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啊?你告訴我?誰敢?」

2022 年 4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甚至拿手在白季的臉上輕輕地拍了拍。

「誰敢?」

白季的目光在對方脖子間的一道划痕上一掃而過,默默退後了一步。

「我敢。」

7017k 言景祗冷冷地看着她,眼中滿是冷峻。溫言的想法對於他而言一點都不重要,於他而言,現在的溫言對他來說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人,根本就不重要。

盛夏現在被人囚禁著,說什麼他都要去找盛夏的。

瞥見溫言進來了,言景祗皺眉問:「你想說什麼?」

溫言忙解釋道:「景祗,以你現在的身體,你根本就不能去。不說那裏有多危險,就算你要救盛夏,也可以換個其他的方法。」

「那你覺得換什麼方法好?」言景祗反問。

溫言一瞬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她能說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管不顧么?盛夏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人,他怎麼能這麼擔心盛夏呢?

言景祗越是擔心盛夏,溫言就越想盛夏能出事。畢竟盛夏出事了,那言景祗就會開始接受自己了。所以於情於理,她都是不希望盛夏能得救的。

溫言的話在喉嚨里打轉兒,她想說,但是看見言景祗那難看的臉色,她明白自己的話是不能說的。想了想,溫言說:「景祗,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但是你要明白,盛夏現在的情況很危險。如果你去了,只會更加危險。」

言景祗沒說話,盯着溫言,在等着她的下文。

溫言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言景祗這樣盯着她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她舔了舔唇角說:「景祗,如果你真的很想救出盛夏的話,我可以幫忙的,只要你不去,我可以去救盛夏。」

「不用了!」言景祗想也沒想的拒絕,他知道對於盛夏而言,溫言是什麼樣的存在,盛夏是堅決不想看見溫言的。

「景祗!」溫言緊張地喊了起來,她氣呼呼地看着言景祗說:「景祗,你該清楚你自己是個什麼樣的情況,你現在去見盛夏是什麼意思?別說你能不能見到她了,就連你能不能上山都是一個問題。」

「景祗……」溫言說着說着忽然放軟了語氣,她走到了言景祗的身邊蹲下身子仰頭看着他說:「景祗,你不能去,盛夏要救,但不能是你去。」

「溫言,夏夏不喜歡你,我也不喜歡你。你現在留在這裏就不是正確的選擇,更別說你在這裏替我做決定了。你是用什麼樣的身份?」

「我……」溫言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發現她現在和言景祗說話根本沒什麼用,言景祗根本聽不進去她的話。

算了,她說再多都沒用,說多了言景祗還會厭惡自己。

溫言想了想說:「景祗,你想去我就陪你一起去。等到盛夏回來了,我會自覺離開的。我只希望這段時間,你不要趕我走好嗎?我想留在你的身邊好好的照顧你。」

沈恪:「……」沈恪聽得起了一身地雞皮疙瘩,他還真的沒想到原來溫言居然是這樣的人。沈恪不免為言景祗覺得可憐,遇上這麼個女人還真是讓人覺得頭疼啊!

言景祗拿掉了溫言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想要和溫言拉開一段的距離。

。進了河的何清清,與待在水坑裏時是不同的。

擁有強大的自信,在沒有其他大型生物過來時,她就是河裏的一霸。

簡稱河霸。

一條美人魚怎麼也能管控一條河,她浮在水面上,尾影在水裏若隱若現,細長的手指搭在嘴邊輕輕吮吸,鮮血順着她手掌滴落下去,那是黃鱔流出的血。

「夠你

《黎明之劫》第20章:阿夏說:要有光 顯然系統是不會讓李方鑽這種漏洞的,李方也只能放棄了這個想法,把這件事放到一邊,走出了水閘房。

只聽遠處的澤武對着手機說道:「好了,方子出來了,大家可以去準備一下,要喝水的喝水,要放水的也趕緊去,潛水直播馬上開始,到時候說不定大家就沒有時間去了。」

秦澤武的這句話,讓李方回來以後看到的彈幕就變成了這樣。

「說的好像看直播能耽誤我噓噓一樣,澤武太能吹了。」

「看直播不耽誤我喝水,沒事。」

「趕緊下水吧,我們都想看了。」

「方子來了,這潛水服一穿,好身材一下子就露出來了。」

最後這一條彈幕沒有說錯,潛水服因為是很貼身的,所以現在的李方,一套黑色的潛水服被水浸濕以後讓他的身材呈現出很完美的線條感。雖然上次荒島求生皮膚曬的有點黝黑,到現在都還沒有恢復過來,但是整個身材都呈現出很高挑很壯碩的感覺。尤其是腿部,因為潛水服都是很貼身的面料,這樣看腿部的肌肉線條真的很完美。

