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呵呵,你還真的不肯說實話,像你們這樣的大家族培養出來的人就是地武境一重么?你的天賦不至於這麼的差吧……」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葉川笑著道,顯然他是不相信鍾易涵的實力的。

鍾易涵臉色一紅,一旁的鐘易煙也是看著葉川,不過她從葉川的眼神中一直都沒有看到有什麼非分的想法。

這個時候的鐘易煙大膽了起來,她道:「你真的不會傷害我們么?」

葉川看了看鐘易煙笑著道:「你怎麼會這麼認為?不過我還真的沒有想過要傷害你們。」

「那剛才一進門的時候,你為什麼要跟我們拉拉扯扯,還……[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章共2頁當前是第1頁1 葉川經受住了一擊,鍾易涵的實力明顯要在自己之上,他整個人神色充滿了戒備之色。

鍾易煙和鍾易涵兩個人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要快,這是讓葉川有些始料未及的事情。

早知道如此的話,他就不放過這兩個女人了,啐了一口之後,葉川冷聲道:「你們想怎麼樣?」

「我們想怎麼樣?哼,你去那個什麼地方真的是為了解救我們?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鍾易涵的臉冷若冰霜,她絕對不相信葉川過去是為了解救她們。

葉川的臉色也是難看到了極點,他如果真的對這些女人有什麼非分之想的話,他會把解藥給這兩個女人么?

「扔塊肉給個畜生,它們還會搖尾乞憐的跟你打個招呼,你們就是這麼對待恩人的?」葉川現在真的是氣的不行,自己花了四億星元石,難不成是來買罪受的么?

鍾易涵哈哈一笑道:「像你這樣的人我真的是見多了,你以為你給我們解藥是為了什麼?剛才一直在問著我們的情況,還試探著我們的實力,你想幹什麼?」

葉川那個鬱悶,自己也就是隨便了解了解情況而已,再者說了,東勝神州鍾家和自己有什麼關係?他葉川也沒有說要靠這幫人去獲取什麼利益吧?

「姐姐,不要跟他廢話了,此人一看就不像好人!」鍾易煙這個時候恢復了實力,和原來判若兩人,一點都沒有之前那種楚楚可憐的模樣了。

「好了,姓秦的,你不要在這邊假惺惺的了,你的所作所為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么?既然你不承認,那我就說到你承認!」鍾易涵冷聲道。

葉川緩緩的朝著窗戶那邊走過去,現在他必須要找到一個退路,否則到時候如此狹小的空間內,面對兩個實力都高於自己的人,他真的是有些難辦啊。

「洗耳恭聽,我倒是要看看你們是怎麼把白的說成黑的了。」葉川也是隨意,臉上則是一臉的義憤填膺。

「嗯,臨死還這麼的嘴硬。那我就給你仔細的說道說道,第一,你為什麼去那個地方?」鍾易涵冷聲問道。

「我……我是去看看,好奇而已!」這個話葉川自己說出來都覺得有些假,不過他真的是這麼想的,而且現在還救了兩個大美女,他覺得還是比較的有成就感的。

「你就是去看看,妹妹,你可看清楚了,男人就是這麼的不要臉。以後不論是誰,只要是男人,他們說的話你都可以認為是在放屁!」鍾易涵對著一旁自己的妹妹的說道,那樣子彷彿是受過什麼傷害一般。

「原來是個怨女!」葉川內心一嘆,看來這女人是認定了自己就是那種人了。

「第二點,你為什麼問完了我們家族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的舉動了?那是以為你害怕了吧?」鍾易涵盯著葉川的眼睛。

葉川冷笑道:「當真是笑話,我是救你們的,你們非但不感謝我,還說我怕了你們的家族?真是笑話。」

鍾易涵冷笑道:「你就不要狡辯了,第三點,你以為你給我們解藥是幹什麼?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心裡的想法?」

葉川那個鬱悶,給解藥都變成了有想法了?這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我給你們解藥還能夠有什麼想法?你這個人是不是太多疑了?」

鍾易涵哈哈一笑道:「男人都不是個東西,你的那些齷齪思想還真當我不知道?你騙騙我妹妹我看還可以,想要騙我?門都沒有!」

葉川也是倔脾氣上來了,他冷笑道:「那我可就要聽聽姑娘你的高見了,我是怎麼個齷齪法?」

鍾易涵並未看著葉川,而是對著一旁的鐘易煙道:「易煙,你看好了,這個就是男人!你知道他的想法么?」

鍾易煙搖搖頭道:「姐,他……他給我們解藥這件事情做的還可以,要不我們就放他一馬?咱們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鍾易涵冷笑道:「做的還可以?那我告訴你他為什麼這麼做!」

葉川也是想要聽聽,這個鐘易涵到底又能夠有什麼高見?

