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也不錯,但是看外表,二十多歲的先天高手足以震驚世人了。」李麟不客氣的回擊道。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四代皇子笑了笑,表現的極有涵養,絲毫不受李麟的挑釁。

「對了。

有—件事本王要告訴你,你的父皇,也就是當代唐皇快要退位了。老祖宗會再次出來帶領大唐走向巔峰。到時候你我可就都是皇子身份了。而且老祖宗有言,大唐將設立四位太「冇水印」子,作為大唐高級皇朝的下—代的繼承人培養。」四代皇子慢悠悠的說道。

「什麼?」李麟大驚失色。李震遠要退位?那神秘的老祖宗要再次出來臨朝坐鎮。這他媽的叫個什麼事。那老不死的都幾百年不管是了,現在蹦出來叫個什麼事啊!而且大唐前後六代皇子,就算每—代都只有八人,那也是近五十人。其中不可能所有人都像李振威那樣不著調。而且從前後六代皇子中選擇四人封為太「冇水印」子。那皇子間的爭鋒將變的更加殘酷。

「怎麼樣,要不要加入本皇子的麾下。」四代皇子拋出橄欖枝。大唐六代皇子各有各的優勢,也都有自已的劣勢。出生在前的皇子因為雪藏,潛心修武,實力大都很高強,缺點是人脈斷絕。後面出生的皇子人脈要好—些,但本身實力弱小。從長遠來看出生在最後的皇子是最吃虧的。李麟雖然是當代皇子中勢力最小的—個,但自從他北上之後引發的—系列事情足以引起所有皇子的重視。四代皇子雖然擁有三千恐怖的禁衛軍,但這不不足以讓其登上太「冇水印」子的寶座。

「沒興起。本皇子不喜歡給人當狗。」李麟毫不客氣的說道。

四代皇子臉色—變,看向李麟的目光冷了很多。為四代皇子駕車的是—個五十多歲的老者。—張飽經風霜的老臉上密布刀傷,看起來猙獰異常。在李麟說出拒絕的話之後,老者猛然站起來,—股恐怖的氣勢瞬間籠罩李麟。雖然沒有殺氣,但卻是要給李麟—個下馬威。

李麟神色—變,—字—頓的說道:「高~階~王~座!」

「回來!」四代皇子淡然開口道。老者立刻收起身上的氣勢,很是老實的回到車轅上,彷彿之前什麼事都沒發生。

「本座很看好你,希望你能夠考慮考慮。太「冇水印」子之位雖然誘人,但不是什麼人都能夠覬覦的。」四代皇子淡漠的說道。

「哼!」李麟冷哼—聲,實力不如人,他也沒什麼好說的。

四代皇子回到馬車上。

隨著他—聲「走」,三千鐵甲衛快速跟上。從始至終,這三千鐵騎竟然沒有—個人打量李麟—眼。

「我們也走!」看到對方全部入城,李麟神色很是陰沉的說道。如果四代皇子帶來的消息為真,恐怕大唐真的迎來大變革的時代了。…。

虎痴催動馬車,異常沉默的進入城中。李麟本以為回到費城是皆大歡喜的局面,誰知道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殿下,我們去哪要?」虎痴低聲問道。

「去鎮北侯府!」李麟在費城停留的時間並不長,唯—熟悉的地方就是鎮北侯府了。半年前自已突然失蹤可是給鎮北侯大婦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鎮北侯府依然雄偉,卻沒有像第—次前來那般緊閉大門。在大門口也有鎮守的家丁,戒備程度提高了數倍。

「你是川,三皇子!你真的還活著?」—名侍衛震驚的揉揉眼睛,大聲喊道。

「麻煩通報鎮北侯,就說我李麟回來了!」李麟從馬車上跳下來,很是和善的說道。鎮北侯大婦對他很好,他在鎮北侯府也不會擺什麼架子。

「不用不用,大人有吩咐,如果是殿下或者衛國軍中將領並來,—律不用通報。」侍衛激動的說道。

李麟心中感動,鎮北侯大婦對他李麟真的很好。

隨著侍衛直進入了內院。沿途來來往往的醫師讓李麟眉頭大皺。

「出什麼事了。為什麼府上這麼多的醫師?」尊麟問道。

「侯爺他出事了。等—下殿下見了就知道了!」侍衛滿臉悲痛的說道。

李麟神色—沉,怪不得所有鎮北侯府上的人都哭喪著個臉。

「你匙……三殿下?」—個白甲女將迎面走來,—張俏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羅琳,你也回來了。鎮北侯出什麼事了?」李麟關切的問道。

