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原來如此,有一絲陰氣蘊含在內,其他勢力倒是不容易偽裝。」許陽自言自語。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你……!」那冥族玄皇尚未反應過來,就被許陽扯下了勢力標記,心中又驚又怒。不過,僅從剛剛那一手,他就判斷出許陽絕對不好惹。

「你等著!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敢在伯牙星上鬧事,你絕對沒有好下場!」冥族玄皇說話之間,狠狠地捏碎了一塊玉符。

「叫援兵么?有意思。」許陽抱著雙手,悠哉懸空而立,他倒是希望冥族有真正的高手前來,越強的人,擁有伯牙玉牌信物的可能就越大。

不多時,數道流光飛掠而來,在許陽面前停下。

「出了什麼事?」來的幾個人,最強之人的實力不過無敵玄皇層次,看到場中怪異的對峙景象,以及先前冥族玄皇破損的衣衫,詫異問道。

「陰分玄皇,這個人不說自己的來歷,我懷疑是來鬧事的。」先前那名冥族玄皇稟報道。

那個叫陰分的玄皇強者,冷冷盯了許陽一眼,道:「閣下是哪個派系的?還請出示你所在派系的標識,否則後果自負。」

「陰冥天派系,只有你們這些弱不禁風的傢伙么?」許陽搖了搖頭,手指連續彈動,啪啪連響,這幾個玄皇級強者,猛然發現,他們周圍的空間被禁錮了。

「……世尊強者!」陰分玄皇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眼中露出了絕望之色。

「給你們一個機會,去叫人吧,叫的人越強越好。」許陽揮手間撤去了陰分玄皇周圍的空間禁錮。

「你……等著!」陰分如逢大赦,快速沖向遠方,唯恐許陽反悔。(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玄霸九天》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公子爺,咱們現在是潛入狀態,您這麼高調恐怕不太好吧?」在許陽的手臂之上,真蛟黑皮爬了出來,化作一條一尺來長的泥鰍,嘀咕道,「萬一惹來了陰冥天派系的真正強者,咱們可就慘了。」

許陽微微一笑,悠然說道:「不高調,怎麼能引來分量足夠的人?放心,如今整個伯牙星,是沒有聖人存在的。只要不遇到成群的八劫世尊圍攻,我有信心全身而退。」

「膽小的泥鰍……咕嚕。」肥球從許陽懷裡鑽出來,三兩下爬上許陽的肩頭,哼哼著叫道。

「姓肥的,俺黑皮這叫老成持重,你這種只活了幾十年的小屁孩怎麼可能懂?」黑皮怒道。

「別吵了,有人來了!」許陽遙遙看向南方的天空,感受到那一抹不弱的空間波動,道,「看來,陰冥天派系的辦事效率,當真不低啊。」

眨眼之間,一道空間裂縫便在許陽的前方千丈左右成型,一名身穿灰色袍服的世尊強者,從中一步跨出,來到了許陽面前。

這個世尊強者胸前,同樣佩戴著陰冥天派系的骷髏印記,他臉頰枯瘦,有著一叢山羊鬍須,眼角有著很深的皺紋。

「這位道友,不知是哪一派系的,在這時候還有閑心,與這些後輩為難?恐怕失了你的身份吧?」這位山羊鬍老者拱手道,「老夫陰如石,忝列伯牙星總管。還請道友出示身份證明。」

在陰如石世尊看來,許陽多半是其餘兩大派系的強者。他想的也很簡單,如果許陽是敵對方人族高手,這些玄皇哪裡還會有命在。

許陽微微一笑,揮手之間便放開了那幾個玄皇強者。細細打量之下,許陽看出了陰如石的修為。乃是六劫世尊。

「陰如石道友,既然你是伯牙星總管,想必伯牙玉牌這種信物,你應該有不止一塊吧?」許陽淡淡說道,周圍無形的空間波動湧出,將方圓萬丈的空間,悄無聲息地禁錮了起來。看在陰如石眼中,這強橫的實力讓他面色大變。

「這位道友,你是何意?伯牙玉牌這種東西。只要有一塊就足夠進入伯牙遺迹了,老夫身上也沒有更多。」陰如石道,「這裡是我們陰冥天派系的地盤,道友還是不要過於放肆的好。」

「你有一塊伯牙玉牌?太好了。」許陽聽到了確鑿的消息,不由呵呵一笑,對陰如石世尊道:「對不住了,借你性命一用。」

許陽遙遙一掌拍出,渾厚的罡力如山嶽一般推擠而上。陰如石世尊周圍的空氣瞬間被抽空,整個人眼睜睜地看著許陽那仿若山嶽般的巨掌平推而來。卻根本無從閃避!