鍾易涵道:「他是想要通過這件事情來博取我們的好感,這樣我們一感激,那豈不是要感謝於他?到時候他到了我們家族,你以為爺爺不會感謝他?到時候他得到的只會更多。最為重要的一點,他以為這樣一幅正人君子的做派會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讓我們對他產生欽佩和愛慕,到時候……」

鍾易煙聽了之後,立馬站起來道:「原來這個人竟然如此的齷齪!」

葉川這個鬱悶,這他娘的到底是什麼跟什麼啊?自己就給了解藥,哪裡會有那麼多的心思?不過照著這個鐘易涵這麼一說,彷彿自己真的就是這種人一樣。

葉川冷眼看著鍾易涵姐妹兩個,他知道今天這件事情恐怕不能夠善了了。

尤其是這個鐘易涵,看上去就是一個死腦筋啊,怎麼說都不行,葉川還能夠有什麼辦法呢?

葉川冷聲道:「精彩,你的話真的是非常的精彩,我很佩服你的想象力!」

鍾易涵眸子中透入著一股殺氣道:「姓秦的,之前你還有一絲的機會,只是你自己以為你的計謀高明,失去了最後的一次機會!」

葉川哈哈一笑道:「這好人果然是不能做,要是知道你這個樣子的話,剛才還不如……」

一時氣急,葉川一下子又說出了一句狠話,鍾易涵眼中寒芒一閃:「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妹妹,現在你知道他是什麼人了吧?」

「殺了他!」鍾易煙直接運足了元力對著葉川的方向就轟了過去。

房間內的空間實在是太過狹小,根本沒有辦法施展開來,葉川直接順著她們拳頭的方向破開了窗戶,逃了出去。

雷鳴城是禁止內鬥的,武者之間想要真正的解決問題那就必須要通過合理合法的手段。

比如說擂台賽,又比如說他們出城去比斗什麼的,反正到了雷鳴城你就要守雷鳴城的規矩,如果你不想受規矩,那麼你就必須要擁有絕對的實力。

如若你現在是武尊境的實力,那麼即便是你觸犯了雷鳴城的法律法規,到時候雷鳴城城主也會笑臉相迎的。

說到底,你守規矩,那是因為你沒有破壞規矩的這個實力。

「竟然讓他給逃了,怪不得之前他往窗戶的方向移動,這個人一看就是很精明的人,之前和我們談話也不過是個幌子,他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逃跑!」鍾易涵鬱悶的看著葉川逃走的方向。

不是她不想追,而是她根本不敢追出去,如若再被那些人給逮住的話,恐怕到時候真的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姐,咱們是不是真的誤會這個人了?」鍾易煙雖然剛才率先動手,不過她的心中還是有那麼一絲的不踏實。

「誤會,妹妹,你可不要太過相信男人了。這些男人如若不是看上了你的美貌,就是看上了你的家世,你真的以為這幫人會真心對我們好么?一個去那種地方的男人,你認為我們會相信他只是去看看么?」鍾易涵苦口婆心的說道。

「我知道的,姐,只是我有些想法而已,你說的話固然有道理,不過你怎麼就知道人家心中的想法呢?何況我們和他素未平生……」

「我的好妹妹,你真的是太傻了。這年頭沒有誰比誰更精明,如若他真的一身正氣,又怎麼會無話可說自己逃跑呢?」鍾易涵冷笑道。

要是葉川在這個地方的話,恐怕早就破口大罵了,一上來就要置自己於死地,他娘的不跑等著挨宰啊?

所以說有些時候碰到這個美女,真的是有理說不清,無理十八條!

