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好狠!」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人不狠,站不穩!既然你敢來踢館,就要有被廢的心理準備。說實話,如果不是聯邦律法的限制,今天你的小命已經留在這裡了,怎麼可能還有機會和我說話!」石磊冷聲說道。

說完,石磊抓住散修武者的手一松,散修武者立刻癱倒在地上。

「王虎,找兩個人把他扔出去!」

「我來!」

「我來!」

王虎還沒有說話,兩個武館的老師就自告奮勇地跳了出來,一人拉著散修武者的一隻胳膊,架著散修武者就出了武館。

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兩個武館的老師同時發力,直接將散修武者扔到了武館門前的街道上,然後頭也不回的返回了武館。

「館主,他不會死吧?」看著被人架出去的散修武者,王虎有些擔憂的問道。

石磊的身份雖然不簡單,但是如果真的把人打死了,處理起來也是件麻煩事。

「放心吧,我有分寸,我只是把他廢了,並沒有下死手,只要好好修養,他還能活個十年八年的!」石磊笑著說道。

「……」

聽了石磊的話,王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對武者來說,被廢了修為,比死了都難受。 金閨玉堂 別說十年了,他敢打賭,這個散修武者連一年都活不下去。

「這個散修武者明顯是受人指使來找麻煩的,如果我不下手重點,即使這次躲過去了,他們也會捲土重來。這一次我下手狠一點,下一次他們再想過來找麻煩,就要先掂量一下我是不是還會下狠手」石磊沉聲說道。

「原來是這樣!」王虎恍然大悟,此時的他也不覺得石磊下手太狠了,反而覺得石磊下手還輕了一點,直接把人打死才好。

「館主,我們已經把人扔到街道上了。」兩個武館的老師回來複命。

「是不是有人把那個散修救走了?」石磊問道。

「我們假裝直接回來複命,然後藏起來暗中觀察,果然有幾個陌生人把那個散修救走了。」一個武館的老師說道。

「館主,用不用我找人暗中調查一下他們的身份?」王虎問道。

「不需要!」石磊擺擺手,「有時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不好,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了,武館的經營你繼續主持,我回去繼續閉關了。」

簡單的交代了幾句,石磊又回到修鍊密室中閉關潛修。

也許是被石磊的狠辣手段嚇住了,散修武者踢館后再沒有人敢來武館找麻煩,石磊也能安心的在修鍊密室中一直修鍊到雪楓星選拔賽開始的前一天。

「館主怎麼還不出來啊?是不是忘記時間啦?」

「要不我們敲敲門,把館主叫出來?」

「是不是笨?修鍊密室是隔音的,只有特殊的方式才能和裡面進行聯繫,除非你把門打破了,不然根本不可能驚動裡面的人!」

「那怎麼辦啊?明天就是雪楓星選拔賽開始的日子了,沒有館主在身邊,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是啊!是啊!」

王佳等人守在修鍊密室外,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不停。

「你們今天怎麼這麼閑啊?每天的日常修鍊都完成了?」從修鍊密室中出來的石磊看到王佳他們都守在外面,眉頭一皺,沉聲說道。

「館主,每天的日常修鍊我們都完成了,而且還加倍了呢。」看到石磊從修鍊密室中出來,王佳笑著說道。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館主,我們還以為您已經忘了時間呢,正琢磨怎麼才能提醒您一下呢!」趙丹也笑著說道。

「這麼重要的事情我怎麼可能忘記!」石磊笑著說道,「你們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信心拿下雪楓星選拔賽的前幾名?」

「經過這段時間的特訓,我們的修為又提高了很多,我有信心進入選拔賽的前十,不過具體能排在第幾我就不知道了!」王佳信心十足的說道。

「你們幾個呢?」石磊看了一眼趙丹,問道。

「我覺得我也能進入前十,不過具體能排在第幾我也不知道。」趙丹說道。

「我也差不多吧。」姜山有些遲疑的說道。

「我的修為雖然也提高不少,但是比起王佳他們還是有一點差距,我只能說我會全力以赴的!」李玉山沉聲說道。

「現在時間還早,我們去演武場練一練,讓我看看你們這段時間修為提高了多少。」石磊沉聲說道。

「太好了!」聽了石磊的話,王佳等人都激動的歡呼起來。

演武場上。

王佳等人殺招盡出,相互配合更是默契無比,卻依然沒有辦法打破石磊隨手構建的防禦,反而不時被石磊的反擊逼得狼狽後退,如果不是石磊想要看看他們這段時間的修鍊成果,他們早就被石磊打得起不來了,哪還能像現在這樣活蹦亂跳的。

「好了,就到這裡吧!」隨手將王佳逼退,石磊沉聲說道。、

「館主,再練一會兒吧,我的實力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呢!」王佳哀求道。

只是被石磊簡單的指點了幾下,她就感覺自己的實力好像變得更強了。

「是啊,館主,您就在指點我們一會兒吧!」其他幾個人也哀求道。

「你們幾個的實力我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再提升也提升不了多少了,明天就是雪楓星選拔賽開始的日子了,你們今天還是好好休息吧,不然明天沒精神導致發揮失常就不好了。」石磊沉聲說道。

