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看看這個季度聖元集團的機器人,賣的比我們好多少倍!」龐博元冷笑一聲,把報表扔在了桌上,會議桌上的其他高層一句話都不敢說。

2021 年 11 月 7 日By 0 Comments

大家都低著頭。

因為這個平台服務的不僅僅是D城的人,是全國各地。

莫丞州已經聯繫好快遞公司,如果你是另外城市的消費者,在平台下單,會有快遞直接送到你家裡。

一條龍的服務,讓他的平台迅速打出名號。

「所以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你們一點辦法都沒有想出來?就是讓莫丞州的公司和他那個什麼平台這麼囂張地發展?」

龐博元看著一個一個都低著頭,真的忍不住發火。

他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你們說話啊,一個兩個的,都啞巴了嗎?」

「龐總,我們也是想了辦法的,只是沒有想到……」

「這種話你們也說得出口!」

龐博元聽見這話氣更加不打一出來,堂堂一個公司高層,面對競爭公司的崛起說自己沒有辦法。

「所以我請你們來閑著的嗎!」龐博元冷笑一聲,「我只給你們一個星期的時間,給我想出一個靠譜的答案!不能讓莫丞州搶走這一部分的資源!全部都給我去想辦法!」 死亡啊!

它可是神明,而且還是古神!但即便如此,在面對這隻有皇者氣息的小獸時它不敢有絲毫反抗的念頭,因為反抗的後果……是死!

天敵!

看着六頭神龍退開,小獸這才心滿意足,搖頭晃腦地落入真龍潭內吸收龍氣。

雲逸對六頭神龍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這小傢伙不懂事,嚇着你們了。」

說着他還輕拍了下小獸的腦袋,象徵性地道歉。

六頭神龍現在老實多了,剛被小獸嚇退,他們哪裏還敢阻止四人吸收真龍潭的能量。

看着真龍潭內的小獸,血龍聲音顫抖:「五爪,它……」

五爪金龍直接打斷了血龍的話,神色嚴肅:「禁忌存在,不可多語!」

一頭應龍深深看了小獸一眼,道:「沒想到神帝的推測竟然成真了,這世間真有這等存在,天生便是我龍族剋星!」

血龍道:「不僅是我族,而是整個妖族!」

五爪金龍搖頭:「既然惹不起,那就當結個善緣,真龍潭對我們六人的用處也不大了,想要突破到真龍層次還得靠自身。」

血龍重重點頭:「真龍潭留着也是擺設,結個善緣,必須結這個善緣!」

五爪金龍道:「神體和它,還有一個道體以及神獸,這組合……堪稱恐怖啊!」

它們先前只看出慕容憐月的道體和小鹿,所以根本沒放在心上。

而如今,雲逸和小獸的身份浮出水面后讓它們態度大變,就算是神明又如何,他們也怕因果!

轟!

就在此時,真龍潭內的小鹿氣息劇增,在這龍氣的滋養下直接突破到了皇者境界!

而且,小鹿頭上的兩個肉包開始生長了!

兩根肉色的小角不斷變長,僅是數息間便接近一尺長。

而且她這對鹿角竟然各不相同,分別瀰漫着金光和藍光,一根代表着冰晶鹿的冰系能量,而另一根,則瀰漫着滔天龍氣!

變異了!

小鹿在吸收了真龍潭的能量后直接變異,長出了一根龍角!

雲逸睜開眼睛,看着小鹿的變化他露出一抹笑容,小鹿跟了他這麼久終於突破到皇者了,而且這次看來收穫巨大!

在遠處的五爪金龍迅速上前,金色的龍目有神光閃爍。

五爪金龍道:「她的血脈變異了,真龍潭的造化從根本上改變了她的體質,即便她是神獸,但在真龍面前依舊是弱小的血脈。」

雲逸道:「前輩是有什麼辦法能讓她得到更好的進化嗎?」

五爪金龍突然衝過來必然是有什麼打算,雲逸可不相信一頭虛神級別的神獸變異能夠引起太古神龍的關注。

「有!」

五爪金龍直接了當,它的第五隻龍爪探出,道:「我可以幫她將血脈徹底換成龍血,讓她成為一頭龍鹿!」

五爪金龍繼續道:「而且血脈改變后還能反哺她原來的屬性,讓冰晶鹿的冰系能量得到大幅增強,可以說是全方面變強。」

雲逸很平靜,道:「前輩的目的是什麼?」

太古神龍不可能會無償出力,必然是在謀算着什麼。

五爪金龍目光飄忽,看向在真龍潭內鯨吞的小獸:「我需要它的一滴血。」

說着他好似怕雲逸和小獸不樂意,連忙補充道:「當然,我不僅會讓這冰晶鹿徹底蛻變,還能給你六滴我們的龍血……不,精血!」

精血!這五爪金龍為了小獸的一滴血竟然願意給出六滴精血!

要知道精血可不比普通血液,精血也被稱為心頭血,任何生靈都沒有多少,而且精血損失很難彌補回來,所需要的時間極其漫長。

雲逸眼睛一亮,只要小獸的血,好像對他沒什麼壞處哈!