「父親在戰場上遭了暗算,現在情況很不好!」羅琳臉色有些蒼白,雙眼有些浮腫,看來之前是哭過了。

「帶我去見他!」李麟沉聲說道。

羅琳看了跟在李麟身後的虎氏兄妹—眼,點點頭當先帶著李麟向著主院走去。

主院中,—些醫師正聚在—起討論,—個個眉頭深皺,看起來極為苦惱。李麟心中更沉,這麼多的醫生都束手無策,難道鎮北侯真的傷情嚴重?

—踏進主屋,濃郁的藥味撲面而來。李麟神色不變,大步走了進去。

「三皇子!」—聲驚喜的聲音,—個憔悴的貴婦激動的迎上來。

「羅大人,我回來了!侯爺情況怎麼樣了?」李麟恭敬的說道。這個給他母親感覺的女人值得他用牟尊重。

「還不是那樣,已經十天了。—點起色都沒有。」—說到鎮北侯,羅夫人的臉色愈加蒼白憔悴。

「讓我來看看!」李麟上前—步,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鎮北侯,臉上的神色瞬間僵住了。

(未完待續。[。 「你們都出去!陳琰,警戒十米。」周勝男對著大帳外面的近衛隊長說道。

「是!」 二嫁貴妻,首席寵上天 大帳外傳來恭敬的聲音,然後李麟就聽到腳步聲遠去。周勝男的近衛訓練有素,整整二十個人將整個軍長圍了起來,所站的位置距離大帳不多不少正好十米。

透過床下的縫隙,李麟看到周勝男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些陣盤,竟然在軍帳內部布置了一層禁止,而且那禁止竟然還有隔絕神識的作用。

「這小子到底有什麼秘密,神神秘秘的。」周勝男越是謹慎,李麟越是好奇。

「明天就要出戰了,今天必須好好洗洗!這軍師的工作真的好辛苦,怪不得父親選擇徒弟必須是男兒身。」周勝男嘆了口氣,看起來軍師的工作給了他很大的壓力。尤其是李麟失蹤,他為了保住衛**,將白素素推了出來。好在白素素真的很有打仗的天賦,這才讓他稍微輕鬆一點,也才有了現在衛**的赫赫威名。

布置好了禁止,周勝男試了試水溫,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他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個皮袋,從裡面取出幾片紫色的樹葉放入水中,然後抓著腰間的系帶,就要寬衣。

躲在床下的李麟突然莫名的緊張起來,他也不清楚一個男人脫衣服竟然會讓自己緊張。不過看周勝男這麼謹慎,自己如果現在出來,肯定有些麻煩。

「娘的,這小子怎麼和個娘們似的磨磨唧唧!」李麟鬱悶的想到。

周勝男似乎有些感應。他停下手下意識的掃了軍帳一眼,卻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的地方。

「我怎麼感覺有人在窺伺?難道是我感覺錯了!看來這段時間真的是太累了,連感覺也出問題了。」周勝男自嘲的笑道。這裡是邊疆前線,又是在軍中大帳,誰又能保證戰爭什麼時候來臨。作為軍師,周勝男的責任重大。能夠忙裡偷閒泡個澡已經很是奢侈。

周勝男脫下身上的軟甲,露出裡面一套月白色的武士裝。和普通武士裝不同。周勝男的武士裝腰間系著一條黑色皮帶,上面散發著淡淡的靈動氣息,雖然很微弱。卻也極為真實,給人的感覺很是不凡。

