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劍舞四式!」,「第三式!」

2020 年 11 月 8 日By 0 Comments

「劍舞四式!」,「第四式!」

那劍心四式齊出顯然是想將劍塵直接打趴下。

看著那朝著自己呼嘯而來的劍光,劍塵也是臉色一凝,這四劍若是直接打在自己身上,多少會讓自己受到傷害。

「天罡七玄劍!」,第一玄,「勇往直前!」

劍塵以指代劍直接斬出了這強力一劍。

嘭,隨著兩股能量的碰撞,劍塵的天罡七玄劍直接將劍心的劍舞四式給打碎。

「怎麼可能」,看到劍塵再一次打退了自己的攻擊那劍心咬牙切齒道,一臉的不相信。

「我就不信我今天打不敗你!」劍心緊握手中的劍,直接朝著劍塵殺去。

看到那劍心直接衝過來,劍塵也是冷哼一聲,直接用天罡指夾住了他的劍。

親愛的我愛你 隨著能量的不斷輸入,他們之間的碰撞也是越來越強烈。

「還不快來幫忙!」那劍心對著劍閣的人大吼道。

然而那劍閣弟子卻還是有些猶豫,不過當劍絕走出來的時候將近有一半弟子也走了出來。

而以劍鳳,劍狼為首的另一半劍閣弟子則是繼續待在原地,根本沒有上去幫忙的意思。

而隨著劍絕他們的加入后,劍塵的壓力也是不斷變大,和這麼多人比拼自己的能量對劍塵也是極大的消耗。

然而這時候劍塵原來普普通通的身體,逐漸散發出同體的金光。

「天罡琉璃體,現!」

頓時劍塵的身體便散發出耀眼的金光,將天罡琉璃體施展到極致后,劍塵原本伸出了指頭也是收了回來,隨後緊握成拳頭。

「瘋魔拳法!」,第一拳,「化魔!」

獵焰脣情 頓時劍塵的左拳帶著一股魔神般的氣息和劍心那幫人碰撞在一起。

嘭,頓時那劍心等人全部被劍塵打退。

「這,這怎麼可能」看著如黃金戰神般的劍塵,那劍心瞬間變得有些獃滯。

趁著這個機會劍塵又是一道瘋魔拳法打向六合宗的人,嘭,隨著這一拳的打出,那六合宗的人也是被逼退。

那齊安看著劍塵也是一臉的不相信,他們沒想到劍塵居然是劍體雙修!

