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吼天魔虎。」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聽到這聲音,魂心就知道不好了,就在此時,虛空波動,一頭黑色的老虎憑空顯化,它身軀巨大,黑色的毛髮散發幽光,且有魔紋在閃爍。

魔虎仰天咆哮,其音如雷,刺痛人的魂魄。

正是吼天魔虎,魂心在百萬蠻荒曾斬過這樣一頭凶獸後代。不過,這頭三階的魔虎看起來要強大的太多,可以說異常的威武。

吼,又是陣陣虎嘯,很多在大戰的神明後代都是心生震動,眾人皆驚,暗道吼天魔虎吼聲的厲害。

吼天魔虎,其名吼天,亦有吼天之意,曾有神明被成年的吼天魔虎一聲虎嘯而震死。

吼天魔虎盯住了魂心,目露凶光,它在空中奔騰而來,龐大的身軀好似要壓塌虛空。且,它身上幽光大盛,天生魔紋閃爍,化作一片魔光籠罩魂心。

「小老虎,你怎麼變聰明了。」魂心極速的跑路,也不忘挑釁一下吼天魔虎。

在他完成魂主交代的三件人物時,魂心斬掉的那頭吼天魔虎一開始可是要與他肉搏的,不過呢,最後成了碎泥,慘死當場。

這頭由大帝法則演化出來的吼天魔虎明顯有敵視魂心之意,而他就聰明的多,一出手就是天賦神通,不給魂心任何機會。

吼天魔虎奔騰虛空,一虎之威更勝千軍萬馬,魔紋閃爍,如同天網降臨籠罩一切。

滅神鳥清鳴,霞光縷縷,沐浴神芒而生,絢麗奪目。它鷹擊長空,俯衝而下,展翅之間滅神之光淹沒天地。

魔犬咆哮,其音如鬼哭狼嚎,全身毫無毛髮,如同鮮血澆鑄,在流淌著血。它在地上狂奔,是世間最惡的狗,三個瀰漫妖異的紅的狗嘴撕碎一切,不斷的追著魂心咬。

「不要追我啊,大哥沒有特殊愛好!」魂心撒足狂奔,不要命的跑路。

天上的吼天魔虎和滅神鳥不斷地發出天賦神通打擊魂心,而地上,那頭惡狗像是見到了肉包子似的,緊追不捨,每一個都可能要了魂心的命。

「額,這是要幹嘛呀?」正在與凶獸大戰的神明後代都看向魂心那邊,頓時驚呆了。

「恩,他們在比跑的快么?」有人這樣說道,若是讓魂心和那三頭凶獸聽到,非要氣死不可。

呼,神行天下比施展到了極致,魂心化作一道匹練在這片虛無的空間中遊盪。但即便是他這樣快的速度,還是沒完全的擺脫那頭神鳥。

「喂,我給你們引來了一頭神鳥,快乘機會斬了它。」魂心衝進一個有好幾個神明後代的戰場,想要擾亂局勢。

但,那幾個神明後代都是鄙視的看著他,並沒有出手的意思,而那後方的滅神鳥,吼天魔虎和三頭魔犬怒吼著追擊而過,根本不攻擊那些人類。

「S13,鬼才理你。」一個神子嘀咕。

「唉,被三頭凶獸追著咬屁股,真是人品差,沒辦法啊!」遠處,一個神子做出一副悲天憐人的樣子,臉色儘是多愁善感。

「我擦啊,大哥人品不好,誰還敢說人品好。」魂心不滿了,但下一刻他差點石化,因為那個悲天憐人的神子正在坐在一頭凶獸背上,兩者好似莫逆之交般,在談古論今,說理想呢。