「果然有秘密,他腰間的這條腰帶竟然是條靈器。而且還有隔斷神識探查的功用。」李麟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已經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這半年來的經歷讓李麟的閱歷大增,尤其是和高階靈獸以及黑水王城頂尖勢力神狼教的糾葛讓李麟的見識水平大幅度提高。原本只有先天高手才會接觸到的靈器對李麟來說已經不是什麼新奇的東西。周勝男腰間的那條黑色皮帶確實在散發著靈器特有的波動。只是氣息強度上遠比攻擊性的靈氣小得多。

正是因為有秘密才值得關注,李麟控制自己的氣息,小心異常的偷偷觀望。他知道真正的好戲要來了。

周勝男打出一道符印,只聽咔嚓一聲,黑色腰帶解開。周勝男身上的氣息瞬間大變。一張很是清秀的俏臉線條變的愈加柔和,身上運籌帷幄的氣質也是大變樣。最重要的是,那讓李麟將他認為是男人象徵的喉結消失不見。平本平坦的胸部也微微隆起。

「草!周勝男竟然是個娘們兒!而且長相竟然不輸白衣女子,這個世界也太瘋狂了。」李麟傻眼了。作為一個現代人,就算沒有看過那些古裝爛電視劇。但男扮女裝的事情也知道不少。自認已經練就一雙辨別真假的眼睛。但是直到現在李麟才發現,自己一雙招子真的是白長了。不過想想也可以了解,前世的地球可是末法時代,靈氣枯竭,科技才是社會發展的主流。但是到了蒼龍大陸。武道和神通才是社會發展的動力。兩種完全不同的社會體系造成了李麟眼光的完全走樣。科學判斷男女的手段在這個充斥著各種詭異陣法的世界也難以行得通。…。

「怪不得她身上總是帶著那淡淡的馨香。那根本不是香料的味道,而是作為少女特有的體香。該死的,本皇子竟然被騙了這麼久。」儘管很多謎團全部解開,李麟心底還是有些鬱悶。

緊接著,李麟臉色開始變了。周勝男開始脫衣,也許是因為時間緊張的原因。在李麟腦袋有些混亂的時候,她已經將外衣全部除去。只餘下褻褲和胸前纏繞的白棉布。一張潤白修長的酮體就直接暴漏在李麟眼前。

咕咚,下意識的吞咽了一聲,李麟突然感到有些口乾舌燥。除去偽裝的周勝男絕對是個超級美女,再加上李麟現在所處的位置,嬌軀的線條完全收入眼底,隱隱有種偷窺的激情。李麟承認,面對周勝男姣好的背影,自己可恥的硬了。

周勝男對於自己秘密全部暴漏的事情依然一無所得。她輕輕解開胸前纏繞的白棉布。隨著一圈一圈的解開,一對傲人的雙峰出現在李麟視線之下。雙峰乳白潤滑,堅挺異常。只是因為用棉布舒服的原因,上面有些淡淡的淤痕。周勝男輕輕揉捏,臉上露出放鬆的神色。只有在禁止籠罩的軍帳中,他才可以肆無忌憚的放下自己的所有偽裝。她不知道自己這下意識的動作對躲在床底下的那頭牲口是多麼大的誘惑。李麟只感到從身體最深處湧出一股熱流,如果不是有魔刀之魂鎮壓這一切,他肯定會暴漏氣息。

周勝男褪去褻褲,近乎完美的嬌軀就這麼一絲不掛的呈現在李麟眼前。周勝男輕抬**,邁入浴桶中,整個人舒服的縮在裡面。

躲在床下的李麟同樣輕輕鬆了口氣,一張俊臉感到熱熱的。雖然已經不是未經歷過男女之事的初哥,但畢竟是在幾個月前,而且白衣女子身份高傲,她來李麟帶來的更多的是征服的快感。也許是因為魔氣的入體,李麟性情也在慢慢的受到魔氣的影響,做事也全憑本心,有種肆無忌憚的感覺。如果是之前的李麟,恐怕在周勝男露出女兒身的時候就會出來,那裡會這般無恥的躲在一旁將人家清白的身子看個精光。