至於旁邊的幾名玄皇強者,早已在呆怔之中,被許陽外溢的掌力鎮殺。

「吼……該死!」

陰如石世尊極力鼓盪玄力,終於在許陽那駭人的氣勢威壓之中清醒過來,他雙手迅速結印,一抹寶器劍光。呼嘯飛出,化作縈繞的劍霧,向許陽的山嶽巨掌纏繞而去。

這是劍氣化霧的本領,屬於控劍之術第二層境界。只不過,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這點技巧也沒有了用處。

轟隆!

一聲爆響,陰如石世尊的寶器長劍被打回原形,進而崩碎成了一塊塊碎片,向下方斜斜墜落而去。許陽的掌力再吐,拍擊在陰如石世尊的胸膛之上。

喀喇一聲脆響,陰如石世尊的胸口骨骼崩碎成好多塊,一口金色的鮮血狂噴而出。他眼眸之中,有著濃重的不可置信:「你……居然是……八劫實力!」

「答錯了,不過這也不重要。」看著氣息漸漸斷絕的陰如石世尊,許陽迅速將他的儲物戒指取下。

略略檢索,許陽便從其儲物戒中,尋到了那塊伯牙玉牌。在陰如石世尊的儲物戒之內,還積存著不少品質不錯的赤銅礦石,只不過這種低層次的礦石,許陽根本就用不到。

「想不到陰如石這樣的世尊強者,還會搜集赤銅礦石,看來在星空戰場之中,修鍊資源的確稀少得可憐,以至於低級材料,都被人當成寶貝。」

許陽控制面部皮膜,將面龐幻化成陰如石世尊的模樣,然後運轉鑄魂之術,模擬出陰如石世尊的靈魂波動。動念之間,他身上的祖王龍甲便幻化出一套和陰如石世尊一模一樣的灰色袍服,胸口的骷髏印記也分毫不差。

就這樣,許陽搖身一變,就從帝宗之主,變成蓬萊仙宗的世尊級長老。即便是蓬萊仙宗的弟子過來查看,也不會看出絲毫破綻。

「陰如石世尊出身蓬萊仙宗,本身也是人族,施展的玄力,偏向於暗極。這樣一來,倒是方便我進行模擬。」

除了陰如石世尊所會的一些特有玄術許陽並不了解外,其他方面,許陽完全能做到在出手之際,也讓他人看不出破綻來。

處理掉現場,許陽向著南方區域飛了過去。

「看樣子,如今伯牙遺迹的位置,還未出現。」看著遠處天空之中,來來往往穿梭不斷的遁光,許陽若有所思。如果伯牙遺迹已經出現,這些高手應該已經湧向其地點,而不是在整個伯牙星上,漫無目的地搜尋。

有了陰如石世尊這一重身份,許陽便在伯牙星上大搖大擺地搜索了起來。

「陰總管!」

許陽飛行之際,忽然高天之上,兩位世尊強者飛落而下,叫住了許陽。

「何事?」許陽模仿陰如石世尊的聲音問道。

「快,不要再在伯牙星上尋找了……伯牙遺迹,已經出現了!就在外層星空之中!」其中一名世尊急促說道,語速很快。

「什麼?」許陽露出了一個恰到好處的驚詫表情。

「快,冥棺聖人有令,所有身懷伯牙玉牌信物的高手,都要趕赴外層星空,進入伯牙遺迹之中探索!」另一名世尊強者說道。

「好,我現在就出發。」許陽跟隨兩名世尊強者,徑直劃破空間,進行了一次短距離的空間穿梭,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群星閃耀的夜空,身後就是伯牙星這顆赤紅色的星球。