直播間的一些女孩子看着和平常不一樣的李方,紛紛刷著禮物表示已舔屏,讓李方看的都不好意思了。

不過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一下的:「大家好,我是方子,上午剛帶大家去掏了一個蜂巢,下午就帶大家看看水庫底下的景色。大家都看過海里潛水,看過海底的景色,但是水庫里的應該沒有多少人看過吧。說實話,我自己都沒看見過,這也是第一次在水庫潛水,所以對於水裏面也是一無所知。不過這種未知的才是潛水最吸引人的地方,現在我的潛水服已經穿好了,只要帶上設備就可以下水了。不過下水后我就沒法和大家說話了,只能通過攝像頭把水底展現給大家。」

李方讓澤武拿上手機,吉吉也拿着攝像頭跟在後面。潛水的設備已經被李東華和羅子軒他們放到碼頭上了,李方直接在這邊穿帶就可以了。

「我這次是自由潛水,穿戴的時候我給大家稍稍科普下潛水吧。潛水衣分為乾式與濕式兩種,我身上現在穿的潛水服是濕式的,穿的時候我是在身上和潛水服上倒了水的。濕式潛水服不像乾式的潛水服可以直接穿上,濕式的潛水服必須把身體和潛水服弄濕后才能穿上,如果在冬天,則可用滑石粉或痱子粉,塗抹在潛水服內部,以便順利穿着。總的來說濕式潛水服:溫帶、熱帶水域的休閑潛水活動。乾式潛水服:寒帶、大深度長時間的技術潛水活動。所以大家買潛水服的時候一定要考慮清楚,你們是去那裏潛水,可以根據不同使用環境選擇不同類型的潛水服。」

李方拿起救生衣,展示在盡頭前:「這是救生衣,救生衣的佩帶是在潛水服之後,並且要注意,穿上後身體要保持一個拳頭寬的鬆緊度。」

穿好救生衣,李方繼續說道:「其實大家如果只是在海上或者河流浮潛的話,只要裝備潛水三寶———面鏡、呼吸管和腳蹼就可以了,冬天的話就穿上稍薄的保暖潛水服。之前我去海南那邊玩潛水的時候就是這樣,帶着面鏡、呼吸管和腳蹼然後趴在海面上潛水看海底,看着珊瑚礁里的小丑魚在那裏游來游去,才特意學的水肺潛水,就是為了能夠到水裏面和它們一起。」

從箱子裏拿出面罩,李方繼續給大家講解道:「這是呼吸面罩,呼吸面罩在穿戴之後,必須將前邊的頭髮拿出來,以防呼吸面罩滲水。為了避免呼吸面罩模糊不清,下水前可以用唾液擦抹,或者用香煙、海菜擦抹也是非常好的方式。我們在潛降時受壓提升,面罩會造成擠壓成型,大家務必以鼻部漸漸地吹氣檢查的方式清除呼吸面罩工作壓力,以防臉部遭受損害。如果臉部滲水時,頭部略微上升,用手壓着呼吸面罩上邊,鼻部漸漸地吹氣檢查可以將水清除。這個我先不帶,下水前再帶。澤武,給我把潛水靴拿出來。」

結果秦澤武遞過來的蛙鞋,李方用放到水裏弄濕:「潛水靴,又稱沙灘鞋,既可以在潛水時穿着,也可以用於在沙灘和礁石上行走。潛水靴應配穿調整式腳蹼用,即可防止腳蹼磨腳,又方便腳蹼的穿脫。」

「潛水手套可以保護我們的手在水中各種活動中不被刺傷,同時也起到保溫的作用。潛水刀是潛水員在水下解除魚線、漁網或海藻的纏繞和防身的工具。潛服、潛靴、手套和潛刀是自然水域潛水中重要的必備輔助器材。」

