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說的那個瑪雅星球,是不是跟地球很像?」江寒問。

2022 年 6 月 21 日By 0 Comments

「很抱歉,主人,系統沒有給我更多介紹瑪雅資料的許可權。」溫言很無奈的撇了撇嘴。

「那就不問,模擬場景咋樣了?」江寒笑了笑。

「準備好了,我根據系統從各方搜集到的影像與資料,力圖最真實的還原了常平山之戰。」

「按照您的要求,我截取的是伍昌明一部率隊奇襲黑龍王大營,最終火燒大營,並狂奔七百里躲避重重追殺回到本部的一幕。」

「這其中無論是奇襲,還是逃亡,都需要軍士們有着極強的意志與體力,符合主人的考核要求。」

溫言手一抖,當空便現出了當年常平山之戰鐵馬金戈的壯烈場景。

「對了,這次還剩下一千零七十五人,你立即加緊製造晶片,明日我就要正式開啟對他們的測試。」江寒道。

溫言點頭:「主人放心,只需要將晶片植入他們的頭皮,會在七天內完全將士兵們的思維模擬化,他們就是伍昌明的那支奇襲大隊,從而達到最真實的效果。」

「體力等在模擬中,一定要數據對等,按照他們真實的體力、精神意志等等。」

「還有要保證士兵們在七天內,本身肌體不會因為飢餓、睡眠缺乏等損傷。」江寒從細節上耐心的囑咐著。

畢竟這些士兵以後很可能就是跟隨他南征北戰的親衛軍,任何一個都是十分寶貴的。

「主人放心,那顆植入他們頭皮的晶石晶片,會提供他們本體在現實中的能量需求。」

「要知道,系統科技可是領先地球一千年的,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啦。」溫言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嗯,你辦事我放心。」

「今晚不回去了,我留在這,你給我做幾道瑪雅星球的美食如何?」江寒邊說邊走進了療養艙,拉開艙門,往裏躺了下來。

「我待會去向系統申請,如果系統能允許,我第一時間給主人做。」溫言滿口答應。

然而,答應是令人失望的。

作為基地的指揮官,江寒級別太低,至少要達到二級基地指揮官,才有資格享用其他星球的美食。

目前唯一的待遇,便是一杯藍茶了。

在基地訓練,休息了一晚,次日江寒準點到了分區。

大營內,一千多名軍士個個精神抖擻,等待着決定命運的最後一次測試。

數十個軍營的醫生,早已按照要求準備就緒。

「江先生,我們已經準備好了,請指示。」一個穿着白大褂的軍醫恭敬道。

「把這些晶片,植入每一個士兵的頭皮!」江寒打開帶來的盒子,亮出了準備的一千多枚細小的可融化晶石晶片。

在數十個軍醫的幫助下,很快一千多名士兵植入了晶片。

「三位軍團長,立即帶領各部回到營房,在床上躺好,最終的精神模擬實戰即將開始。」江寒下令。

「是!」

士兵們各自回到營房,緊張的躺在了床上,等著命令。

。 崑崙大殿之上。

有火紅邊框的白色道袍迎風而動。

「看樣子都差不多了,時機快成熟了。」

山峰邊緣,中年男子眺望着遠方。

彷彿在看東荒所在。

「這些人打了這麼久,也應該有結果了。

太慢了。」

這時他肩膀上的小龍把頭埋在爪子前撓了撓頭,表示不解。

「我一個人獨自走在前面有什麼用?

大家一起才有意思,崑崙沒有那麼小氣,雖然談不上大度,但是容得下強者。」

小龍抬頭看着中年男子張了張嘴,彷彿在說什麼。

「萬物生靈誰不曾有私心?誰不想走在最前方?