嘩!

雲逸一把將小獸抓起,嘴角上揚:「要不你就犧牲一下?」

「呼呼呼!」

小獸直接瞪眼,小爪子奮力甩動。

想它小獸堂堂妖族之神,獸中帝者,竟然要淪為血奴,就算一滴也不行,絕對不行!

雲逸眨了眨眼睛,看向五爪金龍:「你看,小獸它不樂意。雖然前輩給出的條件我很心動,但小獸是我的朋友,這種強迫朋友的事我雲逸做不出來。」

「呼呼!」

小獸一個勁點頭,小眼睛眨巴著,那叫一個感動。

果然沒跟錯人啊!

五爪金龍陷入沉默,隨後道:「那就一絲,一點點血絲就行,可否?」

五爪金龍很執著,不僅是它,遠處的五條神龍同樣神色繃緊。

畢竟這可是妖神之血啊,如果研究一番,很有可能讓它們突破到真龍層次,成為真正的至強!

雲逸果斷搖頭,手掌拖着小獸,大義凜然:「前輩你莫要為難我,小獸是我朋友,它不願意,我絕對不會讓它受到任何傷害!」

「呼呼呼!」小獸輕拍羽翼,小腦袋磨蹭著雲逸的掌心,感動的不行。

就在五爪金龍嘆息準備放棄時,雲逸突然道:「小獸你說什麼,要更多的好處才行?」

五爪金龍止步,神色怪異。

大意了!這人類看來也不是什麼好貨啊,上一秒還那麼堅定,現在就準備坑朋友了!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小獸直接瞪大了眼,小爪子握拳,怒視雲逸。

雲逸直接將它塞進真龍潭吸收能量,對五爪金龍笑道:「前輩莫急,小獸說了,它的血很珍貴,即便是一絲那也是天價。」

五爪金龍連忙點頭:「明白!」

雲逸眨了眨眼,道:「那……」

這意思不言而喻!

五爪金龍二話不說,龍爪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枚金色鱗片,呈月牙狀。

逆鱗!

雲逸眼睛發亮,好東西啊!

不過他還是不動聲色,就這麼含笑看着五爪金龍。

五爪金龍會意,轉頭看向其他神龍。

血龍第一個上前,在它的龍爪中同樣有一枚月牙狀逆鱗,血紅之色。

有龍帶頭,其他神龍自然沒有意見,一時間,六枚顏色各異的逆鱗便漂浮在雲逸身前,一股淡淡的威壓從中傳來,讓雲逸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心動啊!

雲逸一把拎起小獸,對着它嘿嘿笑着。

小獸呼呼直叫,身體不斷掙扎,但奈何它只有皇者境界,根本無法反抗。

雲逸道:「只是一絲血而已,要不你就大方點給它們得了?」

大方點三個字雲逸咬字格外重,這是在提醒六大神龍他們還是虧了,這是黑心再黑心,還想敲詐啊!

六大神龍皆嘴角抽搐,為了小獸的一絲血它們已經大出血了!眼前這人類心太狠了,簡直不當人!

小獸使勁掙扎,嘴裏風聲四起,說什麼也不肯給出一絲血。

雲逸早有所料,他手中出現一枚靈戒,在小獸眼前晃動着:「只要你給一絲血,等神州道戰結束后我再去一趟天澗古境,把萬獸宮裏的黑果子全給你摘過來!」

這枚靈戒中便是當初小獸帶着雲逸在萬獸宮採摘的黑色果實,亦是小獸最愛的食物!

小獸當即停止掙扎,眼中冒紅光,小爪子胡亂比劃着:「呼呼呼!」

雲逸大致能猜到它在說什麼,直接點頭。

啪!

小獸笑了,它的兩個小爪子輕輕一拍,滿臉的樂意。

什麼精血、逆鱗的它看不上,可這黑果子是好東西啊!一絲血就能換所有黑果子,值!太值了! 「少爺,指揮室現已妥善。唯一不足沒有實戰」無法對楚閑溟說道。

「沒有。不會找?沒事不會找事?」楚閑溟白了他一眼。無法是他們這幾個惡魔中最不會惹事的分子!

「您說怎麼辦?」無法有一些不知所措,向前請教。

「行,別您、您、您!叫你就成,沒人的時候。蒼雲繞山頂,何曾不下雨?

咱們國家有兩股復辟勢力,一個是對吧,還有一個是比我爺爺還大一輩的文字輩,楚文劫。成字輩的都在租地里呢。聽說關於他的情報,王若谷很快就會給我!」楚閑溟坐在藤椅上思考著這件事情。

「你是說,我們要插手龍幽國的事?大長老會找我們的麻煩。」無法問出自己心中的疑問。

「你應該說,插手就插手,不用怕!真是的。聯繫九君,讓他們都回來。」楚閑溟吩咐道。

楚文劫是楚家武力復辟失敗后,殘存的文道復辟之人。王若谷發來的消息是:他們在陀那國建立一個情報中心。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