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仙元山雖是上古傳承下來的大教,但遠在南域,未免管的太多了吧。」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獸爪本體聲音冰寒,有些惱火,這老不死若是插手此事,他們的計劃將會因此再度擱淺,他們已經等待多年,不想就此放棄。奈何這片上古戰場對修為越強的修鍊者壓制越是厲害,不能是本體降臨這裡,不然此刻他早已是得手。

「淵谷不也一樣嗎?」

老人渾身飄渺,強大氣息嶄露無疑,在場所有人沒人敢懷疑老人的恐怖,獸爪本體很是惱怒,即將發火,可是都均是被老人輕描淡寫化解而去,所有人頓時感到輕鬆了許多。

倒是陳落此刻虛弱的厲害,之前那驚天一刀將他全身精氣神都是抽去,加上原本重傷,此刻渾身放鬆下來,一股強烈的虛弱傾襲全身,面色顯得蒼白無比,隨時都是有可能就此昏睡過去。

「哼。」

獸爪本體聽得這話,傳來一聲冷哼,天地間瞬間變得冰寒無比,森冷氣息頃刻間充斥這片天地,顯然老人的話語讓他極為氣惱。

「鬼徹出世,順應世間循環因果,淵谷必須終止當前所作所為。」

老者看了一眼遠處陳落,而後目光盯著某處虛空說道,渾濁的目光射出兩道璀璨的神輝,眸子開闔間有金色閃電綻放,話語雖然輕飄飄,但卻有種久居上位的威嚴氣勢涌盪出來。

「淵谷必須得到鬼徹,沒有商量餘地。」

獸爪本體此刻聲音說不出的冷漠與強勢,沒有了方才的怒火,對於死亡之刀—鬼徹,他們勢在必得,絲毫無懼老者。

「呵呵,難道你這麼長時間,都不曾發現一點異常嗎?」

老者並不動怒,輕輕一笑,璀璨金光周身蕩漾,空間都是因此出現了扭曲狀,使人看不真實,顯得很迷濛。而後老者伸手指了指陳落手中的鬼徹緩緩開口道。

「咦!」

獸爪本體隨著老者的手指看向那鬼徹,先是一怔,而後便是發出一聲輕咦,像是發覺了什麼一般。

陳落感到一道目光若有若無的在自己身體上掃視,那目光之下彷彿什麼秘密也是藏不住,統統被發掘出來,陳落頭皮發麻,覺得自己此刻如同透明一般,被人由里至外全都仔細看了個通透。

「該死的,鬼徹怎麼會被封印?」

獸爪本體顯然是發現了什麼,旋即暴怒,整片空間都是因此而變得暴動起來,所有人如大海中的一葉孤舟,搖搖欲墜,不過所幸的是這狂暴的氣息爆發的一剎那,有道溫和的氣息就是將其抵消而去,老者袖袍輕揮,就是化解了這可怕的靈壓。

獸爪顯得難以置信,鬼徹怎麼會被封印?到底是誰幹的?那可是他們這些至強者都是無法駕馭的魔刀啊!封印鬼徹之人,修為得有多麼可怕。

無數疑問在其腦海中浮現,這很不真實,很可怕。獸爪本體內心有一絲恐懼浮現,這已經是多年未曾出現感覺了,想到那封印鬼徹之人修為的恐怖,他都是覺得手腳冰涼,有不好的預感出現。

老者顯然對這一切都是提前知道的,他內心平靜,鬼徹上古雖然凶威赫赫,甚至稱得上臭名昭著。但如今明顯被一些更可怕的強者將其封印,既然如今出世必是有其原因,過多阻止反而適得其反,引來不可想象的大災禍。

「鬼徹被封印,已對世間再無威脅。它既然已經選擇了要選擇之人,我等就不要過多干預,否則後果將是災難性的。」

老者語氣平緩,宛若仙人降世,沒有一絲煙火氣息。其話語雖然平淡,但是道出了一個事實,鬼徹如今威脅已不大,至於將來沒有人去想象,也不願去想象。獸爪此刻陷入沉默,不知道是在思考老者話語,還是在想著其他。

