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啊。」

2020 年 11 月 9 日By 0 Comments

排雲掌的攻擊消失,楊雲天根本就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也終於明白神劍閣的強大了,劍氣霸道無雙凌厲無匹。

知道自己攻擊被絞碎之後的危險,但是想到了也反應不及,沒有機會施展其他招式來抵擋。

全身的妖力運轉起來,整個人衣衫被撕裂,變成了一個奇怪的妖獸,身體堅硬如鐵,一個紅色的盾牌也出現在面前。

妖獸靈獸的體魄本身就是最大的防禦,妖修強大的防禦,也是變身化為妖獸的樣子,這樣能夠將體魄防禦提升到最大。

看到柳逸的千層浪霸道無比,也不敢大意,施展變身之後,還不忘將一件頂級防禦靈器施展出來。

「轟隆隆。」

「蹬蹬蹬。」

「噗嗤。」

就在楊雲天變身施展防禦之後,千層浪的劍浪已經來到了他面前,一聲轟隆隆巨響,千層浪擊中楊雲天強大的身軀。

變身之後的體魄,將千層浪的余勁抵擋了下來,但是千層浪的威力太過恐怖,楊雲天也被撞得蹬蹬蹬退了數步。

千層浪的攻擊抵擋下來,楊雲天並沒有輕鬆,相反的更加害怕,一生中,很少有他害怕的事情了,沒有想到到了天武境之時,遇到了這個恐怖的少年。

一個恐怖之極的真武境少年,千層浪和自己的排雲掌撞擊之後還有這麼強大的威力,後面拿到白色長虹,肯定不好應付。

剛剛想到這裡,身子還沒有停下來的時候,白色長虹就是那長虹貫日一樣穿透了紅色的盾牌,紅色盾牌是頂級的靈器,但是卻被這麼輕易的破除了。

白色長虹也穿透了他的身體,一個拳頭大小的血孔在胸口上面出現,楊雲天身子快速的變回了原型,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

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子慢慢的倒了下去,最後沒有一點的氣息和動靜,柳逸一直站立著,臉上的神情沒有絲毫的變化,眼神緊緊盯著楊雲天。

時間慢慢的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楊雲天再也沒有一點的動靜,徹底的被滅殺了。

「噗嗤。」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站立在地上的柳逸,手中的孤峰劍掉落在地上,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身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原來,施展千層浪的時候,就已經真氣消耗殆盡,他真的千層浪的威力強大,但是對方是一個天武境的恐怖武者,自然強大至極。

自己已經沒有真氣了,要是一擊之下不能將對方滅殺,自己的下場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被人宰殺。

強行將最後一絲真氣調動起來,長虹貫日施展出來,緊緊的跟在千層浪後面,一切的算計,都是天衣無縫,只要有一絲的意外出現,他就會徹底的失敗。

兩招施展出來,身體裡面沒有絲毫的真氣了,劍靈也在丹田裡面不能動彈一下,眼睛一直盯著楊雲天。

看到楊雲天被千層浪和長虹貫日擊中,最後倒下去之後,心裡稍稍輕鬆了一些,直到過了很久,發現楊雲天徹底的死掉之後,心裡才放鬆。

緊繃的心神一放鬆,原本就已經崩潰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了,最後坐在地上,身上沒有絲毫的力氣和真氣。

「天武境,果然強大。」

柳逸眼神看著遠處地上的楊雲天,心裡震撼無比,隨即將兩塊靈晶抓在手中,快速的恢復真氣,這個地方不是久留之地,必須馬上離開。

想要離開,沒有真氣和力氣是不可能的,靈晶對他真武境沒有什麼幫助了,也只能用來恢復一點真氣。

不到片刻,兩顆靈晶就化為了粉末,他體內也多了一絲的真氣,隨即就站起來,來到楊雲天面前,將楊雲天的儲物袋取走,身上有用的地方都全部搜走。

做完一切,托著疲倦的身子朝山脈中一步步行去,施展身法飛行的力氣都沒有了,慢慢的,柳逸的身影消失在山脈之中。

「可惡,可惡!」

離雲宗宗門所在的龍天山脈中,離雲大殿裡面坐著八個強大的武者,在大殿中心的位子上,一個中年男子猛然站立起來,怒聲的暴吼道。

剛剛得到消息,離雲宗九大長老之一的楊雲天被滅殺了,之前被滅殺掉了幾個真武境後期頂峰的弟子,他已經強行忍著,現在九大長老之一的楊雲天被滅殺了,這樣的事情,他哪裡可以忍受。

