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吼!許陽,我要殺了你!」許正純暴喝一聲,額頭上青筋綻露,「熾炎怒濤!去死吧!」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熾熱迫人的火玄力,從許正純周身的每一處玄脈中噴薄而出,幾欲化為實質的火海,滾滾火浪仿若海潮,怒卷向許陽。

ps:今天兄弟們推薦票很給力,超過百張。小亞奉上這一章加更,並在此拜謝大家!盼望大家繼續支持《玄煌》!

晚上還會有一章。 慶雲看了看雪皇,又看看懷中的齊鈺。

“陛下能否叫醫官來?”

雪皇未開口,只是揮了揮手,而後不久,幾名醫官進來,慶雲立馬放開齊鈺,讓她們醫治。

“陛下,慶雲還想求你一件事。”

雪皇呵呵一笑,“是爲雲雀吧?”

“是。”

雪皇搖頭,“我救不了她,因爲她已經死了。”

“是誰做的?”

“聽到你被捕的消息,她趕去了西城,常己婷死於你手,你應該知道結果。”

慶雲深吸口氣,閉上雙眼。

終究是錯過了,如果她早一點趕到,或許還能一起進天牢。

獄中一陣無話,幾名醫官在處理完齊鈺的傷後,便離去。

雪皇揮了揮手,讓所有的人都下去,天牢中只剩下三人。

“雲王,你可知道,我對你又愛又恨。”

“知道。”慶雲點頭。

“你年齡不大,可卻爲人族做了不少事情,樁樁件件都是大事。

細數一番,神佑國曆史上,少有人能比得過你的功績,即便你父親寧王。

可是,你今日的行徑,我必須把你關起來,能爲你做的,只能是不受其她人侵擾。”

“不受其她人侵擾?殿下不打算讓我爲人族繼續生育傳承麼?”

雪皇搖頭,“當然要,排隊的女子不讓她們繼續了,以後我會在皇家後院把你娶過門的人接過來,你只需要對她們負責就行了。”

“爲何?”

“就當做你爲人族做了這麼多事情的報酬吧,以後每日孕育3到5人即可。”

對男王,這簡直是天大的優待了,簡直可以與天王相比。

可是,慶雲卻皺起了眉頭,雪皇如此,到底是真想厚待他還是因爲神佑國即將銳減的人口?

見慶雲皺眉,雪皇輕輕一笑。

“慶雲,看來所有的事情你都清楚了,我只想告訴你,並非只有你在爲人族未來考慮。

很早的時候,我與常敏便對人族未來擔憂不已,人族現狀什麼情況你比我更清楚,因爲你親自爲她們解決了不少問題。

軟弱、無能,一心只想着當前的種種,從未有人細細思量人族將來要何去何從。

這把龍椅坐着可不是那麼舒坦,甚至可以說是如坐鍼氈。

我曾想過,走你現在的路,帶着她們衝出禁區,可是我卻沒有你這般膽量。

獸族的強大有目共睹,外面的世界已經全部被獸族佔領,我們這區區百萬人口拿什麼去跟它們鬥?

所以,我不敢,不敢把人族的未來這麼去賭。

你父親寧王,解決了土地稀少的問題,讓人不再這麼擁擠,我很感謝他。

而你又在這基礎上,把高層建築的材料強化到了極致,建築壽命自然不成問題。

糧食一直都是人族面臨的大問題,先輩存糧無數,可面對這麼多人口,又能用多久?

可是,人族這個問題,在你這裏解決了,此後人族再也不會餓肚子。

但,男丁稀少的問題,又該如何去處理?”

聽到這些,慶雲眯起眼睛。

“所以你們選中了白沫,利用他的叛亂來削減一部分人口。”

雪皇點頭,“不錯。”

“可是糧食問題不是已經解決了嗎?那些人,讓她們自生自滅不是更好,爲何非要如此做?”

雪皇搖頭,“不,早在這之前,我們便制定了計劃。

那時候,我們主要考慮的問題還是糧食問題,糧食問題被袁詩怡解決後,我也曾想過要停下,可最終我選擇了繼續,我沒你這膽量走出禁區,但我也要轟轟烈烈的做一番大事出來。”

聽到這話,慶雲憤怒不已。

“你要以無數的生命來成全你的成就?”

