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葉正昌原以為葉正榮是殺了葉心鈴之後,才被葉容之殺殺,可沒想到此刻葉心鈴卻完好無損地出現在他面前。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讓大老爺失望了真是抱歉。說來我還要感謝大老爺,若不是那日你一掌擊散我的靈力,我也不會下定決心去神行天下,也不會有這一天。沒有葉家這些年來的壓迫,我又怎會如此努力得想要變強。謝謝你們。」

「聽說大老爺這些年來一直在找大公子,我想不用找了,你們很快就能見面了。」葉正昌原本就蒼白的臉聽了葉心鈴這句話臉色更白了。這些年來他一直在尋找葉向南的下落,可是找了許久線索從冷家那裡就斷了,他也曾懷疑葉向南是不是遭遇了什麼不測,可是他心裡還是希望他活著。

聽到葉心鈴的話,最後的希望就這麼斷了。

「你殺了他?」葉正昌咬牙切齒地問。

「是。」

葉正昌一聽,兩隻眼睛充血,他大喝一聲,瘋狂地沖向了葉心鈴。「我要殺了你!」

「哈哈,笑話!難道只准你們殺我。」葉心鈴冷笑將修為全部展開,迎向了葉正昌。

……………………

終於要收拾葉家了。(未完待續。) 化氣境後期!

當葉心鈴修為完全展現出來的那一刻,葉正昌驚呆了,這還是當初那個在雨天被自己一掌震散靈力的小姑娘嗎?

這才過去幾年,修為竟然已經達到化氣境後期,比他化氣大圓滿只差上一籌,葉紫寫信告之他葉心鈴的修為已經達到化氣境時,他就頗有些意外,但是他萬萬沒想到,葉心鈴還隱藏了修為!

「可恨,可恨!」葉正昌仰天怒吼。

從小到大他就被葉瑾之壓著,被他弟弟超越削斷手掌也就罷了,現在連他女兒也能和他一戰了。

可恨,太可恨!

「啊!」他大叫,裝若瘋魔,發冠散亂,絲毫沒有半點葉家大老爺的風采。

「今天你們都要死!」葉正昌靈光纏繞,右手發光,上面遊動著銀色的閃電,噼噼啪啪發著脆響,這是葉家的絕學《奔雷掌》。

《奔雷掌》一出,空中突然出現一朵朵烏雲,粗壯的閃電從烏雲之中降落下來。

葉心鈴並不在意,葉正昌用葉家的絕學,那麼她也用她家的絕學。

葉心鈴雙手化掌,掌生精芒,仿若一條正要騰飛的巨龍。這張巨龍鬚發怒張,好不威儀。

葉心鈴的四周泛起一陣陣漣漪,天地與之相合,發出一聲又一聲龍吟。

《玄天九龍掌》這是葉心鈴的先祖,盛武候當年所創的絕學。

葉心鈴修為大進,徹底將《玄天九龍掌》發揮出來了。

轟!

掌對掌。閃電對巨龍。

劇烈的震動把熟睡中的葉家人全部驚睡了。

「剛剛那是什麼響聲?發生了什麼事。」

燈一盞又一盞地亮起來,大家都起來看發生了什麼事,等他們趕到聲音傳出的地方時,發現那裡已是一片狼藉,牆塌地裂,葉正昌的書房已經被毀去了一大半。

「誰敢襲擊家主?等著受死吧!」葉家的人冷笑,家主的實力有目共睹,一個小姑娘也敢找家主的麻煩,不是找死嗎?

然而接下來的事卻大大出乎他們的意料,小姑娘負手而立一臉從容。而他們的家主居然溢血了。

「什麼!這個小姑娘實力難道還在家主之上?她看起來年輕很小呀。」葉家的人根本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到的一切。

還是說。那女子,不是小姑娘,而只是一個容貌看起來小的老妖婆?

