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再等等,我已經讓差人給你外祖送信了。」

2021 年 12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大概被寵愛的人都會如此吧,在困難和挫折面前,第一反應就是找能給予她無條件寵愛的人。

王城中最近被人津津樂道的一件事情就是關於丞相家那個破例被晉封為郡主的納蘭雲笙了。

聽聞一月前小郡主不慎落水,昏迷了四天三夜后醒來,僥倖活命,卻也落下體虛的後遺症。

甚至有傳聞小郡主活不過及笄。

傳聞小郡主醒來后性情大變,一改往日的通情達理,善解人意,反而變得囂張跋扈,驕縱奢靡。

甚至氣走了教授她各類課程的老師。

有傳言說這個雲笙郡主是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了,想在活著的時候好好的享受一下,徹底的放飛自我。

自然也有人私下覺得,小郡主可能落水的時候被不幹凈的東西給衝撞了……!

一時間雲笙郡主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更多的是報以同情,有什麼比知道自己的死期更難以接受的。

「知道嗎?聽說是郡主要建府了。」

一個長得肥頭大耳的男子對著同桌吃飯的人說道。

「不會吧!不是說病入膏肓了嗎?還建府做什麼?」

同伴一驚一乍的說道。

「切,有什麼事情是雲笙郡主做不出來的,最新消息,郡主的府邸已經選定地址了,就在丞相府隔壁。」

「這,王上和丞相能同意?只聽過公主能出宮建府,沒聽說郡主也能建府的。」

況且還是一個未成年的郡主,正所謂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老弟你消息過時了吧,如今郡主府已經開始大興土木,聽說那裡的一花一草都是名貴品種,隨便拿出一顆就夠咱們老百姓一輩子衣食無憂了。」

旁邊一桌的食客見兩人大驚小怪的便插嘴道,至於那些東西從哪裡來的,自然是各人有各人的猜度,卻從未被證實過。

「真是奢侈啊,我還聽說這位小郡主還想要打造一個酒池肉林呢!」

「也不知道王上是怎麼想的,居然任由那個病秧子的郡主胡鬧。」

「能怎麼想,紅顏禍水唄。」

「小心禍從口出。」

「哼,人家做都做了,還怕被說嗎?」

「當初不是說讓這位去和親的嗎?」

「誰知道呢!那位的想法可不是我等能猜度的。」

被外人各種猜度的雲裳,沒人知道此刻她正被人堵在被窩中。

站在她面前的正是納蘭雲笙,沒猜錯的話守在外間的人就是燕蓓蓉和她的心腹手下。

至於房間中之前伺候的奴僕都被她以母女說點私房話的借口給支開了。

「你到底是誰?」

打量著那張跟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細看五官甚至比她更精緻的女人,不,確切的說是女孩,納蘭雲笙有些惱怒的問道。

心裡有些遺憾又慶幸,遺憾的是,事情並是不朝著她理想的範圍發展,這個女孩看著小,卻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讓她們的算計落空。

慶幸的是辛虧這個女孩如今成了病秧子面色灰暗,旁人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會是她精緻的五官。

慶幸這個女孩註定沒有未來,無法跟她一爭高下,要不然笙歌可不確定自己會做出什麼來。

作為一個攻略任務者,別跟她說什麼良心善良無辜。

在她的眼裡,所有讓她不順心,妨礙她完成任務的不安定因素都要剪除。

只是想到如今的爛攤子,雲歌心裡剛平復的怒氣又瞬間被啟動。

尤其是看到雲裳面色冷然,一點都不驚訝的看著她的目光,笙歌就有一種心驚膽戰彷彿已經被看穿的感覺。

但是今天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她必須要會會這個冒牌貨。

外面都議論紛紛了,她又不聾怎麼可能不知道。

她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名聲,在這個冒牌貨能下床活動后不過短短几天的時間就毀於一旦。

