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哈哈,就這個熊樣,竟然還這麼猖狂?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啊。」樂牧哈哈狂笑道,指著林天,臉上充滿了不屑。

2020 年 11 月 15 日By 0 Comments

「不好,回來。」胖高個光頭男突然大聲叫了起來。

林天嘴角升起一抹邪邪的笑容,做了這麼多的事情,為的就是將他們五人分隔開,現在機會終於來了,林天怎麼能夠不高興?

「就是這個時候。」林天眼睛精光暴射,伸出雙手向著瘦高個的雙拳抓去。

瘦高個聽到高個光頭男的呼喊,心神一顫,看到林天突然嘴角升起的一抹邪笑,暗道一聲不好,想要回去可是身在空中無從借力,看到林天雙手伸出向著自己的雙拳抓來,一咬牙,拼了,不管林天想要做什麼,自己一定要爭取一擊制勝。

瘦高個想到做到,倒也是一個狠人,大喝一聲,渾身靈氣急速運轉,一往無前的向著林天轟去。

可是瘦高個卻不知道林天想的就是這樣,看到瘦高個瘋狂的運轉自身的靈力,想要轟出自身至強的一擊,嘴角的邪笑更甚。

雙手更加快速的向著瘦高個的雙拳抓去,胖高個光頭男大叫一聲不好,身體以和體型極不相符的速度向著林天攻去。

林天不管胖高個光頭男的攻擊,急速的將瘦高個的雙拳抓住。

「啊??????」一聲慘絕的喊聲,讓樂牧等人渾身一顫,倒地是在什麼情況下才會讓人發出這麼慘絕的叫喊聲?

樂牧等人驚恐的看到瘦高個的身體竟然急速的乾癟了下去,一眨眼的功夫已經只剩下了皮包骨,凄慘的模樣讓人感到心底發寒。

胖高個光頭男痛吼一聲,伸手抓住瘦高個的雙腳,向著自己的方向拉來,想要將瘦高個自林天的手中就出來,可是卻不想一拉之下,卻將瘦高個自胸口部分拉開。

國民老公太兇勐 五臟六腑散落了一地。

饒是樂牧等人見慣了廝殺的場面,見到這等狀況也不由得感到心中一陣乾嘔。

而林天竟然像是沒有看到一般,深吸一口氣,臉色已經變得紅潤起來,而且像是比之前還有精神了許多。

「真爽啊。」林天閉著眼睛長吐出一口濁氣,感到神清氣爽,很是滿意的笑道。

樂牧等人看到林天的樣子,心中更加的惡寒,比之剛才看到瘦高個的身體瞬間乾癟還要恐懼。

現在在樂牧等人的眼中,林天簡直就是妖孽,而且還是絕頂凶獸幻化而成的。

「你絕對不是人類,不是人。」胖高個光頭男指著林天恐懼的大喊道。

樂牧等人雖然沒有倉皇的逃跑,但卻是腳步慢慢的向後退去。

彷彿和林天每靠近一步都會變得非常的危險。

現在樂牧等人已經後悔了,極度的後悔,特別是樂牧,心中更是悔恨萬分,自己當時到底是怎麼了?明明知道黑暗之中在利用自己,竟然自己還自作聰明的想要反過來利用黑暗之子來將林天殺死。

自己怎麼就沒有想想,憑藉黑暗之子睚眥必報的個性,自己不動手反而讓自己來動手,這不是明擺著說明林天是黑暗之子也碰不得的人物么?

