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哈哈哈哈!!」天機星君慘然一笑,狀死瘋狂的仰頭大笑,「屠羯,你問我們幹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我二人是來送死的!」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屠羯的心沉了下去,不好的預感越發的強烈,顧不上與天機星君說話,縱身飛起,化為一條三百多丈長的黑龍,腹下的五支龍爪呼嘯而出,劃出五道厲芒,抓在蒼穹之上,他是要破空妖界這一方空間!

然而,蒼穹上原本應該在龍爪下出現的空間裂縫卻沒能出現,而是一張無邊無際的大網,覆蓋了妖界整個天空。

正在向屠羯飛行的風乙墨同樣發現了這奇異的現象,連忙收住身形,看著天空中忽明忽暗的大網,拉著白艷霜,向高空飛去,距離大網越近,就越發感受到上面散發出來的威能,竟然隔絕了妖界的界力!

「艷霜,你先回須彌鐲內!」風乙墨表情凝重,拉著白艷霜的手說道,本來,他與白艷霜剛剛見面,有許多話要說,可情況逆轉,妖界已經不是此前的妖界了!

「風郎,發生了什麼事情?」白艷霜十分費解。

「如果沒有猜錯,上面的大網是一座仙陣,屠羯這一次在劫難逃了!」風乙墨語氣沉重的說道。

「啊?不是剛剛達成契約嗎,仙界怎麼會突然翻臉呢?就不怕傳揚出去,有辱仙界的威名?」白艷霜驚訝的叫起來,難以置信的表情。

風乙墨卻苦笑著搖了搖頭,「如果知道真相的人全部都死了呢?還有誰傳播出去他們的醜事嗎?」

白艷霜一愣,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風郎,你是說他們、他們要殺了所有知情人?」

風乙墨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不,他們是要毀掉整個妖界!!」

「啊??」白艷霜驚的後退幾步,小手捂住了嘴巴,一臉的驚恐:「整個妖界?那、那豈不是妖界內數億的妖族、人族都得死?」

「不錯!只有如此,才能徹底的根絕他們違背契約的消息!!」

「風郎,那我們、我們是要死在這裡了嗎?」白艷霜顫聲問道。

「艷霜,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們有事的,先進入須彌鐲內吧,至少裡面是安全的,有混沌氣息,你們妖族的人就可以慢慢的提升修為。」風乙墨勸說道。 「不,妾身要與風郎一起,不求同生,只求共死!能夠在死之前,見到風郎,妾身已經心滿意足了!」白艷霜此時反而平靜下來,輕輕的投入到風乙墨的懷裡,充滿柔情道:「風郎,這些年,你不在妾身的身邊,妾身無時無刻不在思念你,懷念咱們在一起的日子,從現在開始,妾身再也不想與你分開了!」

風乙墨憐惜的摸了摸白艷霜的秀髮,柔聲道:「乖,艷霜聽話,我有辦法帶你們所有人安全離開,不到最後一刻,我是不會放棄的!」

白艷霜揚起頭,痴痴的看著風乙墨堅毅的面孔,她就喜歡風乙墨這種自信,勇往直前的精神,「好,妾身聽風郎的,如果你不幸隕落,妾身必然跟隨你而去,不會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上路的!」

……

「這是什麼?」屠羯試著抓了三次,空中的網紋絲不動,根本無法破開。

「這是仙陣,十天絕地仙陣,屬於仙界十大仙陣之一,波藤大人他們臨走前布置下來的,能夠用在你的身上,屠羯,你應該自豪了!」天機星君淡淡說道,心情平靜下來。

「十天絕地仙陣?這樣的仙陣需要有金仙以上仙人主持,你們級別不夠,莫非你們二人……」屠羯不相信。

「不錯,就是我二人!我們二人任務失敗,可為了我們的家人,只能犧牲自己,換取家人的平安,所以說,屠羯,你應該滿足了!!天閑,動手吧!」天機星君看向天閑星君,渾身冒起了火焰,竟然是燃燒了生命本源,化為一道耀眼刺目的火光,沖向了十天絕地仙陣。

與此同時,天閑星君毅然決然的跟隨而上,與天機星君一起燃燒了本源,投入到大網之中!

嘭!!嘭!!

