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唉……」洛天輕嘆了一聲,帶領著一百多名隨從,站在一個無人的大陸之上,讓隨從們休息一下,畢竟長時間的在虛空之中飛行,對於界尊境而言,還是比較吃力的。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洛天吩咐了一翻之後,也是盤坐在了大陸之上,習慣性的將神識擴散而出。

「嗯?」神識剛剛擴散出去,洛天的眉頭便緊皺了起來,目光也是隨之變的有些凌厲。

如今洛天的神識,足已經趕的上天至尊了,若不是將五屬性融合成一種屬性,洛天現在已經是六源天至尊,雖然變成了三源至尊,但是龐大的神識卻還在。

洛天的神識當中,一道細微的波動,不斷的朝著他們的方向飛了過來,雖然氣息波動不強,但是卻沒有逃脫洛天的神識。

「在這四聖星域,我還沒有得罪過誰,要說得罪,也就是白虎宗了!」洛天眼中露出思索之色,低聲輕嘆了一聲。

「殺意,看來真的是沖著我來的啊!」洛天眼中露出冰冷的神色,腳下一蹬,不但沒有逃走,反倒是化成了一道流星一般,朝著那道細微的波動衝去。 第七百六十章虎牢星

四聖星域,洛天的隨從們盤坐在一坐無人的大陸之上,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看著洛天飛向了遠處,不敢怠慢,紛紛起身跟在了洛天的身後。

「回去,這裡不需要你們!」就在隨從們起身的一剎那,洛天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

但是還是有些遲了,界尊境的速度終究還是很快,在洛天聲音落下的剎那間,三名界尊境的隨從,便出現在了無人大陸的千里之外。

「晚了!」冰冷的聲音響起,聽到洛天的聲音,愣神的三名界尊隨從,身形一頓。

下一刻,龐大的威壓,便瞬間席捲在三名界尊的身上,讓三名界尊隨從的心神震動。

「嘭……」一隻黑色的元氣大手猛然出現在三名界尊的身前,一把將三名界尊境的隨從攥在了手中,在強大的壓力之下,三名界尊隨從直接變成了三團血霧,神魂都沒來的急逃出,徹底死去。

「該死!不是一個人!」洛天急速飛行的身形一頓,臉上露出震怒的神色,對方敢當著他的面殺了他的隨從,讓洛天徹底憤怒起來。

顯然,下手之人是奔著他洛天來的,但是卻沒有放過自己隨從的意思,三名界尊由於自己的原因無辜的丟掉了性命,這是洛天不能忍受的,雖然隨從在青龍宗之中地位低下,就是炮灰一般的存在,但是在洛天這裡,隨從們也是活生生的生命,不是奴隸,有著活下去的權利!

「給我滾出來!」洛天大吼一聲,一拳轟出,氣息滔天,轟擊在黑色的蒼穹之上,讓蒼穹顫抖起來。

「咔嚓……」清脆的響聲響起,彷彿憑空響起了陣陣驚雷,一道狼狽的中年人的身影從顯露在洛天的視線當中。

蒼白的臉龐,猩紅的嘴唇下,流出鮮血,顯然被洛天一拳震傷,眼神之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而最顯眼的是,中年人的臉龐之上,烙印著一個方形印記,印記是一個囚字,囚徒的囚。

「另外一個也出來吧!還等我將你抓出來么?」洛天臉上露出冰冷,將拳頭龐大的神識探出,尋找到了中年人另外一個同伴的身影。

「不錯,怪不得那個人讓我們兩個出來殺你,的確是天驕!」一道冰寒之意在人們的心頭升起,虛空震動,洛天的千丈之外,又出現了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人,兩人唯一的共同之處,便是兩人的臉上都是帶著一個囚字的印記。

「虎牢星,難道他們是虎牢星跑出來的人不成!」聽了洛天指示,沒有輕舉妄動的隨從們看著兩個中年人臉上的印記,顫聲開口。

聽到隨從們的高喊之聲,洛天的眉頭緊皺了起來,目光中帶著謹慎看向已經匯合在一起的兩名中年人。

虎牢星,四聖星域,關押犯人的一個大陸,由四大宗門每一個宗門出一名七源至尊兩名六源至尊鎮守著。

「一個三源,一個四源?」洛天感受到了兩人的修為,臉色一變。

「是誰將你們放出來的?說吧,以你們兩個人的實力應該是重點被看護的對象吧,不可能如此輕易的逃出來!」洛天臉上沒有絲毫的懼色,沉聲開口。

「小子,倒也不傻,有人將我們兩人放出來,要取你的性命,至於是誰,我們兩人還是不能說,等你死了,去輪迴中找你這些隨從去問吧!」那名四源至尊,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就憑你們兩個也想拿下我?」洛天冷笑一聲,不退反進,身形化成一道金色的雷光,沖向了那名三源之尊。

