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偉大的主人,天下最美麗最英明的君主,您所吩咐的事情,您的卑微的僕人薇璐瑪特已經辦好,抓到了花仙子,主人,該怎樣處置她?」薇璐瑪特小心地問到。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你抓到了花仙子?你辦得很好,我立刻接應你,你在無人的地方,做一個祭壇,這是一個壇城,呈六邊形。」伊德妮詳細講了壇城怎樣構成,怎麼在祭壇開啟的一剎那,會出現一條臨時的通道,將花仙子投入其中就可以了。(未完待續。。) 她一聽,知道祭壇怎麼樣布置了,她望了望身後,好像沒有人跟蹤過來,但這個地方離伊安城太近,她想了想,決定乾脆翻過小山,到那邊找一個地方,搭建祭壇,她比較心疼,因為她要出血了。

她又化作一團煙霧,緊貼著地面,向西鋪陳而去,她走後沒有多久,光影一閃,一個人出現,來的正是王啟年,他一出現,向四周一看,細細的感應,不錯,這個地方有殘存的魅魔的氣息。

好像不久前,魅魔曾在這裡停留過,王啟年雖然能感應到小雙,但對方向比較清楚,具體位置卻很含糊。

他閉上眼睛,不以目視而以神遇,靈覺鋪陳開來,過了一會兒,他睜開的眼睛,又一次瞬移出去。

薇璐瑪特在荒原中現身,這是一個稀樹草原,逐漸過渡到森林,荒草很深,她看了一下,手伸出,口中念起咒語,磷火又一次出現,像火環一樣,草地清出一大片,她咒語又起,地面隆起,祭壇形成,還沒有結束,咒語聲又起,周圍悉悉的聲音響了起來,無數動物眼睛獃滯,從四面八方圍了過來。

薇璐瑪特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一道黑光出,這些動物立刻身首分離,鮮血噴濺出來,一個個虛影咆哮著伴隨鮮血溶入祭壇中,祭壇活了過來,無數動物咆哮著,薇璐瑪特微微搖搖頭,她感到遺憾,要是有人就好了。

她見祭壇已成形,她又在手腕上用指甲一劃。鮮血流出,帶著硫磺的地獄氣息,她用自己的血在祭壇外圍畫了一個六芒星,腥紅的血液中,亮起黑色的火焰,她本是地獄生物,六芒星亮起,薇璐瑪特吟唱起一段讚美詩,進入祈禱狀態,祭壇上各種獸魂在拚命的掙扎。它們好像知道自己的命運。

祭壇上黑光亮起。那些獸魂拚命的掙扎,獸魂越來越淡,匯入黑光之中,黑光越來越盛。漩渦逐漸成形。一個通道出現在漩渦之中。伊德妮的聲音響了起來:「很好,你做的很好。」

「主人,我將花仙子傳送過去!」

「你做得令我很滿意。你就留在世間!」

「多謝主人!」薇璐瑪特大喜,她本來就不想回去,這下子如願了,要是能擺脫伊德妮就太好了,當然,這種想法她不敢顯露出來。

她將裝有花仙子小雙的網往祭壇的通道里一扔,頓時光華大作,烏光衝天而起,眼見著就要被傳送走。

王啟年來了,一見到薇璐瑪特跪在祭壇前,而祭壇上方一個漩渦一樣通道,王啟年感到小雙就在裡面,他急了,身邊水火光影一閃,轟然而至,火為外圍,水作內層,他想以水為保護小雙,火作攻擊。

薇璐瑪特一見王啟年,也嚇了一跳,立刻長身而起,一股帶有特殊媚惑氣息灰氣向王啟年噴去。

王啟年都沒有管它,只是身上靈光微微一漲,他的注意力都放在那隻黑色的絲袋上,隱隱可以看見其中神光,小雙在其內,團成一團,進入一種封閉的狀態,已經關閉了所有感官,處於一種特殊的狀態,以保護自身。

