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什麼任務?」少校又問。

2022 年 2 月 20 日By 0 Comments

「在沒有得到授權以前,我不能向你透漏。」劉毅回答的一板一眼。

「跟我來吧。」少校扔下一句后,便順著走廊繼續向前走去。

而那名中尉則站在原地,雖然沒開口說話,但用眼神催促劉毅趕緊跟上。

劉毅沒說什麼,邁步出屋跟上了少校的腳步。

目的地同樣是在三樓,不過是走廊深處的一間房間。

少校在房門前停下腳步,回身看著劉毅走近。

原本走在劉毅身後的中尉,緊走了幾步超過劉毅。擰動門把手推開房門后,撤步讓開門口的位置。

劉毅對這個動作,以及對杵在門口自以為很有威嚴的少校,產生了極度的反感和厭惡。

但沒有表露出來,面無表情的邁步走進房間。

而進入房間后,劉毅的眉頭瞬間皺的更加明顯。

房間非常空曠,進門處一張長桌四把椅子,對應位置是一把瞅著用料很紮實,刷著黃漆的木頭椅子。

除此之外,兩面牆的對角位置分別裝有一枚攝像頭,再就是棚頂掛著一組日光燈管。

說實話,眼前的場景劉毅似曾相識。

上次進到類似的房間,是在特戰大隊時,被宋若橋搞到了內務部。

當年處於絕對的劣勢,劉毅都完全沒有怕過。更何況現在的他,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他了。