讓她恐慌的是她名義上的父親,甚至是這個國家的主宰者都任由她胡鬧。

這簡直超越了她以往的認知。

明明她將這個冒牌貨過往的生活調查的一清二楚。

如今看她的所作所為,跟她調查到的完全就是兩個人,加上她做的事情越來越過份,本來說好了等外祖家出手的她,再也坐不住,只能找上門來。

甚至,他們已經都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準備各歸原位。

當然了,在她們的計劃中,會將這一切的罪責都推到雲裳的頭上。

就連借口和人證都已經想好了。

到時候給她扣上一個貪慕虛榮,仗著自己姿容妄圖頂替郡主的罪名,她這輩子也就完了。

會不會有人懷疑?

如果這個指正她的是冒牌貨,決定大義滅親的拆穿她的人是她的親身父親呢?

光這一步,到時候輿論就站在她這邊了。

至於到時候那個對她名義上的母親抱有某些不可告人的想法的姨夫,會不會受到牽連就不是她願意關心的事情了。

「我是誰?這話不應該是我問你嗎?」

在納蘭雲笙打量她的時候,雲裳也在看她,對於曾經當了這個人的替身的事情,雲裳嘴上不說,心裡無法否認的依舊是有著解不開的結。

如今見到正主,還是前世今生她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面對面。

說實話有點失望。

這個女孩看著嬌俏靈動,眼裡卻盛滿了野心和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不安分。

雲裳並不知道她哪裡來的自信敢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她面前,此刻再一次懷疑自己的眼光,她曾經居然輸給了這樣一個女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眼瞎。 看著衝過來的黑衣女子,上官仲也是沒有多想,直接沖了過去。白昊天看了輕笑了一聲,「看起來老爺子要動真格的了,希望這個女人不要讓我失望啊,要是被老爺子直接一拳打死了我可就要丟人了呢。」言罷繼續把玩著自己的手機。

黑衣女子看見上官仲沖了過來,也是一拳轟出,兩人的拳頭碰到了一起,上官仲直接倒退了好幾步,反觀黑衣女子,一步都沒有動,頓時高下立判。白昊天給了坐在旁邊的紅衣女子一個眼色,她叫做冥蝶,暗殿之人都知道,白昊天與冥蝶早在加入暗殿前就是一對夫妻了,冥蝶在全球殺手排行榜中處在第一的位置,至今無人可以撼動分毫。

冥蝶當下起身向黑衣女子沖了過來,上官仲被一拳震退也是覺得丟人,也沖了過來,纏住了黑衣女子,冥蝶一個閃身衝到了近前,袖子之中亮出一把匕首,以一個極為刁鑽的角度刺了過來,黑衣女子躲閃不及,匕首直接扎進了脖子處,冥蝶揮動匕首,黑衣女子頭顱應聲而落…….

看到這裡,白昊天也是讓二人趕緊回來,二人剛剛坐回座位,就突然獃滯住了,黑衣女子竟完好無損的站在他們面前!

「好了,架也打完了,告訴我你來的目的吧。」白昊天並沒有感到太多意外,反而詢問黑衣女子的目的。

白昊天:「不要告訴我說是來殺我們的,否則你早動手了對吧,試探也試探完了,可以說了吧。」

黑衣女子略微意外地看了白昊天一眼問道「你怎麼發現的?」

白昊天:「簡單,剛才你們打鬥的時候我可沒閑著,我調取了所有監控視頻錄像,發現你是突然出現在這裡的,外面整條街也都沒有出現過你的影子,再加上不死之身,你已經不算人了,或者說脫離了人類的範疇了吧?如果你這種危險的傢伙早就想殺了我們,我們不可能還活著,直到現在你才出現,並且剛才也沒有下死手,你想讓我們做什麼?直說就可以。」

黑衣女子警惕地看了看白昊天說道:「我要你們做的很簡單,門外有一個箱子,是我為你們準備的,那個東西用在遊戲頭盔上就可以了,記住,除了你們和你們的1000名精英成員外,誰知道了,我殺了誰。」黑衣女子說完消失不見。

