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跟他是什麼關係?」木王皺著眉頭問。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他是我的好朋友,他跟火焱也是好朋友,父王,你快下令去找他。」

木婉靈焦急地催促。

火焱走過來,作揖:「火焱,見過木王。」

木森林看了自己的二女兒一眼,雖然有點奇怪她的反應,但是現在也不好詢問,當下對手下說道:「傳令下去,搜索周圍三百公里,尋找葉雄的下落。」

「是,木王。」

一行手下派人去搜查了。

木王這才將目光落到木婉靈身上,說道:「靈兒,你出去那麼久了,也該回去了。」

木婉靈目光死死地盯著半空之中,帶著斗笠的大公主,憤怒地喝道:「姐姐,我恨你。」

說完,她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

葉雄悠悠醒來,感覺全身骨頭都碎了。

他掙扎著想站起來,發現身體一動都動不了,就像癱瘓一樣。

黑衣人最後那一掌,幾乎要了他的命,現在他沒死,已經是奇迹了。

葉雄忍住疼痛,打量周圍的情況,發現自己似乎身處一個山洞之中。

自己正躺在一張草席上。

突然,面前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赫然是自己曾經重挫過的冰樓。

「姓葉的,你沒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

冰樓哈哈大笑起來,如痴如狂。

旁邊傳來另一個腳步聲,另一張面容出現在他視線之中,赫然是冰樓的女朋友水月。

「冰樓,這種人讓他死了便是,你為什麼要救他?」水月不解地問。

「他想死,沒那麼容易。」

冰樓冷哼一聲,說道:「我剛才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他全身骨頭幾乎已經全斷了,除非有逆天的斷續靈藥,否則他以後就是廢人,我要讓他嘗嘗,從天堂跌到地獄的滋味。」

身為修士,除非達到元嬰期,可以元神出竅,那時候肉身就可以弱化,像葉雄現在這種情形,肉身嚴重受損,那怕空有一身修為,也施展不出半點了。

肉身乃元氣之本,肉身受損,元氣如何能施展出來?

葉雄臉如死灰,他知道自己會了很重的傷,但是沒想到會受這麼重。

不對,自己就算受再重的傷,也只是身上肋骨受傷,手腳應該沒有問題才對,現在怎麼感覺手腳都軟麻無力

「冰樓,你這個無恥小子,居然對我手腳下手?」葉雄大怒。

「你說得沒錯,就是我動的手,我把你手腳的骨頭全都打碎了,現在你恐怕連站都站不穩了。」

冰樓哈哈大笑起來,一副非常解氣的樣子。

葉雄閉上眼睛,意識進入內世界,跟三靈溝通。

三靈跟黑衣人一戰,也元氣大傷,見他進來,連忙圍了過來。

「主人,對不起,我們不知道這傢伙這麼狠,還沒反應過來他就將你的手腳全廢了。」火靈內疚地說道。

「這個混蛋,簡直就不是人,我們真恨不得立刻殺了他。」邪劍靈怒氣沖沖。

「主人,你說,咱們要不要干他?」冰靈化身問。

葉雄啄磨一下,哪怕三靈聯手,也未必能將冰樓殺了,而且有可能會讓它們暴露。

「你們現在殺了他也沒什麼用,於事無補,現在最重要的是趕緊恢復過來。」葉雄目光落到冰靈化身身上,問:「冰兒,你有冰靈的記憶,見多識廣,以我現在的肉身情況,要怎麼才能恢復?」

「主人,你全身的骨頭已經碎得差不多,除非用靈木液泡體,以靈木液滋潤萬物的催生之力,才有可能恢復過來,不然你一輩子都不可能好起來。」冰靈化身說道。

葉雄差點一口血噴出來。

為了兩瓶靈木液,他都差點送了命,現在要拿靈木液來泡澡,那豈是天荒夜談?

