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啊!你們怎麼能讓木白一個人留下來?」寒煙似乎很擔心,想要下去幫忙,但力量太小,無法從奧古斯丁手中掙脫出來。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奧古斯丁憨笑道:「大哥現在很厲害,你要相信他,我們先走吧。」

拜迪對蜀黍催促了一句,蜀黍身影如風,轉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木白和六名混元分身一字排開,等了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那群高手便追到了他身前。

那群高手一見木白居然一個人就敢攔住他們,無不感到驚訝。

從木白身上的氣息上看,他擁有帝級后階的實力,就算加上那六名混元分身的力量,也不可能是他們這多人的對手,如果是皇級高手的話,那還沒什麼問題。

木白嘴角掛著一絲冷笑,臉上看不出有任何畏懼的神色。

身前這群高手,大約有三十幾人,還有少部分的聖級。

「一起上,先把這小子幹掉!」

一名高手大喊一聲,提起手中的大劍就要朝木白砍來的時候,腳下底下忽地劇烈一陣,好似活過來一般在蠕動。

「糟糕!這十級土系陷阱!」一名魂符師失聲驚叫道。

瞬時間,周圍的岩石地面變得如爛泥般粘稠,頓時就將那些高手困住了,讓他們雙腳無法離開這泥潭。

十級土系陷阱法術,地靈水覆:能夠將大地變成泥潭,讓人行動艱難。

但那些高手也不是吃素的,雖然武師無法移動,但天弓師和魂符師還可以攻擊。 木白早就準備好了防禦法陣,水系混元分身頓時引動一個十級防禦法陣,形成一道水壁,將其它分身的身體保護在內。

木白本人的身體,則已經施加了風系十級輕身術和十級的光系力量增幅光環,身影消失在原地,殺入人群中,一邊暗自操控其它分身展開法術攻擊。

得到魔法輔助,木白的實力比之前提高了十幾倍以上,就是對戰一名皇級高手也不成問題。

刀光連續閃爍。

他認準毫無防禦力的魂符師下手,瞬間就可以一刀斬殺一人。

高手之間的對決,往往比的就是先機。

木白雖然只是孤身一人,可他擁有實力強大的分身,一開始就控制住了主動權,殺入人群中以後,打得他們措手不及,自顧不暇。

而且那六個混元分身是受木白控制,攻擊配合很有默契,各種法術巧妙搭配在一起進攻,很快就壓制主了那群高手的箭矢和法術攻擊。

一番混戰之下,那些高手很快就被木白的實力所震驚了,因為這遠遠超出了帝級高手所能達到的極限力量。

這群高手中,十幾名魂符師在戰鬥一開始就被木白斬殺殆盡,沒有法術攻擊的壓力,木白那些分身壓力大減,可以用更多的精力對對付天弓師。

天弓師的優勢就身形敏捷,箭術厲害,但防禦力僅比魂符師強上那麼一點。

此刻,他們深陷泥潭無法動彈,就如一個個活靶子,箭矢的攻擊力量又沒有法術那麼強,交手幾個回合,就有半數被木白分身引動出來搭配法術給轟殺了。

而木白本人殺入人群,已經給這群高手造成了很大的混亂,他自身不在這泥潭的法術禁錮範圍內,所以根本不受影響,就如遊動在水面上一樣。

「轟!」

一刀砍下去。

一名武師慌忙用大劍抵擋。

可是他的力量無法跟木白抗拒,當時就被震得口吐鮮血,如果不是因為這泥潭的話,他的身子早就飛出去了。 「噗哧!」

鮮血從那武師身後噴射而出,木白利用一根神針,勁力灌注其中,直接將那武師的心臟刺穿了。

這一切,只發生在電光之間。

幹掉一個目標后,木白又朝身旁的另外一名天弓師殺去。

他就像是死神一樣,凡是被他盯上的目標,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

如此戰鬥了二十分鐘左右,原地除了木白和六個混元分身以外,已經沒有一個人還能站著。

「呼……」

木白大出口氣,經過這場戰鬥,體力消耗巨大。

那六個混元分身,其中有三個分身受了點傷,這種傷害是作用於靈魂的,表面上看不出來什麼,但是想要恢復過來,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木白心裡很清楚,這混元分身對自己有多麼重要。

