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你這個傢伙!」

2022 年 4 月 9 日By 0 Comments

顧兮兮沒好氣的捶了她一下,怎麼能嚇唬小孩子呢?

墨錦城看著顧兮兮,一本正經地回答道:「他打擾到我了!」

除了他的親生的,只要是打擾他跟自家小媳婦親熱的,就算是小朋友也不會放過。

顧兮兮表示無語。

墨錦城看著她紅撲撲的小臉。

剛才自己親她的時候她一直往後躲,那軟軟的腰直握在自己的手裡,身子卻不停后挪。

可即便如此,她的人還是穩穩的站著。

墨錦城突然發現,顧兮兮的腰怎麼能這麼軟?

想到這裡,他那雙漂亮的鳳眸不由的暗了暗。

顧兮兮自然不知道墨錦城想的是什麼。

她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每一次墨錦城親她的時候,技巧總是那樣的高超?

光是一個吻,分分鐘就能讓她全身發軟。

最重要的是,每每在床底之間,他總是無師自通,知道要怎麼對付自己。

這,讓顧兮兮驚覺到了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那就是——

「墨錦城,你為什麼這麼有經驗?」

顧兮兮俏臉突然一沉,大大的眼睛裡面充滿了不悅。

她踮起腳尖,揪著墨錦城的衣襟,非常不滿的質問。

墨錦城怕她費力,很是配合地彎了腰,讓顧兮兮稍微方便一點。

回想著她剛才的問題,他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什麼?」

顧兮兮咬牙切齒道:「你還在裝?說吧,為什麼你親我的時候總是這麼有經驗,還有……那個的時候也是花招百出,你老實交代,是不是在我之前你有過很多個女人?」

墨錦城直接被她整的無語了。

他突然很想打開顧兮兮的腦袋瓜子。

看看裡面是什麼腦迴路,否則整天都能這樣胡思亂想。

文學網 「唐總,您是說,我們的遊戲也要舉行發布會?這樣做不是有點小題大作嗎?您覺得總部會給我們這樣的預算嗎?」

「唐總,您的這種說法是否能夠真的挽救我們現在這個項目。」

「這種說法和模式我從未聽過,但是我可以聽出其中的道理,以及它所蘊藏的商機,這是一個新的模式,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種新的嘗試。」

「好,我們願意去這麼做,這反正就是放手一搏。」

聽著現場這些職員不斷發出的提問,我的目光之中露出沉思,對我來說,這種商業模式,在前世有借鑒的,所以說我不擔心這種模式會出現問題,可能說他執行出來的效果不是特別明顯,可在長遠看來,不是最適合當今,形勢下的一種商業模式。

「其實請大家放心,當今社會,無論是在商業模式還是互聯網的發展趨勢下,我們的商業模式是永遠在最前面的,這是有明顯的特徵和實踐證明的。

所以,從本身而言,我們不會出現任何問題,對於遊戲產業而言,加大宣傳力度是無可厚非的,但是以現在的這種模式和大眾的審美度,今天我所提出的這個東西肯定是不能作為那天的發布會重點來說。

至於那天所說的東西,在未來,我會詳細的告訴大家,當然,這必須經歷一個周期,就以這個國慶假期為準吧,滕科的放假標準是按照法定節日去執行的,所以說這個國慶假期有七天時間,各位也可以選擇自願性的加班,至於加班費用,只要上報財務部就可以。

等到相關人士核實,我簽字上報總部,會給大家結算,所以說今年的國慶假期,你們又多了一個新的選擇,是出去遊玩呢還是繼續留在公司進行加班掙錢呢,全憑你們自己考慮,我只是為大家提供一個新的選擇,好了,我的話就說到這裡,下去我會將那個方案儘快交給你,各位先忙吧。」

說完這些話之後,我便起身離開座位,淡淡的點頭向他們示意,由黃麗雅帶領,我們向著下一個部門前去,滕科東海分部的運營部,相對非常重要的部門之一,主要負責公司各項目的運營,在宣傳方面也是交給他們的,不過最近幾年運營部的用於效果和成績不是特別令人滿意。

甚至總部對於這邊的運營部是存在不滿的,他們都已交代下來的事情並不能圓滿的完成,這對於總部的人而言是一種懈怠,只是礙於這個部門的人都是些中流砥柱,非常適合和了解分部的情況,總部的董事才沒有下定決心對其進行重組,現在看來情形非常不容樂觀。

所以說現在看了整個運營部是公司最糟糕的部門,現在要做的就是對其進行整合,這個部門我想不能手下留情,是因為它太重要,若是這樣下去,公司得情況可能還是受到它的影響,總體上還是不能提升,600人的運營部,竟然還是做不出一點成績,讓人覺得匪夷所思,現在這種情況必須得到改變,就從今天第一次視察開始。

