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呃,小的沒誇張,也沒亂猜想,海洋中級別稍高些的魔獸都知道這事,幾萬年前四個獸主就曾經聯手挑戰過這第五個獸主,結果四個獸主都被打傷了!」海螺魔獸十分委屈道。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幸好這第五個獸主手下留情,不然四個獸主早就不存在了!」海螺魔獸又輕聲嘀咕道。

江帆和楊爽這下震驚了,這還得了,四個海洋獸主聯手都打不過一個,而且連真面目都沒看到,那就太可怕了。

楊爽是魔神主,對付章魚獸主吃力,不說別的,要是有兩隻章魚獸主聯手,楊爽不用說肯定死翹翹,顯然這第五個海洋獸主的實力遠遠強大過魔神主。

江帆和楊爽好半晌都沒說話,江帆是驚訝海洋中還有這等恐怖的魔獸存在,陸地上的強大迭出,已是難以接受了,這還讓人怎麼活?

楊爽是一顆心跌倒冰窟拔涼拔涼的碎了,面如死灰,這還怎麼和海洋魔獸對抗?章魚獸主還是幾人聯手,靠著取巧偷襲才打跑了,第五隻獸主要是出來了,哪還有活路?符魔神根本無法抗衡!

「這麼說整個海洋其實就是這第五個獸主在統治,發動入侵陸地的也是它決定的了!」江帆雙眉緊鎖神情凝重道。

「應該不是,五個獸主之間都是各有領地的,也比較遵守海洋法則的,海膽獸主、章魚獸主、海葵獸主、電鰻獸主它們並不怕它!」海螺魔獸頓時不贊同道。

「海洋法則是幾大獸主共同制定的,四大獸主曾經數次懲罰這第五隻獸主的違規手下,最嚴厲的一次就殺死了數百隻違規魔獸,其中有堪比魔神王實力的魔獸呢!」接著海螺魔獸舉例道。

「是啊,這可就奇怪了,有這麼講道理守規矩的強者?真的搞不懂了!」江帆驚愕,迷惑了。

「嗯,我也糊塗了,魔獸絕對是弱肉強食,有那等實力完全是能做整個海洋魔獸的絕對霸主,怎麼成這種局面了,這很不正常,!」楊爽也是一頭霧水。

「對了,這次章魚獸主帶來你們這群魔獸怎麼都這麼差勁啊,好像你海螺還算厲害的了,你們海洋魔獸中就沒再厲害的角色了嗎?」江帆忽的想起什麼,懷疑道。

「當然有啊,還不少呢,只是這次章魚獸主沒帶,說符魔神不會遇到什麼抵抗,哪知道會遇上你們,哎,真是倒霉!」海螺魔獸否認,更是哀嘆道。

我靠,原來章魚獸主輕敵了!江帆釋然,除了第一次有堵截追殺外,其他兩次毫無阻攔,這次不是自己湊巧遇上,估計就得逞了。

「海膽、海葵、電鰻三獸主都帶隊一次了,這次是章魚獸主,那麼接下來是不是這第五隻獸主帶隊深入陸地發動襲擊?」江帆忽的心中一動試探的問道。

「呃,這不可能,這第五隻獸主前天就進入了海底魔宮,一時出不來的!」海螺魔獸頓時搖頭透露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你怎麼知道第五隻獸主進海底魔宮一時出不來?」江帆怔了怔追問道。

「你的實力一般般,明顯在海洋魔獸中的地位也一般,你也能知道獸主的行蹤?」楊爽懷疑的質問道,心中欣喜不已,這麼恐怖的獸主要是不出現,對付海洋魔獸那就有搞頭。

「呃,獸主的行蹤一般的海洋魔獸是不知道的,小的實力和地位也一般,不過小的的妹妹是章魚獸主的小妾,很得寵的,小的便知道了這些秘密!」海螺魔獸有些驕傲的答道。

「我靠,你妹妹是章魚獸主的小妾!」江帆驚愕了,一臉不信之色。

「不是吧,你體積也就這麼大,你妹妹也大不到哪去,章魚獸主那麼巨大,這也能搞到一起去?」楊爽十分詫異懷疑道,海洋魔獸公的母的搞到一起是不論種族的,因此許多魔獸變異了。

「當然能了,章魚獸主有上千個妻妾呢,小的的妹妹體積還不是最小的,章魚獸主的小妾中最小體積的還不到一米大呢!」海螺魔獸不以為然的爆料道。

「啊,章魚獸主有那麼多妻妾!」江帆頓時一陣眩暈了。

「呃,章魚獸主忙得過來?你也太誇張了吧!這不等於一直公牛與一隻母麻雀嘛,那個鞭比麻雀都大,還怎麼弄?」楊爽還是不信,更是質疑道。

「嘻嘻,最初小的也很疑惑,但是小的的妹妹告訴小的的,章魚獸主的那玩意很小的,自然能搞了,而且章魚獸主長了七八十根那玩意,自然需要很多小妾,這是個秘密呢!」海螺獸主賊兮兮道。

江帆和楊爽頓時大跌眼鏡面面相覷,隨即大笑不已,兩人都長見識了,都是露出鄙夷之色,那麼巨大體積長看幾十個那玩意,卻全是了小蚯蚓,杯具啊!