自己簡直就是在和自己的生命過不去。

「走。」樂牧冷喝一聲,身體騰空飛起,連趴在地上一直在顫抖的護體靈獸也不管了。

其餘的三人聽到樂牧的喊聲,也立刻縱身凌空而起,用自己的逃跑絕學,迅速的逃離這個地方,逃離林天。

「你們現在想走?走不了了。」林天冷笑一聲,身體在原地瞬間消失。

下一瞬間已經出現在了胖高個光頭男的身邊,胖高個光頭男大吼一聲,聲音中帶著決絕,伸手向著林天攻來。

林天冷笑一聲,雙手抓住胖高個光頭男的雙手。

「啊??????」慘叫聲響起。

樂牧等人連頭也沒回,速度更加的快了些,連想要回身救一下胖高個光頭男的想法都沒有。

「啊????」

凄慘的叫聲接連著響起了三次,樂牧感覺自己的衣服已經濕透了,身體變得毫無力氣,只是在憑藉自己的一種想要活命的本能在堅持著逃離而已。

「你看看你,跑得這麼慢,需要我來幫助一下你么?」一道清冷的冷笑聲自樂牧的身邊響起。

樂牧渾身顫抖一下,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表情獃滯,就這麼在空中直直的跌落了下去。

「想就這麼死掉?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林天冷笑一聲,俯衝而下,抓住樂牧的頭顱。

「讓你嘗嘗什麼叫做撕心裂肺的疼痛。」林天冷笑一聲,九吸功法運轉。

「啊????????????」

這次的慘叫聲更加的悲慘,堅持的時間更加的長久。

不是林天的九吸不行,而是林天想讓樂牧更好的享受一下死之前的感覺而已,痛苦也是一種感覺。

這也是應該好好享受的。

林天一直認為,或者就比死了好,死之前不管是舒爽還是痛苦,這都是需要人們來享受著。

而且還要閉著眼睛,表情一定要興奮,嘴角帶著微笑。

不過能和林天想法一樣的人還是在少數,起碼樂牧就不是。

「啊????,你殺了我吧,給我一個痛快吧。」樂牧凄慘的叫喊道。

「噓????,好好地享受剩餘的生命吧。」林天示意樂牧不要說話。

「啊????。」

響聲噶然而止,一縷鮮血自樂牧的嘴角流了出來。

「嘖嘖,真是不行啊,竟然受不了自殺了,真是太丟人了。」林天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

「阿天,阿天,你在哪裡?你沒事吧,嗚嗚,不要嚇我啊。」桑蘭焦急傷心憂慮的喊聲自遠處響起。

林天扔下樂牧的屍體,轉身向著小院飛去。

「你,你沒事吧,嗚嗚,嚇死我了。」桑蘭見到林天安然無事的落在自己的眼前,而且嘴角還帶著那種壞壞的笑容,撲哧一下笑了出來,撲到了林天的懷裡,有感覺很委屈,又大聲的哭起來。

「好了,不哭,我這不是什麼事也沒有么,身上一點傷也沒有吧。」林天呵呵的笑道。

「你真是一個大壞蛋。」桑蘭哭夠了,在林天懷裡趴了一會,狠狠地捶打了林天兩下,大喊道。 「為什麼?」

萊徹斯特略帶不解的看向凱瑟琳,這個在他心中已經沒有任何值得留戀的女人,有些驚詫她此刻做出來的選擇。

要知道凱瑟琳手中所掌握著的聖炎能源股份並不是小數目,當初他和漢斯背叛自己的時候,可是從自己手中要走了大部分股份。在當時可要比漢斯的股份還多,即便這三年被漢斯騙走了不少,失去了絕對控股權,但剩下的也絕對不會少。

如今凱瑟琳卻願意心甘情願的簽字,這似乎有點不正常。

凱瑟琳嘴角浮現出一抹自嘲般的苦笑,抬手將散落在臉上的頭髮撥弄到後面,慘然說道:「萊徹斯特,我知道現在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但我此時此刻說的絕對是真心話,是真的想要和你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是心甘情願的要將名下所有股份全都轉讓給你。其實,我想應該用還給你來表述更加準確。畢竟這些股份,當初都是從你手中得到的。」

「這三年我雖然說是跟在漢斯身邊,但並沒有當初想象的那麼美好,過的是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根本就沒過上一天舒心快樂的生活。他之所以會和我結婚,為的就是將聖炎能源掌控在手中,為的就確保他能夠坐穩總裁的位置。在他心中其中始終認為我是不值得相信,要不然他會故意製造出來一場車禍,想要取走我的性命嗎?幸好我福大命大沒死,但也落得個雙腿殘疾的悲慘下場。」