場面在此刻陷入詭異的安靜之中,老者並沒有再開口。只是將目光盯著天空某處,似乎在等待著一種回答。獸爪若是放棄爭搶,避免了一些無可預知的災禍發生,那最好不過,不過若是他不識相的話,那麼老者不介意給對方一些苦頭嘗嘗。

「你可知今天這番,可能為將來埋下大禍。」

半晌之後,獸爪緩緩出聲,轟隆隆般向四周傳盪開來。聲音極度冷漠,不帶絲毫感情,鬼徹今天無法帶走,繼續留在那個少年手中,他怕為將來留下大患。

「以後的事情,又有誰能說的清呢!」

老者目光看向遠處,眸子深邃無比,有攝人光芒流轉,彷彿連虛空都是洞穿而去,似是自言自語,似是回答獸爪,而後轉過頭來深深的看了陳落一眼。

「呼。」

陳落盯著手掌中的鬼徹輕吐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終是放了下來。眼睛有著一絲複雜,那老者於獸爪的對話他也是聽到了,眼下鬼徹的確是沒了那種災難性的危險,可是以後陳落還是有些擔心。正如那老者所說,以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得准呢,這鬼徹留在他手中,將來是福是禍,全憑他一念之間。

「好運的傢伙。」

不管陳落怎麼想,但周圍的人都是對他投來羨慕的目光,覺得後者運氣絕對逆天了,這等好事他們怎麼沒有遇到呢!陳落沒有理會那周遭無數雙妒忌或是貪婪,亦或是羨慕的目光,盯著手中的鬼徹陷入了深思之中,良久之後他才是緩緩吐了口白氣,收拾了一下複雜的思緒,而後那長刀化作一抹黑色流光被陳落收入體內。

「鬼徹雖然強大,但還是少動用為妙。修鍊一途只有自己本身實力強大,一切外物皆可破滅。」

陳落目光瞬間變得明亮起來,他堅信實力才是第一位,即便鬼徹再強大也不能助他登臨巔峰。以後的修鍊之路還是要從實際出發,從己身開始磨礪,那樣才是他自己要走的修鍊之路。

「小傢伙將來路會很艱辛,但記住一切還得看本心。」

老者虛影化作金色耀眼光雨,身形緩緩消失,臨走前非常鄭重的話語在陳落耳邊響起,老者獨自對陳落叮囑顯得很鄭重,陳落感激老者,要不是老者,今日他很可能身死。當即對著那此時已經快要消失的老者隔空一拜,對這位擁有近仙氣質的老者,陳落髮自內心感激。

獸爪差點被切成兩段,此可也是緩緩消失,顯然那本體已經是將意念撤出了這片空間。老者身形徹底消失,漫天金色光雨散落而下,朝著陳落方向匯聚而去,而後盡數湧入後者體內。

光雨湧入,陳落身體原本的重創此刻以一個驚人的速度在恢復著,體表裂紋迅速結疤脫落,有鮮嫩皮膚生長出來。陳落沐浴金色光華,渾身傷勢盡數復原,顯然是老者臨走前送他的一道造化,陳落心中對老者好感大升,真心感謝老者。

「不錯的感覺。」

緊握拳頭,那種充沛的力量再度回歸,陳落露出一絲笑容,這種感覺才是他想要的。不然之前的重創,在這片空間他將會很危險,隨時可能被凶獸或是獵殺者偷襲而死。而現在那種事情顯然是不會再度發生了。

眼前事情落幕,危險伴隨著機遇,陳落覺得他很幸運。看了一眼周遭無數道眺望他的人影。陳落不在理會,轉身大步向著遠處走去,此刻沒人敢打他的注意,畢竟後者之前的所作所為可是深深烙在他們心底的,沒人願意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那可是一個極為兇悍的傢伙。陳落對此一無所知,也沒興趣知道,此刻他還有著,更重要的事情去做,需要快速的尋找一處相對來說比較安靜的地方。 陳落離去沒有絲毫猶豫,大步向前。他需要找個安靜之地,好好體悟,他覺得自身還是太過於浮躁,有必要好好梳理一番,這樣於他未來修鍊有無窮好處。