等李方把這些一一穿好以後,就靜茹了最重要的幾樣東西了。

「這是呼吸調節器,是保障潛水者在水下呼吸的關鍵設備。這是浮力調整器,浮力調整背心是近年來國際上流行的潛水浮力調整裝置,它形狀象馬甲,所以在英語也稱JACKET。在水下時,通過以中壓管與氣瓶連接的充排氣裝置微調BC內的空氣來實現最佳的浮力狀態,使潛水員可以在任何深度保持中性浮力,還有水中救生的用途。潛水儀錶是保證潛水安全的重要器材,有單聯、雙聯和三聯表之分,是由殘壓計、深度計、指北針、潛水計算器的不同組合構成的儀錶。可以將深度、方向、溫度及空氣供應量等數據綜合在一起,讓潛水員一目了然。」

把這些一一帶好后,李方開始背氧氣瓶。

「氧氣瓶大家應該都知道了,這氣瓶是鋁合金制的圓筒,能安全地儲存高壓空氣或混合氣體,我估計直播間里的人都以為氣瓶裏面裝的是氧氣吧,其實並不是,裏面是高壓空氣或混合氣體,並不是我們所知的氧氣。」

「不是氧氣啊,我到現在還以為這裏面是氧氣的。」

「上次在泰國普吉島潛水,那個教我的教練也沒告訴我裏面是什麼。」

「不要那我們的以為來對待未知的事物,終於知道這句話的意思了。」。下半夜,陸瑤閉眼假寐,突然她的耳朵動了動,有人?

陸瑤立馬睜開了眼,側耳傾聽了一下。

官道上,小山坡下·········

三人借著一點月光往小山坡上的方向走去。

不過今夜的月亮似乎和大家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忽隱忽現的讓人有點毛骨悚然。

在通往小山坡的

《帶著空間在異世》第117章殺醜婦 「該死的!」冷菲菲瞬間也明白了李曉峰的目的!

利用鋼板下墜,最後來一次清掃,只怕是連一隻蒼蠅都要被碾壓成粉碎。

好一個李曉峰!

利用蘇氏祖陵的鑰匙作為誘餌,可不光是誘導了燕北,同時也吸引了安少翔和冷菲菲等人對燕北出手,而趁著燕北和冷菲菲,安少翔等人戰鬥的時候,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正好利用這個機關將所有人都幹掉!

哐當!哐當!

頭頂上傳來兩聲鋼索斷裂的聲音,頭頂一片漆黑無比,一陣勁風撲面而來。

鋼板已經發動了!

一百米的高度,按照正常速度下墜,只有五秒鐘左右的時間。

冷菲菲愣在原地,腦袋一片蒼白,茫然不知所措。

燕北眼前一片紅光,腦袋在此刻異常清明,一瞬間想到了唯一一個活命的機會。

源武氣勁催動,燕北沒有任何遲疑,揮動手裏的黝黑的匕首,身體朝上騰空兩米的同時,手腕出手如電,用匕首飛速對着石壁動手。

擦擦擦!

黝黑的匕首本來就是寶物,削鐵如泥,劈砍這些石壁自然更是不在話下。

不過三秒,燕北面前的石壁上就出現了一個兩米見方,差不多三尺來深的凹槽。

頭頂的鋼板恰好可以封鎖整個通道,但卻不可能再封鎖住這個凹槽,這邊是燕北活命的唯一機會。

旁邊的冷菲菲此時還在震驚,絕望中,黑暗中看不到任何光亮,完全就在等死。

燕北腦袋裏思考了零點一秒,心裏無奈長嘆一口氣。不管怎麼樣,還是先救人吧。

「過來!」燕北嘴裏呵斥了一聲,將手機亮光閃爍了一下,在鋼板落下的最後半秒,猛然伸手一把摟住冷菲菲的小蠻腰,順勢朝着凹槽中閃身過去。

咔擦咔擦!

咚!

燕北和冷菲菲兩人剛剛閃身進入凹槽,頭頂墜落下來的鋼板,幾乎是擦著兩人的衣服,毛髮朝下橫掃而去。

「啊!」隱約之中,在下面似乎還能聽到有人慘叫的聲音。

看來,之前的會客廳里,村野立川等人雖然沒逃出來,但還是有倖存者。

只是,此刻倖存者也不再倖存了。

冷菲菲被燕北摟着,看着下面急速墜落,閃爍著金屬光澤的鋼板,身體劇烈顫抖著,臉色一片蒼白,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趟!

冷菲菲稍微緩過神了一點,看了一眼自己和燕北所在的位置,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精光。

這個燕北,果然就是傳說中的天之驕子么?天生有神庇佑?

