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他比你整整高了四個小級,如果按照一般的戰術,理論上很難贏得了他。不過他是水系,你是光、土雙系,你現在能夠使用探星八極盤,說明你已經融合了百分之三十以上。探星八極盤與光、土兩系善力的配合,你現在達到什麼程度了?虛光幻龍?」葉問龍幾乎是沒有任何思索地分析道。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老大你真是厲害,我在你面前貌似沒有什麼秘密可言啊,你不會是會傳說中的讀心術吧?」韓佳旭一臉震驚地看著葉問龍,在葉問龍的面前,他有一種被脫光了的感覺,似乎所有秘密都瞞不過他的那雙眼睛。

「放心,我沒那本事,我只是可以看透善力屬性及修為,再加上對體器的了解,兩者結合做出的分析。」葉問龍白了他一眼道,「你以為我喜歡研究你心中齷齪的想法嗎?老子還沒那麼變#態。」

「喂,你們到體打不打?不打趕緊認輸,嘰嘰歪歪的要等到什麼時候,趕緊過來給馬爺扒皮抽筋,別影響馬爺一會去找娘皮快活。」那個出來挑戰的木教頭見自己出場之後韓佳旭被葉問龍召過去竊竊私語,不見過來的意思,心中不爽,在那裡嗷嗷大叫起來。

「急什麼,想死也要排隊,恬躁!」葉問龍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那個姓馬的木教頭感覺到一縷恐怖的寒意湧入他的體內,渾身一激零,登時噤若寒蟬,不敢再出聲,看著葉問龍的眼神充滿了驚恐。

剛才葉問龍的那一眼,稍稍使用了一下「冰眼凝眸」之威,這是冰眼碎物的升級異能,以他強大的精神力,如果全力施展,這個增益階九級的木教頭,只怕會當場凍斃,這是一種靈魂攻擊法門,也是葉問龍目前唯一掌握的一門靈魂攻擊技能。

只不過因為趙雪柔和老野的告誡,他並不敢以**來修鍊這個技能,所以目前還不完善,具體的威力如何,也只是他的猜測。

「以虛光幻龍惑其目,引開他的防禦方向,實則虛之,虛則實之。」葉問龍嘿嘿笑道:「你的善土力剛好可以剋制他的善水力,只要你不貪功,拖都能拖死他。」

「我懂了。」韓佳旭其實本就有了模糊的想法,以他的聰明和對謀略的熟悉,葉問龍的話猶如醍醐灌頂,他的思路瞬間清晰起來。

「既然你急著想死,那就來吧,韓爺成全你!」韓佳旭大步上前,站到了那個馬木頭的對面,探星八極盤嗡地懸升而起,在他的頭頂上盤旋,氳氤的光芒將其身體籠.罩起來,予人一種魔幻的色彩。

「小小一個增益階五級也敢大言不慚。」馬木頭傲然冷笑道,「不要以為有一件絢麗的體器就了不起,馬某會讓你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虛的。」

體器的珍貴,令得一般的善武者根本不敢奢望能夠擁有,以這個馬木頭的資質和實力,在西角山之中只是一個小角色,想要擁有一件體器是千難萬難,他手上所執的一把大刀,也只是一件半體器而已,對於韓佳旭小小年紀便能擁有一件他不認識的體器,他心裡是羨慕嫉妒恨得很的。

「惡浪滔天!」

不過馬木頭嘴上雖然說的厲害,對韓佳旭頭頂盤旋的絢麗羅盤還是頗為忌憚,一說完他便主動進攻,不過卻是小心翼翼地邁步奔出,手中大刀一掃,一股足以斬殺增益階八級善武者的刀浪便即向韓佳旭轟去。

半體器屬於催發性武器,金屬在五行中屬於比較堅固的載體,在兵器中融入屬性核金,便可以催發出核金屬性的威力,結合武技,善武者的實力便能提升不少,這也是現代大部分善武者的戰鬥方式。

面對馬木頭威力不小的一刀,韓佳旭臉上沒有絲毫的慌張,在刀浪即將到達之時,頭頂的羅盤陡然光芒迸漲,空間出現了扭曲的現象,在馬木頭的眼裡,韓佳旭突然不見,而是出現了一條龐大的山脈,但是他沒有任何猶豫,刀浪仍然劈了過去。