「還有沒有別的辦法?」葉雄繼續問。

「還有一個辦法,找到九葉斷續草,但是這個靈藥太稀少,太難找到了。」冰靈化身說道。

到了這個份上,沒有任何辦法了,只能想辦法得到靈木液。

葉雄目光落到冰樓身上,一臉的淡漠。

「怎麼樣,是不是很想報仇?」冰樓戲笑。

「冰樓,你這個手下敗將,有本事堂堂正正打敗我,在背後陰人算什麼本事?」葉雄冷哼。

「那我就等你好起來,再慢慢打敗你,不過,你得先活下去再說。」

冰樓說完,哈哈大笑,轉身離開。

水月看了葉雄一眼,跟在冰樓的後面離開了。

葉雄躺在地上,身體一動也動不了,有種萬念懼灰的感覺。

但是,一想到自己還有機會好起來,他就咬牙忍受了。

這樣的情形他又不是沒試過,當初在地球的時候,他被人廢了丹田,從一名古武高手,變成一個廢人,後來他還不是重新找了一條修仙之路,重新崛起。 冰樓走出山洞,停了下來,轉身對水月說道:「玄武幼獸被殺,父王已經知道,我要趕回去解釋一下,你留在這裡,幫我好好看著他。」

「他現在已經是廢人一個,遲早是死,我留下來有什麼用?」水月道。

「不,他不能死,我要讓他好好活著,死太便宜他了。」冰樓臉上露出陰狠之色,冷冷說道:「我要等他好起來之後,讓所有人知道,當初那個自是以為的人,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我要讓他嘗盡從天堂跌入地獄的感覺。」

水月看著冰樓,突然覺得他有點陌生起來。

此刻的他,好邪惡。

她從來沒見過,他露出這樣的神態。

「冰樓,不如算了,讓他自生自滅算吧。」

「不行。」

冰樓大吼起來,似乎覺得自己的態度有些過份,他壓了壓氣,說道:「水月,我從來沒求過你,現在只求這一次,你好好看著他,別讓他死,等我回來,我要讓他身敗名裂。」

水月看了他一眼,無聲地嘆了口氣。

「我先走了,很快會回來的。」

冰樓說完,身影一晃,已經消失在樹林之中。

水月獃獃站了片刻,這才轉身走進山洞。

山洞裡,那個男人正在掙扎著站起來,哪知道他試了幾次,都沒能站起來。

儘管如此,他還是咬著牙,嘗試動著身體,哪怕一次次失敗,他都不曾放棄。

「你死心吧,你現在全身骨頭都碎了,已經成為廢人一個了。」水月冷冷地說道。

對於這個男人,水月心裡沒有一星半點的好感,他不但打敗了冰樓,將冰樓的人生毀了,還將冰樓內心的邪惡釋放出來。自從敗給他之後,冰樓整個人都變了。

葉雄看了她一眼,笑道:「只要我還活著,就能站起來,你信不信?」

水月真是服了他,這都什麼時候了,他還笑得出來。

現在的他,最應該哭。

「你做夢。」水月冷哼。

他的身體狀況,她非常清楚,是絕對不可能好起來的。

不然的話,冰樓也不會放心離開。

「做男人沒有夢想,跟鹹魚有什麼區別。」葉雄望著她,笑道:「我說過,總有一天你會愛上我的,不信的話,咱們走著瞧。」

「痴人說夢話。」

水月感覺自己看見他都噁心,還說愛上他,真是天荒夜談。

她正眼也不瞧他一下,直接就離開了。

傍晚的時候,水月再次回到山洞,手裡提著飯菜。

讓她震驚的事情發生了,原本躺在地上的葉雄,居然坐了起來,廢勁地活動著手腳。

那被廢掉的手腳,居然能輕輕地動了。

他是怎麼做到的?

水月走過去,直接將飯扔到他面前,正準備離開。

「水月姑娘,我手動不了,能不能喂我吃點東西?」葉雄厚著臉皮問。

「看過狗吃東西沒有,你不會像狗一樣吃嗎?」

水月哼一聲,直接就離開了。

看著地上的飯碗,葉雄臉色變了變,不過很快就像沒事一樣,正準備趴下去吃。

水月重新走了進來,手裡搬著一張石桌,放到他面前,然後將飯碗放在石桌上面。

這樣的話,葉雄至少不用趴在地上像狗一樣吃。

「水月姑娘,多謝了。」

葉雄扭動著脖子,嘴巴湊到飯碗上,吃了起來。

水月看著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想起了冰樓。

冰樓被打敗之後,一蹶不振,性格大變;但是他呢,現在受的傷,經歷的折挫,比起冰樓重一百倍,但是她從他身上看不出半點的頹廢的模樣,也看不到放棄。

如果是冰樓,是絕對不可能在另一個人面前,用臉趴在碗上吃飯的,但是他呢,若無旁人的吃著,彷彿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水月發現他的吃相一點都不難看,反而有點讓人感動。

這才是一顆修士之心啊!

