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但他顯然是失敗了。因為我將你帶到了一號監獄,而隨後斯坦利家族在帝國紫曜星上的負責人全部死光了……這麼說來,是黑格斯動的手?」徐林喃喃自語。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格拉保持著沉默,那個時候他已經來到了普瑞森星球上。根本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

「繼續說吧。」徐林說道。「這一切和條頓有什麼關係?」

格拉沉默了一下。隨後緩緩說道:「在亞特蘭蒂斯家族分裂衰落的過程中,除卻柯思拉這個雜種投降了奧古斯丁家族之外,我所在的斯坦利家族算是比較強大的一支。但事實上,如果沒有條頓.羅爾德拉克對我們家族一直以來的支持,斯坦利家族根本沒有那麼強大,甚至早就衰落消失。」

徐林的眼睛瞬間變得有些銳利起來。

沉默了一會兒,徐林緩緩說道:「所以說,其實並不是斯坦利家族想要回到紫曜星,而是這位黑暗教父想要回來?」

格拉點了點頭,略微帶著幾分恐懼地說道:「事實上,他在帝國的勢力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可怕,當初還在斯坦利家族中的時候,我就聽說過有關其在帝國地下世界培植勢力的消息,後來在得知這位老人的一個秘密后,心中更加恐懼。」

徐林若有所思地看著格拉,淡淡地問道:「有關於其力量的秘密?」

此刻的徐林心中除了有幾分激動之外,也想起那些天里,自己母親總是神出鬼沒的樣子,想必是在和這位條頓老人進行暗地裡的交鋒,難怪母親曾經和自己說,將這個老人從帝國中放跑是她這一生的遺憾。

「母親,我一定會幫您彌補這個遺憾。」徐林在心中喃喃自語道,目光再次落到了格拉劍士的身上。

對方緩緩告訴他:「其實條頓老人,他早就將自己的靈魂獻給了黑暗世界,並且換得了能夠將自己身軀化作能夠盛裝黑暗力量的容器!」

「就像你當初提供的鎏金技術那樣?」徐林面容開始變得有些凝重。

如今的徐林雖然早已站在現代魔法的巨人肩膀上,但並不代表他對這片星空中的所有事情都已經洞悉,理論和實際永遠隔著一條巨大的鴻溝,就算是他的老師,在面對例如小索索心臟解決方案生命力實體化的研究項目中,一樣小心謹慎,可不必說徐林了。

所以在聽到格拉劍士告訴他,這名黑暗教父竟然自己的身軀化作黑暗力量容器,那麼想必其在另一些方面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這或許就像那柯思拉一樣,徐林很清楚,這位黑暗教父必然會存在著一個巨大的軟肋。

格拉劍士繼續說道:「對,和鎏金技術很像,但向黑暗力量祭獻從而獲得力量的限制是很大的,尤其是如條頓這般將自己身軀都祭獻出去獲得力量的,當時我家族便推測,其靈魂必定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所以在柯思拉教授的允可下,我們對條頓.羅爾德拉克進行了長時間的追蹤調查,終於發現了這個秘密。」

「這個老人將自己的靈魂封印在了三隻烏鴉的體內,一隻他隨時都會帶在身邊,一隻受到聯邦隱修會的保護,還有一隻則永遠飛翔在紫曜星的上空!」

聽完格拉劍士的這些秘密,徐林終於知道為什麼當初自己母親都無法將對方完全抓獲了,坐在位置上思索良久,他問道:「既然你如此誠懇地將這些秘密說了出來,那麼,尊敬的格拉劍士,您需要監獄為您做些什麼?自由?還是力量?」

格拉麵對這兩個充滿誘惑的條件,卻是沉默了一會兒,隨後十分緩慢地回道:「我想要您答應我,讓我前去殺了那頭位於紫曜星上的烏鴉。」

……

帝國和聯邦面臨死靈的攻擊,第一次持續那麼長的時間,整整半個月,死靈都宛若瘋狂了一般攻擊著這兩個星空中最強大國家的防禦網,大量的魔法礦石被消耗在前線,尤其是帝國,到最後,帝國甚至不得不向神聖教廷抽調神聖騎士前來支援。

那些完全被死靈吞沒的兵士數量也在不斷上升,尤其是好幾次防禦網都被突破,造成的軍隊死亡人數超過了數萬人,不僅僅只是三大騎士團,就連比較靠後的魔法師團都遭受了不小的損失,戰局情況空前嚴峻起來。