「轟」

磅礴的刀浪劈在山脈之上,山脈破碎,瞬間消逝在虛空之中,但沒有見有血雨飛濺,韓佳旭不知去向,倒是將地面的積雪卷清一片,他充當了掃地的雜役。

「哈哈,我在這裡,來打我啊!」韓佳旭的聲音突兀地出現在馬木頭的左側,頭上羅盤盤旋,氳氤光芒下的少年見得有些詭異。

「馬木頭,你斬到哪裡去了,他明明站在那裡,你卻劈到了他右邊,眼睛有問題啊!」周圍觀戰的西角山會館獵魔者紛嚷起來,因為他們並沒有看到韓佳旭羅盤的變化,只看到馬木頭衝上去揮出一刀,狠狠地斬在了韓佳旭的右側空處,而韓佳旭從始至終根本就沒有動過。

「這件絢麗的羅盤有古怪。」馬木頭聽到眾人的紛嚷,老臉也是不禁一紅,出口辯駁道。

「有什麼古怪,我就站在這裡一動不動讓你砍都砍不中,我看你的老眼昏花了。」韓佳旭哈哈大笑道。

這馬木頭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當然與老眼昏花還搭不上什麼關係,不過卻也惹怒了馬木頭,心道我就不信砍不到你。

「驚滔拍岸!」

「怒海滔滔!」

「怒斷橫江!」

馬木頭揮刀而上,刀風呼嘯,刀浪滾滾,一次又一次地向韓佳旭斬殺過去,但是他的眼裡,韓佳旭都是變得不同,有時是變成山川,有時變成河流,有時變成模糊的光暈,但是每一次劈過,幻像破碎,然而他總是砍不到地韓佳旭的身上。

虛光幻龍,這是探星八極盤的玄妙功能所在,韓佳旭通過兩腳溝通大地,利用光線的折射影響馬木頭的視線,使得他看到的都是幻像,是他利用探星八極盤體器的玄妙功能,以光線和善土力構造的幻像。

這種幻像似實而虛,虛是指其根本不是實體的存在,實是指其構成之中蘊含著韓佳旭的善力,是一種善力形態表現。

馬木頭連斬數十刀,根本就連韓佳旭的衣角都沒碰到,而其刀刀全力,善力的消耗極為驚人,一套b級武技斬浪刀使遠,他的善府善力已然耗去四成。

就在這時,韓佳旭吹響了反攻的號角。 「姓韓的小子,是男人的就不要只知道躲,接我一刀試試!」馬木頭此時被弄得狼狽不已,體力和善力的大量消耗量,使得他的臉色脹的通紅,憤怒之下,臉上的橫肉擰在一起,顯得十分猙獰。

「好,那就動了!」韓佳旭哈哈一笑聲中,一直不動的虛光幻龍幻像突然動了,在馬木頭一刀劈散一個幻像之後,另一個幻像猛地向馬木頭轟了過來,幻像不再是山水河川,而是一個足球大小的鎚子。

「小子,終於捨得動了嗎,惡海狂濤,殺!」馬木頭看到韓佳旭攻來,不驚反喜,手中刀脫手飛出,刀身振顫旋轉,磅礴的刀浪卷斬而出。

「噗」

刀浪斬在大鎚之上,大鎚潰散而開,仍然是虛光幻影,馬木頭使力過度,身體一蹌向前撲去,差點兒摔跌,他伸手將大刀撈住,憤怒地咆哮道:「卑鄙無恥,又耍我!」

「哈哈,再來!」另一個方向,韓佳旭再次撲來。

「噗」

馬木頭又是一刀斬出,鎚子破碎化為虛無。

「再來!」

「噗!」

「又來了!」

「……」

來得多了,馬木頭再也不相信他了,看著飛舞而至、威勢十足的鎚子,他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心中冷笑,這小子就一個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的主兒,想陰我,門都沒有。

他已經明白了,這個擁有絢麗而詭異體器的小子,根本就是想以這樣的戰鬥方式耗光他的體力和善力,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就只有任其宰割的份,他才不上那個當呢。

「不對——」

下一刻,他剛感覺到不躲不妥,那個威勢十足的大鎚已然砸到他的身上,胸口如遭萬斤巨錘轟砸,轟的一聲巨響,馬木頭被砸飛了出去,沒有怎麼防備的身軀哪堪如此重擊,口中鮮血狂噴而出,整個人被砸飛數十米外,嘭地摔跌地上,伸手指著笑嘻嘻地站在那裡的韓佳旭,「你……你……你你……」了幾聲,直接是暈厥了過去,也不知道是被砸暈還是被氣暈。

實則虛之,虛則實之!