它們就好比是成神之路上的地基,以後要是將這個六個分身都修鍊成了神級,領域終極元素奧義,到時候奧義融合,會發生什麼,木白雖然暫時不知道,但有一點是肯定的,自己絕對會進入一個比十三級主神還要強大得多的層次!

抬頭望了眼天空。

地龍和費希爾、吞噬神獸之間打得依舊十分激烈。

空間震蕩不斷,那山谷內的宮殿已經被衝垮,不知有多少人還沒來得及逃出來就直接被那恐怖的力量氣流給絞殺了。

那個惡毒女配今天又做好事啦 不過,費希爾和吞噬神獸這次明顯不是那地龍的對手。

地龍在四千多年前就是一名真神級的神獸,只是由於肉體在古神大戰中被毀滅,實力才有所下降,可它經過數千年的沉睡,又重新修鍊了一副肉體,無論是戰鬥經驗和力量方面,都要比費希爾和吞噬神獸要強大得多。

況且,兩天前的一戰,費希爾和吞噬神獸受傷極重,實力只恢復了一點,而地龍除了消耗巨大以外,只是受了點輕傷,幾乎可以忽略。

木白看清楚情況以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這麼打下去,因該用不了多長時間就可以分出勝負了,那費希爾和吞噬神獸完全只是在硬撐而已。 「吼!」

此時,一聲震天怒吼傳來,整個天地都在為之顫抖。

木白心頭狂震,感覺到這片領地空中的土元素都被抽之一空。

「是禁咒攻擊!」木白臉色大驚。

地面的岩石瞬間龜裂破碎,紛紛飛向半空,凝聚在地龍身前。

木白幾乎可以想象到,若是這禁咒攻擊覆蓋下來的話,方圓萬米內幾乎沒有生物可以存活的。

不待多想,木白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大地!毀滅一切阻擋在眼前的障礙!——地神之印!」

一隻有無數岩石拼湊而成的巨大掌印,幾乎遮住了頭頂上的整片天空,這掌印至少長達一千米,視線陷入一片昏暗,大地放佛在為之顫動,氣氛壓抑得可怕。

「什麼!居然還有力量引動禁咒法術!」

已經跟吞噬神獸合魂的費希爾,望見天空中那隻巨大掌印時,驚得魂不附體,他想不到這地龍還保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是地龍最後保留的必殺一擊,一直都在等待現在這個機會。

費希爾根本沒有力量再去抵擋的,以這地神之印的攻擊威力,足夠毀滅他的神格。

「哈哈哈!給我去死吧!」地龍一聲冷笑。

頓見空中那巨大掌印直接朝費希爾拍了下來,那個剎那,空間就如鏡子一樣被那掌印給拍碎了。

「不!你殺不死我的!」費希爾大驚失色,咬牙拼勁運體內最後的力量,在身體四周形成一道四方形的吞噬領域,將自己牢牢保護在內。

「轟隆!」一聲崩裂天地的巨大爆響傳來。

萬米狂沙飛揚,大地沉陷,爆炸氣流形成一股恐怖的龍捲颶風,無情的吞噬著周圍一切。

這般景象,就放佛是世界末日到來了一般。

漫天沙塵,就如那滾滾塵霧,瀰漫開來……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當天地重新恢復平靜的時候,那五指環山和山谷內的宮殿,早已看不到蹤影,一切都被毀滅。 如果從高空中看去的話,會發現那戰鬥中心此刻出現了一個萬米長的掌印深坑,極為駭然。

