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剛才是誰說跟我沒有共同語言的,現在怎麼又有話可談了?」王丹拿出那鼎,打量著這鼎,道。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只見那鼎通體暗金色,懸浮於空中,天地靈氣都好像要被他扯入其中,一般好鼎都可大可小,只見這鼎也可以變大變小,說明這鼎也是一個好鼎。

當然這鼎雖可大可小,但是變得最大也不過幾丈左右,小也只不過只能縮小到飯碗大小,是遠不如紫金龍鼎的,紫金龍鼎號稱大可裝大州,小可穿針眼,並且如果能催動紫金龍鼎,可聚萬里之靈,甚至更遠的靈氣都可被吸入,哪像這鼎只能吸扯周邊的一些靈氣,同時紫金龍鼎還可運天地之名,即紫金龍鼎自身還可以自我運用一些天地的法則等,進行自我進化,故而即使是百萬年過去了,但還是如此霸氣。如果換上這鼎的話,早就不知道是腐朽成銅屑還是鐵屑了。而且紫金龍鼎的好處還遠遠不止這些。只是現在的天也不知道罷了。

不過現在的天奇缺的只是一口一般的好鼎。

「我剛才只是瞎說的,老人家怎可與小孩子一般見識呢」天奇笑道。

「算了,老夫我也懶得跟你瞎扯淡了,你不是要一口好鼎嗎,這個給你,好好修鍊吧」王丹也不廢話了,便直接把鼎給了天奇。

「以後多練練,吃點苦會有好處的」。

天奇的謝謝都還沒來得及說,王丹說完便刷的一下,走了。

「這老頭可真怪」天奇心想。

天奇接過鼎,滴了一滴血滴在鼎上,便知道了這鼎叫做「聚靈鼎」,天奇暗笑,這鼎只能吸入周圍一丁點範圍的靈氣,還配稱聚靈鼎。不過這對於一般的鼎來說,還真是不可多得的好鼎。

「喂,天奇,你在看什麼呢」

天奇一聽到這聲音,便立馬知道了王丹為什麼走的這麼匆忙了。

「該死的老頭,竟然不告訴我」天奇忙的收好鼎,心裡對著王丹暗罵道。 第五十三章煉丹

原來王妮妮走了過來。

「天奇,你開溜也不叫上我?咦,你手裡剛才拿著的是什麼,讓我看看」王妮妮走過來嬉笑道,臉上沒有了絲毫剛才的『傷心』。

「哦,沒有什麼,對了你怎麼來了?」天奇可不想讓王妮妮知道這鼎一回事情,不然不知又會惹出什麼風波。

「那一大堆的藥材還沒有分類呢,你怎麼就走了呢,你也太不負責了吧」。

「我不負責?這也太搞笑了吧,那個地方被你攪和的不成樣子了,我敢呆在那裡?」天奇忿忿的道。

「我怎麼攪和了,還不是你總是想趕我走,我才會除此下策的嘛,怎麼怨人家了呢」王妮妮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哪敢怨你啊,王大小姐!」沒想到這丫頭推卸責任還真是有一套。

「算了,本大小姐也寬恕你了,反正現在你是沒法趕我了,嘿嘿」王妮妮食指擦了擦鼻尖,無邪的笑道,不過天奇看著這笑,身體不由得打個冷顫。

天奇也不多說,瞥了王妮妮一眼,自個朝自己的小竹屋走去,免得扯出什麼平白無故的麻煩來。

「天奇,你去哪啊,等等我呀」。

「回家洗澡,你要跟來嗎,我不介意與你一起洗的」。

「啊,壞蛋,我才不去呢」,王妮妮說完便朝著另個方向去了。

天奇暗嘆,總算擺脫了這個煞星。

」也不知道王老頭給的鼎好不好用,試試看」天奇回到小竹屋,便想到了王丹送給他的鼎,便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天奇先打坐修靈,好平靜一下心情,想準備充分,好一舉突破到下品靈丹師。

