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什麼是薩拉查·斯萊特林的高貴事業?」

2022 年 2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驅逐麻瓜出身的巫師,殺死泥巴種然後凈化霍格沃茨?」

「呵~哈哈哈哈哈!」

「為什麼當初我的會有這麼幼稚的想法?」

「真是…令人難以理解啊,我的兄弟。」

「放棄你那可笑的想法吧,當你離開了霍格沃茨之後,你會懂得,真正的夢想是什麼。」

「清掃霍格沃茨?可笑。」

雖然看不到洛哈特的臉,但這輕蔑的聲音已經演繹出了那畫面。

「巫師將凌駕於麻瓜之上!我們才是這個世界最高貴的王!」

「然而巫師之中的垃圾依舊需要清理,不僅僅是霍格沃茨,我將橫掃魔法界,將那些骯髒的血液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變成我的一部分吧,我的兄弟,我們不需要再浪費什麼力量,我們本就是一體的。」

洛哈特揮動了魔杖,一行銀光閃閃的字母就這樣漂浮在了空氣之中:

『tommarvoloriddle』(湯姆·馬沃羅·里德爾)

隨後這行字靠近了十六歲的湯姆,並且在他揮動的魔杖下重新組合:

『iamlordvoldermort』(我是伏地魔)

「兄弟?」

十六歲的湯姆冷哼了一聲,「你不過只是個魂器而已。」

「看來未來的我確實是完成了這一切。」

他舉起了幾乎和常人無異的手仔細的凝視著,隨後,洛哈特開口了。

「看來你才剛剛意識到,對吧,十六歲的我,你並不是所謂的一段記憶,在我們殺死了那個劣等的雜碎之後,我們已經向著永生邁進了一大步。」

「你。」洛哈特指著十六歲的湯姆,「你就是我第一個製造出的魂器,只不過在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而已,直到我製作出了第二個魂器,也就是拉文克勞的冠冕之後,我才意識到了這一點。」

「原來永生,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對吧?」

一陣刺耳的狂笑回蕩在了密室之中,相對於十六歲的里德爾,已經開始主動謀殺並且製造魂器的伏地魔顯得更加的偏離的人的軌道,雖然相比末期的瘋狂,這兩個最先被製作出來的魂器相對而言正常了許多,可依舊能見到非人的端彌,尤其是附身在洛哈特身上的,他對於殺戮和破壞有著一種萌芽的歡喜和眷戀。

「是啊,並不算什麼困難的事情。」十六歲的湯姆理所應當的點了點頭,「但是,我是我,你是你。」

「我們雖然是一體的,可並不算一體的,你應該也知道的對吧。」

「你說的沒錯,清洗霍格沃茨自然不能成為我們的目標,但相比你來去做,我認為,我會更好一點。」

「還沒發現嗎?未來的我,你們所走的道路,不適合現在的世界。」

擁有湯姆·里德爾最多人性的十六歲的魂器有著清晰的頭腦,他在德拉科·馬爾福那知道了太多太多,幾乎掏空了馬爾福的腦子,作為食死徒的兒子,馬爾福知道許多別人沒有接觸過的事情。

他也知道,那那黑魔王在那時實行的統治,以及那些愚不可及的方法。

「我確實是沒有離開霍格沃茨太多,但也正因為如此!我才是我們當中最清醒!最特別!也是最能夠走到最後的…」

「製造魂器的代價比我想象的還要嚴重!但沒事!還有我在!和你們這些已經漸漸走路上了那條錯誤道路的人相比,沒有被影響的我才能不踏上那條註定不符合現實的道路!」

「成為我的一部分吧,我的兄弟,佔據了一個骯髒的軀殼容身,這才是對我們最大的侮辱。」

「你已經玷污了高貴的!薩拉查·斯萊特林的血脈!」

「為什麼不懺悔著,將所有的力量交給我來使用呢?」

「我的…..好…兄……」

「阿瓦達索命!」x2

瞬間就拔出魔杖的兩人沒有絲毫猶豫的厲喝出聲,這帶著死亡綠光的魔咒爆射而出,致命的威脅出現!

但這兩道綠光並沒有交錯在一起,碰撞在一起,他們的魔杖指向了同一個方位,就在綠光略過那處陰影時,一陣風聲響起。

「喲!你們的腦子居然還能用,真是稀奇啊!」

「湯姆。」

羅恩散掉了身上的幻身咒,他騎著掃把的身影出現在了密室之中。

和哈利的隱形衣不同,能夠完全隔絕任何窺探的隱形衣只要不出聲,那麼就沒有任何東西能夠發現它的存在,這個強大的魔法道具甚至連尼可勒梅都無法解析,完全陌生,完全未曾見識過的製造工藝已經超出了尼可勒梅認知的範圍。

羅恩被發現自然是正常的,畢竟幻身咒和一些輔助用的魔咒而已,這可擋不住伏地魔那敏銳的感知,畢竟無論如何,他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天才,哪怕面前的只是靈魂碎片也是如此。