「看!」左手邊一名世尊指點道。其實不用他說,許陽已經看到了虛空之中,那宏大的樓閣殿堂虛影。

「怎麼回事,伯牙遺迹看起來很模糊,似乎和我們不在同一空間之內?」許陽皺眉,他運足目力看去,伯牙遺迹周圍的空間軌跡,有一圈明顯的空間斷層。

「聽冥棺世尊說,伯牙遺迹本身處於另外一層空間,只有通過遺迹前的羅格廣場,才能進入其中。我們走!」

三人飛行過去,沿途之中,右手邊的世尊又說道:「陰如石世尊,不要忘了這次的任務,我們要儘力保護冥禁公子,幫助他獲取伯牙傳承。」

許陽並不知道具體情況,只是略一點頭算是默認。

不多時,三人便來到了陰冥天派系的人群之中。周圍有著一個個世尊強者,實力最差的也是五劫修為,共有約莫四十來人。這些人,便是陰冥天派系派出的,探索伯牙遺迹之人,每人身上,都有一塊伯牙玉牌信物。

在左右兩側的星空之中,蠻荒族群派系、長青天派系的世尊同樣在等待,每個人的目光,都投射在了一個孤零零的人身上。

人族除了潛入的許陽之外,唯一擁有伯牙玉牌的世尊,葉秀真人。

「這人族小子,膽子也太大了吧?獨自一人,居然也敢闖入伯牙遺迹?」

「哼,他的實力只有六劫,在伯牙遺迹之中根本就活不下來。要不要賭一賭,他能活多久?」

紛紜的議論聲中,不少世尊強者,不懷好意的眼神盯向了葉秀真人。

迎著這些人的目光,葉秀世尊反倒是非常鎮定,他雙目微閉,整個人似是進入了一種古井不波的境界,根本就無視周圍的任何人。

這一幕落入其他世尊眼中,自是冠上了一個「故弄玄虛」的名頭。不過許陽卻不這樣認為。能夠從陰界的九劫十難之中走出,覺醒前世記憶的人,絕對有著非同一般的手段,其戰力並不能用表面修為來衡量。

在眾人頭頂的星空之中,有著一團團大如烈日般的光影,光影之內,有著影影綽綽的人形,正是一眾聖人強者。

「聖人有令,」一名陰冥天派系的世尊強者從天而降,冷冷喝道,「在伯牙遺迹之外禁止爭鬥。但是……在伯牙遺迹之中,各憑本事!」

在說完這句話后,這名世尊強者特意盯了葉秀世尊一眼。後者依舊沉默不言,看不出喜怒。

「看來,諸聖已經達成了暫時性的共識,不願意就此展開你死我活的大戰。」許陽看向星空之中,暗想道,「能在三方敵視的情況下,達成這樣的結果,古鴻老祖當真厲害。」

既然在伯牙遺迹之外禁止爭鬥,眾位世尊很快就將注意力從葉秀世尊身上移開,看向了虛空之中,不斷凝實的伯牙遺迹。

伯牙遺迹的樓閣亭台,依舊虛幻,只不過在遺迹前方,那一方巨大的廣場,卻是越來越清晰凝實。(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注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注dd微信公眾號!)(未完待續。。) ps:看《玄霸九天》背後的獨家故事,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關注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所有持有伯牙玉牌的世尊強者,立刻前往羅格廣場!」

在星空諸聖之中,一道宏大的聲音響起。場中等候多時的世尊強者,紛紛凌空飛射,化作一道道遁光,落在了那黑白相間的羅格廣場之上。

許陽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在踏入這片廣場之時,就像是穿過了一層無形的空間隔膜,來到了另一片空間一樣。回頭看去,伯牙星、星空諸聖的身影已經有了一定的模糊感覺,就像是水光掠影,並不真實。

「這羅格廣場,應該是連接伯牙遺迹與現實空間的中轉站。」許陽轉過頭來,看向前方的亭台樓閣。現在再看伯牙遺迹,其中的建築已經清晰凝實,這代表眾人與伯牙遺迹,目前處於同一空間之內。