其實很久之前,天奇就找到了一種要煉藥化液,聚液成丹的感覺,只是一直以來,由於天奇用的都是一些很普通的鼎,甚至有些鼎都含有雜質,污染了藥液,所以要不是鼎不結實,承受不了天奇本能之火的考驗,就是藥液被鼎給污染了,無法煉成。

「雖然說很強的煉丹師即使是一般的鼎都能煉出丹來,我可沒有這種資本」天奇也明白,越強的煉丹師,煉丹就越不需要依託外物,但即使是對於高級煉丹師來說,好鼎煉出來的丹藥絕對比一般的鼎練出來的丹藥好,就好比是一個書法家,即使是用不好的筆墨也能寫出好的字來,但是如果他能用好筆墨寫的話,絕對會寫出更好的字來。這也就是為什麼越強的煉丹師越想得到一個好鼎的原因。

待到心如止水時,天都已經黑了,進入了晚上,而天奇打算試煉一下下品靈丹——『聚氣丹』。

這丹的作用不言而喻。若服用此丹,可以在短時間內恢復體內大量的靈氣,這對於遇到危險而體內靈氣被消耗完全時的人來說,此丹就好比是救命丹,有可能就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服用了這丹藥,才挺過這這危險,得以脫險。

不過正因為如此,此丹備受傭兵及其他在外歷練的修靈者看重,價錢也較高。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

對於菲利城來說,丹藥的價錢比之烏月城總體上是便宜了許多,但是一枚下品靈丹也要幾十個金幣的,對於這聚氣丹的話,恐怕沒有不會少於每枚三十金幣了。

而天奇要嘗試煉製這丹藥,主要是因為學校的聚氣丹賣到了快五十金幣每枚了,實際上煉製一枚聚氣丹的成本不到十金幣,都是因為百派的壟斷,才會使得價錢提高的如此之多。而天奇看中的就是這,只要自己煉出了這聚氣丹,而且價錢不要提高的太高,一定可以賣的出去的,再加上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很痛恨白派的做法,所以天奇有把握,一旦自己來煉製成功,拿出去賣,絕對會一銷而空,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贏得了人心。

天奇決定,既然白派要與自己作對,那麼自己就要打的白派無地自容。

天奇盤坐在聚靈鼎之前,大手一揮,一大把藥草從乾坤戒中射了出來,整齊的擺在天奇身邊。

天奇看著這一大堆藥草,再看看乾坤戒里還堆的滿滿的藥材,臉上滿意的笑了笑,「有了一個藥鋪部果然是好,不愁沒藥材了」。

天奇收回了心思,表情變得嚴肅的道:「本能之火,出」。

頓時,一股淡青色的火焰從天奇的十指間射入聚靈鼎之中。這本能之火是天奇通過靈魂力量控制體內靈氣所聚成的,故而對天奇沒有一點傷害,只是這太耗體能和靈魂之力了,不過對於練了好幾年火以及有靈珠的天奇來說,這些早已是運用的得心應手,小菜一碟了。