逐鹿戰場永遠都是一種色調,鉛雲將整片天空籠罩,低空灰色霧靄呈帶狀飄蕩著,那種感覺很是壓抑,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陳落身形終是在一處頗為安靜的谷地停了下來。谷地開闊,少有人煙,踏足這裡土地呈暗紅色,全是昔日強者征戰隕落後,鮮血將此處染紅,平日間少有人踏足這裡。

「倒是頗為安靜。」

陳落目光掃視這裡,事先他已經是在這裡周圍四處查探了一番,發現很少有人涉足這裡,於是他此行目標就選在了這裡,他需要的就是安靜,沒人打擾那樣符合他當前心意。

暗紅色的大地,是無盡歲月前被鮮血染紅,本身並非暗紅。腳掌摩擦地面,枯骨被踩成粉末,發出咔嚓咔嚓的清脆響聲,陳落審視這片暗紅谷地。

「好濃郁的煞氣!」

陳落有些驚詫,這谷地煞氣相比於外面顯得很濃郁,而且是越向深處越驚人,使人皮膚都是有著冰寒之感,難怪此處平日間很少有人涉足。

……

拓海境是人體修鍊最初境界,等若房屋地基,基礎夯的越紮實,將來才能經得起大風大浪。許多人都是不曾在意這一境界,只是以傳統的修鍊方法高歌猛進破入下一境界,雖然看似合理,但是卻少了一種深層次感悟。

存在即是合理,這句話是亘古不變的道理。拓海境為修鍊一途最初門檻,顯得很重要,其地位不可忽視。前人先輩經過無盡歲月驗證總結下來的經驗,實踐與驗證,拓海境意義較之其他大境界地位絲毫不遜色。

「呼!」

陳落盤坐一座石窟內,氣息平緩,雙手不斷翻轉,繁奧印法打出。周遭空氣波動劇烈,宛若水波般向四周蕩漾開來。後者渾身金光璀璨,如神祗般閃耀寶輝,體內發出轟隆隆般的嗡鳴之聲,似上古先民禪唱聲,又似漫天神佛誦經聲,一切都是那麼神聖。

陳落需要鞏固當前境界,他能感到近日來自身的浮躁,體內雜亂無章,沒有認真經過梳理。他要好好靜下心來,感悟近來一些戰鬥,認真梳理體內,了解自己當前狀態,這樣可以在未來戰鬥中,爆發出最強戰力。

「轟!」

他意識降臨命門之內,這裡是開闢出的第二氣海。與本源氣海不同,是一處可以成長的靈氣海洋,將來可能演化出一方大世界來,無比神秘與奇妙。

這是一片幽海,純粹靈氣所化,不含其它雜質。墨浪宛若地獄黑龍般不斷翻滾,捲起滔天巨浪,猶如真實海洋一般,陳落髮覺這片空間已經足有萬里之廣了,比之前範圍擴大了不止一倍。

幽海墨浪翻滾,像是死亡之海,沒有任何生命存在。陳落盤坐高空俯覽這片通體漆黑的死亡之海,眼中有神光閃爍。他像是撲捉到了一些東西,不過很是模糊,眨眼即逝,很難準確撲捉。

「規則之力。」

陳落心中宛若一池平靜湖水,盪不起一絲漣漪。他沒有心急,認真去感悟那一絲規則之力,很快眼中便是有著一道道簡單且玄奧的線條浮現出來,他覺得很驚異,不曾想這片幽海竟然已經簡單演化出了一定程度的規則秩序。

在這片幽海,陳落就是絕對主宰,是他開闢這裡。他能清晰感知那規則秩序,認真感悟,想要做出突破,這種規則秩序之力在外界可遇不可求,一些特殊地方才會出現,這已經不屬於眼前修鍊界可以存在的,絕對臨駕馭人世間所有靈術之上,很是可怕。

他不曾想到這片幽海可以演化出簡單的規則秩序,很是意外也很驚喜,陳落認真參悟,這樣天大機緣令他覺得自己幸福的快要暈過去了。

這種機緣可遇不可求,陳落早已感覺自己的第二氣海與其他人不相同,演化出的規則秩序,他將這一切都歸功於黑虎圖騰之上,後者來歷太過於神秘.