燃燒了本源的天機星君、天閑星君化身為無數的光芒融入到十天絕地仙陣中,縱橫交錯的陣線開始以二人為中心開始泛起光亮,妖界的天空開始扭曲,仙陣啟動了,威壓逐步提升,天邊開始崩塌,地動山搖,就連高空中的太陽也在仙陣的威能下轟然崩潰,河水倒流,山峰崩塌,整個妖界陷入了一片昏暗!

妖界內的妖族、人族驚慌失措,惶恐不安,膽小的已經嚇破了膽子,癱軟地上,獃獃的望著末日般的天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王……」黑龍亞娜絕望的看著屠羯,身軀擺動,恢復龍身,直奔十天絕地仙陣衝去:「王,奴婢先走一步了!!」

轟!!

黑龍亞娜的自爆並沒有讓十天絕地仙陣毀滅,連一點動蕩都沒有!

「昂!!」屠羯怒了,龍威衝天,血氣翻騰,他沒有想到仙界會如此無恥、如此的殘忍,如此決絕,竟然讓整個妖界消失,而不顧數億妖族、人族的性命!

刺啦!!

屠羯噴出一道黑色閃電,試圖撕裂昏暗的蒼穹,然而,百丈長閃電刺入蒼穹,就好像一粒沙淹沒在大海之中一樣,根本無法泛起浪花來。

屠羯絕望了,十天絕地仙陣封固了妖界,終於展現出仙陣所擁有的威力,在兩名星君自殺式的催動下,這一方世界飛快的崩塌了。

風乙墨安靜的站在虛空,感受四面八方元氣的傾斜、動蕩,規則消失,神識內的妖族、人族慘叫著被浩然的仙陣擠壓成虛無,右手中是五塊亂空碑懸浮,左手裡抓著十塊仙晶,他在等到機會,一個可以離開的機會!

屠羯瘋狂的扭動龐大身軀,不停的撞擊越來越低的十天絕地仙陣,可他很快就遍體鱗傷,血染長空!

他精疲力盡,終於徹底的絕望了,化為人形,渾身是傷的落下,滿臉苦笑,他看到了風乙墨。

嗖!!

一道紫光向風乙墨飛去,風乙墨神識捲動,紫光就漂浮在他眼前,卻是一顆散發空間規則的珠子。

「前輩,這是什麼?」風乙墨問道。

「這是乾坤珠,先天靈寶。本王今生無望,留著它也無用,就贈與你了!」屠羯淡淡的說道,仰頭看了看光芒閃爍的十天絕地仙陣,衝天而去,「小子,本王為你爭取一線生機,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的本事了!」

「前輩,不要!!」風乙墨大驚失色,他覺察到屠羯的絕然,明白屠羯的苦心,他是要以自爆,給自己撕裂仙陣一道口子,好讓自己能夠逃離此地!

可屠羯速度太快,眨眼就衝到了十天絕地仙陣面前,就在他鼓動妖元,即將自爆的瞬間,一道紅色的影子從天而降,撲入屠羯的懷裡:「羯哥,紅衣來了!!」

風乙墨看的清楚,那是一個身穿紅色羽衣的美麗女子,一綹如絲緞般的秀髮輕輕飛舞,細長的峨眉,一雙杏眼含情脈脈,玲瓏的瑤鼻,香腮含羞,滴水櫻桃般的櫻唇,鵝蛋臉嬌羞含情,晶瑩剔透勝雪般的雪肌膚色奇美,身材曼妙纖細,飄然若仙。

「紅衣……」屠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把把紅衣緊緊的摟抱在懷裡,生怕一鬆手,伊人就會消失:「紅衣,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羯哥,是我,你的紅衣來了!」紅衣淚流滿面,三百多萬年的苦苦等待,本以為心上人已經死了,誰知會在這種情況下重逢。

「不,紅衣,你快走,妖界要崩潰了,再不走就晚了!」屠羯想起現在的狀況,連忙把紅衣推出去。

「羯哥,妾身來了就沒有想離開,就算死,妾身也要與你一同共赴黃泉!」紅衣死死的抱住了屠羯的身體。

「紅衣,你……」屠羯獃獃的望著紅衣絕美的容顏,「你怎麼這麼傻啊!」

「三百多萬年了,妾身的心因為你的死訊而死了,對於凡塵,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留戀,如今,讓妾身有幸再一次見到你,死也不會與你分開!!」

屠羯張開雙臂,把紅衣摟在懷裡,堅毅的面孔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既然如此,你我今生今世不會再分離了!!」

紅衣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擁著屠羯,向上空的十天絕地仙陣飛了過去!