「我知道這樣做你也會表示懷疑,但你不必多想什麼,因為我對你根本沒有任何惡意,你就當作是我對漢斯的報復也好,當作是我幡然醒悟后的痛改前非也罷。我願意簽署股份轉讓協議書的。只要有我的股份在,再加上漢斯的股份,你便能重新掌控整個聖炎能源。雖然說這些年漢斯是提拔起來一批人,我知道你當初也不會沒有留下後手。」

「你肯定是在集團中埋伏著屬於你的力量,當你掌權后,只要讓你的人來頂替掉漢斯的手下。你就能確保整個聖炎能源的穩定和運轉。我知道我也沒必要擔心這些,怎麼說聖炎能源都是你一手創造的,你才是這家集團的創始人。萊徹斯特,就給我最後一次機會,給我最後一次能夠真正回報你的機會。」

萊徹斯特直接從旁邊就拿過來同樣的一份股權轉讓協議書,遞給凱瑟琳,她要是說真的有所圖謀的話,自己也不怕。只要她將這些協議全都簽署,再想要反悔都沒機會。

「那好吧。給你。」

「好,我簽。」凱瑟琳當著萊徹斯特的面,拿起筆毫不猶豫地簽下自己的名字,每個名字簽下,都意味著她會丟失掉一大筆錢,但她卻是無怨無悔的做著。

當凱瑟琳將所有文件全都簽署上自己的名字后,她輕輕的將筆放下,像是卸掉心中最沉重的負擔似的。她身上流露出一種釋然,一種解脫。原來不用背負罪孽債務的感覺是這麼美好。

「要是不出意外,你很快就要重新入主這裡,說說吧,你會怎麼對待我?」凱瑟琳淡然問道。

「你想我會怎麼對待你呢?」萊徹斯特手指捻起著一張張紙,翻閱著整份文件平靜問道。

「送我去天堂吧。」凱瑟琳雙手平放在桌面上,修長的細指從刀叉身上劃過。像是要最後一次感受它們的觸感,今日之後,她恐怕就再也沒有機會享受這些了。

「哦,你想離開這個世界?」

萊徹斯特確定所有文件全都簽字無誤,是隨時都能生效后。就將文件收了起來,這些原本就是他的財富,凝聚著他的智慧和汗水,當然不會不要,再說他要是想跟隨蘇沐身後,光有個腦子,手中沒有資本怎麼行?

「凱瑟琳,我可不是漢斯,殺人放火的事我是不會做的,我是一個正當商人,我之所以能獲得伯爵頭銜,能將聖炎能源一步步做大做強,靠的都是頭腦和努力,而不是採用什麼見不得人的卑劣手段。所以我根本不會對你採取任何過激的手段,我不會因為你而弄髒我的手。」

「但是我也不會讓你離開聖炎莊園,以前你住那裡,現在還住在那裡。我要你好好活著,因為只有活著的你,才能成為我的警鐘,才能時刻提醒著我,做人不能太善良,天朝有句古語說得好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凱瑟琳剎那淚崩,心裡滿是沉重的悔恨。

十分鐘后。

當朱槐笛從外面走進來時,手中拿著的是漢斯簽署的所有股份轉讓協議書,萊徹斯特當然不會去問朱槐笛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他只要能達到最終目的就可以了。

城堡大廳。

略帶拘束的秦青驚嘆的掃視著四周的布置,不由暗暗咂舌道:「沒想到這個別墅外表看似古樸,裡面裝潢竟然如此華麗,但雖然奢華,你有沒有感覺萊徹斯特和漢斯他們之間就像是日月神教?」