上官仲當即將門外的箱子搬了進來,打開一看,是一些粉紅色的大腦模型。

「這是什麼東西?」上官仲看了看箱子里的大腦模型,有些發矇。

白昊天看了一眼說道「這是….pvz里的大腦模型,對吧?」

「這東西有什麼用啊?」上官鎮根本想不通,看向白昊天。

「記得OL的背景介紹嗎?殭屍一族戰敗屈居一隅,大腦對應的也許就是殭屍,雖然官方宣稱我們進入遊戲直接加入人族,但官方也說過遊戲的自由度很強,更有無數隱藏的玩法,這個大腦,你們想沒想過,會讓我們直接加入殭屍族呢?那個女子,或許…」白昊天話沒有說完,就見黑衣女子不知什麼時候又出現在了身邊,並且盯著自己,眼中全是殺意…..

「哦,我明白了。」白昊天笑了笑,捂住了自己的嘴,黑衣女子隨即又消失不見。

說到這裡,上官仲就是個傻子也明白差不多了,當下下令,暗殿1000名精英和5名高層隨自己即刻返航,回龍國。

——————分割線

「系統,有沒有地圖?」夏侯雲看了看周圍,一片荒蕪,也是不敢亂走,畢竟一隻普通殭屍,遇到同級的生物基本被吊打的份。

「叮,宿主完成第一次全面進化后即可解鎖地圖功能,目前,許可權不足。」系統也是非常無情,表示無法提供地圖。

就在這時,一隻普通殭屍出現在夏侯雲的視線里。

「普通殭屍?難道這裡就是日後玩家們的刷怪點了?」抱著嘗試態度,夏侯雲低吼著靠近那隻普通殭屍,普通殭屍並沒有搭理他,漫無目的地遊盪著。

「系統之前告訴我就算是普通殭屍,我的屬性也比同為普通殭屍的同伴要高,再加上他不主動攻擊,那麼,嘿嘿,對不起了兄弟,我以後強大了一定會記得兄弟你的大恩大德的。」夏侯雲隨即一臉陰險地看向那隻普通殭屍,趁其不備,直接沖了過去。

夏侯雲一爪子抓了過來,那隻普通殭屍還處於愣神的狀態,直接挨了一下,一個大大的-45從普通殭屍頭頂飄起。(主角力量20加裝備10點造成60物攻,殭屍體質為15,物防也是15,以後不解釋了,因為以後數太多算不了了嘿嘿)

普通殭屍直接被打掉了小半血,當即大怒,向夏侯雲抓了過來,夏侯雲側身躲開了普通殭屍的抓擊反手抓向普通殭屍的眼睛,沒想到直接觸發了暴擊,造成了2倍傷害,-105從普通殭屍頭頂飄起,系統提示音也隨即響起。

「叮,致殘發動,普通殭屍被致盲三秒。」

被致盲的普通殭屍頓時慌了手腳,妄圖逃跑,但夏侯雲很快就追到近前,一爪抓向了普通殭屍的腦袋,又一個-105飄起,普通殭屍血量隨即被清空,倒了下去。(造成了105傷害,不代表殭屍還有105滴血)

這隻普通殭屍非常的大度,掉了兩枚銅幣,給了夏侯雲50點的經驗,距離升到二級還差150點。(10000銅幣=100銀幣=1金幣,1銅幣=1軟妹幣)

看了看普通殭屍的屍體,夏侯雲知道吞噬天賦該派上用場了,但一想要吞噬一隻殭屍,心裡就一陣噁心,於是下定了決心…..