王啟年心中既憐又怒,小雙自從成為他的寵物,還沒有經過這樣的事,他一定要出手將她救下來。

他的水火光華一接觸到漩渦,火就爆發了,轟的一聲,將漩渦給炸裂,通道急閃,小雙一個翻滾,外面的網破開了一個洞,水光剛剛侵入,傳送已經發動,時間太快,小雙消失了。

「不!」王啟年目眥俱裂,他的精神力隨之投入通道中,直追過去。

通道中也傳出一聲驚懼的叫聲:「不!」

王啟年發現整個通道都亂了,小雙根本沒有傳送到伊德妮那裡,而是隨著空間亂流,不知衝到哪裡去了。

王啟年似一頭髮怒的雄獅,身邊領域暴漲,大地之上,出現了一個凹坑,祭壇徹底消失,王啟年回過頭來,眼睛通紅地看著薇璐瑪特。

薇璐瑪特臉上露出恐懼之色,身體發抖,一付可憐的樣子,換一個人,恐怕要被她迷住,王啟年心中卻充滿了憤怒和後悔,早知道有今天的事,當日在蠻洲就不會放過她。

「魅魔,你去死吧!」王啟年低沉的聲音中壓不住一股勃勃的怨氣和仇恨。

「不要殺我,我願意做任何事!只求你不要殺了我。」薇璐瑪特可憐兮兮哀求到,眼睛的深處卻閃過一縷光芒,她將自己的媚態展現得淋漓盡致。

王啟年冷哼一聲,一道灼熱射線憑空出現,他根本沒有心思看她的媚態。

薇璐瑪特陡然身體一幻,化作幾個美女,讓過了灼熱射線,眼波含春,嬌滴滴地望著王啟年,臉上表情幽怨中帶著可憐,好像王啟年負了她一樣。

王啟年看都不看她一眼,黑煙一閃,煙繩術出,直接向她捆去,如果被捆中,恐怕一瞬間精氣就會耗空,成為一具乾屍,王啟年是催動煙繩術,根本沒有一點手下容情。

煙繩術本來是一個死靈法術,威能本來可以控制,甚至做到只捆人而不傷人,但王啟年此時施展,毫不留情,直接催到最大威力。

薇璐瑪特也感覺到了其中威脅,不退反進,她的渾身亮起了幽幽磷火,一股黑煙自她的頭頂衝出,幾個美人也合成一人,黑煙化成一個魔鬼的樣子,咆哮著朝王啟年沖了過來,它一出現,連背後的天空都變得灰暗。

這個魔鬼是薇璐瑪特的殺手鐧,也是伊德妮對她的獎勵,在這個時候,終於露出了猙獰之色。

薇璐瑪特此時也露出的冷笑,她覺得王啟年這次逃不過她的毒手,她的信心來自伊德妮給賦予她的法術,剛才她的可憐相是讓王啟年放下戒心,現在露出了真實目的,她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手中燃起熊熊磷火,頭頂上方的魔鬼的已張開大嘴,發出一股奇怪的吸力,要將王啟年的靈魂給吸入口中。

王啟年也露出冷笑,待她撲到身邊,頭頂的魔鬼和渾身燃燒著磷火的薇璐瑪特陡然僵住,轟的一聲,全身燃燒起來,不是她的磷火,而是一種熱力,從裡到外,一瞬間都點燃了,連頭上的魔鬼在內。

她撲進了王啟年的領域範圍,雖然意識還在,但她的身體卻根本不聽她的使喚,意識進入一種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燃燒得很漂亮,一點都沒有反抗意識,

轉眼之間,她便和頭頂上的魔鬼一樣,化為灰燼,王啟年收起了領域,地上只留下一攤灰,風一吹,灰紛紛揚揚地飄走,散失在空氣當中。

薇璐瑪特死了,但小雙卻被傳送走了,王啟年斷斷續續還能感覺到她,她究竟去了何方,在什麼世界里,王啟年卻感應不出來。

伊德妮大發雷霆,一連摔壞了幾個杯子,到手的花仙子就這樣飛走了,陡然,她停了下來,細細感應了一陣,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雖然通道被破壞掉了,但小雙好像落個地獄這個位面,但很模糊,在南方,好像有個地方,小雙應該在哪裡。

她笑了,小雙還是沒有逃出虎口,在什麼地方,不要緊,自己可以慢慢找,只要在這個世界,那她就跑不了。

王啟年坐了下來,他感覺到小雙依然活著,但空間阻隔,他隱隱感覺到她的下落,自己雖是一個傳奇法師,有空間瞬移能力,那僅僅是在這個世界中,要到另一個世界,自己好像沒有那個能力。

他靜下心來,循著時斷時續的聯繫,先搞清楚她在什麼地方,再想別的辦法。

他沉入心靈深處,精神海之中,那株世界樹依然在搖曳,樹上依然在盛開著花朵,其中一朵之中,氣象萬千,數十的靈魂在其中祈禱,他心中一動,走進了花朵,走進他的神國之中,神國之中,大放光明,在外表看來,似乎一個世界在歡迎他的歸來。

