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可以可以!自然可以,我等著交配的那一刻。」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這麼直白的話,而且交配這種詞是用在動物身上的,直接這麼明晃晃的說出來,讓女帝心中竟然一盪,下身莫名有了一股感覺。

大手一揮,桌面上多了一個紅木盒子。

「女帝,這裡面是我準備的一些禮物,可以代替我來陪伴你,我就先告辭了,有這戒指想必可以隨時出入吧?」

我有一座末日城 「代替你?」

任憑女帝再如何聰明,對於這句話也不能完全理解,有些疑惑的看著那盒子,隨後點頭道:「自然可以,見到這戒指,如朕親臨!」

「那就好,我先走了!」

姜亢也不行禮,直接就走了出去,嘴角出現了一抹淫蕩的笑意。

都他嗎摸過了,還行禮多作啊?

女帝起身相送,看到姜亢遠去,便迫不及待的回身過來,充滿好奇的沖著那盒子急急走了過去,伸手打開! 「這是!」

女帝一驚,伸手從中拿出來那東西,眼中立馬流轉著一股水意。

她這種女人,自然不會覺得害羞之類,是高興的不行,一把將盒子拿起,迅速的走到了龍床之上。

「還真能代替,不知道這東西效果如何,若只是木頭棒子,朕自個也有不少。」

女帝伸出雪白的手,將枕頭翻了起來,下面竟然藏著幾根雙頭龍!

如果姜亢看到的話,肯定會立馬明白的清清楚楚。

「平凡之物,自然不會相送,朕且試試吧。」

女帝取出了最大的那一根,身子半半斜躺在蠶絲棉被上,兩腿微微縮著,竟從宮裙龍袍兩邊開叉暴露出來。

「真是礙事!」

不滿的說了一聲,女帝伸手抓了宮裙的一邊往另外一邊甩去,頓時將那無比誘人的地方用真空的姿態暴露了出來!

兩條雪白的大腿微微的張著,顫抖著小手拿起來了一根那東西,直接探了進去。

「嗯……挺大的。」

女帝輕輕眯著媚眼,慢慢的往裡面擠著進去,眼前不自覺的浮現出來姜亢那模樣,下面已經水淋漓了。

噗呲聲響——「哦……」

蕩漾的聲音從這君臨天下的女人口中傳了出來,可惜只有這毫無生命的屋子能夠聽到了。

雪白的手不小心滑了一下,正好碰到了那開關之上。

嗡!

頓時,震動的聲音響起,女帝眯著的媚眼猛地一睜開,兩條腿死死的夾住了那個東西,隨後紅艷艷的性感小嘴慢慢的打開……

「啊!!!」

爽快到酣暢淋漓,整個嬌軀瘋狂抖動了起來,一縷春水從龍床之上直接飛了出來,那是世間最為春情的瀑布,直接落入了那茶杯之中。

「恩?我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走到後宮之外,姜亢的腳步一頓,耳朵抖了抖。

「嗎的,這麼騷的女人也能當皇帝,我得趕緊走,不然扛不住啊!」

姜亢眼睛通紅,頂著一個帳篷急匆匆的往前走了出去。

沒多少,便碰到了唐僧他們。

「項先生(兄弟),怎麼樣?」

「沒事,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好的很啊!哈哈哈!」

豈止是好,實在是沒有手機,不然姜亢可以邀請兩人看一部大片了。

不過剛才也沒啥好拍的,嘿嘿……

「女帝說長安谷將召開大陸會議,到時候風雲齊聚,天下英雄竟往來此地,勞煩兩位多多幫我留意,若是有敵人過來,招呼我一聲的好啊。」

姜亢說道。

兩人了解了一番,而後紛紛點頭,達摩說道:「項兄弟,你在長安的時候,便由我隨你左右,免得出現什麼意外。」

「那就多謝大師了!」

這達摩可是吊的不行,這種好事姜亢怎麼會拒絕呢?

三人一路往宮門外頭走去,正巧又碰著那三個哥們搖搖晃晃的往外走了。

「狄仁傑,你們又要去哪!」姜亢忍不住問道。

這好歹也是三個王者榮耀裡面的英雄,這遊戲里的英雄在這裡沒有一個是簡單的人物。

別看韓信手段不行,但是那打仗實在是讓人無比震撼,短短時日,已經名震大陸,兵仙之名初顯大陸之上。

但是這三位……

嫖娼,算不算一種特長。

「你別誤會,我們是去睡覺的。」

裴擒虎說道。

「對,不摸著那些女人,我都睡不著的。」

李元芳搖了搖頭,走路依舊有些搖晃,讓姜亢忍不住有些擔心。

「只有在那裡,我才有破案子的靈感!」

狄仁傑裝逼的說著。

已經到了宮門口,三人也忍不住回過頭來,問道:「你的事情解……」

噗通!