「姐,那咱們現在怎麼辦?咱們身上儲物戒指也沒有,啥都沒有,天武宗的地界距離咱們鍾家還有十萬八千里之遙……」鍾易煙有些擔憂的說道。

「妹妹,你忘記了?咱們鍾家在天武宗境內也是有生意的。」鍾易涵笑著道。

「對啊,咱們鍾家還是有生意在天武宗境內的,而且據說這個雷鳴城好像還是天武宗這邊比較大的城市,應該會有我們的點吧?」鍾易煙展顏而笑。

「到時候聯繫上我們鍾家之人,我要將這個什麼市場連根拔起!」鍾易涵臉色陰沉。

這一段痛苦不堪的往事,她還是心有餘悸的,她現在最為痛恨的絕對不是葉川,而是那幫將自己和自己的妹妹捉過來的那群人,她要讓這群人死無葬生之地。

「我要告訴爺爺,我要讓爺爺親自過來為我報仇……」鍾易煙此刻眼淚又一次的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鍾易煙是最受鍾家族長寵愛的一個孫女了,如果他真的要知道自己的孫女受到如此嚴重的迫害的話,到時候恐怕整個雷鳴城血流成河也未必。

不過這一切都必須要等到鍾易涵姐妹兩個去聯繫上鍾家的人,還需要鍾家的人稟告鍾家總部,到時候才會有專門的人出來解決這件事情。

「姐,那我們現在還走不走啊?」鍾易煙問道。

鍾易涵看著遠方冷聲道:「不走了,咱們喬裝打扮一下,然後去雷鳴城問問到底有沒有咱們鍾家的人在此。 腹黑寶寶的俏俏妻 如果有的話,我們就在鍾家的地方等著家族來人!」 豔陽高掛,張天按照記憶中突然出現的功法運功療傷,兩個時辰後張天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張天雙眼猛然一睜,頓時一道精光一閃而過。之前他想着到底修煉什麼功法,沒想到記憶中萬物化星決卻是突然出現了,原本還有些傷的身體在萬物化星決的幫助下此時已經完全康復。

張天望着手上的一塊玉牌,臉上路出一絲欣喜之色。這塊玉牌是每一個星雲學院的學員都有的,沒有這個玉牌,學院的圖書館根本不會讓其它人進去。想到星雲學院圖書館的衆多書籍,張天有些迫不及待的就想了解一番腳下這個大陸到底是什麼樣的。

不過張天剛走出去兩步,白藍就叫住了他,溫婉如玉的動人聲音從身後傳來:

“白天,你到哪裏去?飯已經做好了,你已經幾天沒有吃飯了,快來吃吧!”

聽到白藍的話,張天的腳步爲之一滯。從他醒來到現在就只喝了兩碗水罷了,聽到白藍的話,聞着空氣中散發的飯菜的香味,張天的肚子忍不住就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白藍聽到張天的肚子叫聲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張天望着她如同牡丹一樣的高貴淡雅的微笑,忍不住就將目光移到了她的臉上。感受到張天密集的目光,白藍頓時笑容停在了臉上,美麗的臉龐上頓時升起兩朵紅暈。張天望去,她嬌羞的面容更是美不勝收。

張天目光一時間聚集在白藍漂亮的臉頰上沒有移開,白蘭嬌羞不已不禁啐了一聲。這時候張天才恍悟自己有些失禮了,面色稍稍尷尬,趕緊轉移話題說道:

“我只是想快點了解一下這個世界,所以···”

張天話還未說完,從廚房內走出的白雲輕笑着說道:

“白天哥哥,你知道學院的圖書館在哪嗎?學院是非常大的,就算你走一天恐怕都走不完,在這裏你又不認識別人,到時候你要是迷路了找都找不回來了。”

看着臉上露出的詭異的笑容,張天的面色不禁很是尷尬。看着小美女那似笑非笑的神色,他纔想起來這裏他都沒有來過,而且他還失憶了,若是出門忘了路,恐怕還真找不回來了。想到這,張天不禁面色一紅,有些不敢看向白雲的眼睛。

“咯咯咯,白天哥哥,不過你不用擔心,等我們吃過飯就帶着你一起去,到時候你就能夠看到你想要的東西了。而且,還是兩個大美女陪着你哦。這個待遇,很多人也只是想想罷了。特別是我姐姐,她可是學院十大美女排名第三的美女,很多人追求她她都沒有理會。若是一會讓別人看到你和我們一起去圖書館,到時候你肯定會被我姐的追求者挑戰的,你可不要害怕喔。”

白雲眨了眨美麗的眼睛,看着臉上有些紅暈的白藍對着張天打笑道。白藍本來之前就被張天看的有些羞澀,如今白雲再次拿她說話,臉色更是紅暈,兩朵剛剛變得微淡的紅色再次涌向臉龐。看着白雲臉上的戲謔和眼角中的狡黠,白藍頓時心中一片好氣。