突然的,魂心發現自己的人品確實不怎麼滴,要不然何以被三頭凶獸追殺呢。

不過,這也不影響他跑路的決心,唰的一聲,他沖向那個人品好的沒話說的神子那邊,一拳就將那頭凶獸打翻,連同那個神子也被壓在了地上。

「瑪滴……」那個神子大罵倒霉。

吼,那頭正在聊的很爽的凶獸頓時怒了,這個人太可惡,不僅打擾了它的好事,還將它的骨頭打碎,怎麼能不怒。

嘩,一個神子騎著一頭凶獸氣勢洶洶的追殺那個該死的傢伙,儼然一副凶獸騎士的氣勢。

神行天下之術,太古至尊步法,號稱踏遍天下不染塵埃,踏破空間與時間不被束縛。

雖然魂心學得不到十分之一,但也足夠快,連天王也追之不上,滅神鳥和吼天魔虎,三頭魔犬自然不可能追到他的。

魂心施展神行天下,腳下波紋陣陣,有微弱的神紋閃爍。他速度快到了極點,衝進了各個戰鬥區域,強勢無比的將那個地方的凶獸打出一拳。

吼吼……

眾獸咆哮,比吼天魔虎之嘯更加強盛,震動整片虛無空間。所有的太古凶獸都怒了,開始暴走。

因為它們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人一拳打飛,血肉飛濺。且,被打成碎片的地方,還是臉。

被三頭太古凶獸追殺,還被眾人看熱鬧,魂心氣不過,直接擾亂這片戰場。所謂,自己不爽,也不要別人好過嘛。

很多凶獸都不知道是被魂心打碎了臉,還以為是被交戰的人族打碎的,頓時發狂,賣力的攻殺。

「瑪滴,被我抓到非要弄死你不可。」不少神明後代大罵不止,魂心太能搞了,面對一頭髮狂的同階太古凶獸,即便是神明的後代也是壓力很大的。

「越亂越好。」王霸露出一抹陰笑,與許樂對視一眼后,兩人頓時暴起發了難。 噗噗……

黑色的寒芒交錯,欲要刺破虛空,王霸手持霸王槍威武不凡,輪迴,化府,極天三個境界都在發光,他的氣息猛漲霸道無比。

「死。」他一聲大喝,手中的霸王槍黑光熾盛,爆發刺目的光芒,刺向了他的對手。

同時,他也動用神通之力,頭頂一個黑色的漩渦,爆髮捲席一切的吸力在爆發。虎嘯龍吟震耳,極天之象也被打了出來,王霸要一擊斬掉對面的凶獸。

「吼……」那頭與王霸戰鬥許久的凶獸哪裡會想到這個人類會突然的下殺手,觸不及防之下,被打落虛空,染血長空。

噗,還不等那頭凶獸動用天賦神通對敵,一桿黑黝黝的長槍便已臨身,霸道無比的力量瞬間就洞穿了它的腦袋,將它的上半身撕裂成粉碎。

另一邊,許樂也是化成一尊戰女,三個境界都在發光,她身姿婀娜,臉蛋紅潤,像一尊女戰神般沐浴神光,手中的長刀閃爍,天王的氣息流露。

「斬!」她本就是一個女漢子,好戰分子,此刻暴起發難,狂亂的攻擊猛烈無比。

天王兵橫空,光華燦燦,壓制一切,她的對手,那頭凶獸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斬下了腦袋,連身軀都被許樂斬成了數截。