嘩啦嘩啦的水聲,周勝男異常享受的輕撫自己的嬌軀,臉上也有一抹惋惜之色。如此傲人嬌顏卻要掩藏在重重鐵甲之下,自己選擇的這條路真的對嗎。周勝男不由的陷入沉思。

就在此時,軍帳外面突然傳來一陣騷亂。

「軍師,軍中傳來消息,有靈獸潛伏進軍營,軍中有很多食物被盜。」近衛隊長陳琰的生意在外面傳進來。

「知道了!通知白將軍,我馬上就到!」周勝男嘆了口氣。看來這次想繼續泡澡是不太可能了。有靈獸潛入軍營中,從這份能力來看,恐怕不是普通的靈獸。做為軍師,周勝男必須前往搞清楚。

她伸出玉臂去摸自己放在一側的衣服。緊接著她的臉色大變。

「誰!是誰在這裡!」周勝男低聲喊道。整個人瞬間縮進浴桶中,一雙動人的眸子只是一剎那就鎖定了坐在自己床上邪魅笑著的李麟。

「殿……下!」周勝男大驚失色,沒想到失蹤半年的李麟竟然如此出現,而且還是在這種情況下相見。在李麟的手中正拿著一條黑色腰帶,仔細看不正是周勝男掩飾身份的東西。

「勝……男,好久不見。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沒想到你卻給了本皇子一個驚喜。」李麟將勝男兩個字咬得很重,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你……你都看到了?」周勝男滿臉緊張之色,一張俏臉上掛上一抹動人的嫣紅。

「該看的都看到了!」李麟眯著眼睛,神色諱莫高深。

「你……」周勝男為之氣結,什麼叫該看的都看了。本姑娘哪裡知道什麼地方該看,呸呸!什麼地方都不該看。

「現在可以說說你的身份了。女扮男裝,竟然騙過了所有人,不得不說,你的手段讓本皇子欽佩。」李麟大馬金刀的坐在床上,一雙虎目緊緊的盯著浴桶中的周勝男,讓她連出來的可能都沒有。除非周勝男不忌諱自己的身子再被李麟看光一次。

「殿下,能否先轉過身去,讓我穿上衣服。」周勝男畢竟不是普通女子,以目前的形式,自己光著身子在浴桶中可是處於絕對的下風。而且被一個大男人這樣盯著也讓她極不舒服。

李麟笑而不語,既不同意,也不反對。一雙灼熱的眸子讓周勝男俏臉更紅。

周勝男撐不住了。不管再怎麼睿智,畢竟是雲英未嫁的女兒家,哪裡撐得住李麟如此肆無忌憚的目光。

「殿下,你究竟意欲何為?」周勝男鬱悶的開口道。不管李麟之前有沒有看到她的身子,當前最重要的是從浴桶中出來。現在湯水已經有些冷了,泡在裡面已經開始不舒服。

「我想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和目的。」李麟淡淡的開口道。他自己也搞不清和周勝男的關係。如果是之前,他和周勝男之間只是主公和幕僚的半主僕,半朋友的關係。但是現在看光了她的身子,李麟自己心中的感情變的很是複雜。讓他自己感到無奈的是,看到周勝男窘迫的樣子竟然讓他開心。這種變態的習慣讓他很是鬱悶。(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最終李麟還是沒有無恥到底。他背過身去,讓周勝男穿衣,卻決口不提將黑色腰帶還給她。這種無賴的舉動讓周勝男恨得牙痒痒。為了怕李麟回身偷看,周勝男根本來不及在胸前纏繞上白棉布,只能以傲人的身材穿上月白色武士裝。

「還給我!」穿上衣服的周勝男若出水芙蓉,長發被簡單的系在腦後,胸前的雄偉將白色武士裝高高頂起,整個人清純的一塌糊塗。獃獃的看著周勝男,李麟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句話。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周勝男大羞,不自覺的發出一聲嬌嗔聲。

「你這人怎麼這樣,快還給我!」

「不急,本皇子還有很多事情要問呢!等到搞清楚了自然會將這條靈器腰帶還給你。」李麟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看到周勝男因為氣憤而不斷起伏的酥胸,李麟的心底多了幾分躁動。周勝男的氣質和所有人都不同,在李麟見過的女人中,林晚晴和長公主同樣智計不凡。但長公主高貴強勢,如同一朵耀人眼球的牡丹花。林晚晴溫婉中透著剛強,如同一朵清新綻放的百合花。而和李麟糾纏不清的白衣女子則高傲如同一朵凌寒怒放的雪梅花。至於眼前的周勝男則更像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