神國像一個燈泡亮了起來,迅速增亮,好像與樹頂的太陽和月亮爭輝,王啟年不知道它的變化,但他覺得剎那間,無數信息湧入他的腦海中,一道道絲線連向了他,他輕輕觸摸著一根絲線,立刻覺察到一個地精的全部,連靈魂到**,他明白了,這就是所謂的信仰線,再見自身,似乎一個巨大的光團,放射著無窮的光芒。

他一下子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他沒有將神的修行放在心上,但他的神國之中,卻形成了一種機制,神是公正的,一個虛幻的他如同一個太陽一樣永恆照耀著神國,光芒不強也不弱,信徒死後進入神國,沐浴在神的光輝之下,一切事情都按照想像而成,要衣得衣,要食得食,這一切對信徒來說,真實不虛。

他的陰暗面應該在神國的地獄面中,神在理論上是永恆的,這種永恆已經突破的時空的限制,雖然這是一種理想狀態,王啟年看到了小雙,他的目光透過層層時空迷霧,看到了小雙。(未完待續。。) 王啟年藉助神力,透過時空,看到了小雙,小雙已經醒了,她看著一座火山,熔岩在咕咕地翻著泡,熔岩之上,飄著一層淡藍色的霧氣,天空之中,一顆紅色的惡魔一樣的太陽,佔據了小半個天空,雖然很巨大,但熱力並不強勁。

地面上,放眼望去,居然有著各種奇形怪狀的植物,有些植物根本沒有常規意義上的葉子,就是有葉子的植物,葉子顏色偏向於暗淡,顏色也是以五顏六色。

一隻好像是兔子的動物一閃出現在地面,卻一點也不溫和,一口咬住了一隻像變色龍的小動物,在小變色龍吱吱的慘叫中,把它吞下了肚,口中噴吐著煙火。

它心滿意足了走開了,沒走多遠,一根蛇一樣的東西陡然躥起,一下子纏住了它,再細看,原來是一根枝條,旁邊一棵樹動了,枝條亂動,把它纏成了一具木乃伊,雖然它口中噴吐著煙火,但無濟於事,掙扎了一會,便不動了,原來有些樹枝的尖端,已經伸入它的**中。

小雙在空中打了個寒戰,好像有人看著她,抬起頭來,除了天空中佔據小半邊天的巨大的太陽,什麼也沒有看到。

天空中傳來一聲似鷹非鷹的叫聲,一頭巨大的凶禽長著三個腦袋出現在視野中,小雙一見,趕緊身體一搖,漸漸淡去。

王啟年看到小雙還活著,也沒有落入其他生物的手中,稍稍放下心來。他雖然藉助神力,但顯然不能調動足夠的威能,只能看到,卻無法到達,甚至能看出空間隱隱似乎有通道,卻無能為力。

他心中那個急,目光收回,看到神國的旁邊,一株大樹通天徹地,目光不自覺地停在一隻銀色的蟬的身上。

他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用精神一呼虛空神蟬。神蟬一動,他心中一愣,趕緊加大精神力,虛空神蟬一聲鳴叫。陡然飛了起來。樹上一片落葉飄飄落下。正好落入他的手中,他低眼一看,見層層疊疊的魔紋天生。甚至王啟年有一種頭暈的感覺,便移開眼睛,手中握著這片翠玉一樣葉子,感覺到自己飛快退出了精神海。

張開眼睛一看,自己依然坐在地上,手中有物,低頭一看,那片葉子正在手中,他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好像精神世界與物質世界是相通的,明明精神海中,一切都是自己存想為基礎,按理來說,應該是虛幻的,但偏偏將精神世界的世界樹的葉子給帶出了現實的物質世界,讓王啟年都對物質世界的真實性產生了懷疑。

手中樹葉中蘊含著驚人的威能,王啟年心中暗暗驚心,他手一動,葉片消失在手中,他將它臨時存放在戒指中,好像一顆核彈一樣,甚至比核彈威力更大。

他發現那隻虛空神蟬在圍繞著他飛快的飛著,王啟年眼光看著虛空神蟬,虛空神蟬一下子停在面前的虛空中,好像懸浮在面前。

王啟年說:「你是不是能帶我到小雙所在世界?」

虛空神蟬鳴叫了一聲,接著身形陡然放大,往前面空間中一鑽,空間出現了一個漩渦,有一人多高,王啟年隨之邁入其中。

虛空神蟬身上一層層銀色的光芒如同水波一樣在擴展,每一次波紋擴展出去,空間便盪起了漣漪,空間發生了奇妙的變化,無數流光一樣東西在飛速地退開,銀色的光芒一圈圈包裹著王啟年,王啟年在其中漫步,受到一股力的作用,好像是來自自己的內部。