在青洲,任何一個天武境都是門派最為重要的人物,往往一個天武境武者的死亡會給門派帶來極大的影響。

離雲宗九個天武境長老,一個天武境宗主,幾乎和三大門派相庭抗理了,沒有想到現在少了一個天武境,這樣下去,離雲宗的實力又要弱了不少。

「宗主,發生什麼事情了?」

坐在首位的老者看到宗主暴怒的樣子,心裡也是一驚,離雲宗宗主周天均可是天武榜第十的高手,下面的人很少看到他動怒,現在動怒了,肯定發生了什麼大事。

葬元劫 在青洲,不但有天驕榜,還有天武榜,天驕榜是指三十歲以下的真武境高手,天武榜自然就是天武境高手了。

能進入天武榜前十,修為實力可想而知了,這樣的高手,已經很少有事情能夠影響他們的心境了。

說話的是離雲宗的二長老吳青雨,也是天武境中期的高手,比起大長老雲霆實力相差無幾。

「九長老楊雲天的本命珠已經碎了。」

周天均轉身,看著剩下的八個長老,淡淡的說道,天武境的高手,在青洲很少會被滅殺,最多的都是自己坐化。

錯戀:一恨成愛 沒有想到自己離雲宗的長老天武境居然被滅殺了,這一段時間,離雲宗發生了不少的事情,離雲宗千年來第一天才雲蕭風被滅殺,接著幾個真武境後期頂峰弟子被滅殺。

就在剛剛之前傳來又有六個真武境被滅殺,現在,連九長老的本命珠也碎了,本命珠碎裂,自然是本命珠的主人已經死掉了。

「什麼,雲天他出事了?」

「怎麼可能,九長老是天武境初期的高手,就算是中期高手也不見得可以滅殺他。」

「難道是神劍閣的天武境出手了,這也不可能啊,我們在神劍閣的人,一直沒有傳來天武境離開神劍閣的消息。」

「九長老天武境初期,但是已經修鍊出了神鳳大手印,就算是神劍閣的天武境,也不見得能夠擊敗。」

在周天均說話之後,其他的八個長老都是驚駭無比,一下子都失態站立起來,九長老天武境初期居然被滅殺了。

他們明白本命珠碎裂是怎麼回事,肯定是九長老遭到了不測,要不然也不會這樣,頓時幾個長老都是議論紛紛。

神劍閣的天武境比離雲宗多,但是修鍊出劍氣外放的高手沒有幾個,要是這幾個高手不出來,肯定沒有機會滅殺九長老。

「根據下面傳來消息,滅殺蕭風的人,多半是神劍閣的弟子,最後查出來,他們都是被劍氣滅殺的,可這個弟子只是一個真武境初期的武者,怎麼可能滅殺這麼多的真武境,現在又將九長老害了。」

雲霆不解說著,自己兒子被滅殺,一直在暴怒之中,離雲宗上下的高手,都暗中尋找這個兇手,沒有想到去的人,都沒有回來,甚至現在連天武境都賠進去了。

「敢招惹我離雲宗,就算是神劍閣的人,本宗同樣不會放過,現在,你們兩個人一組,將這個人給滅殺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個人不能留在世上。」

周天均沉吟了片刻,臉上露出濃郁的殺機,對下面的八個長老傳令,不管對方是真武境還是天武境,都要將他滅殺,這是一個威脅,必須抹除。

八個長老點頭,隨即商議怎麼對付這個滅殺九長老的兇手,兩個人天武境一組,這樣實力強大無匹,滅殺真武境和天武境根本就不在話下。

一時之間,離雲宗的高手盡出,快速的朝龍天大城遠處趕去,形成包抄之狀,想要將這個殺人兇手撕裂一樣。

就在楊雲天被滅殺的山脈中,一個草叢中,傳出嗖嗖的聲音,接著一個少年從裡面爬了出來。

少年一身白衣,只是衣衫上面有無數的血跡,血跡早就幹了,嘴角上也是血跡,整個人樣子恐怖無比。

這個少年不是柳逸還有誰,原來他一直都沒有離開這個山脈,只是再離原先打鬥的地方找了一個稍稍隱蔽的地方休息。

開始是準備逃離這個地方,但是沒有想到受傷的程度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一時之間根本就不能恢復,要是這樣逃走,肯定會傷勢惡化,只能找一個地方壓制傷勢。

足足用了半天的時間,才將傷勢壓制,在草叢裡面,要是不注意的話,自然也沒有人會發現他。

走出草叢之後,四周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從這個地方到龍天大城,足足三千里的距離了,這點距離,追殺他人武者早就來到了這裡,現在他根本就沒有絲毫打算離開這裡。