“雲兒,你又調皮了,居然敢調倪姐姐。哼,小心我將你的糗事都告訴楚東,還說你暗暗喜歡他。”

白藍臉上露出怒容,望着原本邪笑的白雲眼中露出一絲威脅。確實如此,聽到白藍威脅的話,白雲頓時焉了下來,眼中一片慌亂,原本的勝券在握看笑話到此時的愁苦與哭喪着臉。

“別啊,姐姐我錯了,千萬別告訴那個大冬瓜,整天我都被他煩死了。他那個傻樣,誰會喜歡他,哼。”

白雲秀鼻一抽,有些不屑的說道。不過張天還是從她眼中看出了一絲不同尋常,只是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故事卻是需要他接下來慢慢了解了。

兩人自顧自的就在那裏打鬧起來,時不時兩人居然還輕輕抓撓一下對方的敏感點。兩人歡笑的打鬧着,室內一片溫香軟體,張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這也太開放了吧,完全不把他這個男人放在心裏。

張天望着將他視爲無物自顧自的打鬧着的姐妹花,臉色有些不自然。右手抵在嘴邊,輕輕咳嗽一聲以此來提醒她們兩個不要忘了還有他的存在。果然聽到張天的輕咳聲,正在打鬧的二人頓時如同時間靜止了一樣,手中的動作停在空中,雙眼睜大看着望着二人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的張天。

兩人神經頓時一緊,趕緊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與穿戴,臉上一紅兩人有些不敢看向張天的眼睛。姐妹二人時常小打小鬧早就習慣了,此時居然忘了這屬於二人的屋子裏還住着一位外人,這外人還是一個男人。好吧,這一次兩人都是溴大了。

張天瞧着兩人的臉蛋通紅,知道需要再次轉移話題,不然今天恐怕幾人都是不好說話了。於是他淡然一笑,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道:

“白藍,不是飯已經做好了嗎?那我們快吃吧,吃完了還要去圖書館呢,我早已經迫不及待了。”

張天說着腳步一邁,大步流星就往廚房裏去,看樣子他是要給二人一個緩衝的時間與空間。張天走後,白蘭與白雲同時擡起頭望着對方,看着對方兩人都是眼中帶着責怪對方之意。這一下兩人的形象是徹底在張天心中被顛覆了,兩人不由得有些垂頭喪氣。

第一次吃飯,張天聞着這誘人的香氣。好幾天都沒有吃飯了,他吃的是特別香,不一會時間他就連續吃了三碗飯,桌子上的好幾份菜也被他吃的狼藉一片。

不到十分鐘,原本兩人準備得一桌子的精美食物頓時被張天吃的一空,摸了摸有些脹得肚子,張天打了個飽嗝。這飯菜真的是太好吃了,沒想到兩個嬌滴滴的大美女居然手藝這麼好。不過似乎情況有些不對,兩人怎麼靜悄悄的。看着兩人有些呆滯的眼神,張天疑惑的問道:

“你們怎麼不吃啊,楞着那幹什麼?”

望着張天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白雲頓時怒氣中生,秀眉一橫,氣呼呼的說道:

“你還說,你看看你,就跟沒吃過飯似的,讓我們怎麼吃?”

聽到白雲氣呼呼的話,張天望着桌上的一些殘渣剩飯,老臉一紅,不好意思地道:

“沒想到你們兩個人這麼美麗,就連飯菜也做的這麼好吃。實在是太好吃了,我一不小心就吃完了。真是對不起了,你們忙了這麼長時間居然一點也沒吃。”

“呵呵,沒事,你喜歡就好。”

白藍看着一臉尷尬的張天笑着說道,聽到白藍解圍的話,張天心中暗暗感動。不過他臉上剛露出笑容,一旁的白雲卻是眼睛眯成一條縫。笑眯眯的說道:

“算你有眼光,不過能夠吃到我姐姐做的飯那可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分。要知道我們姐妹做的飯可是讓人讚不絕口,除了我們的父母別人都是吃不到的,今天你可是佔了大便宜。”

“啊,居然這麼難得。”

張天心中一驚,沒想到吃到兩人做的飯居然如此苛刻。不過飯菜確實很好吃,以後恐怕都是難以吃到了。張天想到這,臉上不禁露出一絲遺憾。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