「第五隻獸主進入海底魔宮,什麼時候能出來?」江帆也不在糾纏章魚獸主的私生活了,想了想問道。

「呃,具體的也說不清楚,反正小的的妹妹說,章魚獸主說了,這第五隻獸主進入海底魔宮,在海水沒上漲到千米之前,它是不會出海底魔宮的!」海螺魔獸回憶了下道。

江帆和楊爽頓時大大的鬆了口氣,又詢問了些情況,沒得到多大有價值的信息了,看著也問不出什麼,便不再審問了。

「呃,兩位大人,小的都交代了,非常的配合,非常的坦白,是不是可以放過小的啊?」海螺魔獸見江帆和楊爽都沒再問話,小心翼翼的詢問哀求道。

「可以啊,馬上就放你回去!」江帆眼珠一轉笑道。

「真的,太好了,謝謝,謝謝兩位大人了,小的一定不忘兩位大人的大恩大德!」海螺魔獸頓時狂喜道。

楊爽卻是一愣,可沒打算放生,皺皺眉正要說什麼,江帆對海螺魔獸要求道:「不過得給你設個元神死咒,你從此得聽我們的話,你就做我們的卧底吧,多收集些獸主方面的消息,告訴我們!」

「啊,這,這不是要小的出賣獸主嗎,獸主知道了會殺了小的的!」海螺魔獸頓時大驚惶恐起來。

「出賣你的獸主?你不是已經出賣了嘛,一次也是出賣,十次也是出賣,這有什麼區別?」江帆有些好笑的反問道,海螺魔獸頓時語塞無言以對,跨擦一下癱倒在地絕望了。

楊爽恍然,不由的贊道:「呵呵,兄弟,高明啊,老哥都沒想到這上面去呢!」一般的海洋魔獸就沒意思了,但海螺魔獸的妹妹是章魚獸主的小妾,能知道其他海洋魔獸無法知道的秘密。

「怎麼,很害怕嗎?」江帆見海螺魔獸那麼不堪有些無語的笑道。

「那樣小的就活不成了,會被四成碎片的,嗚嗚……!」海螺魔獸十分恐懼的應了聲就嚎啕大哭起來。

「找你索要信息也就一兩次的,你不說我們不說誰知道你泄密了?而且章魚獸主能不能活命還兩說,你擔心什麼?」江帆皺皺眉道。

鄙視之極,這玩意也太不堪了,之前氣勢洶洶之態上哪去了?只得信口安慰鼓勵一下,不然搞不好露餡了,沒想到抓的會是章魚獸主的親戚,這可得利用起來。

「真的只索要一兩次消息就放過小的?兩位大人會殺了章魚獸主?」海螺魔獸頓時想起什麼,看了看平靜的海洋,心中一動似乎看到了希望,止住哭聲十分期待的問道。

「索要信息次數頂多不會超過三次,章魚獸主會不會死要看它運氣了,你沒見現在不是風平浪靜了嘛,章魚獸主已經被我們打傷逃走了,你回去就知道了!」江帆只得耐心性子道。

「是啊,好,好,小的一定做好!」海螺魔獸頓時驚駭,同時也是歡喜,真要那樣自己就有活命的機會了,好死不如賴活,急忙討好道。

「老哥,你實力強大,元神死咒還是你來吧!」江帆滿意的點點頭對楊爽道。

楊爽點點頭,上前手一揮,強大的符技使出,海螺魔獸露出痛苦神色,很快元神死咒便設下。

江帆對海螺魔獸交代一陣子,又對楊爽道:「老哥,它這樣完好回去是不行的,將它的螺殼弄裂,造成重傷,它回去也好交差!」

「海螺,你就要受些委屈了,真的提供了重要信息,會給你賞賜的,比如給你弄顆強大的海洋魔獸的內丹什麼的,讓你實力強大起來!」江帆又對海螺魔獸誘惑道。

「是啊,那太好了感謝兩位大人的栽培!」海螺魔獸先是惶恐,弄破裂螺殼,傷勢可就重了,不過一聽賞賜頓時歡喜的應下。

楊爽手一抬,悠著力道的使出小範圍的空間擠壓,嘎巴一串爆響,海螺魔獸發出慘叫,癱倒在地直抽搐,渾身螺殼出行幾十道裂痕,滲出不少鮮血和體液來。

「雙頭,你帶著它遠去百餘裡外的海水放下吧!」江帆吩咐道,雙頭裂體獸立刻捲起重傷的海螺魔獸飛走。

「老哥,我們來研究一下,這次章魚獸主是要襲擊開城獲取化磁隕石,我想最好能阻止,或者先一步找到化磁隕石取走,這樣能延緩或者破壞海水上漲的勢頭,爭取時間!」江帆想了想道。

