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啾——」接著是三足金烏慘叫,三足金烏被金龍、仙鳳等等的一頭頭神獸仙禽撕裂,無數的太陽精火濺飛。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最終,在凄厲的慘叫中,三足金烏被活生生撕殺,無盡的太陽精火在轟鳴之中衝上了天空,再一次回歸到了太陽之中。

三帝陣滅,三足金烏、兩位神皇被屠,這頓時讓蹄天谷中還活著的弟子陷入了絕望之中!

在這一刻,在石葯界的遙遠之處,有一個帝壇升起,在上面有人吟唱著咒語,召喚著帝兵!

如果有人能看到這兩個人的話,那絕對是意外,一個是蹄天谷的上任谷主妙谷主,另一位就是更是赫赫有名了,他就是金蛇仙帝坐下的戰將蠍神。

當日在狴犴城一戰,蠍神老而成精,一見情勢不妙,他是第一個逃走,什麼顏臉威名都顧不上了,正是因為如此,他是狴犴城一戰唯一活著離開的人!

「嗡——」的一聲響起,受到了召喚,兩件仙帝真器,七件仙帝寶器欲逃遁而去!

但是金龍、仙鳳、饕餮等等一頭頭神獸仙禽瞬間圍困住了這兩件仙帝真器、七件仙帝寶器,李七夜從四戰銅車中踏出,站在了兩件仙帝真器、七件仙帝寶器面前。

「嗡——」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兩件仙帝真器就像要打開無上領域一樣,在兩件仙帝真器之中浮現了兩尊偉岸無上的影子,同時,其他七件仙帝寶器也噴湧出了無盡的光芒,七件仙帝寶器的帝威讓兩尊偉岸無上的影子更加強大可怕。

在這一刻,整個石葯界都在顫抖著,無敵的力量似乎是隨時都會碾滅整個石葯界一樣。

在這一刻,無數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都是盯著眼前的這一幕。

然而,在這樣的無敵之威之下,李七夜依然從容不迫,「嗡」的一聲響起,千手萬臂浮現,十三命宮躍天,掌執著一件件的無敵之兵,陰陽煉仙鏡、陀山鍾、封天五道門、青燈……每一件無敵之兵都散發出了可怕神威!

在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目光收縮,如此大戰,這是要打碎石葯界嗎?

「如果帝兵中的神靈想一戰,我隨時都奉陪!」李七夜看著兩尊偉岸無上的影子,笑了一下,說道:「現在,我可以給你們兩個選擇,一,這把仙帝真器給我乖乖留下,解開天命鎖,永世臣伏!二,玉石皆焚,我得不到一件的帝兵,但,我可以把你們全部打碎!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嘗試一下!」

李七夜說著,手指兩件仙帝真器的其中一件,他這是要強行留下這一件仙帝真器,他看上了這件仙帝真器!

在如此的重圍之中,這兩尊偉岸無上的影子一時之間明滅不定。

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是抽了一口冷氣,這是威脅神靈,要知道,這可是仙帝真器中所蘊養的神明,人稱帝神。

但是,想一想,在三天前李七夜不也一樣是威脅盤龍幡嗎?最終盤龍幡不也是乖乖的投降了?

現在李七夜再做出這樣的事情,大家都不由有些麻木了,這小子太邪門、太逆天了!(未完待續。。) 李七夜看著兩尊偉岸無上的影子是明滅不定,淡淡的一笑,說道:「我耐心有限,快作一個決定,還有我可以寬宏一點,蹄天谷還活著的弟子可以讓你們帶走。當然你們可以選擇拒絕,那就讓世人看一看仙帝真器毀滅的壯觀景象!」

最終,兩件仙帝中那件被李七夜挑上的仙帝真器終於熄滅了無盡的光芒,消散了帝威,接著聽到了「喀嚓」的天命鎖解開的聲音。

這件仙帝真器落入了李七夜手中,許了大誓,徹底臣伏了,從此之後,這件仙帝真器就成了李七夜的仙帝真器了!

「識務者為俊傑!」李七夜淡淡一笑,收起了這件仙帝真器。

最終,李七夜放走了另外一件仙帝真器與七件帝兵,雖然說蹄天谷倖存的弟子也跟著離開了,但是他們全部是如喪考妣一般,他們的蹄天谷徹底完了,從此之後,石葯界再也沒有蹄天谷。

「想走,沒有那麼容易!」就在李七夜圍困帝兵的時候,那一方神土上的一陽藤見大勢不妙,它想帶著神土逃走。

但是,一陽藤還沒有逃走,突然之間,冒出了一株株敵人擋住了它的去路。

兵衛樹、參祖、輪迴天藤、仙傷芍藥、龍蠶蟲魂草……這一株株強大的仙藥一下子冒了出來,堵住了一陽藤的去路。

就是連葯道雞都飛了出來,盤旋在這一方神土的上空,隨時都有可能襲擊一陽藤。

一時之間,一陽藤是進退兩難。它身上的光芒是明滅不定。對於它而言。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在一挑一的情況下,它絕對強大,但是,一旦陷入圍攻,它再強大也是雙拳難敵四掌。

