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仙長來家中做客,身為主人,哪有不來見迎之理?」袁川瞪了一眼女兒道。

2022 年 4 月 3 日By 0 Comments

「好了,既然借貴府之地落腳,那就等價交換,你有什麼要求就提吧!」葛福閉目開口道。

袁川一喜,袁可情則是驚羞交加。

驚在仙師的學習能力這麼快,已能暢通交流,羞的是之前說過不少女兒家的心事,豈不全聽了去?

沒注意到女兒的不自在,袁川喜形於色,再次躬身拜下,道:「求仙長賜予長生之法!」

周圍人當即緊著耳朵聆聽。

「長生之法?呵呵,正好我有,三日後過來取吧!」葛福道。

一愣,沒想到這麼容易就答應,讓袁川不禁懷疑其中的真實性。

「還不退下?」見他還在愣神,葛福嚴聲道。

回神,慌亂,袁川趕緊躬腰退下。

「仙長,我不是有意的,是爹他再三追問!」等人離開后,袁可情急忙解釋道。

「不怪你,說了等價交換,理應如此。繼續念吧!」說完,葛福又閉目冥想。

稍稍安心,袁可情柔聲念起手中的文章。

三日後,還是在涼亭,袁川忐忑地找了過來。

葛福微睜雙目,費力攝起一張寫滿字體的紙張,言道:「這上面是金丹法,成了金丹,便有千載壽元,可算長生?」他用的是東大路語言,意思上可能有所出入。

袁川連連點頭,接過紙張。密麻斜扭的字體不堪入目,但內容吸引人,煞有其事。

「先回去練著,不懂來問。不過,每隔三天,我只會回答一個問題。問煩了,你知道後果!」葛福不耐煩道。

「是!」袁川察言觀色的本事有一套,只回了一字,便躬身退去。

葛福繼續陷入感悟。沒辦***回生死意強一分,就可多恢復一分的實力。

沒了妖力、神魂、儲物袋、刀器、聖蓮,就全靠這一點意境力量唬人了。

袁川回去后,第一時間叫來心腹,讓其照着金丹法修習。然而,沒有葯湯配合,卻遲遲不得入門。

這心腹也會些粗淺把式,在城中算是一把好手。

袁川帶着深深的懷疑,過了三天,才找到葛福,委婉地表示金丹法無用。

「把人叫過來,我親自領他入門。」葛福一看就知道袁川本人沒有修習,既然不相信,他就要讓對方後悔。

等人高馬大的漢子走入涼亭,葛福意境之力使出,匯聚元氣形成純粹能量,注入漢子體內。

「感覺如何?」等了一會兒,他向漢子問道。

漢子剛才無法動彈,此刻恢復行動能力,感受到體內暖洋洋的,有種使不完精力的感覺。

漢子也是聰明之輩,當即向葛福跪下道:「謝仙長賜法!」

「嗯!金丹法你也看過了,按步驟修鍊,很快就能入品,至於以後,就靠你自己了。」葛福淡淡道。

漢子聞言,重重在地上磕了幾個頭,起身站回袁川身後。

袁川後悔了,極其後悔,因為這本是他的機會。

長生之法,金丹法,居然是真的! 季容琛看了一眼,底下的凶獸,白澤在空間里叫囂,季容琛一揮手就把自己的神獸給放出來了。

神獸的威壓頓時頃刻下來,所有的凶獸都抱頭蹲在地上,渾身瑟瑟發抖。

原本正要看好戲的幾個人,臉色頓時一凝。

這是什麼鬼?

那個男人是誰?

之前從來都沒聽說過啊。

什麼時候來到前線的?

為什麼沒有人告訴他們?