「找死!」那名三源至尊,之前被洛天一拳轟出,並且受了些輕傷,感覺面子上有些過不去,臉上露出一絲冰冷之意,身體中三道本源轟然爆發,渾身殺意涌動,怡然不懼,同樣是一拳轟出。

「區區三道簡單的本源,就敢跟我硬捍,找死!」看到那名三源至尊拳頭之上,金色,紅色,還有褐色的三道本源之力,洛天冷哼一聲。

「咔嚓……」兩人的拳頭觸碰在一起,雷光涌動,洛天只是用了剛剛領悟的雷屬性的本源,便讓中年人心神懼震。

在洛天的拳頭之下,三源至尊的中年人,感覺自己彷彿是一個普通人一般,被天雷擊中,五雷轟頂。

而中年人的三屬性本源之力,則是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直接被洛天融合進了混沌本源之中,根本沒有對洛天造成絲毫的傷害。

中年人倒飛出去,撞在一顆直徑千丈的星辰之上,整個星辰被三源至尊的肉身直接崩碎。

與此同時,四源至尊的攻勢也是來到了洛天的身前,長刀披靡,斬碎虛空,朝著洛天的身上斬去。

「哼!」洛天腳下閃起無限的光華,瞬間邁出,腳踏封天步,空間本源遍布在腳上,雷光閃動。

雷屬性本來就是擅長速度的屬性,再加上空間本源之力,洛天的速度,完全可以媲美六源天至尊。

長刀碎虛空,但是卻只是劈在了洛天的影身之上,驚天的四色刀忙,劈碎了無數的星辰之後,消失在人們的視線當中。

洛天雙眼冷芒閃動,裂天槍嗡鳴入手,四式槍技,帶著滔天之威,無數的槍影,漫步在手持長刀的中年人身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一個個血色斑點,出現在四源至尊全身上下,讓這名四源至尊臉色也是蒼白無比。

「思源至尊,居然都不是主人的對手!」

「我就說過,主人一定是在隱藏,雖然是三源至尊,但是這恐怖的戰力,恐怕地至尊內,沒有人是主人的對手!」隨從們大聲議論,看著戰意滔天的洛天,臉上露出振奮之色。

老公大人請息怒! 「殺!今天你必須得死!」倆名中年人,臉上露出瘋狂,兩人都是虎牢星中的犯人,之前有人找到兩人,要兩人殺掉一個天才,便可以放兩人出去。

虎牢星上,兩人雖然實力強悍,但是虎牢星上的條件也是惡劣到了極致,即使兩人是三源和四源至尊,有時候都會有著生命的危險。

兩人不想一輩子都呆在那暗無天日的虎牢星上,所以,有人提出如此誘人的條件,兩人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想必這樣的條件,虎牢星中沒有人會不答應如此誘人的條件。

看到兩人匯聚到一起朝著自己殺來,洛天身上戰意昂然,手持裂天槍,彷彿一個戰神一般,本來象徵隨從的金色頭帶迎風飛舞,倒是讓洛天顯的有些英氣逼人。

「兩人合力,又能耐我何!」洛天一手刺出長槍,一手握拳轟鳴而出,面對兩人的合力攻擊,怡然不懼。

轟鳴之聲,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響起,洛天和兩名至尊境的強者,片刻的時間便是交手了數百次。