「想不到劍閣中人還有這等天才」那齊安陰聲說道。

「你們不是我的對手」劍塵朗聲說道。

「狂妄!就憑你一人還想將我打退?」那齊安大聲喝道。

「你們來試試便知道了!」劍塵強硬地回復道。

「殺!」那齊安又攜著六合宗的人殺了過來,而那六合靈龜。六合妖鳳,六合白虎也是朝著劍塵殺來。

那劍心等人在楞了一會也立馬恢復過來,隨後朝著劍塵殺去。

而他們這裡的動靜早就被後方的人看在眼裡。

「這劍塵也太強了,硬抗六合宗和一半劍閣中人居然不落下風」

「是啊,想比之下那劍心倒顯得太弱了」

而舒傲寒也是擔憂的看著前方的戰鬥。

「滾!」看到那六合白虎首先衝到了自己面前,劍塵直接一拳將其打飛。

隨後便是數百道人影攜著那六合靈龜殺了過來,他們後方還有那妖鳳在用黑火偷襲。

另一側,劍心也帶著劍閣的人殺來過來。

一瞬間劍塵即將面臨被兩面夾攻的窘迫局面。

「六合靈龜陣,凝!」

「六合妖鳳陣,凝!」

頓時兩道金色的龐大身影也在劍塵身旁浮現。

「怎麼可能」劍心和那六合宗的齊呼道。

隨後那六合靈龜則是將劍塵籠罩,那六合妖鳳則去拖住對面那頭妖鳳,而對面那頭白虎也是直接選擇圍攻劍塵。

嘭,頓時三股強大的能量直接打在六合靈龜上,只見那六合靈龜上也是出現了道道裂痕,不過又在下一秒瞬間癒合。

「劍塵,老實交代,你是怎麼施展出我們六合宗的六個靈龜陣和六合妖鳳陣的!」那齊安大聲質問道。

「自然是偶然撿得的」劍塵才不會承認是自己殺的。

「放屁,我六合宗的陣法怎麼可能被撿得」那齊安根本不相信劍塵說的話。

隨後他們更加用力的進攻這六合靈龜陣。

嘭,嘭,嘭,隨著一道道能量的傳來,那靈龜身上的裂痕也越來越多。

轟,最後那靈龜終於支撐不住轟然裂開。

就在這靈龜破碎的一瞬間,數百道人影手持長劍殺向了劍塵。

「幻影劍步!」,第一層,「無形!」

一瞬間劍塵就將這「幻影劍步」施展到了極致。

只見一道金色的人影在人群中來回穿梭。

劍塵右手持劍揮砍,左手則施展拳法。

砰砰砰,劍塵的每一劍每一拳之下都有人受傷,若不是比賽規定不能殺人,剛才那些人已經死了!

嘭,頓時數把長劍砍在了劍塵的身上,在他的身上留下了道道血痕,劍塵的身法雖然精妙,但是對面人實在是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全部躲過去。

「滾!」,劍塵大吼一聲,隨即一拳轟出直接將那些人打飛出去。

「吼」,這時那道白虎也是不知道從哪個地方撲過來的,直接將在劍塵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爪痕。

「天罡劍氣!」,頓時一道金色的劍氣將前面的人全部震退,隨後劍塵就施展身法跟在了那白虎身後。

「瘋魔拳法!」,第一拳,「化魔!」

劍塵可不是挨了打不還手的主,一拳打出直接將那白虎打散。

咻咻咻,這時又有數十道劍氣直接打在劍塵的背上,直接將他打退。

劍塵站起來后便看到對面那群人在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

看著渾身是傷的劍塵,那齊安大吼道:「將那四個石盒交出來,然後再告訴我你是怎麼學會我六合宗的陣法,我就饒你一條生路,不然,今天你必死!」

聽到這話,劍塵也是臉色一凝,他沒想到這齊安居然對自己起了殺心,不過劍塵卻不在意,他們之間本就是死敵,若是有機會劍塵也會毫無猶豫的將六合宗的擊殺!

(本章完) 看著對面的眾人,劍塵也是臉色凝聚,今天若是不全力以赴,想逃走都難。

隨即,劍塵將自己的三尺青鋒握在手上,然後一股股天罡能量被輸入其中。

看著劍塵手中氣勢越來越盛的三尺青鋒,六合宗和劍閣眾人也是臉色一變,因為他們在上面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脅。