「金棘草,煉!」只見淡青色的火包裹著一顆藥草,『滋』的一聲,金色的金棘草便慢慢捲縮,之後又以一種肉眼看的見的速度慢慢融化著。

大約十來分鐘過去了,第一種藥材總算完美的煉成了藥液。天奇欣慰一笑,心嘆道,這鼎果然是好鼎,這靈魂之力與靈氣比之以往消耗少多了。

「育靈草,煉!」,『滋』

「太陽草,煉!」

「幽靈菇,煉!」

·······

轉眼,數十種藥草便煉化成了藥液。天奇擦了擦額頭的汗,深呼一口氣。

「接下來就是凝丹藥了」。

「育靈草液與幽靈菇液,融!」

···········

轉眼有許久過去了,鼎內已經出現了一個約拳頭大的丹球,只要把這丹球煉成珍珠大小,在蘊色就可以了。

天奇欣慰一笑,但是就在此時,『砰』的一聲,拳頭大的丹球化為了虛無。

「丫的,沒想到到了這一步都失敗了,哼,再來,我就不信我搞不定你」。

天奇又重複著剛才的步奏,繼續煉丹。

只見小竹屋內燈火通明,周圍一片寂靜,小竹屋內時不時的傳來一聲『呯』響。

而在這寂靜的夜裡,小竹屋外的立了一個人影,久久不離去。

「呵呵,這小傢伙的意志力可真夠強的,而且如此小的年紀,靈魂境界居然達到了下品靈魂的地步,少有的奇才啊,真是塊煉丹的料,唉,只是不知他的老師是誰,看來他老師一定是我所無法比擬的。要是我能見上一面他的老師,和他探討探討,也許…」。

而正在這老頭感嘆時,裡面傳來一陣陣葯香,「嘿嘿,沒想到居然煉成了」。

天奇望著這淡褐色的光暈的丹藥,滿意的笑了笑。從乾坤戒內去了一個光潔的玉質藥瓶,小心的把這枚還帶著點溫度的丹藥放入藥瓶中。

「丫的,毀壞了快上百金幣的藥材,才煉成一枚才幾十金幣的丹藥,不值啊」,不過天奇卻是堆滿笑容的道。

「再多煉幾次,好鞏固鞏固」。

小竹屋的燈火依舊未息,東方的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腹白,站在窗外的老頭的眼睛都有一絲血紅,嘴角還不時的喃喃道「丫的,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精力旺盛,吃的消」。

小竹屋內又傳來一絲葯香,天奇看著這地上原本擺滿了藥草,但此時藥草已消失,取而代之是擺滿的玉瓶,笑了笑,之後又望了望窗外,道:「呵呵,沒想到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

天奇小心的收好這二十來個玉瓶,又把鼎收回了乾坤戒中。待到一切收拾完畢之後,卻發現此時頭昏沉沉的,臉色也蒼白如雪,走起路來的一撇一撇的,站不住腳。

「丫的,沒想到這麼耗體能」,剛說完,便一個跟頭,栽倒在了床上。呼呼的睡著了。

而竹屋外,

「啊,總算是累倒了吧,還是我老頭子能抗,站了一晚,依舊無事」。

「哎呦,我的腿麻了,我怎麼有點頭暈啊,看來我也的回去睡一覺了」。

(第二更今天晚上七點左右上傳,求收藏,打賞)。 第五十四章選人入靈界

轉眼有一個早晨來臨了,天奇已經熟睡了一天一夜,對於他來說,這一次不僅是體力透支了,而且靈魂之力也已經枯竭的不能再枯竭了,要不是天奇完全投入了煉丹之中,進入了那種玄妙的境界,又有著靈珠的供靈,就憑著他的那點體能,別說能堅持一夜,就是短短几個時辰,天奇都無法受得了。

其實這煉丹就好比是雜技演員獨輪走鋼絲,不眠不休的走了一夜而一直未停下來。對於這種高度消耗靈魂之力的事情,沒有什麼毅力之人是無法達到的。

這一天一夜,天奇也睡得像死豬一樣,即使是別人在旁邊敲鼓,恐怕也不見得能吵醒他。

以爲深愛 「啊,這是爽啊」天奇一覺醒來,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覺得渾身又充滿了力量,昨天的疲憊一掃而空,只是臉色依舊有點不好看。

「有力量的感覺就是好,不過我現在的力量太小了,就煉了一夜居然就累成這般」。天奇對自己的能力還是有點不滿意,不過要是外面的老頭沒有離去,聽到了他這句話,不知會吐血成什麼樣,要知道以前那老頭在天奇這個年紀的時候恐怕還不知道煉丹是個什麼活呢。