但身外銀色光芒似有一種平衡作用,使王啟年安然無恙,王啟年明白了,這是虛空神蟬排開空間,自己體內發生的奇妙的變化,如果不是虛空神蟬的銀色光華,自己很可能已經爆開,究竟失去平衡,物質當然發生變化。

虛空神蟬一頭往前鑽去,有時身上爆發出璀璨的神光,好像無形中有暗流衝擊它,但王啟年卻感覺不到虛空暗流的影響,看著虛空神蟬在前方鑽著,在前端不斷爆發出璀璨的光華,除此之處,就感覺不到自己是在運動,好像無數流光在表演一樣。

虛空神蟬明顯一頓,接著霍然開朗,他們已經來到了另一個位面,就是俗話所說的地獄位面,王啟年從後土大神處,知道了地獄位面實質上並不是真的地獄,而是主物質位面上的魔法師的誤會,不可環境更像一個地獄,其中生物長期受到影響,特別是魔鬼群體的形成,令這個位面臭名在外。

虛空神蟬一出了空間通道,身體縮小,呼地一聲,投入他的精神海之中,王啟年抬頭向天空看去,天空之中景象使他確信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之中。

再看地面,不遠處有熔岩流在漫延,在熔岩邊上,王啟年看到小劣魔在玩耍,王啟年一出現,小劣魔們尖嘯起來,不遠處的山林中,雖然不像山林,王啟年還是叫它們為山林,一根根樹木好像怪獸一樣,在小劣魔尖叫時,林中飛起了一隻胖胖的三眼兩舌魔,拿著一柄鋼叉,用魔鬼語叫到:「你是什麼東西?」

幸虧王啟年加持了通曉語言的魔法,不然真的會被他問住。

「路過的!」王啟年淡淡地說到。

「你好像是人類,我還沒有品嘗過人類的味道,你給我下來!」一股裹著硫磺氣息的火焰陡然從他的口中噴出,直向王啟年射來。

王啟年聽他這麼說,見火焰來到,手一翻,空氣成牆,阻住了火焰,火焰呼的一聲,從王啟年兩側散開,王啟年笑了:「你沒有嘗過人肉的味道,可惜,你想嘗也嘗不到了。」

這個魔鬼顯然有點憨直,他一愣,懷疑地看著王啟年:「你這話什麼意思?」

「呵呵,這話的意思就是你已經是死人了。」王啟年呵呵一笑。

他才反應過來,當即暴跳如雷:「你,你敢嘲笑烏林大王,吃我一叉!」

鋼叉一舉,肉翼扇動,舉著鋼叉就搠了過來,王啟年嘆息一聲:「你一身肥肉,居然能飛起來,實在不簡單。」

話音未落,一道寒冰射線自空中產生,正中飛行中的三眼兩舌魔烏林大王,烏林大王沒有防備,他其實不是一身肥肉,而是真正的肌肉,不過看起來胖胖的,要是一身肥肉,早就成了別人的口中食。

寒冰射線正中他,烏林大王還有其他魔鬼,處於這個地區,常年火山熔岩流動,甚至在火山熔岩的邊上,都有植物生長,王啟年早就注意到這一點,他有一個猜想,在這種條件下,他們不怕熱而應該是怕冷,魔法師都是用腦袋在戰鬥,加上他口噴烈焰,所以才給他一記寒冰射線。

王啟年想得不錯,他不怕熱卻怕冷,寒冰射線一到,一下子從中射線部位開始結冰,迅速封凍,轉眼之間,便把他凍成一個冰佗子,從空中跌落,摔在地上,砰的一聲,四分五裂,王啟年也沒有想到,就這一下子,就解決了一個魔鬼。

烏林大王死在冤,他還有許多本事沒有使出來,他的三眼和雙舌都蘊含著天賦,眼睛可以放出**之光,舌頭可以發出一種高亢的魔音,對大多數生物有殺傷力,這些本事都沒有使出來,就被王啟年一個寒冰射線解決。

地面上的小劣魔一見烏林大王從空中跌落,摔成了幾塊,個個發出驚恐的尖叫聲,一個個飛快的逃走,甚至有兩個跌落在岩漿之中,慘叫了兩聲,化成一縷輕煙。

王啟年沒有關心他們,立在空中,在心靈中呼喚小雙,雖然知道小雙來到這裡,但小雙已經移動,而且她還十分小心,把自己的痕迹已經最小化,就連王啟年都不能發現她,平時看花仙子大大咧咧,好像很粗心的樣子,現在可以看到她的本事。