同為神道境強者的後代,本應勢均力敵,難分伯仲。但王霸和許樂一出手就是天王兵,在全力之下輕易的斬掉同階的太古凶獸。

可見,天王兵的威能有多麼的強悍。

「那兩個人是要幹嘛呀!」見王霸和許樂動用了天王兵斬敵,在場的人都是滿腦的問號,連四陵古地的八頭凶獸也是偏頭看了過來。

但,任人猜測也猜不到這兩個神明後代的意圖。

「吼……」有天王兵出場,再加上魂心胡亂攻擊,所有的凶獸都怒吼連連,開始了暴動。

原本只是一個人一個對手,此刻突然的變得混亂,且有新的凶獸被演化出來攻擊試煉空間的人。

一場混戰,瞬間就爆發了。

「啊,他瑪的這是什麼意思。」有神明後代怒罵,因為他遭遇了兩頭凶獸的圍攻,處境不妙。

發出咒罵之聲的不僅一處,很多地方都是這樣的情況。人們發現,試煉場的難得增加了一倍,一個人要面對兩頭太古凶獸了。

噗,巨鱷橫空,一頭鐵血巨鱷長達百米,背上長滿了倒刺,神光閃爍,像是要脫體而去攻殺敵人,它撲向了王霸。

「哼。」王霸冷哼一聲,流露著霸道的氣息,他全身都在發光,一拳就將鐵血巨鱷震退,兩者頓時進行了移動式大戰。

許樂也遭遇了另外一頭太古凶獸的攻殺,但她沒有馬上動用天王兵斬殺,而是與其近身肉搏,且邊戰邊退,有朝王霸移動的趨勢。

魂心一邊玩命的逃跑,一邊到處打臉,打凶獸的臉。但他縱觀全局,將各個戰鬥區域看了個通透,發現王霸和許樂的動向後,他突然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

「該死的人類,給我站住。」在他的身後,滅神鳥,吼天魔虎,三頭魔犬還有被魂心一拳打懵的天晶蟒四頭太古凶獸都是緊追不捨,不時打出神通攻殺魂心

但,魂心的神行天下之術天下極速,他遊走在各地,帶著四頭凶獸饒了幾個大圈,安然無恙。

最鬱悶的就是四頭太古凶獸了,它們都在第三階,修為比魂心要高,還能踏空飛行,按理說速度上絕不會比魂心慢,但它們就是追不上,還在後面吃尾氣。

「不要追我啊,大哥沒有特殊愛好!」魂心怪叫著,腦袋一轉,一頭扎進了四陵古地那八頭凶獸後代的戰場。

魂心衝進去便是出手,最先遭殃的不是三頭魔猿,而是那頭黃鳥。

黃鳥清鳴,黃色的光暈蒸騰,像是在燃燒,沐浴神光。它觸不及防之下,差點墜落下虛空,但即便如此也是全身搖晃,且身上少了一撮絢麗的羽毛。

「哈哈,這就是鳥毛么。」魂心像一道匹練一閃而過,將手中的一大把羽毛隨手一拋哈哈大笑。

他的速度真的太快了,快到連境界比他高的太古凶獸也摸不到他的軌跡。而且,誰又能想到,魂心的膽子這般大,一個人就敢衝到四陵古地八頭凶獸的戰鬥區域搗亂。

所以,那頭黃鳥才遭了殃,被魂心拔下了大把的羽毛。

啾啾……

黃鳥發怒了,它使勁的拍打著翅膀,霞光蒸騰,彷彿成了浴火的神凰,氣息可怕。

噗,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人敢欺負它,更何況是被拔了羽毛。黃鳥凌亂了,展翅之下鷹擊長空,且張開吐出一道神光攻殺那個大膽的人。

但,魂心拔了它的羽毛就跑路,且速度極快,黃鳥的攻擊落空,又再次的追殺魂心。

吼,凶獸暴動,天空上數頭太古凶獸同時奔騰,比之千軍萬馬還有威猛,差點震碎了這片虛空,五頭太古凶獸在追殺魂心。

魂心冷笑,怡然不懼,他沖向了那頭鐵血巨鱷,一躍千百丈,轟的一聲就跳動了鱷魚的背上,落下之時差點把鐵血巨鱷震翻。

吼,鐵血巨鱷感覺自己的背好像被一座巨山砸了下,盔甲差點裂開,生疼。它知道有東西到了自己的背上,頓時發怒,背上的倒刺在發光,要弄死那個敢偷襲它的生靈。

「給我斷。」魂心在落下的同時便是抓住了一根倒刺,他全身發光,那是血肉之輝,肉身之光。

喀嚓,鐵血巨鱷背上的倒刺在發光,像要脫體而去,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堅韌無比。但魂心雙手共同用力,超過二十萬斤的巨力生生將一根倒刺給斷為兩截。