然而死靈的攻擊頻率依然沒有下降多少,神聖教廷的騎士團和祭司開始出現在帝**隊之中,幫助協防,而聯邦和帝國前線的雷林將軍與聖安德里亞騎士的互動也逐漸頻繁,他們在一邊統計各方面數據的同時,一邊進行著世人所不知道的交鋒。

但在這半個月內,在軍隊瘋狂攻擊下,消滅的死靈數量也是極為龐大,那片星空中漲大的黑色海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下去,顯然在比拼消耗這方面,死靈所得到的生命力並不足以承載起產生新死靈的消耗,而人類的基數卻十分龐大。

所以綜上所述,似乎在這場戰爭之中,死靈將最終被人類消耗殆盡。

然而事情遠沒有這麼簡單就結束,因為聯邦前線出現了問題。

記者突然竄出防禦網招致死靈一族攻擊的調查還沒有結束,匆匆返回后的記者團中,一名新聞界內的老記者皮特向公眾公開了一份有關於聯邦研究院的詳盡資料,其上全部都是研究院正在製造的武器,然而數據顯示的是,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武器消失不見,無法獲得其使用的去向,老皮特開始對聯邦總統炮轟。

「很明顯的,我們敬愛的總統正在使用這些強大的武器做些什麼,但我們公眾卻並不知道,這是有違聯邦憲章精神的行為,也是我們所不允許的,我作為一名象徵自由和真相的記者,要求總統先生對這些武器的去向予以合理的解釋。」

一時間,聯邦上層的政局開始有些不穩,由此同樣影響到了正處於戰爭中的前線。

許多本打算上前線為國效力的聯邦青年拒絕繼續服兵役,除非總統願意將那些武器去向說出來,並且全部投入到死靈一戰當中,這些人雖然屬於較少的一部分,但無疑對前線士兵的心理造成了一定衝擊。

聯邦軍隊中,開始流傳總統先生刻意扣押武器不支援前線,而導致聯邦軍人大量戰死的消息,這讓雷林將軍憂心忡忡的同時,卻也只能強行按捺下軍中的這些不滿情緒,不斷請求總統府的意見。

這一次,那位以演講和辯論著稱的總統先生罕見地保持了沉默,除了辦公室發出的一份駁斥書外,受人尊敬的柯林頓總統並沒有多少興趣向公眾解釋這件事情,而這導致了公眾的進一步不滿。

遊行示威,衝擊總統府……因為受欺騙而陷入盲目憤怒的人們就像是一群不知道做些什麼的蒼蠅,在野心家的鼓吹下,為聯邦現存的政權添上一股又一股的壓力。

終於,柯林頓總統出來,並且發表了一篇演講,就像是一盆水,潑在了燃燒的火焰之上。

在這篇演講最後,有句話是這樣的:「我的同胞們,聯邦從來不是我個人的聯邦,將來也不會是,所以請耐心等待,如果在對死靈一戰中聯邦失利的話,我願意下台,並且接受司法的審查,但現在,請大家忍耐,就當是為聯邦的自由和民主,謝謝!」(未完待續。。) 在人類的歷史上,掌握權力的人總能夠在一段時間內忽略大部分人的意見,尤其是對於那些握有生殺大權的人來說,更是如此,所以聯邦總統總是需要站出來解釋,而在帝國境內,卻極少有貴族團體願意站出來質問那位奧古斯丁陛下。

或者,將願意改成膽量會更好一些。

如同幽靈般的裁決所在執政官人選更換之後,從執政所中得到了無數帝國紫曜星核心權貴們的把柄,這些一旦爆出來便足夠將已經不問世事的老貴族都送上絞刑架的東西得自執政所的那位執政官,但如今卻成為壓制貴族們最好的武器。

但貴族們不會輕易就這麼拱手讓出早就落入自己肚子里的肉食,所以在帝國各界,都有暗中對裁決所裁決者們的襲擊,除了夜神親自控制的清掃者們之外,狩獵者和褻瀆者們都受到了較大的損失。

廣闊的帝都宮廷內,該沉默深邃的地方依然保持著沉默深邃,奧古斯丁陛下早在一個月前就向星空宣布了自己對騎士信仰之源的反饋,這個反饋時間將持續整整一年的時間,而如今伴隨著帝國前線戰事吃緊的情況,有貴族向溫萊特殿下反應,希望陛下能夠出面,號召更多的人甚至是那些被驅趕到紫曜星系最南部的異族生命前來協助。