「噢。」看到石磊態度堅決,王佳等人不再說什麼。 夜,攬星樓。

石磊和劉雲錦等人又聚在一起。

「石磊,明天就是雪楓星的選拔賽了。王佳他們這段時間修為提升了多少?有信心奪冠嗎?」劉雲錦關心的問道。

如果王佳他們六個有一個能奪冠,獲得榮譽的不只是磐石武館,還有十一區,說出去他們臉上也有光。

「他們修鍊的都是普通的修行秘法,即便是有我提供的修鍊資源,修為的提升速度也只能稱得上一般。明天的選拔賽上人才濟濟,誰敢說自己一定能奪冠?不過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應該沒問題!」石磊笑著說道。

「誰奪冠都好,就是不能讓那些混蛋奪冠!如果有可能,前十都不能讓他們擠進去!」牛頂天瓮聲瓮氣的說道。

牛頂天雖然沒有提名道姓,但是石磊他們都知道,牛頂天口中的那些混蛋指的是那些從青銅星過來的散修武者。

「其他區各大武館的館主是怎麼想的?」石磊問道。

這段時間他一直閉關潛修,對這些事情都不了解,免不了要向劉雲錦他們了解一二。

「一部分明確表示不能給那些混蛋一點機會,不然他們下一次會更得寸進尺,搶佔更多的資源。一部分表示中立,他們已經被淘汰出局,犯不上冒著得罪人的風險參與其中。還有一部分人沒有明確表態,這些人中就有青蛟武館的館主馮遠山,還有金鷹武館的館主金彪。」劉雲錦沉聲說道。

「他們?」聽到劉雲錦提起馮遠山和金彪,石磊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不過是一群目光短淺之輩,有他們後悔的時候。」

這個時候不明確表態,不是與那些散修武者暗中勾結了,就是暗中收了那些散修武者的好處,對於這樣的人,石磊最是瞧不起。

「話是這麼說,不過我們還沒有找到他們相互勾結的證據,也不能把他們怎麼樣。如果在選拔賽上他們暗中配合,選拔賽的前十名很可能落在他們的手上。」劉雲錦皺著眉說道。

「我在這裡明確表態,選拔賽上一切以實力說話,如果王佳他們技不如人,我絕對不會說什麼,但是如果有人敢暗中搞什麼小動作,我也不會饒了他!」石磊沉聲說道。

「有人在暗中搞小動作?」注意到石磊說的最後一句話,劉雲錦皺眉問道。

「前不久有一個散修武者過來踢館,被我給廢了!」石磊輕描淡寫的說道,並沒有細說那一戰的詳情。

「廢的好!」牛頂天沉聲說道。

散修武者、能讓石磊親自動手,足以說明這個散修武者的身份不一般,即使石磊不說,他也能猜出這個散修武者多半與那些從青銅星過來的散修武者有關。

「知道那個散修武者的身份嗎?」劉雲錦不關心那個散修武者是否成為了一個廢人,只想知道那個散修武者的身份。

「不知道!」石磊搖搖頭,「我也沒興趣知道!既然他敢來踢館,那我就廢了他!」

「你做得對!」劉雲錦點點頭,贊同的說道。

「要我說你就應該順藤摸瓜,把事情鬧大才好!」牛頂天小聲的嘀咕道。

「然後呢?撕破了臉皮大家臉上都不好看!」石磊沒好氣的翻了一個白眼,「我最討厭麻煩,如果你能幫我把麻煩全都擺平,我也可以把事情鬧大!選拔賽還沒有結束,我想把事情鬧大總能找到機會的!」

「可別!」牛頂天連連擺手,果斷認慫,「我這小身板可比不上你,可擺不平這些麻煩,你還是不要把事情鬧大了。」

「石磊,你說那些人能不能對其他人也搞小動作?」劉雲錦問道。

「很有可能,不過各個區的那些武館的館主也不是白痴,他們肯定有所防備。」石磊笑著說道。

「選拔賽最終還是要以實力說話的,如果實力不夠,再多的小動作也沒用。」

「你說得對!」劉雲錦點點頭,「事實上,已經有不少的武館館主決定明天的選拔賽一開始,就先把那些散修武者淘汰了,然後是那些沒有明確表態的武館的參賽學徒,最後再決出選拔賽的前十名。」

「這個計劃不錯,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說到做到。」石磊笑著說道。

聽了石磊的話,劉雲錦沉默了。

他也知道這個計劃看起來很完美,但是人都是自私的,都想別人做犧牲,最後成全自己,所以這個計劃有多少人會執行他也不能確定。

「算了,不說這些了,只要咱們問心無愧就好,其他人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吧!」石磊笑著說道。