「娘的!你們都是怎麼做事的?對方有這麼一個大佬,為什麼不提前調查明白仔細了!?」

底下的人瑟瑟發抖。

「我們也不知道啊!」

「大人別生氣,我聽說最近他們那邊還去了個娘們兒,這個男人應該是那個娘們兒帶過去的,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娘們兒在這次戰爭當中並沒有現身。」

另外的人也附和點頭:「對,我還聽到了剛剛大戰其他凶獸的聲音,就是從那個地盤那邊出來的,我們幾個去巡邏的時候還看到了,那女人可真是猛啊,手持一把刀硬生生的穿過那凶獸的頭蓋骨!」

那可是凶獸啊,修鍊了這麼多年,身子堅硬如鋼鐵,即便他們帶了些靈力也未必能夠穿透,那女人可真是力大無窮!

然而就在此時,坐在上方的人心裡突然一寒。

那麼厲害的人都沒有現身這場戰鬥,那那個人去哪兒了?

然而就在此時眾人身後突然傳來爆破的聲音。

土灰嗖嗖的往下掉,大地震顫,屋子也跟著顫抖,原本擺好的東西也從高處落下。

後面突然跑進來一個人嘴裡大喊著:「不好了,大人有人把咱們的糧倉給炸了!」

什麼玩意兒?

把糧倉給炸了!?

那他們接下來這幾天該吃什麼?

領頭人也顧不得那土灰還嗖嗖的往下落,猛的站起身來抽出自己的大鐵鎚,「娘的,你們他媽還在這裡愣著幹什麼?等著人家直接把咱們的老巢給掀了嗎?」

這死娘們兒不在他就覺得有問題,倒沒想到這娘們兒這麼狠!

古人誠不欺他!

天底下能與黑寡婦齊名的,也就只有婦人心了!

趁著屋子坍塌之前,所有的人都跑了出去,抬頭就看到陶知意和滿寶,坐在樹上晃著腿,整個人還懶洋洋的。

「喲,出來了呀,比我想象當中的還慢了一點兒!」

而樹林之中準備上去瓜分姜清所在地盤資源的人頓時愣住了。

這會兒按照大哥的計劃,應該是有人過來提醒他們要不要繼續進攻的。

可為什麼到現在大哥的人都沒有出現?

「二哥,咱們該怎麼辦?」

那些凶獸都已經被人給制服住了,他們也就沒有理由再衝進去了呀!

龐彪做人不厚道,前幾次從他們手裡面搶了好些東西,他們後面慢慢找回來,誰知道龐彪還說搶過來的就是他們的了,要還回去根本沒門兒!

「還能怎麼辦?還不如先教訓一下這個臭娘們兒!?」

看著底下的人亂作一團,陶知意微微一笑:「來說說,為什麼要攻打我們的地盤?還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這算什麼?

根本就不是他們有意要這麼做的好嗎?

剩下的人有些不服氣。

「你就該去問問龐彪之前都做過什麼!所以才會引得所有人都暴怒!大家都是從底層慢慢爬上來來前線奪取資源的,可是龐彪都做了些啥?」

陶知意眉毛一挑。

原本以為龐彪只是對自己不好,卻沒想到將周圍所有的人都得罪了個遍。

「你以為我們在前線不會互幫互助嗎?全都是龐彪,那個龜孫在背後使陰招!趁我們疲憊之時,躲我們的資源,搶我們的東西,要不然你們皇室哪來的那麼多玩意兒可用!?」

這話一出,陶知意一愣。

皇室所用的東西不應該是第一學院提供的嗎?

為什麼會牽扯到龐彪?