為此而爭鬥,為此拼盡一切,也很正常。

再則,一個人走在最前沿,斷絕了後路,也走不到最終的位置。

不過…」

中年男人四處看了看。

「不知道那個小傢伙什麼修為了,他成長很快,時機即將成熟,他若是太弱便很難跟上。

看來得找個機會問問。

也得為崑崙篩選出一些才能足夠的人了。

到時候你跟着去如何?」

小龍立即搖頭,它把頭埋起來,摸著之前被敲打的位置。

彷彿在抱怨。

「哈哈。」中年男人愣了下,笑出聲:

「幾百年過去,這一下你還記得?

說起來我上次還見到他了,很不錯的小傢伙。

有空可以再接觸接觸。」

小龍直接縮成球,表示拒絕。

清晨。

江瀾坐在桌邊加持木劍。

這柄木劍很久沒有加持了,這次他打算加持的久一點。

小雨此時站在江瀾身後,雙手靠在江瀾頭上托著腮似乎在思考:

「師弟,房子好像很久沒有修繕了。

我們什麼時候修一修?」

「師姐想加什麼嗎?」江瀾問道。

他轉頭能夠看到小雨腰間的一些龍鱗,現在師姐身上有不少龍鱗。

臉頰的花紋還沒有消退。

「加一些可以讓人放鬆的東西,比如一些假山,或者湖水。

我一放鬆就不會半龍化了。」小雨說道。

「是師姐還沒習慣。」江瀾回答。

在房間里加假山,加湖。

他自然不會答應。

「師弟你抬頭。」小雨突然道。

江瀾倒也沒有詢問為何,只是抬頭望向小雨。

這時他看到小雨直接恢復了正常,隨後低頭碰到了他的嘴。

還輕輕咬了下,然後分開。

「看,沒有任何龍化,我已經習慣了。」

敖龍雨開口說道。

江瀾未曾有所動作,只是仰著頭看着敖龍雨。

此時的敖龍雨沒有了以往的高冷,倒是跟小雨狀態有些接近。

在他身邊大致是有些習慣了。

「師弟看什麼?」敖龍雨問道。

「感覺師姐確實很好看,從第一次看到開始便是這種感覺。」江瀾不再仰著頭,而是恢復正常。

木劍還在他手中,斬龍真意還在運轉。

他的斬龍真意今非昔比,身後的龍卻沒有半分畏懼,甚至一絲擔憂都未曾有。

還時不時的拿着劍領悟。

本人不擔心,他這個加持的人倒是有些不放心了。

聽到江瀾說的,敖龍雨繼續趴在江瀾頭上道:

「師弟,你說第一次見到我,是什麼時候?」

「去第三峰秘境的時候。」江瀾回答。

那時候感覺師姐愛多管閑事。

「不是哦。」敖龍雨搖頭道:

「第一次遇見師弟,其實是在夜晚的樹林中。

那時候我被法寶壓制,險些被殺。

師弟剛剛好出現,說自己是路過的,最好互不干涉。

所以呀。」

敖龍雨靠在江瀾頭上,往前傾。

對着江瀾的眼睛道:

「師弟差點就失去我了。」

江瀾頗為意外。

這時敖龍雨變成了小雨模樣,一躍落在桌上,坐在江瀾跟前道:

「師弟是不是有些后怕?」

「師姐手。」江瀾道。

小雨有些不解的伸出手。

江瀾抓住小雨的手,十指相扣。

這時屬於他們的婚約開始出現變化,彷彿多出了許多無法理解的符文。

但是小雨能夠感覺到,屬於他們之間的羈絆加深了。

「這是什麼?」等符文消失,小雨才好奇的問。

「保護師姐的東西。

師姐自然由我守護。」江瀾輕聲開口。

「師弟,我給你個咒術,遇到危險念出來,我就會趕過來守護師弟。

我可是師姐,有責任護著師弟。」說着小雨就把咒術教給江瀾。

得到咒術的江瀾有些錯愕,這是召喚術嗎?

還是召喚真龍。

手持長槍,念出咒術,真龍出戰?

好像氣勢不錯。

就是師姐太脆了,龍爪捏一下都會折的樣子。

一念至此,江瀾拿着木劍有些好奇。

隨後用劍身敲了下小雨的額頭。

「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