「那我們就提前祝你的磐石武館能夠在明天的選拔賽上一舉成名了!」劉雲錦也不再說這些糟心事,舉起酒杯笑著說道。

甜心嫁一送一:總裁,請簽收! 「住你們武館的幾個參賽學徒都能打敗對手,一路走進選拔賽前十!」

其他人也紛紛舉杯笑著說道。

「謝謝!」石磊也舉起酒杯回道。

第二天一大早,石磊就帶領著王佳等人前往雪楓星最大的武鬥場,準備參加雪楓星舉辦的天才選拔賽。

剛到達武鬥場,石磊一行人就被幾個陌生的武者攔住了去路。

「你們是什麼人?」石磊皺著眉,看著面前的幾個人,沉聲問道。

「就是你把我們二哥給廢了?」一個陌生的武者質問道。

「你們二哥是誰?我不認識!好狗不擋路,你們給我讓開!」石磊冷聲說道。

其實,他已經反應過來,這幾個武者口中的那個二哥很可能就是之前去武館踢館的那個人,只是他想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多天過去了,他們才找上門來。

其實原因很簡單,這幾個武者雖然不是親兄弟,但卻情同手足,之前去磐石武館踢館的那個武者被石磊廢了,一直處於昏迷之中,幾個人輪流照顧,根本沒有時間來找石磊的麻煩,直到昨天,被石磊廢了的武者才清醒過來,身上的傷勢也有了好轉的跡象,他們才有時間出來找石磊的麻煩。 「混蛋!接我一拳!」

一個脾氣火爆的武者心中怒火升騰,大吼一聲,被一層厚厚的真元包裹著的拳頭帶著一股惡風砸向石磊的腦袋。

看到散修武者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毫不猶豫的對自己痛下殺手,石磊臉色一沉,心中殺機翻滾。

「砰!!」

間不容髮之際,石磊將從須彌指環中拿出來的塔盾立在了身前,體內真元注入塔盾之中,擋住了散修武者砸過來的拳頭。

「找死!」

「山崩!」

石磊輕喝一聲,手中的方頭錘猛地砸出,沒有一點手下留情的意思。

「快退!」

「住手!」

「不可!」

其他幾個散修武者沒想到自己的兄弟居然一言不合就和石磊動起手來,大聲喝止的同時也紛紛動手,想要阻止石磊繼續攻擊。

「來得好!」

「盾擊!」

面對幾個散修武者的圍攻,石磊雖然不擔心自己受傷,卻也不想暴露自己真正的實力,只能無奈的收回方頭錘,將立在地上的塔盾橫掃而出。

厚重的塔盾雖然在石磊的手中輕若無物,但是對幾個散修武者來說卻是難以承受之重,面對橫掃而來的塔盾,幾個散修武者不得不後退幾步暫避鋒芒。

「山崩!」

「地裂!」

「斷江!」

「分海!」

石磊得理不饒人,《破軍十八式》中的招式接連施展出來,逼得幾個散修武者根本沒有躲閃的餘地,只能硬著頭皮硬接石磊砸過來的方頭錘。

「噗~~噗~~噗~~」

雖然已經施展了各種卸力的技巧,但是依然沒能阻止方頭錘砸到他們身上的命運,可怕的力量猛然爆發,幾個散修武者俱是臉色大變,身體不受控制的後退的同時,鮮血好似不要錢一般大口大口的吐了出來。

對於這幾個散修武者,石磊當然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放過,還不等幾個散修武者停下來,石磊借著方頭錘打入他們體內的暗勁毫無預兆的爆發。

一絲絲凝鍊的真元好似殺燒搶掠的強盜,所過之處一片狼藉,幾個散修武者還沒有反應過來,體內已經開闢出來的命竅和元竅就已經被真元完全摧毀,甚至殘留的真元還破壞了他們的五臟六腑。

「你好狠!」

幾個散修武者臉上帶著無盡的絕望,惡狠狠地瞪著石磊,卻只說了一句話就因為傷勢太重全都癱倒在地上昏死過去。

「呵呵呵~~」看著幾個昏死過去的散修武者,石磊冷笑。

對待敵人,他從不會手軟,如果不是場合不對,這幾個散修武者早就被他打死了,怎麼可能還剩下一口氣。

「館主,他們沒死吧?」直到這時,王佳等人才敢湊到石磊身邊,小聲的問道。

「沒死!」石磊搖搖頭,「不過他們已經被我廢了,從今天起他們就是一個廢人了,哪怕是治好了,也是一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廢人。」

「這是怎麼了?」武鬥場的工作人員姍姍來遲,看著地上幾個還在不停吐血的散修武者,皺著眉問道。

「他們幾個攔住我們的去路,還主動對我們出手,我就輕輕地教訓了他們一下。在場的人都可以替我作證。」石磊用手一指附近的人,笑著說道。

「我們還急著去參加今天的選拔賽,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我們就先走了!我是磐石武館的館主石磊,如果有什麼問題,你們可以來找我!」

「您請!您請!這裡就交給我們處理吧!」早就得到過指示的武鬥場工作人員,聽到石磊報出姓名后立刻恭敬的說道。

「嗯,辛苦你們了!」石磊點點頭,帶著王佳等人走進了武鬥場。

「狠!真的是太狠了!」一個武鬥場的工作人員檢查完了幾個散修武者的傷勢后,忍不住搖頭感嘆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