……

「幸好跑得快,不然先屍骨都不到。」

荒涼的沙地上,木白扶著寒煙從沙子底下鑽了出來。

修特林、奧古斯丁、蜀黍還有拜迪一起,也陸續從沙地中爬起了身子,忙著拍打掉身上的沙塵。

「這……這是神的力量嗎?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寒煙一時蒙住了。

她來到這個世界不久,獨自在茫茫沙地中遊盪一個多月的時間,對這個世界沒有一絲了解,後來就不幸被費希爾的手下給抓去了,她心裡始終無法接受,這個大陸上的高手會如此強大。

木白也是一陣心驚,此時前方的那漫天塵霧消散以後,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一眼望不到盡頭。

「費希爾死了嗎?」修特林帶著一絲疑惑,自言自語道。

木白哼道:「這傢伙死有餘辜,這可是偽神引動的禁咒級攻擊,以費希爾的能力,絕不可能活下來。」

「那個可惡的傢伙,要是讓他落在我手裡,我一定要將他千刀萬剮,竟敢如此輕薄我。」寒煙一陣氣憤。

「現在一切都過去了,不要想太多。」木白悄悄握住寒煙的一隻小手道。

寒煙一怔,心裡感到片刻暖意,對費希爾的怒火也不覺消退了,說道:「這次要是不趕來了,我真不知道以後便變成什麼樣子。」

木白笑道:「我可是找了你很久,才打聽到你的消息。」

兩人在原地情意綿綿的聊了會兒。

這時,只見一名膚色古銅,宛如鋼鐵般的中年男子突然降落在了木白身前。

「你是誰?」修特林和奧古斯丁等人望見這中年男子后,頓時大驚。

木白笑道:「別緊張,它是地龍。」

「地龍?」

修特林等人聞言,心裡這才鬆了口氣。

以地龍的實力,化身為人類形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變成人類形態的它,體型和奧古斯丁差不多,大約五米多高,身體健碩,留著一頭利落的金色短髮,樣貌算是比較英武,身上穿著一件光滑的土黃色絲袍。

當然,這袍子是它用土元素幻化而成的。

「哈哈哈。」地龍很是得意的大笑道:「終於把那傢伙幹掉了,心裡好爽。」

「那吞噬神獸也死了嗎?」木白問。

地龍搖頭道:「吞噬神獸,擁有吞噬屬性特的殊神格,我殺不死它,就算它復活,至少也需要幾千年的時間,完全不用擔心什麼。」

木白微微點頭。

身邊的寒煙極對地龍的身份極為好奇,打量了一會兒,心裡更是疑惑,不知道這種神級高手,怎麼會和木白在一起,但她知道現在不知道談這些的時候,又望了望身後的奧古斯丁和蜀黍,她對木白問道:「還有紫雁長老和天鳴大哥沒找到,你有他們的消息嗎?」

木白無奈笑道:「看樣子,他們因該不再這十萬里內的領地範圍,想要打聽他們的消息太困難了,我們在這世界又沒有任何熟悉的勢力幫助,我看暫時就不去找他們了吧,我們沒有任何消息,再怎麼找也是徒勞,以他們的實力,在這大陸生存下來因該不是什麼問題。」

「哦。」寒煙點了點頭,道:「那你接下來準備幹什麼?」

木白輕嘆口氣,內心也是有著一絲茫然,似乎永遠都看不到成神之路的盡頭,終點是什麼。

他道:「先回莫罕鎮再做打算吧,不修鍊到神級,我們是不能回天恆大陸的。」

拜迪苦著臉道:「木白大哥,要修鍊成神需要愛等到什麼時候啊?就算用幾百年時間也不一定能夠成功啊。」

奧古斯丁道:「大哥,你不是要去找武神墓的嗎?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木白思忖了一會兒,道:「武神墓是暫時不能去的,那裡太危險,走吧,回到鎮子里,我思考幾天再做決定。」 莫罕鎮。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