一時之間,雙方僵持下去。一陽藤不逃走,葯道雞它們沒有李七夜的命令,它們也不敢強攻。

終於,李七夜收了仙帝真器之後,踏步而至,擋住了一陽藤的去路。

「太沒天理了,我大教傳承八十萬年之久,連一株仙藥都沒有,他一個人就擁有這麼多的仙藥!」看到這樣的一幕,很多人是羨慕妒嫉得眼紅。

有很多大教老祖都為之無語。多少大教疆國是把仙藥奉養起來,就像貢奉老祖宗一樣。而李七夜倒好,直接讓仙藥當打手,奢華到這種程度,已經是無人能及了!

李七夜看著紮根於神土之中的一陽藤,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現在你投降還來得及!不然就遲了。」

「嘩啦」的一聲響起,本是趴在地上的一陽藤一下子站了起來,宛如是一株巨樹一樣,它身上散發出了強大的神威。

李七夜只是看了它一眼,輕輕地搖了搖頭,笑著說道:「在今天這樣的局勢之下,不要說是你,就算是真仙藥也威脅不了我,是龍,給我盤著,是虎,給我踞著!你的確是有幾分了不起,但,我看上的不是你本身,而是你身上所結的瓢葫!」

此時,一陽藤盯著李七夜,十分的戒備,雖然它是連仙帝都見過,但是,此時站在它面前的小子也一樣可怕。

「我耐心有限。」李七夜懶洋洋地看了它一眼,說道:「現在,你要麼給我乖乖的投降,跟我走,以後我是不會虧待你!要麼我就讓它們把你分食了,絕世罕有的一陽藤那絕對大補,你自己看著辦吧!」

李七夜這句話一落下,參祖、龍蠶蟲魂草、兵衛樹等等都是虎視眈眈地盯著一陽藤,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撲上去所一陽藤瓜分一樣。

就算是葯道雞都在上空盤旋著呱呱叫,若是李七夜一聲令下,它絕對是第一個撲向一陽藤上所結的瓢葫!

看到兵衛樹、參祖它們都是虎視眈眈,此時一陽藤也不由為之萎了,它只好再一次趴在了地上,開口說道:「好,我投降。」

「要投降,就要立誓。」此時龍蠶蟲魂草立即搶著說道,一副要邀功的模樣。

到了這樣的地步,一陽藤已經沒得選擇,它只好立誓,最終是臣伏於李七夜了。

「嘿,神土不錯,不錯,我在上面生長三五百年,我一定是能十二變!」龍蠶蟲魂草看著一陽藤所生長的神土,不由有些口水直流的模樣。

龍蠶蟲魂草這個模樣,嚇得一陽藤都不由緊緊地趴在神土之上,十分不情願的模樣。

「操,你這是什麼話!」葯田的那塊泥巴從李七夜的命宮跑出來大罵龍蠶蟲魂草,說道:「有本事你不要生長在葯田上!」

「嘻,兄弟,開玩笑,你是獨一無二的,只不過,它那神土不錯,正好互補互補,它那神土能讓我第十二次蛻變成功。」龍蠶蟲魂草立即陪笑地說道。

龍蠶蟲魂草已經是第十一次蛻變成功了,若是它再進行一次蛻變,那絕對會成為曠古未有的魂草。

這樣的一幕,不知道看得多少人口水直流,十一變魂草呀,對於多少大教疆國來說,九變魂草都已經可遇不可求了,然而,眼前的魂草是十一變,更何況還是最好的龍蠶蟲草!

這樣的魂草,只怕葯國都拿不出來,現在李七夜卻輕易擁有,多麼讓人眼紅的事情。

「好了,葯田與神土可以互補一下,一陽藤也可以種於葯田之上,互補一下,對彼此都有好處。」李七夜吩咐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一說,眾仙藥皆大歡喜,而一陽藤看了看葯田,也的確是不弱於自己的神土,那也都答應了。

「現在,給你們一個任務,蹄天谷藏起來的秘庫給我弄出來。」李七夜吩咐眾仙藥說道。

「好咧,地下找寶,我們最擅長了。」輪迴天魂藤立即長嘯一聲,十分邀功,一下子沖入了地下。

其他的仙藥也都紛紛沖入了地下,連一陽藤都加入了這個陣營。

看到這樣的一幕,就算是千松樹祖他們這樣的人物也都只有無奈苦笑了,也只有李七夜這有這樣的大手筆,讓眾多仙藥跑去做苦力。

蹄天谷那可是一個好地方,蹄天谷盤踞在了這片山河有著漫長的歲月了,在這片山河之中,乃是天地精氣凝集,在這片祖地之中,有聖泉、寶樹、妙土……

而得到了李七夜的命令,眼前這些眾仙藥也沾了李七夜搶劫的匪氣,它們在尋找秘庫的過程中,順手地把這片祖地的一些聖泉、妙土、葯田全部收於自己的囊中。

「唉,早知道我先進去撈一把。」四眼龍雞遠遠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口水直流,但是,現在他怎麼敢與眾仙藥搶,這簡直就是虎口奪食。