要知道,還在百萬蠻荒的時候,魂心的那雙手便是扭斷過滅神鳥的脖子,這根倒刺雖然硬的很,也敵不過魂心那雙手啊。

鐵血巨鱷痛呼,百米多長的身軀猛烈的晃動,背上的倒刺更加的璀璨,一片神華升起,籠罩向魂心。

魂心嘲諷一聲,抓著剛剛扳斷的倒刺猛的刺向了鐵血巨鱷背上那頭金色的蟲子,隨後自己一跺腳,將鐵血巨鱷踹了下去,自己則倒退而去。

嘩,倒刺臨身,無堅不摧,那頭金色的蟲子金光大放,輕易的擋住了那根倒刺。

魂心露出異色,他來偷襲鐵血巨鱷本就是要試試這頭蟲子的。

他在倒飛出去的時候一直盯著那頭金色的蟲子,在剛才的一瞬他感覺那隻蟲子睜開了眸子看了他一眼,有股特別的氣息。

「這隻蟲子到底是什麼生靈。」魂心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這是很少見的。要知道,以他如今的威能,雖說自我封印了輪迴海,但能給他危險感覺的無非就是那些修為很高的老輩人物了。

一頭三階的太古凶獸能給他這樣的感覺,確實很令人費解。 魂心像個瘋子般胡亂的攻擊,把四陵古地八頭太古凶獸的純血後代中的兩頭打了一頓,就想抽身而退。

但,太古凶獸的後代哪裡又是那麼好打的。

黃鳥當場就不幹了,絢麗的羽毛被拔了一大撮,長這麼大還沒被什麼生靈這樣欺負過。它扑打著翅膀,神光繚繞像是浴火的神凰般。

噗,黃鳥憤怒的鳴叫,鷹擊長空,百米翼展煽動間便是出現在千米之外,它張口就吐出一道黃色的匹練,攻殺魂心。

「小鳥,你敢追殺大哥,就是死的結局。」魂心一躍而起,躲避開來,那道匹練威能很強,足以傷到的他的肉身,擊打在虛空,盪起波動陣陣。

啾啾,黃鳥雙目噴火,眸子中儘是殺意,它扑打著翅膀,帶著股股颶風,卷席向魂心。而這時,滅神鳥,吼天魔虎,天晶蟒和三頭魔猿也追了上來。

見到這五頭三階的太古凶獸,魂心直冒冷汗,怪叫一聲頭也不回的逃跑。

鐵血巨鱷橫空,像梭子一般在天空穿梭擋在了前方。一百多米長的巨鱷披著最為堅韌的盔甲,背上的倒刺都在發光,像是要脫體而去殺敵。

「該死的人類。」鐵血巨鱷怒吼,布滿堅韌的黑色鱗片的尾巴掃下,抽打向魂心。

「這麼丑的鱷魚,給大哥滾開。」

魂心冷哼,嘴巴不留情,手下更不留情,他腳踏大地,一躍而起,一拳就打了過去。蘊含十萬多斤巨力的拳頭繚繞著光輝,流動著金屬心的光澤,像山一般震動虛空。

轟的一聲,鐵血巨鱷魚倒退,血染長空,它的那條尾巴鱗甲脫落了一大片,血肉模糊,差點被打成了兩截。

碰,魂心安然落地,拳頭還在散發光澤,沾上了血跡。他嘲諷的看了眼天空中的鐵血巨鱷,快速的離開,因為後面的黃鳥和滅神鳥五頭太古凶獸追了過來。

噗噗,魂心剛一離開,那個地方就炸開了,幾頭凶獸的天賦神通不要本的砸了過來。要不是他走的早,可能會被轟成渣。

他沖向王霸和許樂所在的地方,且秘密傳音,道:「斬了那頭小鳥,神羽歸你們,屍體給我。」

之前,還在天宮之外,魂心就聽到這兩個人想要殺了黃鳥,現在他被追殺,正好可以藉助他們的力量進行反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