這便是韓佳旭經葉問龍點醒之後使用的戰術,而且從效果來看,他發揮的遠比葉問龍預料的好。

「下一個!」寒風之中,韓佳旭笑容燦爛,不過額頭也是見汗,剛才一戰他看起來他雖然輕鬆取勝,不過只有葉問龍和韓佳旭自己才明白,他其實贏的並不輕鬆。

剛才一戰,他要製造虛光幻龍幻像,雖然不是直接用於攻擊和防禦,但是一樣需要消耗大量的精氣神以及需要不小的善力支撐,同時還要判斷馬木頭的攻擊是否按照自己的計劃來走,一戰下來,他比真正的苦戰一局還要累,尤其是心的疲憊。

「我來會會你。」一個增益階十級的獵魔者大步入場,身上散發出強悍的血腥氣息,一看就知道這絕對是一個兇悍的人物。

「佳旭,這一局認輸。」葉問龍傳音道。

「認輸?」韓佳旭猶豫,有些搞不懂葉問龍的意思。

「這是一名增益階十級巔峰的凶人,他的善力屬性是變異石木,這是一種土木變異善力,剛好是你善力的剋星,善力被克、境界差異過大,不想找虐就認輸。」葉問龍快速分析道。

「這一場我認輸!」韓佳旭想都沒想,直接認輸退出了場外。

「這也可以?」那個凶人獵魔者還沒走到位置,看到這一幕不禁愣住了。

土木變異善力屬性的善武者一般都是耐力驚人,戰鬥力強悍,而他的虛光幻龍幻像以善土力為基,以善光力為輔,面對比他高了五小級的增益階十級巔峰善武者,幻像的影響會被降到最低,再加上他在第一場戰鬥中消耗了不少的善力和心神,面對這個新上來的傢伙,他取勝的可能性極低,誠如葉問龍所言,被虐的可能要高很多。

韓佳旭不是那種莽人,並不認為自己認輸就是多麼丟臉的事,他才十五六歲,對方三十多歲,這個能比嗎,就算是認輸也是明智之舉,這不是示弱,而是暫避其鋒。他相信最多幾個月後自己便能超過此人。

「沒說過不允許認輸。」葉問龍笑道,「不過你可以選擇繼續留在場上,我方再派一人出戰;也可以先退下,等我方人員上場后你們再定出戰人員。目前雙方各贏一場,比分是1:1。」

「這一場就是我了,我歡迎你們任何人的挑戰,包括你這小子!」此人狠狠地盯著葉問龍道,目露凶光。

「你?我一掌能拍死你。」葉問龍不禁好笑,他知道這傢伙肯定是一個凶人沒錯,估計擁有著越階挑戰的強悍實力,所以才敢挑戰他。

「大言不慚,有種下場比劃比劃,你若輸了,這場可以不算。」凶人不屑地冷笑道。

「砰!」

葉問龍身影突然出現在這個凶人的面前,而所有人都看到,這個凶人如同炮彈一樣橫飛而起,直摔出百餘米砸到一塊石碑之上,石碑迸裂,那凶人狂噴鮮血,摔下之後便是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如你所願!」葉問龍緩緩收回拳頭,淡淡地道:「龍宮月,下一場到你上!」

然後,在包括龍天羽等人在內的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葉問龍緩緩退下場中。

「好快的速度,好可怕的拳頭!」方生魂眼神陡然一縮,臉色瞬間變得凝重,他第一次正視起這個表面上只有敬家階三#級的少年來。

那些地敬愛階的石頭們剛是滿臉的恐懼,一個個的震驚得張大嘴合不攏來。那凶人他們當然都認識,天生變異石木體,天生變異石木善力,具有凝木異能,三者相合,使得此人在增益階十級的時候,便已擁有了挑戰敬愛階七級以下的強悍實力。