「真是哪裡都有你啊,你這個紅毛猩猩。」

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十六歲的湯姆死盯著羅恩不放,就是因為這個傢伙!他本來能在聖誕節前完成的獻祭被拖到了現在。

「你可真是,對這個沒用的廢物造成了一次嚴重的打擊,我差一點點,差一點點就失去了他的信任。」

「這算是誇獎么,湯姆?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像揍德拉科一樣揍你一百次。」

「不必感謝我,樂意效勞。」

手中的銀劍直至前方的兩個長相不同,但氣質似有相似的兩人,此刻的湯姆·里德爾放下了心中的小九九,畢竟清理掉這個局外人才是他們此刻應該做的。

他們缺失了或多或少的人性,但不代表他們變成了傻瓜。

「其實我很好奇,為什麼你能打開外面的門。」

「除非…..這裡另有其人。」

然而他們完全無法發現披上了隱形衣的哈利,似乎這裡就只有他們這三個『人』。

「蛇佬腔又不是斯萊特林獨有的,為什麼我就不能也會呢?」

一陣嘶嘶聲從羅恩的嘴裡發出,他早在來到這裡之前就細心的像哈利請教了幾句不那麼友善的話語,很顯然,羅恩的語言天賦似乎真的不錯,他說得有模有樣的。

頓時被氣紅了臉的伏地魔咬著牙瞪著眼,隨後從他們的嘴裡同樣蹦出了這嘶嘶聲。

「別說這些蛇語了,我的先祖可是亞瑟·潘德拉貢,你也不看看斯萊特林長得有多醜,人可能是猩猩進化而來的,但絕對不是猴子變的,你們打算也給我展示一下返祖變身?」

兩個湯姆的眼神變為更加的凝重了,他們剛剛用蛇佬腔驗證了羅恩的真偽,然而他們聽到的回答,的確回應了自己的問題。

「真是有趣,沒想到你真的能聽懂這高貴的語言。」

他們的目光里多了一絲凝重,而羅恩,他也輕輕的挪了挪屁股,以免自己屁股底下的小蛇真的被他給坐扁了。

雖然用蛇佬腔說不出什麼更多的騷話,但是想要聽懂蛇語,騎條蛇不就完事兒了?

艱難在羅恩胯下吐了吐信子的小蛇一幅被玩壞了的樣子,他好想咬這傢伙一口,然而被全身束縛咒捆著的小蛇壓根沒辦法動彈,只能被動的被騎著,然後當成工具蛇用。

反抗?蛇羹和翻譯你選哪一個?不想被下鍋的小蛇自然乖巧聽話。

「對了,湯姆,在打之前,我想問一個問題,既然剛才你們問了我,那麼,我問一個不過分吧。」

「這裡結實么?」

「我的意思是,這裡….應該有魔法的保護,對吧?」

面對這個有點奇怪的問題,他們兩個最好還是選擇了回答,滿足一下死人死前的願望,其實並不過分,對吧?

看見了他們點頭,羅恩終於是放下心來了。

「那麼我們就從威力最小的開始,做好準備了么?」

話音未落,一道從陰影中跳躍出的黑蛇就被銀劍一斬兩段,絕對不會遵守什麼決鬥誓言的他們早就已經組織好了襲殺。

「是我廢話太多了。」

羅恩平舉魔杖,瞬間洶湧如洪濤的魔力灌注如了這琥珀色的魔杖之中,紅色的髮絲無風而動。

「轟鳴爆破!」

沉寂了千年的密室里回蕩起了一陣極致的轟鳴,由超額魔力製造的爆破點瞬間就釋放出了令人瞠目結舌的光和熱,強橫的衝擊波以絕對蠻橫的姿態橫掃全場,未能擴張到最大就被這空間擠壓的火球轟然炸裂。

石柱在顫抖,雕像在搖晃,迎著這不亞於二十四級颶風的衝擊逆流而上,被撐開的煉金護盾分開了前方的衝擊,一柄巨大厚重的醜陋巨劍橫掃,魔力凝結的刀鋒延伸出了數米,在石柱上刮擦出了刺耳的嗡鳴!

「讓我見識見識吧,湯姆·里德爾。」

「呵~」

7017k 再次去巴斯的時候剛好英國在鬧水災,雅芳河的河水發黃而且滿得有點想缺堤。出發前打算如上回一樣游遊船,卻成了不可能的任務。愛上巴斯,其實就是上次的遊船;河岸邊那些清悠典雅的房子如含情凝望着河水發獃的處子,讓人不由頓生憐惜之心。尤其那驚鴻一現的如彩虹一般飛過的美麗小鳥,引得我們一船遊客的驚呼讚歎。即便有上次迷路的經歷但和遊船無關,不過迷路似乎也讓我這個遊客享受到其他遊客不曾享受得到的風景。這是一座因為山上的石頭以及溫泉後來更是因為賭博而出名的城市。因為眾多的房子都是使用山上那些石頭蓋成,所以幾乎所有的房子都發着淡淡的黃色光芒。但房子更清一色的老,估計隨便一座就比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還老。