而是小心翼翼的尋找著,不能趕路逃走,就只能留下來療傷,要療傷的話,就必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雖然恢復了真氣,但是體內的傷勢,根本就不能運功,只能施展一點點身法快速的奔行著。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都沒有發現隱蔽適合修鍊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心裡感受到了一絲危機,雖然沒有發現危險來自何處,但是憑著經驗和感受,這絲危機快速的逼近。

「不好,離雲宗的人來了。」

柳逸心裡暗暗的說著,隨即趕緊提氣一絲真氣,將身法龍飛鳳舞運轉,快速的朝前面奔行著,現在的情形,別說面對天武境,就算是一個真武境,他也只能被滅殺的份。

「嗖嗖,嗖嗖。」

破空之聲響起,柳逸身子快速的朝前面穿梭著,嘴角的血跡不斷的溢出,臉色也變得難看無比。

而且他感受到背後的危機越來越近,而且這次的危機,是一次絕殺的危機,要是自己留下來被逮住了,肯定沒有絲毫的生還機會。

比起開始遇到天武境的楊雲天還要危險,現在的他,就像是無頭蒼蠅一般快速的飛行著,只要上面地方隱蔽就往上面地方飛奔。

「三哥,你發現了?」

程雲聰一邊飛行,一邊給身邊不遠的老者說著,臉上露出了認真的神色,開始兩人在前面發現了楊雲天的屍體,看到楊雲天被滅殺的傷勢情形,樣子要有多慘就有多慘。

兩人都聯想到了那恐怖的劍氣,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恐怖的劍氣,連天武境變身之後的楊雲天都滅殺了。

發現楊雲天被滅殺的地方之後,就在四周尋找了一番,沒有絲毫的蹤跡,最後也想到那個強大的武者不可能留下來,就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尋找。

沒有想到居然發現了一個武者在逃跑,只是距離太遠,又看不到人影,更重要是,兩人不敢飛的太快。

「嗯,應該不錯,那個人肯定受了重傷,要不然也不會在這裡停留這麼久。」

三長老程雲明點了點頭,兩人是親兄弟,這次在宗主的命令之下,一起出來尋找追殺神劍閣的那個弟子。

「三哥,對方受傷了,我們趕緊將他滅殺了回去復命,不然夜長夢多。」

程雲聰聽到自己三哥的話,心裡也確定下來,前面飛行逃走的人,應該受了重傷,要是滅殺了九長老自己沒有受傷,那就恐怖了。

「咦,不對,失去了氣息和蹤跡。」

程雲明點了點頭,但是正準備說話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個事情,就是前面的那個武者的氣息和蹤跡消失了,徹底的消失,沒有絲毫的蹤跡可以尋找了,就像是空氣一樣消失在天地之間。

天武境武者的神識,完全可以注意到五十里之外的一切,比起真武境十里的神識距離,要強大多了。

柳逸現在的神識,比起一般的真武境強大一些,可以達到二十里之外,但是這樣的神識對於武者,只能是一個點,不能大面積的搜索。

就像是眼神一樣只有很小的一個直線面積,在他們的神識裡面,發現了柳逸的一絲蹤跡,並沒有看清楚柳逸的身影,完全是憑著氣息追蹤的。

沒有想到這個原本在神識裡面鎖定的那個氣息,居然突然消失了,這樣的事情,還是第一次遇到。

「難道是對方發現我們的追蹤了?」

程雲聰怔了一下,也將神識快速的掃視,並沒有發現絲毫的氣息,除了山脈之中一些靈獸,沒有一個武者的氣息了。

兩人臉上都露出了不解之色,要說一個武者在強大,也不可能將氣息隱藏起來,除非是修鍊了專門隱藏氣息的的功法。

「走,不要讓他刷花樣,要是這樣就弄丟了,以後就沒有臉面了。」

程雲明身子快速的閃動,整個人飛升到空中,居高臨下的四處打量,頓時發現了一個讓他無語的事情,在三十里之外,一個巨大的湖泊。

與其說是湖泊,還不如說是一個巨大的海域,他們居然忘記了這個地方就是天晉帝國的邊境嵐煙海域了。

要是這個武者進入到了海域裡面,就是泥牛入海,根本就是大海撈針無跡可尋,隨即朝身邊的程雲聰喊了一下,將身法提升到極致,快速的來到那個氣息消失的地方。

看著這個巨大的湖泊,兩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怒意,這個巨大的湖泊,就是嵐煙海域的一個邊緣,那個氣息在這裡消失,肯定進入到了海域裡面。