宋東策腦袋一陣發麻,你還真是會比喻,不禁反問道:「怎麼就像日月神教呢?」

「怎麼就不是日月神教啦,萊徹斯特就是任我行,漢斯則是東方不敗,漢斯篡權成功執掌聖炎能源,如今萊徹斯特回來複仇,這不就是日月神教的那攤子事嗎?」秦青兩手一比劃,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蘇沐聽到秦青的話后,不由得微微一笑。

這個比喻倒也算是恰當,只不過漢斯並不是東方不敗,他沒有東方不敗的那種豪邁和運氣,到最後都沒有誰知道東方不敗到底是死是活,但漢斯的下場卻是能肯定。

蘇沐曾經問過萊徹斯特會選擇怎麼做,他給出的答案是,既然漢斯當初讓他流浪三年,那麼他也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會讓漢斯同樣流浪,時間的話就是三十年吧。

真要流浪三十年,多大的雄心壯志都會被耗得煙消雲散,化為烏有。

軒轅小硯像是察覺到蘇沐情緒波動,走到他身邊,陪著他看向懸挂在大廳牆壁上的那副漢斯的半身油畫,輕聲說道:「有些人就是這樣,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如何定位,他們為了利益不折手段,沒有道德底線,簡直就是衣冠禽獸,所以說萊徹斯特會如何對待他,都可以理解。」

「嗯,這裡是資本主義統治下的英國,不像咱們國家。在這裡奉行的是金錢至上的原則,漢斯當年為什麼能呼風喚雨?還不是因為他已經掌控聖炎能源,所以說有錢有權。萊徹斯特的能力是有的,所以他絕對能將屬於他的東西全都奪回來。我只是有些感慨,感慨人只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就要時時刻刻都面對各種鬥爭,任何時候都不能鬆懈。」蘇沐感嘆道。

「與人斗其樂無窮嘛。」軒轅小硯意味深長的說道。

蘇沐聽到這話忍不住大笑起來,剛才驟然間升起來有些低沉的情緒一掃而空。軒轅小硯雖然說不會很好的安慰人,但只要是她說出來的話,總是帶有幾分哲理。這句套用偉人的話,很合時宜很應景。

萊徹斯特從餐廳中走出來,站到蘇沐面前後躬身說道:「主人,事情都已經辦妥,聖炎能源現在已經重新回到我的手中,稍後我會去總部召開高層會議,宣布一系列新的人事任命,重新規劃公司的未來發展。至於那份訂單的事,我也已經準備好了,在今天我就會以聖炎能源總裁的身份,聯繫大秦能源,確定三萬輛新能源電動車的單子。」

「嗯,訂單的事不忙,你等會和宋東策秦青談就成,他們知道該怎麼做。倒是你這裡,能全部搞定嗎?」蘇沐沖裡面瞥了一眼問道。

「沒問題。」萊徹斯特恭聲道。

「嗯,那樣最好,我可不希望你的後院再失火。第一次失火還可以是意外,但要是說再失火的話,你拿什麼理由來解釋?那樣的你,可就不值得我再關注了。萊徹斯特,我信任你看好你,你也不要辜負我的希望啊。」蘇沐雙手后負的站在漢斯畫像前面,說出來的這話帶出一種驚人的氣勢,萊徹斯特越發恭敬的低下腦袋。

「聖炎能源一定不會再有任何變化,再出任何狀況的話,也不用您多說了,我會抱著聖炎能源一起走向滅亡。」

「好了,我暫時就住在這裡。還有讓廚房那邊準備點早飯,我們可都還沒有吃飯,吃過飯後,你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給你半天時間,足夠處理好所有事了吧?」說罷,蘇沐牽起來軒轅小硯的手就走向這座城堡的最高處,他要在那裡陪著軒轅小硯,好好欣賞這莊園的美麗風景。