「黃部長,對於你們的部門,你現在怎麼看?」走在前往的路上,我對這個部長黃麗雅進行詢問。

她作為整個部的部長,肯定對於現今情況有著了解,所以說我還是希望通過她,能夠儘快的了解這個部門的具體情況,可這個女人的回答令我有點不滿,回答的非常模糊,讓我覺得她不能勝任這份工作,看來還是老話說的好,上樑不正下樑歪,雖然沒有這麼過分,但還是覺得有點這樣的意味。

希望變化的還是最高層,從上而下的表率一旦做起來,整個部門變化起來應該非常迅速,這樣一來,變化的同時能夠獲得更好的回報,迅速的變化也能夠儘快為公司帶來最大的收益,這是當下的變化最需要。

「我們先進去看看。」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

由黃麗雅帶領,我們踏進其中,部門之中正在喧囂熱鬧的討論著什麼,可在我們踏進的那一刻,這些員工皆是轉身,目光落在我們身上,同時臉上露出一絲疑惑,黃麗雅見到員工這樣子,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陰沉起來。

「你們都在幹什麼?今天工作做完了嗎?」黃麗雅顯得非常惱火,似乎對於這種事情非常介意。

「欸,看來大家都很輕鬆啊,怪不得呢,乾的挺不錯的,下午四點進行全體員工大會,在一號禮廳。」我直接掃視這些人一眼,眸光變得平靜,聲音冰冷到極致。

對於他們這些人,並沒有選擇手下留情,既然這些話已經說出口,該處理還是要處理,四點半進行會議,而現在還不到十二點半,我回了自己辦公室,抓緊時間,儘快把自己做的那份策劃案寫出來,自己的事情還多著呢,不能只停留在這個策劃案上。

畢竟一個月之後還要向馬騰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所以說在這個問題上有些概念還是不變的,按照當初約定,我將策劃案寫完,然後通過魏寧的手遞交過去,由萬偉恆去執行,等我把策劃案寫完之後,這時間也就接近十二點半。

處理完手頭的工作,準備了一下去公司食堂打飯,第一天到這裡吃飯,還知不知道能不能適應,趕了個大早過來之後,發現已經人滿為患,擠都擠不進去,公司員工挺多,但這食堂確實有點小,一看這人數,我也就收了在這裡用餐的心。

去附近飯店裡去吃了一點,將午飯湊合過去,回到辦公室繼續忙起工作,現在手頭主要就是因為這個我還沒熟悉滕科東海分部的業績分部,所以才會加班加點的去查看這些資料,想要儘快把財務方面的東西掌握在自己手裡,在這方面肯定是要換人的。

我的想法非常簡單,就是多給年輕人機會,再說公司就需要是年輕人,畢竟我們做的行業就是如此,不然的話,整體而言,處理一起來交流起來也會有一定的障礙或者代溝,至於這些問題,肯定就是年齡存在的差距造成的,兩者之間的思想是存在巨大的鴻溝,我不可能改變他們,他們也不可能改變我。

如此一來,這般僵持下去,也就沒有了意義,更何況這是一個公司,不是養老院,肯定是充滿著競爭,想要過著安逸的生活,你就退休吧,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下午四點半,眨眼就到了,將這些資料整理歸檔到保險箱中,準備了一些東西,前往禮廳,參加這次會議。

一號禮廳是滕科東海分部唯一一個用來開全體員工大會的場所,一般是沒有人在這裡開會的,高層管理會議都在二號會議廳開,部門會議就在自己在他們的辦公區域開,所以說,多方這件事不存在任何衝突關係的。

現在由於我的到來,這種現象在今天得到打破,3000名員工總是到場,進行這場會議,可以說滕科東海分部的這些員工,差不多已經相當於一個工廠的全體人員,也就沒有去追尋其他問題,眼前的一號廳,門外站著保安以及那些部門領導,看樣子應該是在等我。

「唐總,您到了。」

「唐總,大家都準備好了,就等您了。」

幾名主要領導上來對我說,我看了他們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道:「走吧,我們進去。」

說完我率先走上禮廳的後台,在那裡稍微停留片刻,在公關部禮儀的帶領下,出現在舞台中心,那些領導也緊隨其後到來,我們坐好之後,就有主持人開始講話,對我們進行了一一介紹,這模樣好像要做報告一般。

招了招手示意他下去,目光變得銳利起來,盯著場下的3000名員工,臉上的表情非常平靜,淡聲開口,道:「你們好,我是新任的滕科東海分部CEO唐銘,今天是我們舉行的第一次全體員工大會,相信現場的某些人應該對於我非常了解,互聯網科技的從業者,要面臨一個問題,那就是活力的問題,可在在座的各位身上,我沒有看到這樣的現象,這讓我非常懷疑,各位的年齡。