「嗯,有道理,只要海水上漲不到千米,那可怕的第五隻獸主就不能從海底魔宮出來!」楊爽十分贊同道,取出地圖查看起來,現在海水才上漲了百米多些,還有些時間。

「呃,開城在這,正好在大河沿岸,距離入海口有一萬五千里遠,我們還是有機會阻截破壞海洋獸主的行動!」楊爽指著地圖欣慰道。

「老哥,抱歉了,我只能給你出出主意了,接下來的行動我可就無法參加了,不過你放心,只要有空我一定去找你!」江帆想了想有些歉意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呃,兄弟,你這就要去辦事了!」楊爽頓時面色一變很是失望了。

但很快楊爽便神態恢復自然一副不在意的樣子道:「沒事,我還是有些得力手下,我會馬上發出號召,召集符魔界正義之士一同抵抗海洋魔獸的入侵!」

「海洋魔獸能否順利得逞最主要的是海水上漲這個環節,就少不了要得到化磁隕石,這樣吧,我還有些時間,我就去一趟開城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什麼化磁隕石!」江帆想了想道。

「老哥你就阻止人手,沿著這條大河不下眼線盯著,一旦海洋獸主再次逆河而上就能及時發現,一萬五千里,不近,可以組織多次攔截打擊,我們兩頭下手!」江帆又道。

「當然我可能也就個把小時的空隙,要是萬一找不到化磁隕石,老哥你再派人接受繼續找,絕不能讓海洋獸主再拿到化磁隕石了!」江帆繼續道。

「兄弟,那就麻煩你了!」楊爽很是感激道,明白江帆這是在竭盡時間空隙的幫助他,江帆和他的手下的本領還是非常佩服的,在一座城中找東西,他們要是找不到,估計自己去了也作用不大。

「我們是朋友,麻煩的話就不要說了,我們隨時保持聯繫,我這就走!」江帆擺手道。

江帆與楊爽商議幾句,便使用穿越石帶著雙頭裂體獸,金甲蠻蟲離去,楊爽立刻取出符訊球聯繫不下,隨即也離開了。

江帆位移出千里,很快找到一座小城,卻是鬱悶無比,發現小城已是空城了,百姓和衛隊已是全部逃離,周圍的三座空間傳送場已是無人把手,更是關閉了。

本想強行打開進入空間傳送場使用,但轉念一想還是放棄,估計其他地方的空間傳送場已經切斷與這裡的聯繫,免得海洋魔獸日入侵佔領使用。

江帆只得再次位移出一千里,找到一座中型城市,還好這裡雖然人心惶惶百姓已經就開始出逃,但畢竟隔著較遠,出逃的不是很倉皇急切,基本城市基本還是保持運做,只是人口少了不少。

江帆易容進入空間傳送場地,幾分鐘數次傳送便來到開城城外的,一看路上全是百姓,趕著車輛離去,此時整個符魔界人都覺得河流邊上的城鎮最為危險,都蜂擁逃線陸地深處,盡量遠離河流。

至於盤查緝拿楊爽的通告早已無人關心,江帆很順利的進入開城,城中變得一片蕭條,已是逃走多半人口,剩下的是抱有僥倖心理的人,當然主要是條件不足窮人,街上稀稀拉拉一片蕭條。

開成人口不多,百餘萬,衛隊和城主早就逃之夭夭,這倒也方便江帆行事,喚出雙頭裂體獸,讓它分出所有裂體開始全程搜索,金甲蠻蟲也加入了,不放過城中地面的任何一處角落。

江帆也沒閑著,親自加入搜尋之列,躍上一座高達建築頂部,風之眼透視掃描尋找著,半小時后,忽然符訊球有異動,急忙查看,是楊爽來的訊息,一看頓時十分高興。

楊爽在大河入海口的千餘里一座空城中已經聚集了不少舊部,兩個魔神皇,三個魔神主,還有三千餘精銳衛隊,並且很快會有更多的舊部匯聚而去。

並且楊爽已經向整個符神界發出宣告,自己已經恢復實力,號召所有有良知和正義感的符魔神投靠他一通抗擊海洋魔獸的入侵,保護符魔界的百姓,已經有不少符魔神開始響應了。

呵呵,楊老哥的威望不小,符魔神那麼多,再不濟也能召集個十萬八萬的有識正義之士,只要大家齊心合力抗擊海洋魔獸,實力也不容小視。

一萬五千里遠,真要多處設伏阻擊,不蠻幹,多採用些辦法抗擊,海洋獸主要想深入到開城,不但要耗費不少時間也要付出慘重代價。

江帆很是欣慰,想了想回復訊息,給出些抗擊的意見和鼓勵的話,並告知自己這邊已經在開始搜尋化磁隕石,再次保證只要有空閑,一定找機會打擊海洋魔獸。

江帆收起符訊球,心中卻有些焦急起來,此時雙頭裂體獸的十八個裂體和金甲蠻蟲,已經將整個開城的地面和地下非常仔細的搜尋完畢,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的石頭之類的事物。