然而如今和夜神一起負責帝國事務的溫萊特殿下對此並沒有更多的回復,只是表示他會派人前往南部。詢問那些異族生命,是否願意和人類一起滅殺死靈,但成功的可能性不會很大。

那些異族在人類征服星空的過程中,哪怕是中立派都被人類從自己的星球上趕走,更不用說那些敵對的異族了,它們的仇恨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由此,軍隊來源只能從地方星球上抽調,乃至紫曜星的城防軍都需要前往前線戰鬥,所以很快,紫曜星上的安全問題受到了嚴峻的考驗。

本就不怎安分的黑暗世界。還有充斥著各種利益交雜的地下世界。都頻頻出現衝突,以至於那位隱藏於宮廷中的夜神也只能暫時放下對紫荊花殘餘勢力的調查,轉向對帝國地下世界的控制,執政所被要求一同進行協助。

如今的執政所勢力早就擴張。執政官是一位誰也不認識的年輕人。不知道長什麼樣。但據說很年輕,執政員也從一開始的一個,擴張到了好幾千。分佈於紫曜星各處,主要負責協助政務處理,同時監督裁決所的行為(這一點毫無疑問已經變成一種擺設)。

但有了執政所的介入,裁決所的擔子稍微輕鬆了一些,起碼在紫曜星上,針對地下世界執政所比他們還要清楚,掌握起來也比較方便,裁決所的重心同時便可以朝帝國星域其他星球偏移。

但或是夜神遺忘了,或是只能選擇暫時遺忘,執政所內的第一執政員普羅旺斯依然呆在執政所內,並且處理著大部分事務,那本黑皮日記本也成為了許多貴族的噩夢,因為它代表著曾經執政所第一位執政官的意志。

那位執政官是怎麼擁有如此大資源挖出貴族內幕的?迄今無人知道答案,但老貴族們通常能夠從那片成為廢墟的風暴中,感受到一股來自紫荊花的意志。

一隻烏鴉停在風暴附近森林的一顆大樹枝頭,用它看上去獃滯的目光凝視著這片風暴,似乎是在凝視其中那個曾經象徵帝國金字塔權勢頂峰的家族,偶爾在這片林子里,會有一些穿戴者黑色斗篷的人經過,他們都不是無緣無故來到這裡的,他們是過來用自己敬畏目光對這隻烏鴉獻上自己忠誠的。

地下世界失去了曾經的守門人,裁決所正在陷入巨大的壓力之中,執政所拚命想要掌控紫曜星的地下世界,卻感受到一股早已蟄伏在其內的勢力。

誰也不會知道,曾經有個羅爾德拉克姓氏的男人瘋狂逃出帝國之後,將自己的身體獻祭給了黑暗世界,在這顆帝國權勢中心的紫曜星上留下了一部分自己的靈魂,也不會有人知道,那隻生活在紫荊花莊園附近森林中的烏鴉會是一個人的靈魂居所。

現在男人已經老去,眼睛瞎了一隻,但內心依然對這片土地充斥著某種不可理喻的**,他看著這曾經開滿紫色小花的地方,耐心等待了許多年,現在他覺得時機到了。

但這個老人所不知道的是,他回歸帝國最好的時機到來,卻也意味著最後的末日到來。

一個剛剛從監獄里放出來的黑暗劍士,正帶著另一個姓氏同樣為羅爾德拉克的男人意志而來。

……

聯邦的隱修會是一個帶有宗教色彩的政治組織,它雖然被許多聯邦人排斥,但不可否認的是,它在聯邦的地下世界有著其他勢力所無法匹敵的力量,其首領便是許多聯邦地下勢力都知道的黑暗教父,這位被稱作是隱修會精神教父的老人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許多人所能夠知道的是,他雖然不以真面目示人,但必定是一個極為殘暴可怕的人。

在隱修會從聯邦地下崛起的過程中,很容易便發現,這位精神教父對敵的絕對殘忍,甚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其教眾教徒都受到生命的威脅,凡是加入隱修會的成員,必定要聽從這位精神教父的指導,不然只能面臨被**消滅的下場。

在面對生命隨時可能被消滅的高壓下,隱修會的教眾卻莫名產生了一種對老人狂熱的崇拜和信仰,他們堅信自己的生命是由老人所賜予的,就連身軀內的力量,也都是源自與老人。

所以在這種信仰的推動下,隱修會又被聯邦上層的不少人稱作是畸形組織,恐怖組織,但苦於找不到這個組織犯罪的證據,魔法憲章也無法得知那位老人的身份,所以這個強大恐怖的組織就這麼詭異地生存了下來。