五分鐘后,普通殭屍連渣都不剩了,只剩下了看起來意猶未盡的夏侯雲。

「叮,吞噬一隻普通殭屍,獲得50經驗值,力量+1」

「這一隻普通殭屍就可以加一點力量,這還只是一隻最弱的殭屍而已,看起來SSS天賦名不虛傳啊」夏侯雲正在感嘆著,突然又發現了好幾隻普通殭屍,興奮地搓了搓自己的手…..爪子,沖了上去。

很快,夏侯雲用同樣的方式,以風捲殘雲之勢擊殺了四隻普通殭屍并吞噬掉,升到了二級。

由於升到了二級,擊殺普通殭屍也是經驗直接減半,在擊殺一隻普通殭屍并吞噬后,其餘三隻殭屍,只讓他獲得了150點經驗,而二級升三級足足要500點。

升二級多出來的五點屬性點夏侯雲並沒怎麼想,直接三力二體分配,畢竟現在智力敏捷完全有些雞肋,升一級,生命值也是變成了210點,除此以外,算上剛才的兩枚銅幣,一共收穫了8枚銅幣。

就在這時,一聲狼嚎傳來,夏侯雲抬眼一看,一匹紅色毛髮的狼正飛速向他衝來。

夏侯云:「該死,進入仇恨範圍了嗎?」

「叮,火魔狼,等級LV3,敏捷與攻擊強,擁有使用火焰的能力。」

「….我感覺我現在打不過它,看不到它的屬性,但速度起碼我是我兩倍還要多,殭屍的敏捷太低了,硬剛更是會死的很慘,對了,這裡刷普通殭屍啊,不如…..」夏侯雲想出了一個損透了的主意,看向旁邊剛刷出的兩隻普通殭屍,露出了一絲壞笑。

夏侯雲看見向他衝來的火魔狼也沒多想,直接一個閃身躲到了一隻普通殭屍的後面,那隻普通殭屍也是非常給力,看到了火魔狼竟然沖了過去,只聽見一聲巨響,火魔狼頭頂飄起來一個-10,普通殭屍則飄起了一個-150,並且身上開始著火,每秒掉2滴血,夏侯雲在一旁看見了也是非常慶幸,自己剛才要是莽上去肯定無了,就在思考的功夫那隻普通殭屍已經被火魔狼殺死,另一隻普通殭屍也是十分給力頂了上去,雖然也是白給,一會就被燒死了,但周圍又出現了不少普通殭屍,按照平時,火魔狼不會踏進這裡的,但因為被夏侯雲吸引了仇恨,直接從自己的領地來到了普通殭屍的刷怪點,二者為仇敵,最後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在夏侯雲不斷吸引的結果下,火魔狼吸引到了足足五隻普通殭屍,其中還有一隻二級的存在,火魔狼被夏侯雲的無恥氣的要死,每次要攻擊到他時他就拿其他殭屍當肉盾用,並且時不時給自己來一爪子,但它也不是傻子,算上夏侯雲,周圍足足六隻殭屍,再加上它一半的血量都被耗沒了,當下加速想要逃跑,心想那些傻乎乎的普通殭屍可攔不住自己,剛剛找到突破口想要衝出殭屍的包圍圈,夏侯雲直接把身旁一隻一級的普通殭屍推了出去,30多點的力量,普通殭屍直接趴到了地上並且完美地…..把火魔狼給絆了一下,直接腦袋先著地摔了一個狼吃屎,殭屍們隨即展開了圍攻,-5,-10各種傷害從火魔狼頭頂飄起,並且直接被夏侯雲一擊致殘了腿部,速度降低了40%,雖然只有2秒也使它徹底喪失了逃命的機會,火魔狼看向夏侯雲,它非常清楚就是這個該死的殭屍把自己坑這麼慘的,殺機從眼中閃過,夏侯雲自然也是看見了火魔狼眼中的殺機,緩緩移動到了一隻普通殭屍身邊。

火魔狼的血量已經近乎見底,當下不再隱藏,張開大嘴,一個大火球從嘴裡噴了出來,直指夏侯雲。

「我靠!還帶遠程,幸好我早有防範。」夏侯雲直接把身邊那隻普通殭屍推到身前,隨即一閃身,火球穿過那隻普通殭屍,秒殺!火球秒殺了那隻普通殭屍之後速度減慢隨即撞向了前方一棵枯木,枯木直接被火球轟斷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