不敢相信的何止是那些葉家的人,連葉正昌自己也無法相信。

葉心鈴不過是化氣境後期。而他已經是化氣境巔峰。他的修為比葉心鈴高。但是受傷的居然是他。

他打不過葉謹之,打不過葉容之,現在連葉心鈴也能夠傷他。

為什麼?為什麼?!

明明他們一家早已敗落。可是為什麼這三十多年來出得全是妖孽!

他是葉家家主,他才是葉家最強的人。

「葉心鈴,你以下犯上,你真當葉家沒有家法嗎?」

「哼,少廢話,要戰便戰。」葉家的家法跟她有什麼關係。

「什麼!她是葉心鈴!」聽葉正昌叫葉心鈴的名字,所有人都驚呆了。

原來她不是老妖婆,而是葉謹之的女兒,葉心鈴!

三年前葉心鈴在如玉樓考核大敗葉紫的事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葉心鈴今年才十七歲,十七歲就能打傷葉正昌?

果然是那個人的孩子,一樣得妖孽啊!

他們在感嘆的同時,葉家的長老們也被打鬥聲驚動,趕到了這裡。

「葉容之,你們這是何意?」大長老質問。

「無意。感謝他這麼多年來的照顧而已。」葉容之輕笑。

「大膽!區區一個旁系也敢到宗族來鬧事,別以為你侄女進了神行天下有多了不起。不管她在哪裡都是我葉家的人,是我葉家的人就要懂尊卑。」大長老沒說話,反而他旁邊的三長老指著葉容之破口大罵。

這三長老還有個身份,那就是葉正昌的親叔公。

「葉容之,這些年來我們對你不薄,你居然以怨報德,你這頭養不熟的白眼狼,我今天要拿下你送到宗祠好好發落。」三長老真是一點也不害臊,如果欺凌也算照顧的話,葉正昌確實把葉心鈴叔侄照顧得很好。

「我今天不想大開殺戒,希望你們不要逼我。」葉容之依舊眯著眼,不過眼中已經隱含了一絲厲芒,只可惜三長老並沒有看出來。

不僅沒看出來,三長老還嘲笑葉容之:他一個半隻腳踏進閻王殿的病秧子,有能力大開殺戒嗎?

別人殺他還差不多。

「葉容之,乖乖束手就擒。」說著三長老就要出手擒拿小叔叔。

「我今天不想大開殺戒,別逼我!」葉容之再次警告。

這一次不僅是三長老,大伙兒都笑了,他不是咳嗽把自己咳糊塗了吧?

眾人都沒有把葉容之的警告放在心上,只有最初在書房裡的人,對他有著深深的忌憚。

「咳,咳,如此,就別怪我了。」葉容之咳了兩聲,半眯的雙眼突然睜開,凶光盡現。就在他眼睛睜開的同時,他身上的氣質也發生了變化,此時的他已不是那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而是狡詐詭變的隱狐。

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裡就給人無上壓力,好像周圍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大長老注視著他,眼中不斷變幻著神采,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哼,裝神弄鬼,氣質再變,始終也只是個廢人。」

三長老衣衫一振,從口中吐出一個紫玉葫蘆,這紫玉葫蘆是他的本命法寶,裡面裝著他千辛萬苦祭煉出來異種地火。

三長老揭開葫蘆蓋,原本涼爽的夜晚突然變得燥熱起來,三長老拋出紫玉葫蘆,葫蘆飛到葉容之頭頂,似橙非橙似赤非赤的異種地火從葫蘆里噴出來,欲要吞噬葉容之。

這異種地火威力非比尋常可以輕易燒死化氣境的修士,三長老這架式根本不是要擒拿葉容之,而是要直接把他燒死。

「小叔叔。」葉心鈴擔心地喊道。

葉容之搖頭冷笑:「小小螢火也敢在我面前逞威。」

…………

小叔叔威武!!!