雨老是時不時的下着,偶爾還非常的大,有點兒掃興。不能乘船就改坐旅遊大巴,一邊遊覽一邊躲雨。巴斯城不大,上上下下走走停停居然也花了大半天。

雅芳河畔一律是些小店,精品、禮品、時裝、蛋糕、餐館或咖啡廳,每個店鋪除店主外壓根就沒見到過幾個客人。不過店主們就如巴斯城一樣淡靜地守着自己的世界……晚餐選在一家面積老大的有諾大落地窗可以盡情瀏覽雅芳河美景掛滿火腿菜單上卻找不到火腿的西班牙餐廳。當我們走進去的時候,明明只有一張桌子坐着客人,但接待的侍應還非得要問我們有沒有預約……

這究竟是一種積累良久的虛偽還是一種出世般的恬靜和灑脫?

原本到布里斯托完全是因為要坐長途火車的需要,這是最靠近巴斯的大城市,在火車站前的巴士站坐個巴士一個小時不到就到了。下次再來應該反過來走,以布里斯托為基地坐巴士到巴斯遊覽會更為方便。布里斯托本身就很值得到此一游,可一直被我忽略了。

或者港口城市思想更容易被外來的事物所侵蝕,布里斯托一如其他城市,有許多歷史古遠的建築。雖然很靠近倫敦,但感覺上文化卻比倫敦開放得多。最起碼的,在其他英倫城市幾乎看不到的街頭塗鴉,在這裏市中心步行街上卻大行其道,更甚的是:眾多商店的名字都起得非一般的意識流、新潮且有意思。

或者人是會被氛圍所影響,那四歲的小不點站在BristolU的校園前,指著學校那座高高的塔樓說將來他要在這裏念書,實在有點不可思議。不過看他說得那麼言之鑿鑿的樣子不禁曬笑,或者這也算作是一種感應吧……

冥冥之中真的會有感應嗎?但為何每次在我感應到似乎快要抓住一些事情的時候,卻總是失之交臂? 「確實是自己太過自大了!」廖俊龍第二天早早就來到檔口,邊修着手機邊反思著自己最近的膨脹心態。

「是啊,自己重生以後,總以為自己手上握著王牌,總以為成功會很輕易實現,確實小看天下人了,有點飄飄然。」

「比如這次的走私事件,明明知道這種吃黑的事情不可以去碰的,而且自己也有猜測過是李世傑下的套,心中卻不以為然。帶着僥倖心裏,以為就短時間做一下問題不大。」

「這次結果其實很幸運了,自己膝蓋受了一點傷,大力和丫頭也都沒什麼大礙,下一次再這樣魯莽,可就不一定還有這麼幸運了。丫頭……她應該回到家了吧?她現在應該很開心吧?」想着那個總是愛臉紅的女孩,廖俊龍原本沉思的臉上不由浮現出幾分笑容來。

「不管怎麼說,以後自己做事還是要謹慎再謹慎!凡事三思而後行,觸碰刑法的事切記不可為。憑自己掌握的10幾年先知,發財機會多的是,可是命卻只有一條,自己着急個什麼勁呢?」想通了此間種種,廖俊龍整個人鬱悶的心情也開朗了很多。

「還是先把這些前晚歷盡千辛萬苦背回來的走私機修好換錢再說吧。」廖俊龍當下也不再做他想,開始專心搞機。

「大力,你上樓採辦這些配件。修這些手機要用到。」看見大力也來到了檔口,廖俊龍指著放在櫃枱面的一張他自己寫的配件清單說到。

「OK,」大力拿起清單看了一眼,扭著腰騷包地上樓去了。

……

「喲,你還敢來?不怕像紅毛一樣被人斃了?」廖俊龍抬頭看到李世傑來到隔壁條櫃面前準備開檔,就陰笑着出言恐嚇到。

「你什麼意思?我哪裏得罪你了?」李世傑雖然心裏很慌,但想到大哥昨晚說的話,嘴硬的回應到:「我好好地來開檔,你胡說些什麼。」

「你做過什麼自己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小心打雷下雨衣服都沒收!」廖俊龍看着李世傑一臉調侃道。

「傻子!」李世傑暗碎一口不再理會廖俊龍。他心裏已經害怕極了,上午起床后他看了鵬城早報,赫然發現報紙上醒目的標題–鵬城海關破解一宗特大走私案,下面的配圖還有紅毛等人,李世傑連忙仔細看去。

是紅毛!他們被抓了,上面說已經基本確認紅毛等人屬於走私團伙里的犯罪嫌疑人,現在整個團伙已經悉數落網,等待他們的將是法院的判罰結果。

開什麼玩笑?李世傑可是知道紅毛幾人和走私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李世傑慌慌張張拿起電話打給了他大哥,他大哥現在還在趕到海關打探著消息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