兩名虎牢星的犯人雖然強大,但是卻是越打越是心驚,兩人合力,居然被洛天一個人壓制,根本沒有討到絲毫的好處。

「小子,你的確是天驕,甚至整個四聖星域,幾百年來,你也絕對是我們二人看見過的最強的天才!但是,今天,你說什麼都要死,只要你死了,我們才能自由,對不住了!」

「放心,能死在我二人的合力最強的武技之下,你也可以含笑九泉了!」四源至尊冷聲開口,與那名三源至尊同伴對視了一眼,兩人輕輕的點了點頭。

「碧天浪疊殺!」兩人同時低吼,身體之中散發出強大的波動,強大的氣息,彷彿將整個黑色的虛空破一般,四隻手,緩緩的抵在了一起。

兩人知道,這樣纏鬥下去,始終是對他們不利,兩人畢竟是虎牢星的犯人,此地又離青龍宗頗近,時間一長,難免會出現意外,兩人決定用出最強的殺手鐧,也是就在虎牢星中稱霸的最強武技。

隨著兩人聲音的落下,兩人丹田中加起來一共七道本源之力,轟然燃燒起來,帶著驚天的波動,從兩人的手中散出,七道強大的本源,彷彿海浪一般,緩緩的形成,朝著洛天涌去。

「燃燒本源,拚命了么?」洛天心中升起了陣陣的危機感,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洛天自信,憑藉自己的速度,完全能夠躲開這強大的武技攻擊,但是洛天不能躲,他的身後,便是自己的一百多個隨從,雖然感情不是很深,但是洛天還做不到,讓他們這些人去因為自己而死。

想到這,洛天雙手飛速的變化起來,終於動用了混沌本源,灰色的大山,從黑色的虛空中飛出,帶著強大的壓力,朝著七色本源化成的海浪狠狠的撞去。

「崩山!」洛天低吼,雙手掐訣,將灰色的大山引爆,強大的波動,和七色的海浪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鳴滔天,強大的波動化成一朵遮天蔽日的蘑菇雲,最後化成一道毀天滅地的風暴,朝著四周擴散而去,席捲到洛天和兩名虎牢星至尊的身上。

「混沌界域」洛天飛身出現在隨從所呆的大陸之上,界域瞬間展開,將星體和隨從們籠罩起來。

「轟隆隆……」轟鳴之聲,在洛天和隨從們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的隨從們輕聲顫抖起來。

晚上看看能寫多少,要是寫的多的話,會在更四千字或者六千字。 第七百六十一章玄武老龜

感覺到四周強大的波動,洛天的隨從們顫抖起來,甚至連界尊境的隨從也是面帶驚恐。

視線之中,強大的風暴,貫穿虛空,無數的星辰,在這股風暴之下,被卷了進來,最後化成碎石,向四周擴散而去。

「嘭……嘭……嘭……」碎石不斷的擊打在洛天的灰色的界域之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風暴足足席捲了一刻鐘的時間,才徹底平靜了下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蒼白之色。

剛才的界域完全是他靠著混沌本源在支撐,否則光靠元氣形成的界域,洛天相信,片刻的時間,界域便會粉碎,自己身後的隨從們也會被風暴撕碎,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但是,洛天的混沌本源還是被消耗了不少,相當於洛天被傷到了本源。

再活一萬次 感覺到四周平靜下來,洛天將界域收回,輕輕的吐了口氣,龐大的神識擴散出去,發現方圓百里之內,一塊碎石都沒有,全部都被那恐怖的風暴卷碎。

但是洛天也沒想這些,神識不斷的朝著四周延伸著,終於在一處無人的星辰之上看到了兩個渾身是血,狼狽到極致的身影。

兩名虎牢星的至尊,剛才施展的那式武技,便是靠的燃燒本源,被洛天抵擋下來,哪裡還有本源來用,只能靠著自己的肉身硬捍那強大無比的風暴之力,結果可想而知。

洛天腳下蹬地,七步踏出,一瞬間便出現在虛弱到極致的兩人身前。

「送你們上路!」裂天槍帶著嗡鳴之聲,狠狠的刺進了那名三源之至尊的身體之中,強大的撕裂之意,將那名三源至尊的神魂瞬間絞碎,強大的至尊肉身,也是失去了生機。

「你別殺我,我也是迫不得已,我可以投靠你,我可以說出讓我們來殺你的人是誰!」那名四源至尊臉上露出驚恐,目光看向洛天,滿是哀求。

洛天手中打出陣陣的符文,強大的封印之力,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朝著那名中年人的身上飛去。