“是又如何?到底是爲了保全你們剩餘的男人。”

這話聽起來簡直像屁話,她們最開始就沒考慮這個問題,只是拿這個作爲藉口罷了。

“你們太狠了……”

雪皇呵呵笑了笑,轉身便要離去。

“只要不影響人族未來,這些事情做了也就做了。”

“你打算留下多少?”

雪皇已經出了牢籠,但清脆的聲音卻傳了進來。

“二三十萬足夠。”

聽到這數字,慶雲閉上雙眼,爲所有人默哀。

“慶雲,常家血脈有特權,我給你的三次免死,便是抵消她們的特權。”

“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

“呵呵,你對人族還有大用。”

笑聲傳來,雪皇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一百三十萬人口,可是一場動亂就決定了百萬人口的命運。

雪皇與常敏簡直是徹頭徹尾的瘋子。

慶雲無力阻止一切,本來以爲自己不會在乎這些,以爲衝出了禁區,便是什麼都不會想了。

可是當看到煙雲樓的大火,各城的亂象,他的心不知不覺就煩躁了起來。

齊鈺從背後緊緊摟住他,這個擁抱成了他唯一的安慰。

“殿下,既然已經無力阻止這些,你又何苦多想?”

“對不起,鈺兒,讓你跟着受苦了。”

“有殿下在,鈺兒去哪裏都一樣,只是面容會被毀,多少還是有些傷心。”

“對不起。”

……

一轉眼就過去了五天,讓慶雲奇怪的是,常家居然真沒人進來,這天大的仇恨,似乎就這麼被遺忘了。

而雪皇也履行了她的承諾,將慶雲娶過門的人全部接到了皇城中,一天只讓進來幾個人。

這一日,天牢中多了一個人,與慶雲隔了兩個牢房,雖然看不到,但聲音卻能聽見。

不是別人,正是白沫。

“慶雲,你TM的廢物,這麼好的機會居然沒衝出禁區。”

聽到白沫的嘲罵,慶雲倒是很平靜,恐怕現在他還不知道自己只是別人手中的棋子。

若是慶雲告訴他實情,非得發瘋不可。

“你不也進來了嗎?有什麼資格說我?”

“哈哈,你能跟我比?皇城四道城防,我都攻破了三道,離成功就差那麼一點點。

可常敏她們實在陰險,穿着四城兵衛的服飾四處燒殺搶掠,激起了民憤,民間組織了自衛隊與我宣戰,我與常家軍和皇家軍正打的激烈,哪有功夫跟這些民兵打鬥?

常敏和烈染便趁機將我拿下,我離成功就差呢麼一點,你還敢跟我比。

你這樣的廢物,官家還給你四重牢房,而我卻是一重,這簡直是對我的侮辱。”

慶雲冷哼一聲。

“我要是你,直接衝出高牆,從西城一步步清掃,告訴所有城區實話,你的目標只是至尊之位,燒殺搶掠的不是你的人。”

“哼,說的輕巧,到時官家與民間百姓合力,恐怕我連高牆都衝不進來,還不如一鼓作氣直接攻打皇城。”

聽到這話,慶雲不禁搖了搖頭。

白沫身在其中根本看不清事實,即便攻破了所有的城防,恐怕也無濟於事,恐怕內部又多少奸細他都不知道。

如果按慶雲所說去做,那官家面對城中還在作亂的人,也只能下手殺掉,不然百姓再傻也會反應過來,是官家做的局。

可白沫卻沒能看出關鍵的點,不然哪會被民間組織和官家雙雙圍殺,腹背受敵。

甩了甩頭,慶雲也不想多說這些,現在他想知道的是外面的情況。

這個問題,慶雲不想問,但他不得不問。

“白沫,這五天死了多少人?”

“二十萬左右。”

慶雲深吸口氣,這數量離常敏和雪皇的目標還很遠,那麼接下來很長的時間,神佑國都會處於內亂之中。

而官家給出的說法,最多也只是叛軍不死心,而後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白沫。

一重天牢,這是打算讓她們把他救出繼續作亂。

“呵呵,放心,你還有出去的機會。”

“廢話,我當然能出去,現在季月軒與官家廝殺十分激烈,就是爲救我。”

冷少的億萬逃妻 “季月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