可是這麼一個兇悍之人,竟然被這個敬愛階三#級的少年一拳轟出百米外爬不起來生死未卜,這少年的實力強悍到什麼程度?此時哪怕是那些敬愛階十級巔峰的石頭,對葉問龍也是深深的忌憚,若不是知道一會葉問龍出場的時候方生魂會親自對付他的話,只怕一會葉問龍上場時沒有一人敢挑戰他。

「原來他已經這麼強了!」龍宮月獃獃地看著那張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鎮定臉龐,心中生出一股無力之感。

一直以來,她都是以打敗葉問龍這個目標怒力修鍊,在全班四十多名學員之中,沒有人比她修鍊得更辛苦,每天她除了訓練便是修鍊,哪怕是晚上,也是以冥想的方式修鍊著,從來沒有象其他人一樣躺著睡。

聽過葉問龍的事迹,不過那畢竟只是聽說;領教過葉問龍以體為媒對她的指導,不過那時的葉問龍並沒有顯示多麼強大的實力,那個時候她也沒有氣餒。不過看了葉問龍剛才的出手,她被打擊得體無完膚,她知道,就算是換成是她,也絕對躲不開、接不下那一拳。

「武者之心,遇強越強。心若強大,便是無敵。戰勝他人,不如戰勝自己。」龍宮月的耳中,突兀的傳來葉問龍的聲音,那聲音帶著微微的顫抖,彷彿來自天際的雷鳴,又似來自古禪寺的鐘聲,如醍醐倒灌,如當頭棒喝,以無可抵擋之勢轟進她的腦海之中。

「心若強大,便是無敵。戰勝他人,不如戰勝自己。」龍宮月心中豁然開朗,先前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感激地看了葉問龍一眼,困擾了她很久的心結終於在這一刻解開。

她不是要跟葉問龍比,而是要跟自己比,她需要的是不斷戰勝自己的心,只有這樣,她才能不斷的前進。若是能夠不斷的戰勝自己,她便是無敵。

葉問龍太妖孽了,若是拿他來跟比,只有一次又一次的被打擊得體無完膚,只有自己跟自己比,才是最正確的方法,才能登頂強者的巔峰。他有他的道,我有我的路,他的一步或許很長,我的一步或許很短,他或許會先一步登頂,但總有一天,我也一樣能夠站到他同樣的高度,與他並肩遠眺,俯瞰八方山河。

這一刻,龍宮月的心,變得無比的堅定,而她的心境,竟然也是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強者無畏無懼的心,正在她的體內凝雛,也正是因為這一刻,她真正的走出了自己心的牢籠,走上了強者攀登的漫漫長路,這樣的變化,即便是葉問龍也是想不到的。他只是回頭看到龍宮月的神情有些沮喪,六感敏銳的他立即感覺到她那模糊的心態。

他擁有武意真身,深知一個武者心態的重要,龍宮月的這種狀況,儼然是受自己強悍一擊的影響,武者之心將破,一旦沉淪,她的善武之路也許會終結於此,無奈之下,他才以驚雷吼傳音,在其中滲入了一絲精神意識震醒了她。

邊婚邊愛:老公,正經點 或許是龍宮月的心態發生了這樣的變化,她下場之後,在不用葉問龍指點的情況下,連敗兩名西角山會館敬愛階十級巔峰的石頭,把他們一方的戰績拉到3:1,而且贏的還不是很艱苦。

看到龍宮月的超常發揮,感慨之餘,讓葉問龍對心力的領悟,又有了一絲精進。 龍宮月的強悍表現,令得西角山會館一方出現了短暫的混亂,而後陳銘池和帝小強分別下場,雖然不是全贏,卻都是贏了一場,八場之後,比分變成了5:3,眼看著接下來的五場之中,龍武學府一方只需再贏兩場便取得最後勝利。