「現在葉菲那裡應該可以賣點丹藥了吧,呵呵」。

天奇看了看自己的乾坤戒,笑了笑,便一個縱身,如清風般飄出去了。

「葉影,你怎麼在這?」天奇走到葉菲管理的藥鋪店,看到了葉影。

這些天,葉影和老鼠兩人也跟著雷豹去了傭兵部,傭兵部是一個實練的好地方,所以葉影和老鼠沒事的時候也去了實練實練,至於克雷克,則主要是經營他的老本行,管理商隊,也算的上是搞的如火如荼,很是不錯。

「盟主!你這是怎麼了?」葉影也一臉驚訝,幾十天不見天奇,剛回來,便看見天奇臉上有些蒼白,而且身體好像有點虛弱。

葉菲也正好也看到了像是有些病狀的天奇,馬上上前扶著天奇,神情有些慌張和滿是關心的道:「天奇,這是怎麼了?」

葉影看見葉菲的神情,眼角有些吃驚,不過很快又恢復了正常,只是把目光轉到屋內的藥材上。

「呵呵,沒什麼,就是修靈的時候有點累,休息一下就沒事了」天奇雖然休息了一天一夜,體力恢復了不少,但是臉色及身體還是有點虛弱。

葉菲頓時有一絲絲憤怒,嘟著嘴輕哼了一聲,哪有修靈成這樣的啊,不過她也沒多問,而是小心的扶著天奇進去,而後又給他端了一杯養身茶。天奇聞著這藥材香及茶香,臉色好像又紅潤了些。心裡有些瘋狂的想等休息好后,再繼續煉藥。

「葉影,你不是去了傭兵部嗎,怎麼又回來了?」

「盟主,難道忘了?過兩天就是靈界再次換人的時間,我當然是回來選出二十個表現出色者,好過幾天進入靈界啊」葉影有些興奮地道。

「哦,原來這麼快就又過了一個月了」天奇這段時間都忙裡忙外的,忘了時間了。

「對了,你這次選了誰去啊?」天奇無心的問道。

「我怕盟主過於勞累了,就把那名單交給了韓副盟主,本想先由她過目,再做決定,我想等會韓副盟主就會送來的,到時我就給你盟主看一下」。

「哦,沒事,我只是隨便問問」天奇淡淡的道,「哦,對了,我說了你們別叫我盟主,怪彆扭的,你看葉菲都改了,你這做哥的怎麼就改不了呢」。

「對啊,哥哥,你怎麼這麼見外了呢,天奇對跟我們說了好幾遍了,在不是重大場合下就叫他天奇嘛」葉菲無邪的笑著對葉影道。

「丫頭,有幾分記性嘛,不錯」天奇拍了拍散著淡淡清香的葉菲的小肩膀道。

葉影瞥了一眼天心繫天奇的葉菲,若有若無的輕嘆了一聲,便道:「天奇」。

「這才好嘛」。

「對了,葉菲你這藥材鋪恐怕又要革新咯」,天奇從袋子里拿出那些未分類的藥材,邊分離這些藥材邊道。

葉菲也蹲下來,幫著分離,但是聽到天奇的話,有些吃驚,「啊,為什麼?」

「呵呵,你看」天奇手臂一揮,二十多個藥瓶便出現在了葉菲、葉影的面前。

葉家兩兄妹看著這佔了一大片地方的藥瓶,滿臉的驚愕與詫異,二十多瓶丹藥,這恐怕是他們第一次見到。

「喂,怎麼了?不用這幅表情吧」天奇看著這傻愣愣的兄妹兩,覺得有些好笑,心裡嘀咕著,不就是二十多瓶丹藥嗎,不至於這樣吧。

「天奇,這都是你煉出來的?」葉菲試探性的問道。

葉菲知道天奇正在學煉丹,但是她從未想到過有一天,天奇居然會一口氣把二十多瓶丹藥擺在她面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