要是進入到湖泊裡面,就順著湖泊進入到海域,或者在其他的地方上岸悄然離開,這樣一來,這個人就徹底的失去的蹤跡了。

柳逸感受到後面的危機越來越強,也知道來了很強大的天武境強者,身子不斷的飛射,就在他感受到後面武者說話之聲順著風聲傳來之時,眼前出現了一片銀白色的湖泊。

看到這個湖泊,柳逸頓時興奮起來,感覺蒼天還是長眼了,這個時候,要是沒有這個湖泊,肯定就死定了。

身子一閃,化為了一道美麗的弧線,轉眼間就進入到了湖泊之中,湖泊連一絲波紋都不曾出現。

八零福寶小神醫 進入到湖泊裡面之後,發現這個湖泊裡面就像是死水一樣,沒有絲毫的生機,現在的他,根本就不管這些了,身子快速的朝下面沉了下去。

只要能夠躲過後面天武境強者就行了,不知道過了多久,身子一直往下面沉了下去,水裡面沒有絲毫的壓迫之感,就像這些湖水是空氣一樣。

「咦。」

柳逸大概估計了一下,自己最少下沉了五百丈的距離,下面模模糊糊一片,到處都是銀白色,湖水是銀白色,在裡面也沒有昏暗的感覺。

就在這個是,柳逸的身子被一道詭異的吸扯之力拉了下去,突然的吸力讓他沒有絲毫的反應就拉了過去。

在眼神餘光之中,看到是一個方圓兩丈大小了陣壇,陣壇上面也是散發著銀白的光芒,自己身子也是被陣壇上面的吸力拉過來的。

不過沒有等人看清楚,腦海裡面一陣眩暈,就像是進入到傳送陣裡面一樣,一陣眩暈之後,整個人被狠狠的拋;拋落在地上。

「這裡是什麼地方?」

柳逸忍著巨疼,四處打量著,自己身處的地方完全是一個地下通道,四周都是灰暗一片,身邊遠的地方是一個一丈大小的陣壇,和湖水中的一樣。

視線中,一共三條通道,三條道一模一樣,通道沒有盡頭,不知道延伸到什麼地方。

稍稍休息了一下,趕緊站起來,隨便選擇了一個通道就朝前面奔行而去,他明白自己在湖泊的地方消失,自己後面的天武境強者,肯定也會進入這裡,自己要是留在這裡,肯定被逮現成的。

「嗖嗖,嗖嗖。」

「嗖嗖,嗖嗖。」

快速的奔行帶起一絲絲破空之聲,柳逸忍住身體的疼痛,汗珠一顆顆顆的滑落,但是他不敢停留下來,要是在通道裡面,對方肯定一眼看見自己。

足足奔行了兩個時辰,要不是有龍氣淬體,他整個人早就奔潰了,能夠堅持到現在,也就只有他這樣強悍的體魄和心智了。

「唧唧,唧唧。」

一絲細微的聲音傳到了柳逸耳中,疲倦到了極致的他,已經將這絲聲音當成了幻覺了,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眼前一晃,一個敏捷的身影出現。

這個影子的出現,讓處於緊張狀態的柳逸心裡一顫,強行提起一絲力量,緊張的看著眼前,不過看到眼前的事物之後,就感到了一絲好笑,笑自己太過緊張了。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隻圓滾滾的雪白兔子,只是這隻兔子也太過肥胖了,看著這個樣子,就算是一個普通的獵人用手都能夠抓住。

完全跟狡兔扯不上半點關係,不過兩顆紅寶石一樣的眼珠煞是可愛,讓人生出不盡的好感。

更可笑的是,這個雪白的兔子看到柳逸之後,沒有一點的害怕,閃亮的眼珠不斷的轉動打量柳逸,好奇的看著柳逸。

一人一兔就這麼對視著,柳逸也趁著這點時間休息一下,他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了,真的想躺下來睡一覺。

「唧唧,唧唧。」

就在這個時候,雪白兔子著急的叫了兩聲,雖然柳逸不知道這個兔子在幹什麼,但是也能感應到一點,這個兔子很著急的樣子。

心裡生出一絲怪異的感覺,難道這個兔子會感受到後面的危險不成,這個好笑的想法,他也感到好笑,不過立即反映過來。

「危險?」

柳逸自言自語的說了出來,頓時明白了,肯定是天武境追上來了,自己還猶然不知,於是轉身朝後面看了過去,只見一條淡淡的身影朝這邊飛射而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