陳落覺得自己身體出現一些不可思議之事,已經算是屬於正常範疇了。

「修為還是太低,那種層次的力量,還不是自己當前可以接觸的。」

陳落意識退出,有些無奈。 重生之嫡女風華 那種層次的力量太過於高等了,不是他眼下可以接觸的,他只能初步領悟卻不能將其變成力量形態施展出來。不然的話,那將成為其手中一件可怕底牌,擁有規則秩序之力,絕對可以在這片空間橫掃。

事實上這樣已經很驚人了,陳落第二氣海不僅已經有簡單秩序規則演化出來,還初步領悟雖不能實際運用,但傳出去足以嚇死一大片強者。

這種規則秩序並不是每個人體內可誕生,就算是至強者有的至其一生也不一定觸碰。這點足以說明陳落在修鍊一途上的天賦有多強,

逐鹿戰場沒有呢晝夜之分,天空永遠都是暗沉,顯得迷濛無比。陳落周身金光璀璨,宛若被金色火焰籠罩一般,身形顯得模糊不清,有股說不清的氣韻鼓盪著。

陳落心神無比寧靜,泛不起一絲波瀾。他不斷運轉著靈氣向四肢百骸涌去,不斷重複著,體悟著那種拓海境所帶來的好處,筋脈不斷被精純的靈氣沖刷著,從最初的生澀到如臂揮使。

陳落不斷熟悉著體內那靈氣運轉路線,不想因此埋下隱患,只有對此清晰了解,來日戰鬥中方才能將靈氣消耗到最低攻殺掉對手。

拓海境就是基礎,陳落對此很重視。他不想因為一個小小的疏忽為自己將來埋下隱患。吞食掉血天蝙蝠全身精華血肉之後,他的修為已經是處在了拓海境中階,隨時可能邁入高階,且還有很多能量埋藏在身體深處。

陳落想要將其再度激發出來,成為自身養料,修為便是可以再度邁上一個台階,不然長久下去那些能量堆積體內,可能化作毒素侵蝕他的身體,到時候可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陳落徜徉在金色的海洋之中,金色光華璀璨將他包裹,宛若少年天神一般。他並沒有採取蠻橫的方式將那些潛藏的能量激發出來,而是靈氣運轉全身經脈,將其一點點牽引出來進而煉化成為他身體力量的一部分。

在這個過程中他能最真切感悟那絲絲玄妙的感覺,那些能量很是精純,陳落靈氣運轉間一點點將其牽引出來,過程雖然很緩慢,但是感悟卻是頗深。一般人是不會這般做得,將一道麻煩且耗時間的過程直接跳了過去,但缺少了一種深層次體悟。

陳落周身被金色光焰包裹,體內不時傳出一聲聲炒豆子般的爆鳴之聲,那是骨骼律動間發出的聲響。拓海境重點在於「拓」,開拓人類身體寶庫,使全身血肉骨骼得到拓展性蛻變。

這種蛻變很可怕,血肉骨骼同時被體內靈氣洗鍊,褪去老皮,使得周身血肉骨骼再次得到一次生長,等若為其脫下一件禁錮住其潛能外衣,使全身每處細胞骨骼都是煥發出更為有潛力的活性。

一晃數日間過去,陳落都是這般,彷彿老僧入定一般,周身散發出的氣息宛若死人般,生命波動降到最低點。

不過在這種死寂的波動之下,陳落身上的氣息卻是緩緩強大起來,顯然是那潛藏能量被煉化的效果,後者的修為也是一點點接近那高階門檻。 逐鹿戰場廣袤無邊,彷彿永遠沒有盡頭一般。到處充斥一些可怕險地乃至禁地,每年有著無數天才少年,被族中長輩亦或者教中長老送入這裡歷練,於重重危險之中磨礪己身,在可怕絕地之中奪天地造化。