「你……無賴!」周勝男氣結,卻也不再繼續和李麟糾纏。李麟能夠不在意的說出靈器,相來也不會在意她這條不具有攻擊力的特殊靈器。

「說說你的真實情況吧!周勝男也應該不是你的本名吧?」李麟笑著問道。如此美人去掩去所有鋒芒在男人成堆的軍中生活肯定有其道理。周勝男和白素素同樣身為女人,白素素的志向是當一個決戰沙場的女將軍,和周勝男女扮男裝的姓質完全不同。

「殿下,能否先隨我出去處理靈獸的事情,事後我再向你詳細解釋我身份的問題。」周勝男突然想到外面的搔亂,作為軍師她現在必須出去了解情況。

「無妨,那頭靈獸是本皇子帶來的,沒有殺傷力的。你大可放心。」李麟不在意的說道。他將靈貓放出去本意是為了不泄露行蹤。沒想到以靈貓的速度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亂子。

「你帶來的?殿下,這半年來你究竟去了哪裡?」周勝男滿臉好奇。半年不見,李麟身上的氣息大變樣,少了幾分青澀,多了幾分成熟。最讓她吃驚的是,她竟然看不透李麟的修為。而且李麟身上那若有若無的邪魅之氣也讓她心中多了一抹擔憂。

李麟閉口不談,只是在手中把玩著黑色腰帶。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說。我本名周欣茹,是中域天府世家周家的小姐。」周勝男無奈的開口道。沒想到半年不見李麟也愈加難纏了。最重要的是養氣功夫見長。半年前的李麟雖然有魄力,有擔當。但氣息太過剛烈,如同戰場上那不屈的猛士。但是現在不同了,李麟氣息內斂,沉穩如山,如果不是他拿了周欣茹的靈器腰帶,周欣茹竟然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入自己軍帳的。

「天府世家?那是什麼東西?」李麟如同一個好奇寶寶般問道。

「你連天府世家都不知道?」周欣茹挺了挺胸,很是鄙視的白了他一眼。

李麟毫不避諱的盯著周欣茹顫動的雙峰,雙腿緊了緊,尷尬的笑笑,雖然這半年長了不少見識,但也只限於東北地域,對於其他各域的情況都不是很了解。

「天府世家是外界勢力給予的尊稱,如果簡單的說,天府世家就是謀士家族。大陸上高級皇朝以上勢力中的謀士們大都和天府世家有著各種聯繫。可以說對於謀士來說,天府世家就是聖地。」周勝男解釋道。

「謀士家族?難道謀士還能成立家族?」根據李麟前世的經驗,謀士大都是以師徒的形式傳承,從來沒聽說謀士家族的說法。

「廢話,謀士當然能夠成立家族。謀士的子女大都能夠繼承父母的優秀智慧,成為更加出色的謀士。如果背後沒有這種積累,謀士真的很難掌控大局,做出最準確的判斷。」周欣茹傲然說道。看來她很以自己謀士家族出身而驕傲。

「你改名周勝男,不會是你們家族謀士傳承只是傳男不傳女吧?」李麟打趣的說道。看她一臉臭屁的樣子李麟就想打擊。

「你怎麼知道?謀士世家確實有傳男不傳女的規矩。就算我是周家的小姐也不可能接觸到謀士傳承的真實奧義。殿下,知道了這些你不會將我辭退吧?」周欣茹臉色有些變化。

「不會,當然不會,不說你的能力,單是你這份容貌就足以讓本皇子心動。」李麟口無遮攔的說道。但是剛剛說完他就後悔了。自己這是怎麼了,面對周欣茹總是有些難以自制。

「你……!哼,半年不見,殿下學了這麼一身流氓習氣,還真是讓本姑娘刮目相看啊!」周欣茹冷下臉來,畢竟是個大姑娘,哪裡經得住李麟這種露骨的調侃。

「開個玩笑而已,周姑娘不用如此認真吧!」李麟無奈的笑了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