「看樣子他是要發動最後一擊了,快阻止他」那齊安大吼道。

咻咻咻,數百道劍光便朝著劍塵殺去,然而這時一道金色的領龜卻將劍塵擋在了身後。

「快,打出自己最強的一擊!」感受到那股越來越恐怖的氣息后,那齊安大吼道。

「天罡七玄劍!」,第一玄,「勇往直前!」

「天罡七玄劍!」,第二玄,「天神降臨!」

「天罡七玄劍!」,第三玄,「滅殺萬物!」

這時劍塵三劍齊出,它們各自帶著自己的威勢朝著六合宗和劍閣眾人殺去。

「劍舞四式!」,「第一式!」

「劍舞四式!」,「第二式!」

「劍舞四式!」,「第三式!」

「劍舞四式!」,「第四式!」

在聽到齊安的話后以劍心為首的劍閣中人立刻將名劍四式打出。

「三合劍式!」,「第一式!」

「三合劍式!」,「第二式!」

「三合劍式!」,「第三式」

瞬間六合宗的人也是打出自己的劍技。

「六合妖鳳陣,凝!」

「六合靈龜陣,凝!」

「六合白虎陣,凝!」

打出三合劍式后六合宗的人又瞬間打出三個陣法。

轟!瞬間三股強橫的能力便交織在一起。

嘭,嘭,嘭,隨著他們的不斷碰撞,這空間沒也是不斷傳來陣陣轟鳴聲。

而這時那兩頭裝死的地階風魔妖虎立馬朝著外面跑去。

而後方眾人在看到這兩頭風魔妖虎后也是紛紛避讓,雖然它們已經深受重傷但是卻還是沒人敢攔它們,地階妖獸的垂死一擊他們可接不下。

看著那兩頭風魔妖虎朝著外面跑去,那地階以下的妖獸也是全部跟著它們向外跑去。

看著那向外跑去的妖獸們,眾人也是不解,不過在感受到前方越來越恐怖的能量后,他們也開始往外跑,因為前面的能量實在是太恐怖了,已經是地階才能達到的。

然而舒傲寒卻還待在原地,劍塵不走,她也不走。

看著前面碰撞在一起的三股能量,劍塵隨即將天罡琉璃體施展到極致,因為他知道待會將要發生什麼。

轟!最後那三股能量終於承受不住炸裂開來,那溢出的能量也是朝著四面八方傳入。

噗,劍塵首當其衝,他那六合靈龜陣瞬間被撕破,隨後那能量直接打在他身上,然後在他身上割裂出數道裂痕。

而六合宗和劍閣的人也是不好受,那兩頭六合白虎和六合妖鳳瞬間被撕裂,而那六合靈龜也是搖搖欲墜,若不是他們用他們的能量支撐著,這六合靈龜早就承受不住炸裂開來。

然而在眾人的目光中,劍塵居然施展「幻影劍步」開始向外跑去。

「白痴」那劍心和那齊安同時大罵道,因為現在能量還是四散,這個時候最好站在原地抵擋,若是四處移動那四散的能量說不定就會打在自己身上。

果然正如他們所料想,劍塵在不斷移動的同時,那些四散的能量瘋狂的打在他身上。

噗,噗,噗,一口口鮮血吐出,但是劍塵還是沒停下來,因為他知道自己若是現在不走,待會就走不了了,除非分出生死,不然沒人會罷休!

最後在劍塵的堅持下,他終於走到了舒傲寒面前,隨後便拉著舒傲寒朝著外面跑去。

看著劍塵和舒傲寒向外跑去,那齊安和劍心的臉色也是變得難看起來。

他們剛欲上前追趕,那恐怖的能量直接將那六合靈龜打碎,隨即打在他們的身上,不得已,他們只能接著抵擋這恐怖的能量。

經過一段時間的奔走,劍塵和舒傲寒終於跑了出來,然而他們也不管眾人的目光,直接朝著一個方向跑去。

「大哥,要不要去追」這時沈青鳳在旁邊說道,原來他們沈家和林家都沒走,都在外面等著似乎想看看最後的結果。

「不去,青鳳,你聽好了,以後不要再去招惹他,忘了上次他們追殺他的後果了?」說道這沈泉也是面露驚恐。

聽到這沈青鳳也是沉默不語,她自然知道上次他們追殺劍塵的結果是什麼,是他們被劍塵一劍斬退!

看了看劍塵,又看了看著地階洞府,那沈泉對沈青鳳說道:「放心吧,那參加圍殺劍塵的六合宗和劍閣的人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而林家眾人和剩餘一半的劍閣中人看了看劍塵的逃跑方向,也沒有去追趕,而是繼續留在原地,他們也想看看裡面的人是什麼狀況。

過了一段時間后,裡面的六合宗和劍閣等人也終於跑了出來。

然而他們的狀況也是慘不忍睹,那劍心和齊安身上許多地方都出現了白骨,甚至有些地方都凹陷了下去。

而他們後面的人更慘,身上沒有一塊地方是好的,劍痕滿身都是,有些人還是缺胳膊少腿的,甚至還有些人已經陷入昏迷,死活不知。

看著這些人的慘狀,那沈家的人也是冷吸一口氣,雖然有些心裡準備,但是看到他們的傷勢后,還是不免有些心驚,隨後便在心裡暗道「幸好沒去參與圍殺這個妖孽」。

而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原本他們都以為劍塵是不敵他們最後找機會逃出來的,但是現在一看,事實貌似不是這樣,恐怕是劍塵和他們硬碰硬,硬打出一個缺口跑出來的。

同時他們也在感嘆劍塵的實力,他們在設想若是自己被這一群人圍攻會是什麼結果,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被輕鬆打成重傷,若是沒有規則限定,他們肯定會被殺死。

另一邊,劍塵則是拉著舒傲寒繼續跑,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望著渾身是傷的劍塵,舒傲寒也是無比心疼,她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他堅毅的臉龐后便收了回去,因為她知道劍塵不需要語言的安慰。

感受到舒傲寒的變化后,劍塵揉了揉她的腦袋說道:「傲寒,沒事的,乖」。

看著劍塵還要來安慰自己,舒傲寒更是緊緊地握住了劍塵的手。

感受到手中越來越緊的小手,劍塵隨後開心的笑了,舒傲寒的關心他又如何不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本章完) 一路奔跑后,劍塵和舒傲寒便回道了自己的洞府。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