明知道事情不對,依然絲毫不懼的走進屋內。

「請坐。」少校隨後跟近,示意了下房間中間擺著的黃色椅子。

雖然難得的說了個「請」字,但語氣卻丁點兒客氣的意思都沒有。

劉毅是鐵了心的打算看看,對方到底是想搞什麼花樣。

依言坐到指給他的位子上,坐姿端正面色沉穩的看著少校,拿著架子坐在他的對面。

中尉將藍色文件夾放在少校面前,打開夾頁後退到一邊。

少校坐穩當后沒急著開口,先掃了下文件夾里的內容。

而後拉開長桌抽屜,拿出一個遙控器對著前後兩部攝像頭分別按了一下。

確定攝像頭基座上的功能指示燈亮起,才慢條斯理的把遙控器放回抽屜里。

在中尉上步合上了抽屜的同時,目光不緊不慢的投向劉毅。

再次打量了一番,這才沉聲問道:「姓名?」

「葛春來」劉毅嘴上回答,原本舒展開的眉頭再次皺起。

房間里沒有記錄的人,這個情況越發的不對了。

不論對方把人忽悠來是什麼目的,也不論有沒有視頻音頻資料,按要求文字記錄都是硬性規定。

而且,最後還必需要他這個當事人簽字確認,才具有效力。

「年齡?」少校按照問詢的固有程序繼續發問。

劉毅這次沒有回答對方,而是聲音不大,卻異常有力度的吐出兩個字:「證件。」

「什麼?」少校不知道是沒有聽清楚,還是覺得自己出了錯覺。

「證件,你們兩個人的。」劉毅加重了語氣。

「端正你的態度,現在你是在接受正式問詢。」一邊兒杵著的中尉黑著臉發出警告。

「請出示你二人的證件。」劉毅的眼神瞬間變得危險了起來。

撇了一眼坐那發愣的少校,隨後落在了中尉臉上。

中尉明顯對劉毅是有一些了解的,在劉毅盯上他的同時,下意識的避開了視線。

「最後一次警告你們,請立刻出示你二人的證件。」劉毅說話時還坐在椅子上,但給人的感覺,好像下一秒就會暴起發難。

少校率先頂不住了,手伸進內兜里,掏出軍官證放在桌面上。

中校似乎鬆了口氣,拿起少校的軍官證后,掏出自己的證件,放倒一起走到劉毅對面遞了出來。

劉毅掃了中尉一眼,見對方依然不願和自己對視,便收回目光,打開了上面的一本軍官證。

李傲,軍銜少校。單位,海軍內務部,二處。

再翻開另一本,賀朝榮,中尉,單位,海軍內務部,軍務糾察處。

沒看出什麼問題,人也核對的上,劉毅把兩本證件還給了姓賀的中尉。

隨後直接問面前叫李傲的傢伙:「叫我來什麼事?」

看得出來李傲想努力的拿出氣勢來,但在劉毅無形的壓力下根本施展不出來。

只能故作嚴肅的說:「奉上級命令,就一些問題對你進行正式問詢。那麼現在……」

「命令。」劉毅冷聲打斷了對方。

「什麼?」李傲有些惱,但儘力克制著情緒。

「既然是正式問詢,請出示書面命令!」劉毅的語氣根本不容置疑。

「你!」李傲徹底惱了,抬手在桌面上半輕不重的拍了一下,指著劉毅說:「你給我態度放端正一些。」

「把你那狗爪子給我放下!」劉毅一聲低吼,嚇的李傲完全沒過腦子,指著劉毅的手就軟下去了。

反應過來后覺得丟了大臉,瞬間邪火更盛,想開口說點兒硬氣的話,可對上劉毅的眼睛,嘴偏偏就不好使了。

正進退不得呢,就聽劉毅帶著殺氣的吐出一句:「要麼立刻出示命令,要麼我就把你們兩個扭送到軍法處去。」

少校徹底懵了,在內務部問詢中敢猖狂的,不能說沒有,但絕對是鳳毛麟角。

敢揚言把問詢員扭送軍法處的,簡直是聞所未聞。

最難以置信的是,說出這句話的人,一點開玩笑或是瞎咋呼的意思都沒有。

而且,似乎還真有那個武力值。

杵在那傻了兩秒,少校徹底沒了氣勢。

扔下一句「等著」后,轉頭灰溜溜的朝屋外走去……

。 姜家閨女讀過書,家裡人也給她娶了大名,叫慧姑。

嫁給顧大柱的前夕,她祖父和父母都交代她了,嫁進顧家后,她得抓住機會,籠絡住丈夫的心。

只要丈夫的心在她身上,公公婆婆什麼的,那都只是面子情。

表面尊重,暗裡不用把他們當回事。

姜慧姑最初還想著,公公婆婆泥腿子出生,大字都不曾識得一個,能有什麼見識?

然而,今天早上一看見婆婆過來,姜慧姑就忍不住的呆了又呆。

她真沒想到,自己婆婆會打扮成這樣……

明明是一把年紀的人了,身上衣服的顏色卻這麼的鮮嫩。也不知誰家的手藝,這衣服的款式還有花紋,竟是她從未見過的。

注意到自己兒媳婦看呆了,陳萱萱就淺淺的一笑。

她天天在窮嘿嘿app上打卡簽到,領現金紅包,……積累了一年多,總算是把自己看中的幾套衣服的錢攢夠了!

她呢,以前就是一個特別愛美的女孩子。

以前的時候,她喜歡深色暗色黑色灰色這些簡單而又低調的顏色。但是自從穿越了之後,她不管是在村裡,還是在縣城,又或者在其他的一些鎮上,她見到的那些人,就沒有一個不土的!

那些村民們經常性的穿土黃色,藏青色,黑色,灰色,深褐色……,顏色鮮亮一點的,她根本就見不著。

後來她悄悄的打聽了,她才慢慢意識到,在這個落後的封建古代社會裡,染料是相當貴的東西。

家裡頭有點小錢的,才有資格穿紅色黃色,綠色……其他一些好看顏色。

每天睜開眼睛,看見的不是黃土地,就是那些灰不溜秋,土黃色的村民,時間長了之後,陳萱萱就格外的想念那些繽紛的色彩。

她今天穿的一身,是她在窮嘿嘿app看了好久好久了的。

前幾天,她才捨得花錢,把它從那裡買了下來。

淺綠色的上衣,搭上粉紅的衣領系帶,再加上嫩黃色的百褶馬尾裙,……,讓她一下子年輕了10歲。

再加上,她精心設計的髮髻,還有頭頂上戴著的那朵假花……,昨天晚上的時候,就引得顧言璋一晚上沒有睡好覺。

想到顧言璋昨天晚上,說她美的冒泡那些話,陳萱萱就忍不住的笑了。

聽見她的笑聲,顧言璋就趕緊的從新修的那間堂屋走出來。

看見自己媳婦兒嫩汪汪的,好看的不行,他便趕緊的出聲道,「媳婦兒,做飯的事兒,你只管交給老三老四。咱們先坐著,等著兩兒媳婦敬茶呢!」

聽到這話,陳萱萱輕輕的哎了一聲,接著,她轉頭問了顧三柱,「三柱,你大嫂二嫂要敬的茶,你燒了沒有?」

顧三柱大聲道,「娘,早燒開了。茶碗都擺好了呢。就只等著大嫂二嫂過來,親自把這茶端過去了。」

陳萱萱聽了,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姜慧姑輕輕的笑了笑之後,就離開灶房,去了坐北朝南那三間新房的正堂屋了。

……

瞧見自個兒婆婆走了,姜慧姑就皺起了眉頭,愣了愣。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顧三柱瞧見大嫂站在這裡,都不知道動一下,他想了想,就拿出一個托盤。把一個茶壺,還有幾碗茶杯放上去之後,就把它交給了她。

「大嫂,爹娘現在都等著呢!你趕緊的把茶端過去吧……」

關於這婚禮流程,還有媳婦兒進門后的規矩和禮節,全福嬤嬤早就跟他們說得一清二楚的了。

那全福嬤嬤姓李。

是十多年前,已故的一位縣令的太太的奶嬤嬤。一輩子生了六個孩子,各個都長大成年,結婚生子。那位縣令大人死在任上后,縣令太太便放了她奴籍。這十多年裡,李嬤嬤全家人都生活在縣城。

她跟黃捕頭有舊。

而黃捕頭也是為了給陳萱萱撐個臉,便請了她過來。

李嬤嬤受人之託,用心辦事。

把這婚禮的流程規矩,講的無數遍。顧家的所有人,現在都銘記於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