而誰也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組織的位置其實是在位於林卡星系一顆宗教合法的星球上,在這顆星球上,有一座名叫蘭洛斯的大教堂,沒有什麼名氣,但在這座大教堂的下面,卻有著一片巨大的墳場,這便是聯邦隱修會的大本營。

一隻烏鴉停在墳場中的一塊十字形墓碑上,漆黑的眼珠子不斷閃爍著,似乎是在看著周圍隱修會內來來往往的成員,眼神淡漠。

在這處巨大的墳場上,看上去似乎並沒有什麼防禦措施,但很多人都明白,隱修會內最強大的護教騎士們就隱藏在這裡,他們早已發誓要將自己的生命都獻給隱修會,所以爆發出來的力量可想而知。

這些護教騎士並不清楚他們在這裡守護的對象僅僅只是一隻烏鴉,但他們被告誡,這隻烏鴉的反應是一切行動的準則,只要它有異動,那麼所有護教騎士一步都不能離開隱修會的這片駐地,誓死守衛。

而烏鴉自從出現在這裡后,就一直沒有動靜過,就連曾經聯邦大力整頓地下世界的時候,它都依然很平靜地站在十字架上,就像是一座雕像。

但今天,這隻烏鴉突然有了動靜,它轉頭看向漆黑深邃的墳場遠處,越過無數大大小小的墳塋和墓碑后,終於落到了進入這地下墳場的入口處,那裡通向蘭洛斯大教堂的一處小偏廳,平日里由幾名護教人員管理,不會讓閑人進入,然而今天,在入口處,卻是出現了一個露著光頭的壯漢。

「呱呱!」

烏鴉開始驚叫起來,無數黑色羽毛從它身體上飛出來,它的眼眸中充滿了一股恐懼的色彩,而這種異常的表現,自然引起了周圍不少隱修會成員的驚訝。

這些在隱修會內從事大量有關聯邦黑暗活動,並且製造恐懼高壓的文職成員本身並沒有太強大的力量,但他們並不擔心,因為護教騎士就在附近,這些早已將所有都奉獻給隱修會的騎士甚至不具有自己個人的意識,一切全部都以完成任務為重,只要能夠完成任務,他們便相信自己的靈魂可以在精神教父的帶領下,獲得永恆的解脫。

烏鴉的叫聲越來越急促尖銳,空氣中傳來的某種不安也讓教眾們停下了手頭的事情,紛紛看向遠處。

那名光頭大漢緩緩走來,身後逐漸出現了一隊隊全副武裝的魔法戰隊隊員,巨大的魔法槍槍口帶著幾分凜冽的寒光。

而這個時候,在廣闊的墳場上,同樣有黑色的氣流凝聚,一尊尊魁梧的騎士出現在這些黑色氣流中,他們面容冷酷堅毅,就像是不可被撼動的石像,冷眼看著大漢帶著魔法戰隊而來。

「吾命,即犧牲!」

黑色氣流中傳出一陣陣威嚴的聲音,護教騎士開始衝鋒,一座座黑色的魔法陣在空中閃爍,同時出現的,還有那個墮落天使的守護神像,隱修會大本營終於朝光頭大漢這些外來侵入者,張開了自己的獠牙。

然而光頭大漢對此卻沒有絲毫畏懼,他只是摸摸自己胸口別著的一枚紫荊花徽章,同樣大踏步衝起來,和護教騎士們的隊伍重重撞在了一起!(未完待續。。) 在天網系統貿易商人的身份保護下,莫格里斯帶著來自普瑞森星球監獄長林的怒火,來到了這座蘭洛斯教堂,而令人感到十分諷刺的是,因為這裡是條頓老人的隱修會大本營,所以那位總統並沒有在這裡布置魔法憲章,所以他們的到來除了引起蘭洛斯教堂內教士們的懷疑,並沒有其他人知曉。

這片星空太大,星球也太大,一個小小的教堂,能夠引起多大的關注?