問大家比較一個幼稚的問題,你有夢想嗎?我不知道也不敢肯定,在座的每一個人都有,但我可以放心的告訴大家,你們在曾經或者未來,都會過夢想,可是否能夠堅持本心,將那份夢想繼續傳承下去,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甚至說有些人連這一點都做不到。

所以說我希望你們在這裡進行改變,我也悄然的做了一個決定,讓年輕人更具備機會,本來互聯網科技公司更多的需要創造力,可在你們身上,我一點都沒看出來有這種能力,這個公司從上到下透著一股死氣沉沉,其實我也有一則消息告訴大家。

在我來之前曾經和公司的董事局主席馬騰先生對過話,他說過如果我過來之後,這種趨勢還是改變不了的話,他將對這邊的公司進行改組重置,我相信那個時候大家也知道會面臨著什麼樣的局面。」 第23章小魚兒的小心思

小魚兒趴在床上,閉著眼哭,委屈的一抽一抽的。

媽媽打她了!

最愛的媽媽,打她了喔。

大魚兒走到小魚兒對面,握住她的手,「小魚兒,疼嗎?」

小魚兒看到哥哥,鼓著腮幫子搖搖頭,「大魚兒,小魚兒惹媽媽生氣了喔,媽媽不喜歡小魚兒了喔。」

「不會不會。」

大魚兒忙安慰妹妹,「媽媽是喜歡小魚兒才會生氣的,小魚兒告訴哥哥,為什麼要這樣,好不好?」

小魚兒一抽一抽的,「喔……」

封筱筱坐在外面的長椅上,捂住臉頰。

打了孩子,最難受的,還是做媽媽的。

大魚兒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小小的手覆在她臉上。「媽媽,你不要哭哦。」

封筱筱拿開手,扯出一抹笑。

「大魚兒,媽媽沒有哭。」

「媽媽。」

大魚兒皺著眉,「小魚兒偷偷買冰淇淋,是因為太想媽媽了。」

嗯?封筱筱怔愣,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小魚兒覺得,吃了冰淇淋肚子就會疼,那樣媽媽就會來陪著她了。」

大魚兒當然最理解小魚兒,他們兩隻小魚,都一樣希望媽媽每天陪在身邊。可是,媽媽太忙了。

聽了這話,封筱筱怔住了。

一時間,她不知道說什麼好。

她陪孩子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

大魚兒說著,眼眶也濕了,「媽媽,大魚兒和小魚兒一樣,都好想好想媽媽。」

想和媽媽多多在一起,別人家的小孩,都可以和媽媽生活在一起呢。

「大魚兒。」

封筱筱把兒子抱進懷裡,哽咽的難受。

「對不起,是媽媽不好。」

大魚兒紅著眼搖頭,「媽媽沒有不好,媽媽是世上最好、最漂亮的媽媽!」

封筱筱心上一動,她怎麼這麼有福氣,能有兩個天使一樣的孩子。

封筱筱勾住大魚兒的手指,「媽媽答應你,以後會多抽時間陪你的。」

大魚兒立即笑了,「嗯!媽媽,你不在,大魚兒會照顧好妹妹的,下次不會讓她胡來。」

「嘁。」

封筱筱失笑,真是個小大人。

沈明珠出來找他們,「進去吧,小魚兒睡著了。」

「嗯。」

封筱筱點點頭,「一會兒給她換病房,護士說,單間空出來了。」

沈明珠無奈,「你啊。」

小魚兒被轉到了單間,單間條件好很多,也很安靜。

封筱筱哄著兩個孩子睡覺,兩隻魚兒窩在她懷裡,很快睡著了。

「蟲兒飛,蟲兒飛,你在思念誰……」

封筱筱的聲音,淺吟低唱,臉上露出欣慰的笑。

生怕吵醒孩子,手機響起的瞬間她就接了起來,是聶錚打來的。

「喂。」

封筱筱笑嘻嘻的接起,她的情緒不能讓聶錚察覺到。

「聶先生親自給我打電話啊?」

聶錚蹙眉,怎麼,這有什麼稀奇嗎?

「人在哪兒?」

他這麼問,就是人在錦園。

封筱筱忙說,「你回去了?呃,我在外面,馬上回去!」

「不用。」

聶錚說到,「今天要去媽那邊吃飯,你看你在哪兒,我去接你,方便些。」

「呃……好吧。」

封筱筱報了個地址,是醫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廳。

聶錚點頭,「行,我知道了,等著我。」

掛了電話,封筱筱長舒口氣。她真是一點都不想去和聶錚的母親吃飯。

。 他情不自禁的將自己代入電影,他想如果真的要摟一個人擁抱熱吻,那必然是譚晚晚。

他清醒后,直接給了自己一巴掌。

「晚晚姐……和姐姐一樣,不能褻瀆……小幸變壞了……」

他委屈的撇嘴,心裏說不出的難受。

……

譚晚晚想去找唐柒柒聊聊天,卻不想有個小傢伙比自己還快。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