「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冤有頭債有主,這些事情都是龐彪一個人做的,你就應該去找龐彪為你們的人報仇,你所被搶過來的那些資源我什麼都不知道,龐彪要是承認了,那些東西你都可以從我們庫房裡拿走。」

這話一出,老大和老二面面相覷。

「你說的可是真的?」

「大哥,就算這娘們說的是真的,又能怎樣?這娘們可是炸了我們的糧倉!我們接下來可都有很多東西都吃不到了!」

沒有糧食那就無法補充體力,再牽線這麼兇險的地方,沒有體力就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那你說你炸了我們的糧倉,我們應該怎麼辦?」

陶知意翻了個白眼。

要是知道這件事情跟龐彪有關係,就該把龐彪直接給綁了過來。

「放心吧,你們的東西我沒毀掉。」

她雖然做事不按常理出牌,但也不是土匪作風。

陶知意將之前從玄鳳那裡拿過來的儲物袋,放在手裡。

「你們的糧食都在這裡面,但是你們說的是不是實情,我尚且不知,所以得勞煩你們陪我去跟龐彪對峙,如果龐彪全都承認了,那這些東西自然都會還給你們,你們的糧倉我也會想辦法幫你們重建。」

總算陶知意還有一些良心。

「你可拉倒吧!你本身就是龐彪那邊的人,如何還會幫著我們去弄龐彪?你炸了我們的糧倉,就是向我們宣戰!我們如何能夠信得了你?」

陶知意撇了撇嘴:「那你們現在還有其他選擇嗎?」

這話一出,底下瞬間安靜無比。

他們好像真的沒有什麼更好的選擇了。

可讓這個女人牽著鼻子走,這要傳出去了,他們以後還如何在這裡混?

「走吧。」

聽到這話之後,眾人心裡就算再憤怒,最終也只能跟著老大的步伐慢慢走過去。

而那邊白澤一出場,所有的凶獸全都老老實實的白澤一聲怒吼,原本還打算在那邊待著的凶獸,瞬間都起來跑向叢林深處了。

沈於淵在聽說這邊發生事情之後,便已經照顧好自己的人,準備打過來了。

可沒想到剛跟著人走過來就看到凶獸一窩蜂的全都往叢林深處跑去,身後就好像有什麼兇猛的玩意兒在追著它們一樣。 看來他有點誤解沐白裔了,她腦子有問題不全是自己的原因,或許還與她性別基因有關。

「我還以為你們從進學校之後就知道了,當初最終檢測時,你們殺的那隻怪物是那個齊森全養的寵物。」

這時,有人把飯菜送了過來,他撐開筷子就準備加菜吃。

一雙手飛快奪過他手中的筷子,先一步把飯吃進自己嘴裡。

「誒……沐白裔,你先別吃,萬一這也是……」王丹雅根本來不及阻攔,她便已經開始品嘗了第一口。

「怕什麼,有我在這裡,他們不敢隨便更換菜。」

「唔……還以為這食堂只有喪屍肉呢。」沐白裔飛快地咀嚼著,口齒不清喟嘆。

「還挺好吃的。」她一副只顧著眼前的食物,對其他事物不感興趣的樣子。

王丹雅見狀,只能無奈地問向沈盂,繼續剛才的話題。

「那隻怪物居然是有人養的?」她驚疑不定。

「對啊!不然你以為這些人的能力都是怎麼來的?那些試劑又是怎麼來的?」沈盂波瀾不驚地回應。

嫌棄她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

「聽說姓齊的還挺重視那隻怪物的,當時聽說怪物被人給殺了之後,還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呢,甚至差點給氣得住院了。」

「要不是許修能出面,你們恐怕還沒機會見到其他人就被他帶走給弄死了吧。」

頓了一下,補充道:「唔,這也不一定,有傀骨那男人在呢,說不定還能撐到沈翰飛來救場呢。」

「那人有這麼可怕嗎?」王丹雅回想著剛才那個清秀的男人,難以想象那張還算溫和的外表下居然會是他口中的那種人。

看出她的想法,沈盂不懷好意一笑。

「我也不知道呢,說不定是假的,他的外貌和身份在學校里都是一流的,也喜歡美人。」

「要不,你攀上他試試?」

蠱惑的語氣帶著顯著的引誘之意。

「不、不用了。」聽出他的言下之意,王丹雅磕磕絆絆地回答,默默朝靠近沐白裔幾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