縫鑽進去。

劉星河禮貌的笑點頭:「蘇夫人您就放心吧。」

隨後兩人來到城外,一路上的氣氛讓蘇慕蓮尷尬不已,心中開始後悔答應他的邀請了。

到了湖邊,劉星河給船家銀子后,便攙扶著蘇慕蓮上了船,隨後又拿起船槳劃了起來,船上只有兩人,面對而坐。

劉星河的眼神一直都在蘇慕蓮的身上,而蘇慕蓮則不自在的左右看著。

船划進了荷花叢中,微風佛過,夾著淡淡的花香味,今天的太陽並不大,所以很舒服,最後船便停在了湖中央。

「慕蓮,你今天可真好看。」劉星河嘴角微微上揚,滿眼都是對她的愛意,輕聲說道。

低著頭的蘇慕蓮聽后,忍不住臉紅,不自在的挽著耳發,說道:「都怪慕芝,是她硬給我換了身衣服,還梳了一個髮髻。」

她生怕他誤會,連忙解釋道,可這麼一解釋,反而讓人覺得在意。

「很漂亮。」劉星河柔聲說道。

然而蘇慕蓮卻尷尬得要命,笑了笑:「謝謝。」

隨後又陷入了一番沉默。

「慕蓮,我喜歡你。」在心中組織了許久語言的劉星河,最後非常直白的說出了這六個字。

這讓蘇慕蓮非常不適應的輕咳兩聲,這古代的男人應是含蓄的啊,沒想到這麼露骨,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難道這就樣被表白了?思想沒跟上的她,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慕蓮,我知道這般說顯得很輕浮,可是我不想掩飾我對你的心意。」劉星河也感受到自己的失禮,抱歉一笑,連忙解釋道。

蘇慕蓮強擠出一個笑容,說道:「多謝劉公子的愛意,可是我不能接受。」

「為什麼?」劉星河不理解的睜大眼睛,問道。

「第一,我們門不當戶不對,第二,我們認識不過幾天,彼此也不了解,第三,我這輩子不想嫁人。」並不想給他希望的蘇慕蓮,帶著一絲抱歉將話說得很明白。

「這些都沒關係,我可以對你好的。」劉星河著急的回到道,「我們可以慢慢的了解。」

蘇慕蓮很無奈的笑了笑:「劉公子,對不起,我現在真的對成親沒有打算。」

劉星河見她態度堅決,有些失落的長嘆一聲:「慕蓮,沒關係,我可以等你。」 蘇慕蓮聽到這番話,有些感動,可是她的思想警告著她必須理智,這是古代,男人三妻四妾,宮斗劇她看在現代看得自然不少,也不想自個兒變成愛情的可憐者。

「星河,謝謝你對我的愛意,可是我不希望你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因為不值得。」蘇慕蓮露出一個標準的微笑,抱歉道。

「值不值得由我說了算。」劉星河著急的輕蹙眉頭,低聲說著,看著低頭的她,明明是個弱女子,卻要緊咬嘴唇死扛,這讓他很心痛,情不自禁想要去保護。

蘇慕蓮無力的笑了笑,自嘲道:「我長這麼大了,還是第一次有男生對我這樣說,謝謝你啊。」

劉星河摘了一朵荷花,雙手遞給蘇慕蓮,繼續說道:「慕蓮,我知道這番話於你而言有些荒唐,可我是認真的,沒關係,我可以等你,等你瞧見我的真心。」

接過荷花的蘇慕蓮,並未回答他,而是低著頭聞著花香,翠鳥飛過,發出好聽的鳴叫聲,蜻蜓點在花蕊上,倒是構成一幅美好的畫景,看上去十分愜意。

來這裡這麼久,蘇慕蓮第一次感覺到了放鬆,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哈欠,顯得有些疲倦。

劉星河見了,心疼的微蹙眉頭,低聲說道:「慕蓮,不如小憩一會兒吧?」

蘇慕蓮想了想,也點點頭,斜靠在船沿上,雙肘托著下巴,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便睡著了。

劉星河靜靜的看著她熟睡的模樣,臉頰上泛著微紅,而他的嘴角,含著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過了許久,蘇慕蓮猛地驚醒,連忙坐直身子,額頭上還冒出一層薄薄的汗水,低聲喘著粗氣。

「做噩夢了?」劉星河關心的問道。

蘇慕蓮忙揚起一個淡笑,說著:「沒事,我睡了多久?」

「三刻鐘吧。」劉星河說著,「我們回去吧?」

蘇慕蓮點點頭,右眼皮一直跳動著,她雖然想不起夢中之事,可是卻讓她擔驚受怕,說不出的安危感。

劉星河拿起船槳,往岸邊划動著。

望著一眼風光的蘇慕蓮,將方才的噩夢忘之腦後,心情也慢慢的好了起來,哼起了歌謠,後來不知不覺的唱了起來:「讓我們盪起雙腳,小船兒推開波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