我偷偷地更新了,這種事我會說嗎?(未完待續。。) 異種地火無比兇猛,光是站在一旁都熱得汗如雨下,離得近點甚至覺得自己身上的毛髮都要被烤焦了。

「葉容之真是說大話不怕閃了腰,他一個病秧子能對付得了三長老的異種地火?我看他根本就不知這火有多厲害。」遠處有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嘲笑葉容之不自量力。

「是啊。當年宋家的大長老都在咱們三長老手上吃過虧,那可是我靈武境的強者。」宋家乃是青壤縣四大家族之首,其底蘊遠非葉家可比,他們的大長老都在異種地火手上吃過虧,其厲害可想而知。

「葉容之這下死定了。」

眾人都以為葉容之必死無疑,但是葉容之卻一點都沒將它放在眼裡,任紫玉葫蘆懸挂於頭頂,任其吞吐著火焰燒向自己。

「葉容之不會是嚇傻了吧,怎麼動也不動?」

異種地火吞沒了葉容之,但是奇異的是無論它們怎麼燒都燒不到葉容之分毫,好像有一層透明的防火罩罩在他身上。

「異種地火不過如此。」葉容之輕笑。

「收。」葉容之伸手,異種地火瘋狂地向他的手心彙集,這些狂暴的火焰在葉容之面前乖巧得就向一個孩子。

「怎麼會這樣!」嘗試著將它們收回到紫玉葫蘆中卻發現它們已經脫離了他的控制。

異種地火在葉容之的手中收緊濃縮,最後凝聚成一個火丸。

葉容之在別人驚異的目光中將火丸吞入腹中!

異種地火沒傷到他就罷了,居然還被他降服吞入腹中。整個過程他就輕描淡寫,好像剛剛他吞下去的不是火丸,而是櫻桃。

這……

為什麼他會如此輕鬆?難道他的修為比宋家的大長老還要厲害?!有人不禁猜測,但是很快又否認了這樣的想法,葉容之尚不足三十歲,怎麼可能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可是如果不是又怎麼能降服地火。

葉家的人凌亂了。

葉家大長老一直注視著葉容之似要把他看穿,可惜小叔叔是什麼樣的人物,只有他看穿別人,別人要看清他,難!難!難!

「葉容之我要和你拼了。」異種地火是三長老費勁財力心力者來的寶貝。也是他最大的倚仗。如今被葉容之收走,他是又肉疼,又憤怒。

小叔叔這次沒有再說話,只是再次伸出修長的手。只見掌心之中。跳出一團白色的火焰。宛如一個花苞,花苞層層綻放,開出一朵美麗的白蓮。

聖潔、高雅。

然而這並不是真正的蓮花。而是一簇簇火焰。

它出現時,並不像異種地火那樣灼熱,令四周的溫度也隨之升高,它彷彿沒有溫度,甚至還帶著幽幽的蓮花香。

「這是什麼火焰。」葉家的人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火焰,就連活得最久知識最淵博的大長老也是如此。

男大當婚女二嫁 「難道是天火?」火焰有很多中,最低級的就是凡火,接下來是靈火,修行之人體內大多都孕育了靈火,靈火之上是聖火,聖火之上是地火,地火之上是天火,天火之上還有神火。

聖火以上級別以上需要特殊機緣才能得到。

葉家的人大膽猜測葉容之手中的是天火,因為他們之來沒見過這樣的火焰,看起來似乎很厲害,簡單來說就是不明覺厲。

難怪葉容之不怕三老長的異種地火,原來他擁有更恐怖的火焰!

葉家人總算明白為什麼剛剛葉容之會對三長老呲之以鼻。

一付要與葉容之拚命的三長老在看到蓮花火焰的那一刻,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可到了這個份上也只有硬著頭皮上。

三長老祭出一口青銅鼎,鼎是他平時用來煉藥的,能吸收異種靈火,希望能以此抵擋葉容之的蓮花火焰。

三長老的青銅鼎只是下品靈器怎麼能擋得住蓮花火焰,剛一接觸就被焚燒得乾乾淨淨。蓮花火焰只有巴掌大,而青銅鼎直徑卻有七尺,兩個放在一起猶如西瓜和李子,可是「李子」輕輕一碰卻把「西瓜」燒得連渣都不剩。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