奇怪,怎麼沒發現,雙頭的嗅覺不用說,眼裡絕對不差,怎麼會沒有,搜尋的是整個城的地面和地下五十米深度的範圍。

江帆很鬱悶,自己使用風之眼搜尋也檢查完了方圓二十餘里範圍,幾乎是開城的二分之一,其實有雙頭搜尋,自己可以不用出手的,但還是不放心。

不由的有些沉不住氣了,當然也很無奈,畢竟不知道化磁隕石只是個名稱,到底什麼樣的,什麼作用絲毫不知,不知道是沒認出來還是藏的太隱秘,或者方法不對。

難道埋藏的很深?想到這裡立刻指令雙頭和小蠻重新搜查,並見深度加大到地下百米深度,江帆一邊風之眼繼續搜尋,忽然符訊球又有異動,急忙查看,不由的迷惑了。

還是楊爽傳來的訊息,提供了被海洋獸主襲擊過的凡城,克城,元城三處的情況,三座城中建築被破壞的十分嚴重,四個城門都被擊毀,地上也有不少深坑,並無挖掘刨坑的跡象。

所謂深坑似乎都是發動攻擊留下的,而且深坑並不怎麼深,最深的也就三十餘米七八十米範圍大小,我靠,這是什麼情況?

襲擊了那三座城拿到化磁隕石,可這化磁隕石是在城中什麼地方取到的呢?江帆有些沮喪失望了。

之前一心想知道有被襲城中情況,通過分析琢磨出如何尋找化磁隕石的思路,這倒好,似乎沒什麼線索,似乎海洋獸主和海洋魔獸就是純粹屠殺破壞。

地下深處不一定能排除,要是海洋魔獸帶來細小的海洋魔獸完全可以鑽入地下深處,像雙頭似的,楊爽的情報人員實力並不咋地,加上大量建築被毀,不一定察覺到這種情況。

江帆頭疼了,半小時過去了,雙頭和金甲蠻蟲再次彙報,已是見開城再次搜尋了一遍,包括地下百米深度,依舊一無所獲。

我靠,這下真是棘手了,這化磁隕石到底藏在哪裡?江帆的風之眼已搜查完全城,還是一無所獲,雙眉緊鎖開始想著楊爽提供的信息。

凡城、克城、元城三座城內都遭到大規模破壞,四個城門也被破壞……江帆忽的心中一動,三座城遭到破壞的的共同點都一至,是不是問題出在這?

「派出四個裂體再擴大地下深度百米的搜尋,其他的給我仔細查看城中的建築,還有四座城門看看!」江帆想到這立刻吩咐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江帆吩咐完后也在此使出風之眼開始對周圍的建築搜查起來,兩三分鐘的樣子,忽然收到符咒世界中劉茜的呼喚,頓時大喜,同時又是眉頭皺起。

劉茜已經徹底的掌握了幾件曹豹的符魔神器,並且還在青龍組領地中玩耍了較長時間,過得很愜意,都不想出來了,因為江帆沒召喚她。

直到發現魔晶石堆中的新魔蟲王已經長大,這才呼喚江帆,江帆意念發出將劉茜帶出符咒世界,劉茜歡喜道:「江帆,現在我們可以開始尋找魔蟲了!」

江帆想了想簡單將與楊爽抗擊海洋魔獸和來開城的目的講述一遍,最後道:「劉茜,小等半小時吧,要是再找不到我也算儘力了!」

「是啊,你竟然和海洋模式哦幹上了,呃,還打跑了章魚獸主,你真牛!」劉茜滿眼睛的喜悅地感慨道。

「不是吧,第五隻獸主那麼恐怖啊,它要是出來了,符魔神還怎麼活啊!」接著劉茜惶恐擔心道。

「那就等等,希望能找到化磁隕石就好了,只要有化磁隕石,海洋獸主得不到,估計海水上漲千米就無法達到,那樣恐怖的第五隻獸主不出海底魔宮還有些勝算!」最後劉茜期待道。

江帆點頭,繼續搜尋,又過了幾分鐘,忽然身旁的一個雙頭裂體會報道:「主人,城門那邊發現情況!」

「城門那邊發現什麼情況?」江帆忙問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