感覺到洛天沒有殺自己的意思,只是將自己封印,中年人長長的出了口氣,只要不殺自己,自己就還有機會活下去。

但是就在洛天手中的符文即將落到中年人的身上之時,一道冰冷威嚴的聲音在洛天和洛天隨從的耳中響起。

「大膽虎牢星犯,敢私自逃出虎牢星,本來你還可以活命,但是逃出虎牢星,就是死罪!」一道威嚴的聲音,在黑色的虛空中響起,讓洛天的眉頭微微一皺。

但是下一瞬間,一隻金色的大手,從遠處飛了出來,帶著強大的氣息,甚至讓洛天都生不起反抗的情緒。

金色的大手,彷彿上蒼之手,帶著無上的天威,下一刻,便來到了洛天的頭頂之上,絲毫沒有顧忌洛天,狠狠的朝著中年人的身上拍去。

洛天眼中閃過一絲厲色,不敢硬捍,腳踏封天步,雷屬性本源和空間本源,同時作用在雙腳之上,消失在了這片無人的星辰之上。

「嘭……」星辰粉碎,而隨著星辰的粉碎,那名四源至尊,臉上也是露出不甘之色,在這金色的大手之下,徹底死去。

「抹殺人證?」洛天站在虛空之上,一瞬間便想到了,這個中年人為什麼會被抹殺的原因。

波動傳出,一名老者憑空出現,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出現在了洛天眾人的身前,沖著洛天開口:「小友不要驚慌,我乃虎牢星的鎮獄至尊虎天韻!」

「白虎宗?」洛天臉上露出一凝重之色,感受了一下對方的修為,臉色變的有些難看起來。

「七源至尊!」洛天心中砰砰直跳,臉上卻是沒有表露出絲毫。

「想必你應該已經猜出了我的身份,沒錯,我正是白虎宗四大天至尊之一!之前我們掌教至尊說的條件,小友是不是要考慮一下,我白虎宗的實力,絲毫不比青龍宗差,青龍宗能給小友的資源,我白虎宗一樣能給,甚至更多!」虎天韻臉上依然帶著笑意,但是卻微不可查的往前走了一步。

一步之下,洛天和洛天的隨從們卻是感覺到,整個腳下方圓千里的天地之力,卻是轟然而動,星空封禁。

洛天臉色有些難看,目光看向虎天韻,面對七源至尊,洛天根本就沒法去反抗,但是顯然白虎宗這麼讓自己進入白虎宗,對自己顯然不是看重天賦那麼簡單,相比之下,青龍宗雖然做的有些隱秘,但是卻是溫和了許多。

眼下的情況,雖然這個七源至尊看似和和氣氣,但是洛天知道,只要自己反對這個虎天韻的提議,那麼自己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抱歉,晚輩是青龍宗的弟子,暫時還做不出叛宗之事!」洛天臉上帶著恭敬之色。

「暫時?」虎天韻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隨後目光卻是冰冷了下來。

「青龍宗弟子洛天,勾結虎牢星逃犯,被本尊撞破,斬立決!」虎天韻臉上依然帶著笑意,聲音滾滾而落,每一個字,都讓洛天心神巨震,彷彿承受著天威一般。

「老狗!」洛天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知道虎天韻動了殺機,坐以待斃,不是洛天的性格,哪怕只有一線生機,洛天也不會放棄。

洛天知道,自己逃走只有一次機會,一但不成,那麼便會身死道消,身體之中的三道本源轟鳴而出,全部運轉到腳下,封天步瞬間開啟,身體化成一道灰色的長虹,,彷彿將蒼穹割破。

「速度不錯,即使是六源至尊,想必也趕不上你拚命的速度!」虎天韻看到洛天的速度,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但是隨後卻是再次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虎天韻不慌不忙,一步踏出,彷彿跨過了時間的長河,瞬間便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後,一掌拍出,波動澎湃而起,元氣大手,帶著天地之力,朝著洛天拍去。

「該死!太強了!」洛天眼中充血,感覺到身後那個大手的強大,自己根本就抵擋不住,但是洛天卻是依然沒有辦法,自己現在的速度,已經是自己速度的極致。

元氣大手轟鳴一聲,碾碎無數星辰,瞬間便抵達到了洛天的身後,龐大的威壓,讓洛天施展到極致的速度,都是緩緩下降。

「完了!」洛天眼中露出絕望,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這麼死去。

「碎……」一道滄桑的聲音響起,讓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聲音落下,虎天韻隨手拍出的元氣大手,轟然碎裂,化成陣陣的狂風,拍打在洛天的身上,讓洛天本來逃走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一倍。