所以就在莫格里斯將那些一肚子男盜女娼的教士全部送入地獄后,就進入了隱修會的墳場之中,面對那群護教騎士,他絲毫沒有憐憫之情,因為這些人不值得憐憫。

和帝國的無數地下勢力一樣,只要有人,就意味著會有**,有**,則會滋生黑暗,而在所謂自由和民主的聯邦,這種被魔法憲章所壓抑的**和其滋生的黑暗反而更加扭曲,以至於聯邦的地下世界事實上比帝國更加殘酷。

在這裡的任何一名護教騎士,至少都是殺人犯,他們就像是古老邪惡儀式中的極端教徒,用殺人甚至是虐人,包括虐待自己的身體來證明自己對隱修會的忠誠,而另一方面,他們又依靠這個來獲得精神上面的快樂,同時痛苦給他們帶來更加強大的力量,憤怒使得這群惡魔對鮮血和哭泣更感興趣。

對於這種變態的行為,他們親切地稱呼,這是印證永恆的方式。

莫格里斯在經過數次生死之間的考驗后,在那條最強戰士的道路上越走越深。越變越強,如今他的戰鬥力早已可以與星空級強者相比,而這一點就連體內醞釀了聖杯的阿卡沙都表示十分嫉妒。

對面的護教騎士狠狠地和他撞在一起,刻畫著扭曲符文圖案的頭盔下,騎士嗅到了鮮血的味道,他變得十分熱切,眼眶深處透露出病態的紅色,就像是早已消失的吸血鬼眼瞳,但比那個更加瘋狂和邪惡。

但他並不知道那是自己的鮮血。

莫格里斯面對這些騎士的狂熱,毫不猶豫抓住這名騎士的腦袋。隨後直接撕開。任由那些骯髒的鮮血浸染自己的身軀,而同時,他也發現在那些鮮血中,竟然帶著腐蝕身體的力量。

「一些可憐而又卑微的生命。你們已經不是人了。」

莫格里斯喃喃自語著。動手的速度越來越快。同時在他的身後,普瑞森基地的魔法戰隊不斷扣動扳機,將這片死亡墳場的寂靜徹底打破。

遠處隱修會十字架墓碑上的烏鴉叫聲更加尖銳。

墓地里。那些東倒西歪的石碑突然發出咔咔的響動聲,一尊尊巨大的石像從其中走出,它們或是抱著鐵鏈子,或是手持巨錘,或是大劍和長槍,全身燃著黑紫色的火焰,看上去極為邪惡。

這些石像開始朝莫格里斯等人衝來,大地似乎是在顫抖,上面不斷落下泥土和灰塵,似是要倒塌,而在這片巨大的墳場,不知道有多少這樣的石碑石像,這個時候,莫格里斯才知道,林在出發前告訴自己的話是什麼意思了。

「一個能夠從我母親手中逃出去的可怕男人,還活到了現在這個歲數,必然有著我們所難以想象的底牌,但你帶上這個,我想在這片星空中,沒有比這張底牌更加強大的了。」

莫格里斯摸了摸自己懷裡的那張底牌,嘿嘿一笑,繼續將那些扭曲的騎士一個個送入地獄,同時讓後面的魔法戰隊跟住自己,朝隱修會不斷挺近。

護教騎士們則是被莫格里斯硬生生打散隊伍后,又在石像的幫助下,逐漸聚攏,開始形成衝鋒的形勢,他們身下黑色的馬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騎士馬,看上去似乎十分彆扭,但卻提供給這些護教騎士強大的黑暗氣息。

一枕貪歡:官少的小嬌妻 莫格里斯察覺到了幾分空氣中的不對勁,那些死在護教騎士手中的魔法戰隊隊員不知何時竟然也站在了他們的對面,身軀籠罩著淡淡的黑色,顯然已經被某種邪惡靈魂操控的樣子。

黑暗世界的力量一直神秘且不為人知,縱然有黑魔法在研究其中的奧秘,但因為靈魂的原因,一直停滯不前,莫格里斯不知道這其中發生了什麼,只知道這肯定是某種邪惡的魔法。

不用他說,隊員們主動開啟了自己裝備上的聖光守護,安靜聖潔的光芒在這片黑暗的世界中升起,讓對面的邪惡騎士們發出極為不安的吼叫聲。

「吾命……」

這一次,對面的其中一個騎士正要吼叫衝鋒,頭顱卻已經被莫格里斯的一道幽芒划斷,腥臭的鮮血噴涌下,莫格里斯一言不發,再次沖了上去。

墳場上的血腥味更加濃重了。

……

紫曜星紫荊花莊園附近的森林中,烏鴉靜靜凝視著面前出現的這名劍士,烏黑的眼珠子里露出幾分詢問和疑惑,隨後它開口了。

「斯坦利家族的人?」

格拉.斯坦利,或者說是格拉.斯坦利.亞特蘭蒂斯,這名黑暗劍士看著停在枝頭上離他不足幾米遠的烏鴉,緩緩點了點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