這樣的絕地之下,還能想到如此的方法?

剛才那樣緊迫的情況下,燕北完全可以不用救自己的。況且,之前在蘇城,還有今天在花都李家,冷菲菲都是站在燕北的對立面,是敵人,是要弄死燕北的人。

但就算這樣,燕北還是救了她!

冷菲菲此時的心情有些複雜,身體在燕北懷裏扭動了一下,「謝謝!我欠你一個人情……」

聲音稍微遲疑了一下,冷菲菲故作輕鬆的看着燕北,輕聲到道,「你想我怎麼報答?若是你想……要我做你的女人,我也會答應的……我沒談過男朋友……」

冷菲菲雖然一身皮衣,表面看起來是御姐,大大咧咧的。但內心,其實卻是柔弱無比,嬌羞默默。

燕北嘴角一抽,冷冷的道,「不用!我對你沒興趣,以後別想着殺我,我就謝你了!」

「你……」冷菲菲本來醞釀好了所有的情緒,等待着燕北給個態度。

自古美女愛英雄,冷菲菲對於燕北的任何行動,動作都不會排斥。但卻沒想到,燕北直接拒絕。

太受傷了!

「哼!」冷菲菲雖然有些失望,但臉上卻盡量不表現出來,察覺到上面沒什麼動靜之後,全身源武氣勁一陣波動,便打算朝頭頂上的出口衝去。

但冷菲菲才剛動,燕北卻連忙一把拉住了冷菲菲,「你上去找死么?若你是李家家主,你會就這麼放心?」

見冷菲菲還在發愣,燕北手上的動作沒有任何停留,繼續飛速在裏面的石壁上雕刻着。

不過幾秒中,燕北再次在這處凹槽裏面雕刻出了一塊石板,不大不小,剛好可以將凹槽外面的洞口擋住。

冷菲菲本來也是絕頂聰明的女孩,瞬間便明白了燕北的意思。

李曉峰既然敢將對源武安家,冷家少主以及東瀛黑衣社動手,背後的手段肯定不會是那麼簡單。

李曉峰是個狠人,既然動手了,那就絕對不會留下任何把柄。李曉峰怎麼可能不會懷疑通道里還有倖存者?

洞口必然還會安排人全面排查!

燕北沒有說話,將手裏的石板橫著推出去,將冷菲菲和自己的身體讓進來,剛好將外面的空洞堵住!

……

李家宅院裏,會客廳突然塌陷下去的孔洞邊緣,安少翔狼狽的逃竄出來,手裏還拿着電話。

看着眼前這一幕,安少翔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

誰給李曉峰的膽子?

居然敢同時對源武安家,冷家,以及東瀛黑衣社動手?

會客廳整體墜落不說,還用了幾十噸剛才砸下去?

這就算是大羅金剛,也變成了碎泥吧?

「安少感覺怎麼樣?安少是否要下去體驗一下?」安少翔還沒回過神來,從側面的一處樓閣里,李家家主李曉峰一臉微笑的走出來,雲淡風輕,感覺眼前突然葬送的幾十條性命,似乎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你……李曉峰,你太狠了!居然敢對我源武安家和冷家動手?若是冷家家主知道了,你李家……」安少翔氣憤的在原地跳起來,同時心中更多的是惱怒。

這個李曉峰,是真的不把源武層面的安家放在眼裏啊。

但安少翔話才剛說了一半,便戛然而止了。

因為從李曉峰背後,走出了兩個穿着白袍的男子。兩人帶着面具,面具之下,看不到臉,只能看到兩隻空洞的眼睛。那兩道冰冷的眼神,攝魂奪魄。關鍵那兩個白袍高手身上波動着一股白色的氣勁,安少翔就算是源武七品的實力,和兩個白袍高手一對視,全身的氣勁頓時被死死壓制,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道。

「我李家會怎麼樣?」李曉峰一臉玩味的看着安少翔,「冷小姐和村野副社長,安少三人共同大戰燕北,冷小姐和村野社長不行犧牲,安少險勝,最終誅殺了燕北……安少,你看事情是這樣么?」

。 小男孩,站在河岸上,站在廢墟之上。

他穿着一身橙色的衣服,胸前和背後浸透了泥水,一片污濁的黑。他的臉上也滿是泥灰,腳踩進了水裏,叛變漂浮着斷裂的樹枝、木板、還有一個松鼠的屍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