在羅格廣場的盡頭,有一道發光的門戶。眾人紛紛飛掠過去,毫無疑問,這就是伯牙遺迹的真正入口。

只不過,來到遺迹光門之前,眾位世尊卻有了一絲猶豫,互相對視,一時間沒有人願意第一個進去。

這畢竟是仙人遺迹,在傳說之中,仙人遺迹都是蘊含九死一生的大危機,即便有著強橫實力,沒有福緣的話,還是會死在仙人遺迹之中。

「呵呵,各位道友費盡心思,想要奪取伯牙遺迹的傳承,為此不惜向我陰冥天派系施壓,為何到了眼前,卻踟躕不前?」一聲朗笑。隨即一個面相頗為年輕的黑袍男子踏步而出,他的胸口,有著一個猙獰的骷髏印記,正是陰冥天派系的人。

許陽知道,這個人就是此次陰冥天寄予厚望的天才強者,名叫冥禁。對傀儡之道,有著極強的領悟力和深厚的造詣,本身的境界也達到了世尊第七劫的層次。陰冥天派系的這些人,此行的目標就是保護冥禁,讓他奪取伯牙傳承。

「冥禁道友作為東道主,當然應該第一個入內,我等怎好佔先?」一個清脆的女聲傳出,一名頭戴金釵,身穿羅裙的美貌女子盈盈笑道。

這個女子的眉心正中。有著一道豎立的奇異紋絡,不像是後天描繪上去的。

許陽心中微凜,他知道這是天目族的特有族文,一旦在戰鬥狀態,族文開啟,就會形成第三隻眼,有著特殊的神通。看此女的修為,也在七劫之列。而從靈魂氣息判斷,她年齡也不算大。

冥禁世尊看了此女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天目族的青嵐道友,倒是大方得很。」

雙方推諉之時,忽聽一個沙啞的老人聲音傳出:「哼,兩個小輩,推來推去有意思么?」

許陽循聲看去,說話的是一名身高一丈的老者。看他的形貌就能看出,他屬於蠻荒族群中的鐵族之人,渾身皮膚散發出一種鐵灰色光澤。而且,此人的修為極高,已經達到了八劫程度。

「鐵機長老。您輩分最高,便由您先行進入伯牙遺迹如何?」天目族青嵐世尊嘻嘻一笑道。

「哼,老夫知道你們心裡打著什麼算盤,不過是想讓老夫先行試探,看一看這伯牙遺迹入口有無機關之類。只不過,在進去之前,我們三大派系應該先殺一個人!」

隨著鐵機長老凜然的話音響起,場內的氣溫似乎降了許多,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看向場邊的一個瘦削身影,正是劍府葉秀世尊。

許陽在黑鐵城,拆毀黑金魔像,又讓鐵族聖人鐵南老祖元氣大傷,已經和鐵族結下了不小的仇怨。如今鐵機長老對人族起了殺心,也不足為怪。

「呵呵,說的不錯,人族竟然只派出區區一個六劫世尊,當真可笑。也沒有必要讓他進入伯牙遺迹了,直接在羅格廣場將其殺死便是。羅格廣場的情形,外界也是能夠看到的。我倒想看一看,古鴻聖人見到這一幕,會是什麼表情。」冥禁世尊刷的一聲,展開一把摺扇,微微扇動,陰森笑道。

「唰!」

葉秀世尊的身形驟然衝出,徑直撞向了那層光門!此時距離光門很近,以六劫世尊的速度,眾人竟是來不及出手,眼睜睜地看著他闖入其中。

光門光暈流轉,徑直將葉秀世尊吞沒入內,沒有任何機關被觸發。

「哼,算這人族小子警覺。」鐵機長老恨恨說道。

「遺憾,無法當著古鴻聖人的面,擊殺此人。」冥禁世尊聳了聳肩。

「這也未嘗沒有好處,至少那人幫我們測試了光門的安全性,沒有什麼機關。」天目族青嵐世尊呵呵一笑,飄然闖入光門之內。在她身後,長青天派系的幾十位世尊強者,紛紛湧入其中。

既然光門沒有危險,眾人自是不再謙讓,爭先恐後地飛入其中。

許陽跟隨陰冥天派系的諸多世尊,踏入光門之內。他眼前的景象,飛速變幻起來。

景物定格,許陽聽到身邊的世尊強者,不約而同地發出了倒吸冷氣的聲音。

抬眼向前看去,許陽也是微微一驚。

眼前是一座恢弘的巨大城池,這座城池之大,完全超乎想象!就連一條普普通通的街道,都足有上萬丈寬,街道兩旁矗立的奇型建築,更是巍峨壯觀,直插雲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