話說一半,三人眼睛瞪得大大的,隨後唰的一下跪了下去,沖著姜亢就磕頭起來。

「萬歲,萬歲,萬萬歲!」

「恩?」姜亢讓他們整懵逼了,而達摩和唐僧自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那幾個守衛看著姜亢等人走了過來,熬夜的黑眼圈哥們眼中頓時射出一股怒火。

緊接著看到一抹金光,膝蓋一軟也跪了下去。

「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唐僧問道。

磕了三個頭,狄仁傑方才抬起頭看著姜亢,吞了吞口水,盯著他手中的戒指道:「項……不不不!萬歲,您的戒指……」

「戒指!」

姜亢瞬間明白過來,是這戒指!

但是也用不著這麼大的反應吧?

他轉了轉手中的金龍戒指,笑道:「是女帝送我的。」

「倒是貧僧疏忽了,死罪!」

唐僧此刻方才發現了那枚戒指,頓時也是一臉駭然的跪了下去,果斷的不行。

「這……」

只留下一個達摩一臉懵逼了。

女帝竟將這戒指送給他了!

狄仁傑一聽頭又低了下去。

「都起來吧。」

姜亢揮了揮手,幾人方才慢慢的站了起來。

「等等,你接著跪著。」

姜亢伸手指著那殺他豬的黑眼圈。

「是!」

黑眼圈臉上再也沒有了陰陽怪氣的表情,反而是一臉驚悚的跪了下去,唯恐慢了半拍會激怒了姜亢。

「狄仁傑,你給我說說,這戒指是怎麼回事?」

「好!」

狄仁傑慌忙點頭。

「女帝曾說……她以母身掌乾坤,這兩戒指一為天一為地,皆在她手中,象徵著乾坤獨斷。若是一日此戒指出現在他人手中,此人便是大唐第二個皇帝!」

一說完,他又抹了一把冷汗。

這你妹的,自己嫖妓碰上的人,竟然一眨眼就成了這種存在。

「這戒指,象徵性這麼強!」

姜亢眼中也滿是震驚之色,他開始以為只是個金牌似得東西,沒想到竟然是皇權的象徵。

「這戒指不只是有象徵性,而是擁有真正的實權,我們現在就是您的臣子!」狄仁傑低著頭說道。

姜亢愣了,盯著手中的戒指久久無言,隨後一擺手笑了。

「去吧,嫖去吧?」

狼穴之異世界之旅 「啊?」

狄仁傑一聽愣了。

「是!」

裴擒虎和李元芳卻是瞬間反應過來,迅速一點頭,轉身扭著x形腿沖向了青樓。

「哎哎,等等我!」

狄仁傑,o形腿,都是給累的。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兩位大師連忙搖頭。

跪著的黑眼圈一頭的大汗,但是又不敢伸手來擦。

姜亢走到他跟前的時候故意停了一下,嚇得他差點尿褲子。

要知道現在姜亢就是宰了他,女帝也不會說什麼。

姜亢也只是嚇嚇他,轉身便離開了。

「陛下,雍州城外韓信兵勢盛利,不肯退去。武安君手中只有兩萬守軍,孤城難守,讓我們派人前去增援!」

偌大的黑色大殿之中,前線戰報急急傳來!

「距離長安谷大會,還有幾天時間?」

最潮爺爺 龍椅上的人微微抬起了眼,盯著下方的人問道。

「只剩下五天了。」

「嗯,五天時間,看來得抓緊這時間收拾了韓信!」

嬴政的眼中出現了一道兇狠的厲芒,隨即一轉頭問道:「鑒寶台的小姐是否回來了?」

「回來了,還帶了一位項家的小姐,除此之外還有大唐的邊境戰將花木蘭。據說這花木蘭和鑒寶台的小姐,和那項羽的關係都是非常的不一般……」下面的人回答道。

「是嗎?呵呵。」

陰冷的笑聲響起,嬴政一揮手道:「你退下去,朕自有主張。」 「韓帥!這白起避而不出,算什麼名將!」

雍州城外,大帳中燈火通明,有黑甲軍焦急的走入了大帳之中。

「雍州城的大陣破去了嗎?」

韓信似乎沒有聽到他的話,自顧自的問著。

「不曾破去,相當困難。」那黑甲軍搖頭嘆息了一聲,道:「不能破除大陣,那些老爺們就無法直接飛進去。」

「這白起甚是了得,明知手中兵力不足,所以不和我們真刀真槍的干,所以據城死守。加上雍州大陣堅固,難以破之。」

韓信搖了搖頭。

雍州城包圍兩天了,各種手段使盡,但是白起讓人高掛免戰牌,升起大陣,死不出戰。

「他這樣,也頗為丟了名將之風。」有人搖頭。

「在順風的情況之下,只要能贏就是名將;在逆風的情況下,保持不敗便是名將。戰場瞬即萬變,陰謀百出,無所謂陰陽與否,結果決定高度。」

韓信搖頭,依舊低頭研究著地圖,隨後在圖上畫了一筆。

「在雍州之後是同仁與夏河,其中夏河在偏左方,同仁在右方。此兩處是雍州與關中相連的必經之處!傳令下去,分兵四萬,兩道而行,分取兩處,斷絕雍州援軍,困死孤城!」

「是!」

兵貴神速,不一會兒,兩隻大軍便大搖大擺浩浩蕩蕩的出動了,直接繞過了雍州城往後方而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