轟!轟隆隆!!

屠羯與紅衣化為兩團刺目的光亮,妖界徹底崩塌,山峰、大地、河流飛快的淹沒在扭曲的空間內,規則之力紊亂,無數妖族、人族直接化為了虛無。

風乙墨毫不猶豫的祭出亂空碑,十塊仙晶飛射到亂空碑十個凹槽之內,亂空碑終於發出嗡嗡,懸浮在半空,光芒四起,風乙墨毫不猶豫的鑽入亂空碑形成的空間內,眼前空間猛烈震蕩,五光十色的光線充斥著他的雙眼,巨大壓力傳來,壓迫的骨頭咯咯直響。

他毫不猶豫的施展神龍九現,渾身布滿鱗片,又祭出了香焚盾,仙力瘋狂的湧入香焚盾中,護住全身,可香焚盾只堅持了數息,就崩潰了,五塊亂空碑竟然也被擠壓的貼在他的身上。

風乙墨只感覺好似數億斤重量坐落在亂空碑上,讓亂空碑出現了一道道裂痕,終於堅持不住,嘭嘭嘭的炸開,五臟六腑擠壓到一處,再也無法承受,噴出一口鮮血,暈死了過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風乙墨緩緩睜開雙眼,渾身疼痛難忍,丹田、氣海空空如也,沒有一絲一毫的仙力、元力,左臂沒有了,右腿粉碎骨折,亂空碑斷成十幾截,散落在他的四周。

他緊張的看了看須彌鐲,鬆了一口氣,只要須彌鐲還完好無損,白艷霜、柳若眉、蓮兒他們就安全。

可自己現在重傷,識海碎裂,七片葉子的樹苗萎頓,失去了生機,只能想辦法恢復神識、法力,才能進入須彌鐲。

可這裡是什麼地方?

玉破紅塵女兒醉 風乙墨環顧四周,深吸一口氣,卻吸入了一口精純濃郁的仙靈氣息,頓時愣住了。

此地是一個山坳,山坡上到處都是一株株品級不低的靈藥,仙泉叮咚,仙氣縈繞,一隻只仙禽飛來飛去,氤氳的仙氣覆蓋了整個山坳,令人神清氣爽,似乎呼吸一口,渾身的疼痛都減弱了許多。

難道、難道這裡是仙界?

如果不是仙界,為何有如此濃郁的仙氣?

一定是仙界,是亂空碑在仙晶的催動下把自己代入了仙界!

風乙墨腦袋一片空白,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以這種方式來到仙界,神情激動,眼前一黑,再一次暈了過去。

—(全書完) 風雪絕仙涯,萬古無人煙……此時一對少年人卻是在這懸崖邊緣,與生死做著最後的搏鬥。

那遠處風雪森林的巨大爆炸還沒有停止,波及上千米的龐大天地靈氣席捲著四周的一切。

身邊,那狂暴的少年已經癱倒在地,一身銀白色的亮愷正在緩緩褪去,身上有純白的符文也在消散。少年的意識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

少女輕輕地撫摸他的臉頰,回過身來……

那踏著虛空而來的,是一身血色長袍,長袍綉九朵黑雲,一頭長發及地,在爆炸的波浪中紛飛。

她的身後是一個男子,一身青白袍,袍上綉九朵血雲。烏黑的髮絲,英姿勃發。

「二次進化,掌控天地靈氣……一個剛進入四階養靈境界的小鬼,真是給了我們太多驚喜啊。難怪是被那個老東西選中的眾神傳人。」

那血袍女人帶著嫵媚的笑意,看著懸崖邊的少年少女,眼中迸發著異樣的光芒。

「眾神傳人已失去戰力,難道你一個陪讀的小書童還要反抗不成?我『號碼簿』派遣兩位天尊者前來取眾神傳承,已經是給足了那老傢伙面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那男子清冷的聲音傳來,眼睛逼視著那擋在少年身前的黑衣少女。逍遙二字在少女胸前隨著那黑衣搖擺。她的眼神卻異常堅定!