王啟年在心靈中以心靈次線連線的方式呼喚小雙,很快得到了響應,王啟年辨認了一下方向,向一個方向而去。

小雙在什麼地方,她正在一處樹洞中,而且這處洞口並不大,她充分發揮花仙子的本性,避開了危險植物,找到了一顆林樹,見樹上有一個樹洞,她先探查了一番,見附近沒有危險,她才飛入樹洞之中,將自己的氣息調到與樹一樣,渾然一體后,才放心,樹下偶爾有魔物經過,但都沒有發現小雙。

小雙想起了王啟年,又想到了緹娜和安德莉亞,她知道自己好像捲入空間亂流,這個世界明顯不是主物質位面,她在腦海中回憶著王啟年以及其他人所說過的空間位面,特別是羅蘭那個老頭說過的一個位面,特別像地獄。

一想到地獄,她的小腦袋開始高速運動起來,魅魔抓她,卻沒有取她性命,說明想活捉她,王曾經說過,魅魔應該是伊德妮派來的,她一想到伊德妮,立刻頭大了,那可是王都甘拜下風的魔鬼,自己看來送到門上來了,希望自己能夠躲過這一劫,王啟年是沒有能力到地獄位面,只有等他成長進來,也許有一日,他能夠過來救自己。

正在這時,腦海中響起了王啟年的呼喚聲,她立刻認出來,這是次級心靈連線!(未完待續。。) 這不可能!這種魔法只能在同一個位面,而且距離也不遠,王啟年怎麼會來到這個位面,難道是錯覺?

「是你嘛,王,你在哪裡?」

「我剛來到地獄位面,你藏得非常好,我不能發現你,你將自己位置的圖像傳給我,我來找你。」

「你怎麼來的,你不是沒有能力跨越位面,難道我到地獄位面是錯覺?」

「你不是錯覺,我是藉助虛空神蟬跨越了位面,才來到這裡。」

「虛空神蟬?那是什麼東西?」

「目前沒有辦法解釋,你趕快傳給我你的位置的圖像,我們得趕快離開的這裡,要是給伊德妮或者其它魔王知道,我們想走恐怕都走不了。」

小雙立刻將之前她飛在空中所看到的圖像傳了過去,好像航空照片一樣,王啟年已經確定方向,有了圖片,那麼找到具體地方就容易得多。

伊德妮正往這邊趕,陡然間,她皺起眉頭,次級心靈連線,這種魔法雖然她不能窺探到其中內容,但微弱的魔法波動卻瞞不過身為半神的她,而且,這投魔法波動雖然微弱,但很熟悉。

她一下子想了起來,是王啟年的波動,不錯,她與王啟年多次對敵,正是王啟年的波動,她一下子驚了起來,王啟年怎麼會來到這裡?

不過,他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走了,在這裡,她是主場,而且她的實力沒有受到壓制。比王啟年高上一個大層次,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她辨別了一下方向,明白了,王啟年是來找花仙子的,好,正好一網打盡,你自己作死,這樣的機會是千載難逢,她向波動的方向而去。

在主物質界面,騎士學院發生了襲擊事件。伊安國的都城居然發生這樣的惡劣事件。警察廳的總長知道事情大了,立刻到了現場,這兩年來,伊安國大量引進人才。有許多魔法師煉金師來到。一些身懷絕技的人員也沖著伊安國而來。不過不的人多數是平民魔法師等,其中有一人,叫夏洛克.福爾摩斯。他的魔法特長是在跟蹤和痕迹之上,在伊安國中已經小有名氣。

福爾摩斯另闢蹊徑,將魔法中痕迹的顯影和放大用到極限,還將殘影和預言類的魔法也用得非常好,他開闢了魔法偵探學,魔法師本身就講究應用腦袋,他是將魔法成功運用於偵探的第一人。

福爾摩斯到了現場,細細地看了三具屍體,第四具屍體也已經發現,不過目前不在這裡,為了保護現場,沒有搬動。

「這三具屍體都是被一把劍殺死,而且,這兩個人幾乎沒有抵抗就送了命,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使劍人劍法太高。」福爾摩斯指著屍體說到。

「他們是被緹娜殺死的如你所說,緹娜是一位大騎士,他們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柯利福說到,他不僅對福爾摩斯有了興趣,他並不知道現場的情況。

「等等,這兩具屍體神智受到影響,好像被控制了。」福爾摩斯說著,施展了一個魔法,只見光影一閃,福爾摩斯皺起眉頭,「怎麼好像是魔鬼,應該是魅魔,這三個人被魅魔控制,這個人最後應該醒了,但還是沒有逃脫他的命運。」

緹娜十分驚訝:「你看得不錯,你真是從屍體上看出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