「水月姑娘,有句話,我不知道當不當說?」

「不是廢話,可以說。」她回。

「冰樓,他配不上你。」葉雄很認真地說。

水月的臉,瞬間就寒了下來,冷冷地說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輪不到你管。」

「不管你信不信,我看人最准,他不是一個可以托負的男人。如果在重大利益面前,他會毫不猶豫地將你放棄。」葉雄繼續說。

「不許你再說他壞話,你敢再說一句,我就不給你送飯,餓死你。」水月怒道。

「時間就是明證,不信的話,你等著瞧吧!」

水月懶得理他,直接就離開了。

「等一下,你得給我弄點水喝啊,不然會渴死我的。」葉雄急道。

啪!

一瓶水直接扔到他面前。

「你得給我扭開啊,不然我怎麼喝?」葉雄喊道。

「你不會用嘴咬啊,做不到,渴死你算了。」

聲音漸漸遠去。

等她離開之後,三個光團馬上從葉雄身體裡面出來,三靈出來了。,

「抓緊時間,別讓她回來看到。」葉雄吩咐。

「主人,你先將浴缸拿出來。」冰靈化身說道。

葉雄馬上用靈識,將一個大缸從儲物戒之中放出來,出現在面前。

「冰靈,水。」

冰靈化身馬上施展冰系法術,瞬間就將周圍的水元素凝聚起來,落下缸中,很快就裝了一半的水。

葉雄這才從儲物戒之中,將兩瓶靈木液拿出來。

他的想法很簡單,既然靈木液能讓自己的骨頭重生,那麼用這兩瓶稀釋過的靈木液,也許對自己的身體有用,哪怕不能痊癒,也至少能讓自己能走路,恢復一兩成實力。不然,以他現在這模樣,連走路都難,怎麼去找靈木液?

「冰兒,你確定有用?」葉雄肉疼地問。

這兩瓶靈木液,是他千辛萬苦才得到的,他還準備用來孕育木靈胚胎,催生曼陀羅毒藤的,現在要用來治癒身體,不肉疼才怪。

「主人,這是唯一的辦法,我也不敢肯定有多大作用。」冰靈化身說道。

「不管了,試試再說,劍兒,將我送上去。」

邪劍靈落到葉雄身下,將他扛起來,放入缸中。

「火兒,加熱,冷死我了。」葉雄說道。

火靈連忙加熱水溫,葉雄這才吩咐它將瓶子打開,將兩瓶靈木液倒了下去。

一陣芬芒的香氣傳來,瞬間就傳遍整個山洞。

葉雄泡在液體中,身體說不出的舒服,不但身上的疼痛減緩很多,還彷彿有東西鑽進自己手身體之內,開始治癒自己受傷的身體。

足足泡了兩個小時,葉雄的身體,這才將靈木液全部吸收。

葉雄從缸中站起來,驚人地發現,自己的手腳能動了。

葉雄頓時又驚又喜,只要能行動,就有機會。

(本章完) 他從浴缸裡面出來,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身體還很虛弱,除了保持基本的行動力之外,根本就沒辦法進行戰鬥。

不過,他倒是不太擔心,他現在有三靈在身,只要不是遇到像冰樓那種層次的高手,一般的半步金丹修士,他並不放在心上,三靈完全能應付。

「是時候去回木根城,尋找靈木液了。」

葉雄想起那個黑衣人,眼神又寒了起來。

這個傢伙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對自己趕盡殺絕?

一開始,還以為那黑衣人是魔族的人,但是後來想想,如果對方是魔族的人,為什麼半句話都不說?

他曾懷疑過,是水國的人,但是冰樓什麼隻字不提?

難道是木國的人?

是大公主派來的?

但是,自己已經答應過她,馬上就離開木根城,她為什麼要趕盡殺絕?

如果真的是大公主,那她的居心,真是讓人心寒啊!

葉雄穿好衣服,將缸收了起來,正準備離開。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從山洞外面走了進來,不是水月是誰?

「你怎麼能站起來?」

水月見葉雄不但站起來,還換了衣服,頓時無比震驚。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