「在那星空古路上,你一直擋在我的身前,守護著我,今天,就讓我來守護你……」

平淡、彷彿九天外的仙子,不含任何波動的聲音,像是在陳述一個最簡單的話語……她,洛無情,從來都是一個這樣的人。

手一揮,一道光芒籠罩了那少年的身體,形成了一個薄薄的隨風飄搖的光罩。少年無力地想要伸手,奈何卻連一個指頭都動彈不得。

他的意識,還沒有蘇醒,只是內心深處,在深深地悸動。

能量的爆炸聲像是很遠,有時又像是很近,在耳邊,又像是隔著一個世界。

「養靈境!二次進化!她一個陪著眾神傳人的小角色怎麼也有如此天賦?」

……

「神!是神通!眾神傳人不是只能有一個嗎!這不可能!」

……

「仙靈之體!我們都被那個老不死的騙了,眾神傳人不是『源』,這個仙靈之體才是一號要找的『源』!」

……

「別扯這些沒用的了!宗師級陣法師!再不認真點我們今天都得陰溝裡翻船!」

那號碼簿的四號和六號兩位天尊者的喝罵聲斷斷續續的傳入葉天的耳朵里,他連眼睛都睜不開,卻能感受到那少女舉世無雙的風采!

無論戰鬥多麼激烈,那護著他的薄薄的光罩,始終不曾動搖,哪怕從最開始看上去就像是隨時將要幻滅。

這個護著他的小小陣法,甚至都要比那正在籠罩著天地的龐大七級宗師級法陣都要複雜……因為它凝結了一位宗師級陣法師,真正的心血。

一股清風飄來,連同那光罩,他被吹下了懸崖。

心裡的那股悸動,這一刻如此明顯!

下一刻,天地間響徹著四號那女人所獨有的尖銳的叫聲!

「不!!!」

一股血雲瀰漫了整個天空,席捲著長袍都被割裂的狼狽的六號,剎那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轟……!!!

大爆炸的聲音姍姍來遲,遠比剛剛葉天封印千米天地靈氣,引發的靈力爆炸要大的多!

萬年了無人煙的風雪涯都被生生削平了一截!

本就意識模糊的葉天,在大爆炸的瞬間,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知覺。

只有兩滴淚水,順著眼角流了下來……

無情……無情……

沉淪中的呼喊隨著意識漸漸遠去。 古老而恢弘的蒼穹城內,中心廣場,也是這個城市的主人,葉家的演武場!

一個十七八歲少年邁步走向廣場中心位置的那塊彩色巨石。

四周,圍滿了人。有葉家本家的人,也有葉家的外姓家臣,更多的,還是蒼穹城內普通的民眾。

葉家一年一度的家族子弟測評大會,總是會吸引無數人的目光。

這不單決定了葉家子弟資源的分配問題,更決定了地位,影響,以及站隊等很多複雜的經濟政治問題。

牽扯到葉家這樣的龐然大物,稍微一點動向,都影響著整個蒼穹城所有人的命運。

這個少年剛一走出人群,就立刻引來了許多人的注目。就連那高台上,代表著家族最權威的族長與幾位長老,也停止了各自的交談,不由自主的把目光凝聚了過來。

只是這些目光中,卻有著各種各樣完全不同的神色。

來自星星的你 「葉天,開始測評。」

那守在彩色斑斕巨石旁邊的中年人,眯著雙眼,眼神中有些許複雜,更多的卻是不耐煩的蔑視。掃了掃少年葉天身體,淡然開口。

面對這麼多人的關注,這葉天小小年紀,卻表現出了出奇的鎮定。微微躬身,然後向前一步,將手伸向了那塊巨石。

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

只是,預想中的畫面卻並沒有出現。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那彩色斑斕巨石毫無反應。

底下原本翹首以盼的人漸漸放鬆了神經。

「哈哈,連測試碑都不待見他了嗎?太可憐了。」

「就是就是,直接沒反應啊,你見過誰測試一點反應都沒有得嗎?」

「不愧為千古奇才啊!竟然能讓測試碑都毫無辦法!哈哈哈哈哈!」

「天才的世界你不懂。」

……

轟!

猛然!

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一下驚的所有人都閉上了嘴。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