洛天口中鮮血狂噴,但是臉上卻是帶著狂喜之色,撞碎三顆星辰之後,停下了身軀,目光看向虛空。

「虎天韻,擊殺本尊的弟子,是誰給你的膽量?」沙蒼茫臉上無悲無喜,出現在洛天的身前,滄桑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掌教至尊!」洛天的隨從看見沙蒼茫臉上露出狂喜之色,紛紛長出了口氣。

七源至尊,根本不是他們這些界尊,凝魂巔峰能夠對抗的了的,即使他們這些人自爆,也是傷不到虎天韻絲毫,本來已經絕望,卻沒想到關鍵時刻,沙蒼茫出現。

「沙蒼茫!」虎天韻臉上露出一絲驚顫,別看兩人修為只差一源,但這一源,卻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在沙蒼茫的手下,自己能有逃跑的機會,但是卻不大,此時虎天韻的心情,就是如同,剛才洛天面對虎天韻時一樣。

「看來這些年,白虎宗真的是膨脹了,居然動到本尊的頭上來了!」沙蒼茫平靜無波的臉上終於露出了震怒之色。

洛天對他的作用極大,否則也不可能耗費青龍宗所有資源,讓洛天突破,所以沙蒼茫根本不會放心洛天獨自前往封神大陸,一路之上,暗中保護著,直到洛天堅持不住,這才出現。

「沙掌教,洛天他勾結虎牢星的犯人,,此罪當誅!」虎天韻臉上露出猙獰,身體中的七道本源已經洶湧的燃燒起來。

「給你一個體面的死法,自裁!若是落在我的手裡,想必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沙蒼茫似乎沒有聽到虎天韻的辯解,聲音平淡而出。

「沙蒼茫,我虎天韻也是七源天至尊,若是我拚命,你也會損失不小,今日之事,是我白虎宗不對,此事我必然會給你個交代!」虎天韻開口,臉上依然帶著強勢。

「傷我?你也配!」沙蒼茫不在繼續廢話,伸手一抓,禁錮虛空,彷彿整個天地的主宰,八道本源之力,化成八道長龍瞬息而至,將虎天韻纏繞起來。

「啊……」慘叫之聲,在虛空之中響起,讓洛天心神震動。

「強大,太強大了!」感受到沙蒼茫的八道本源,洛天臉上露出震動,八源至尊的實力,已經滔天,只手滅星辰,七源至尊虎天韻,根本沒能反抗,便被制服。

「吼……」

「沙兄,得饒人處且饒人吧,修行不易,虎天韻雖有不對,但也不至於滅殺!」一道嘶吼之聲傳出,讓沙蒼茫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第七百六十二章老好人

無盡的虛空之上,轟鳴之聲響起,八道本源之力,緩緩的移動,緩緩的移動到沙蒼茫的身前。

八道本源之中,虎天韻臉上帶著驚恐之意,身體不斷的顫抖著,苦苦支撐著八道本源之力帶來的擠壓之力。

虎天韻本來以為自己還能夠逃掉,但是卻小看了沙蒼茫的手段,在八道本源面前,自己只能被動的防禦,即使使出渾身解數,也逃不出去。

看著被禁錮住的虎天韻,洛天和他的隨從們臉上露出震動之色,剛才還如同君臨天下的虎天韻,將洛天逼到絕境的虎天韻,轉瞬間便成了階下囚。

「空間之道,時光之道,光明之道……」洛天臉上帶著震驚看向沙蒼茫的八道本源之力,其中有五道是大道,剩下的三道雖然弱了一些,但比起五屬性的大道來說,也是強了不少。

「青龍宗掌教至尊,果然恐怖!」洛天心中驚嘆的同時,心中也是慶幸自己將五屬性融合成了混沌之道,否則,即使自己進入到了八源至尊,也是不會是這種領悟了大道至尊的對手。

而沙蒼茫將虎天韻拘到了身前,目光深沉的看向遠處,一道驚天的嘶吼之聲響起,讓沙蒼茫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聽到嘶吼之聲,洛天也是順著沙蒼茫的目光向虛空之中望去,不知道為什麼洛天雖然感覺到之道嘶吼之聲雖然驚天動地,但洛天卻是在這嘶吼之聲中,聽出了一絲懶洋洋的感覺。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