陳落不知多久沒有睜眼,生機瀕臨寂滅狀態,但周身氣息卻是愈發強大,這種現象很矛盾。明明生機降至寂滅點,但卻氣勢越來越強,他在這種狀態下不斷蛻變,感悟拓海境奧妙,想要變得更強。

修鍊每層大境界都很重要,陳落想要蛻變無敵於同齡天才,就必須從基本做起。相較之而言,拓海境更容易蛻變,前提是要在這一境界感悟足夠深,基礎夯的足夠實,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卻是相當困難。

沒有人願意將時間浪費在這裡,很多修鍊之人只注重修鍊境界,但從沒有思考過每個境界存在的根本意義。陳落想要變得足夠強大,在同一境界內無敵橫掃諸敵,就必須撇棄傳統修鍊方式,踏上一條屬於自己的無敵之路。

「轟!」

金光璀璨,周遭有無數異象升起,陳落被金色光焰包裹,經歷可怕蛻變。從肉身至靈魂都是經歷著,他想變強且橫掃同境界,就必須從本質改變,這無疑是痛苦的,百般折磨,常人無法忍受那種痛苦。

命門之內,幽海翻騰劇烈,不時有著驚天大浪翻卷而起。之後奔涌而出,向陳落四肢百骸暴涌而去,威勢極猛,宛若山洪一般洶湧而過。

陳落命門之內那幽黑靈氣極為霸道,平日間被束縛,此時陳落將其徹底釋放出來,波動極為可怕,一股死寂毀滅氣息散發出來。

幽黑靈氣極端霸道,陳落此時心神徹底放開,將其釋放。以一種極端狂暴的姿態向他四肢百骸暴涌而去,筋脈都是因此承受不住,陳落感到一股脹裂之感,若萬蟲撕咬一般,使人無法忍受。

「呼!」

幽黑靈氣很是詭異,有森羅之火閃耀,宛若黑炎,直接向陳落靈魂之海掠去。他頓時感覺到一股森冷的氣息進入腦海之中,靈魂都是為之打了一個冷顫。

幽黑靈氣極為霸道,但卻有股生機流轉,不斷撕裂陳落骨骼、經脈的同時也是迅速修復著。陳落相信若是換成其他人此刻早已是被那霸道靈氣嘶成碎片了,這幽黑靈氣畢竟是屬於陳落,雖然陳落體內造成巨大破壞,但生機流轉,而後又是快速復原。

陳落感覺身體強度在不斷增加,這是從最基本蛻變,每處細胞都在變強,散發璀璨光華,不斷噴吐瑞霞,活性成倍增加,擁有無窮潛能。

黑炎閃耀,是幽黑靈氣的另類延伸,不斷炙烤著陳落的靈魂,說準確點應該是冰凍靈魂。黑炎詭異,沒有炙熱溫度,卻是散發著冰寒至極的冰冷火焰,將其靈魂包裹,不斷熬煉著。

那種冰寒太過可怕,是溫度高到極點的體現,陳落覺得靈魂都是彷彿要熄滅一般,臉色變得猙獰無比,這種非人痛苦,可是極為折磨人的。

……

就這般,陳落身體與靈魂不斷遭到可怕的錘鍊,於破滅之中不斷尋找那一縷生機,蛻變無疑是驚人的。

陳落蛻變無疑是驚人的,由內至外,經受到可怕的洗禮。那種幽黑靈氣源源不斷自命門內奔涌而出,聲勢霸道凌厲。而這靈氣也是明顯區別於其他修士,顯得極為神秘。最初陳落也是感到頗為意外。

「啊!」

陳落痛苦,臉色顯得猙獰無比,但有痛苦不堪。常人難以忍受,這種靈魂與肉身同時遭受痛苦洗禮,無疑是****的,痛苦與快樂並存,但熬過之後,得到好處可是難以想象,為將來打下堅實基礎。

陳落想同境界無敵,甚至越階攻伐。這種痛苦是必須要經歷的,因為他不想走傳統修鍊之途,那樣只會埋沒於普通修鍊者人海之中,想要脫穎而出,就必須付出百倍努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