「我會做好一切的,主人。」萊徹斯特彎腰躬身,神情謙恭。

這一日,威爾特郡聖炎莊園變天了,迎來最初的主人萊徹斯特。

聖炎能源在萊徹斯特回歸后,凡是漢斯提拔上來的高層一律全都辭退,一批中、底層的管理人員強勢上位。

漢斯則像一條野狗般在威爾特郡開始他的流浪之旅。

凱瑟琳被軟禁在聖炎莊園中,終其一生都沒有離開這裡,孤老無依無疾而終。

還是這一天,聖炎能源總裁,伯爵萊徹斯特宣布和天朝嵐烽市企業大秦能源締結合作條約,共同研究開發新能源項目,並且先期訂單三萬輛電動能源汽車。

整個英國上下一片嘩然。(未完待續。。) 轉眼間,夏去秋來,不過南夷還是和以前一般的熾熱。

這天林天正在樹蔭下喝著冰鎮的酸梅湯,嘆息著南夷的天氣,到了秋天了還這麼的炎熱,讓林天感到很是不爽。

就在林天滿臉不爽的嘟囔的時候,遠處桑蘭一臉欣喜的跑了過來。

「你高興什麼?有什麼好高興的?」林天眯著眼睛,打了一個哈欠,懶洋洋的說道。

「比武大會要開始了,咯咯,你高興了吧。」桑蘭咯咯的笑道。

林天立馬站了起來,慵懶的眼神消失不見,精光閃爍,臉上的不耐表情一掃而光,換上興奮的表情。

「什麼時候開始。」林天急忙問道。

等了半年了,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一直想要靠刀皇的關係進入聖殿,卻不想一點機會都沒有。

聖殿比自己想象的要複雜得多,並不是說進去就能夠進去的。

而且通過黑暗之子林天也了解到,不是在聖殿長大的人,能夠進入聖殿的唯一機會就是通過比武大會,從而進入聖殿。

諸天破壞神 所以當林天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每天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問桑蘭「比武大會快開始了么?」

然後一個月後,桑蘭一看到林天的第一句話就是說「比武大會還有兩個月。」

讓林天每天度日如年,最後林天對桑蘭說不要每天給自己爆日子了,等比武大會快到的時候就給自己說就行了。

如此一來,林天也倒是沒有再有那種度日如年的感覺了,不用每天掐著時間過日子,不過卻又不知道時間的概念了。

每天睜開眼,吃晚飯,練功,吃晚飯,睡覺。每天就這麼過去了,雖然簡單,卻也充實,時間過得很快。

如今猛的聽到桑蘭說比武大會就要開始了,激動非常啊。

「哼。」桑蘭瞥了林天一眼,哼哼的不說話,抱著胳膊站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了,撅著的小嘴能叼上一個酒瓶。

「嘿嘿。」林天嘿嘿的笑了笑,將桑蘭攬入懷中,低頭在桑蘭的小嘴上親了一下,這才說道「寶貝咋了?生氣了?誰惹你生氣了?給我說,我去揍他。」

「哼,誰氣的我誰不知道么?哼哼,就會裝,大壞蛋。」桑蘭撅著小嘴拍了一下林天的胸膛,嘴上卻升起笑容,燦爛不已。

「給我說說,什麼時候開始?還有多久?」林天又親了桑蘭一下,這才幽幽的問道。

「哼,難道你就只知道想著比武大會么?你就只想著要把那個女孩就出來么?就不知道想我么?」桑蘭氣鼓鼓的說道。

「在我的心裡你們都是一樣的,都是一樣重要的,你難道不知道么?」林天有些生氣的說道。

桑蘭感覺林天確實是生氣了,急忙緩和了語氣說道「我,我只是心裡不好受么。」

說到最後,桑蘭又覺得很是委屈,淚水留了下來,抽泣起來「我問問不行么?我只是想心裡好受一下不行么?」

「到現在了,你還沒有真正的要了我,難道我就這麼不能夠走進你的心么?」桑蘭哭泣道。

林天聽到桑蘭的話,心中也感覺自己挺對不起桑蘭的,嘆了口氣,攬著桑蘭的蠻腰輕輕的說道「你知道的,我的心中只有你,只不過我不想就這麼和你在一起,你知道么?我的心裡其實是很喜歡你的,只不過有一些事情讓我還不能跨過最後那一道界限,你知道么?」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