早在陳銘池比完之後西角山一方便坐不住了,今天若是輸在一幫龍武學府小鬼的手裡,西角山在龍武城的名聲會大打折扣。因此在第七場帝小強上去的時候,西角山都是派出了最強的增益階強者,帝小強苦戰一局險勝,第二局對方上來后他乾脆學韓佳旭一樣,直接認輸。

「方鐵頭,這樣下去很危險。」施助教湊近方生魂小聲道:「對方還有兩個人五場比賽,如果那領頭的小子最後才出場,而接下來的兩場他們又都贏了的話,方鐵頭你還沒上我們就輸了。」

「那怎麼辦?每一次都是他們一方先上場,我方挑戰,這戰局根本一開始就在他們的掌控之中。」方生魂又恨又急。

施助教道:「雙方都沒約定過要由誰先上,只是規定了他們每人打兩場那帶頭小子打兩場,我們的人先上去也沒違規,方鐵頭你完全可以直接上去挑戰那帶頭的小子。」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哈哈,小施啊,如果今天我們贏的話,我記你一功!」方生魂黑顏大悅,拍了拍施助教肩膀,幾乎是與彭森同時走進了場中。

「靠,犯規!」兩人的速度都甚快,幾乎也是同時在場中站定,彭森抬眼看到出場的竟然是對方的鐵教頭方生魂,不禁駭的怒罵出聲。

「滾下去,老子挑戰的是那小子。」方生魂不屑地瞅了彭森一眼,揮了揮手道。

「森仔,你下來吧,這大塊頭是我的。」葉問龍笑著走了出去,心道,早些結束也好。

彭森狠狠瞪了方生魂一眼,心不甘情不願地退了下去。他有自知之明,在鉤召階強者面前,他根本沒有半分機會,他只是鬱悶來的七人當中,只有他還沒有出手的機會,如果葉問龍再贏兩場,賭鬥就結束了,到時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他沒有葉問龍那樣的靈眼天賦和超強的六感可以看得出方生魂的修為,否則若是知道方生魂是鉤召階十級巔峰強者的話,只怕他溜得更快了。鉤召階十級巔峰強者,就算是放在龍武學府之中,也是甚是稀少的存在,要知道,就算是學府的很多導師,也有不少只是敬愛階的善武者,在龍武學府之中,鉤召階的導師占的比例也並不是很大,大約佔了兩成多三成不到。

這其實並不奇怪,畢竟龍武學府極大,導師隊伍也是甚為龐大,需要的各方面人才並不一定都是武力強大之輩,理論、經驗、知識淵博者居多,要教導鉤召階以下的學生還是綽綽有餘的。

「小子,怎麼感覺你有些臉熟?」方生魂第一次近距離正面與葉問龍面對,仔細一看,那張臉龐他似乎有些印象,只不過他腦子不大好使,想了想又搖了搖頭,「我不可能認識你。」

他沒有把昨晚上接到的命令與面前的少年聯繫起來,根本沒想過上頭命令中的那張頭像會是眼前的少年。

「黑大個,我可沒有你這樣的親戚,我保證,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見面。」葉問龍燦爛一笑道,他雖然聰明,也不可能猜到這方生魂是因為接到的上頭命令中有他的頭像才對他有些印像,也沒想到,僅僅是一天工夫,飛靈城趙家已經對他重點關注起來。

「想跟我做親戚,你小子還不配。」方生魂冷哼道,「小子,給你一個機會,現在認輸,給老子叩幾個頭,這樣看在龍武學府的面子上,我可以讓你全身而退。」

「我也給你一個機會,你跪下給小爺叩幾個響頭,我勉為其難給你喊一聲爺爺,看在西角山的面子,小爺可以考慮饒過你。」葉問龍反擊道。

「小子狂妄,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老子了。」方生魂怒極,想他堂堂一個西角山鐵頭,有哪個敬愛階的小善武者敢跟他說這樣狂妄的話過。

「轟」

方生魂身上的氣勢瘋狂暴漲,鉤召階十級巔峰強者的氣勢如狂風一般席捲而開,他身周的積雪被卷絞而起形成地強大的風暴,周圍的人都被他強大的氣勢迫退而去,眾皆駭然,眾人的眼中,方生魂本就十分高大的身影此時變成了巍巍大山,浩瀚的星岳。

「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