至於石葯界眾多大教疆國的老祖看著眾仙藥掠奪一番,他們也是眼饞無比,心裏面是不由痒痒的,他們眼饞歸眼饞,給他們一百個膽也不敢虎口奪食,現在誰敢與李七夜為敵。

先滅石鋒國,后滅蹄天谷,如此的第一凶人,誰招惹了,誰就會面臨滅頂之災!

在眾仙藥掠奪蹄天谷的各種好東西的時候,在石葯界的遙遠地方,終於,從蹄天谷逃出來的一件仙帝真器與七件仙帝寶器都安全抵達了。

看著失去了一件仙帝真器,妙谷主不由為之沉默起來,這一戰,他們蹄天谷可以說是毀了,丟失了祖地,更是丟件了一件仙帝真器。

「愧對列祖列宗——」妙谷主黯然嘆息一聲,喃喃地說道。

蠍神站在他旁邊,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戰爭一向都是這樣的殘酷,弱肉強食,至少你是保全了麒麟仙帝的一脈。」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倖存下來的蹄天谷弟子也被接過來了,看著這些寥寥無幾的弟子,妙谷主不由神傷,說道:「一戰滅門,世間已無蹄天兩字!」

「妙嬋的眼光是沒錯的,她比我們都更優秀。」就算是蠍神也不由嘆息一聲,說道:「當日我也是太託大了,小瞧了李七夜。若是當日我是不支持金烏族,支持你們的決定,說不定蹄天谷也不至於此。

妙谷主黯然嘆息了一聲,最後對倖存弟子說道:「好好休生養息吧,從此,我們無蹄天,現在對於我們來說,沒有什麼比活下去更重要,活下去,就是我們最大的願望!」

倖存的弟子愧然,特別有一二位還倖存的長老,更是無地從容,若是在此之前他們支持妙谷主的決定,他們蹄天谷也不會落到如此的下場。

「妙嬋能當大任。」蠍神說道:「若是妙嬋來主持大局,就算我們能不重建蹄天谷,我們也依然能立足於石葯界。」

「罷了,我已經沒有必要把嬋兒往火坑裡推了。」妙谷主已經是心灰意冷,說道:「嬋兒付出已經夠多了,未來我希望她能快快樂樂活著,只要她能快快樂樂活著,這比什麼都重要,我也心滿意足了。」

「只要我還在世,我這餘生就庇護你們這一脈能綿延傳承下去。」最後,蠍神也輕輕嘆息一聲,一門雙帝的傳承,最終落到如此的下場,就算他這位曾經是仙帝戰將的強者,也無力回天。

「這一世,我們不與李七夜為敵,他必成仙帝,若是還執迷不悟,他登臨帝位,九界就無我們立足之地。」最後,蠍神無奈地嘆息一聲,勸告蹄天谷倖存的弟子!(未完待續。。) 在眾仙藥尋找秘庫的時候,李七夜乃是演化死章,死氣收斂,「轟」的一聲,金龍、仙鳳、麒麟等等神獸仙禽都撕裂天空,眨眼消失,它們又回到了祖墓之中,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

看到這樣的一幕,無數人是羨慕,同時也是驚悚,沒有人知道李七夜是從哪裡來這麼多的神獸仙禽,那怕是骨骸,也是當世罕見。

讓人驚悚的是,李七夜修練了這樣可怕的功法殺敵滅國,那完全不需要自己出手,試想一下,隨意就能召喚如此之多的神獸仙禽,那是隨時都可以碾滅一個帝統仙門。

譴散了所有的神獸仙禽之後,李七夜對千松樹祖說道:「樹祖還有突破的空間,比起那些神皇來,樹祖的優勢是絕無倫比,雖然說,樹祖你走的是大世道,但是,未來還是大有可為。」

「公子所言甚是,不出世,不知天地之大,以前我是困於一隅,有所局限。今世問鼎大世,心有所悟,這都是拜公子所賜。」千松樹祖點頭說道。

對於當世來說,在老一輩之中,能達到神皇境界的人,多數都是垂暮之年,甚至是奄奄一息,血氣乾涸,難於再有突破。

千松樹祖不一樣,他斬了根之後,等於讓他重頭再來,他脫離了千松山,雖然說讓他無法一直長存,但是,在這一世他可以走很遠,他的血氣還是十分的充沛!

在這一方面,千松樹祖有著那些塵封無數歲月的神皇所不能相比的,可以說。千松樹祖出世。與眾神皇相比。他有著絕對的優勢。

而且,在以前,千松樹祖呆於千松山,沒有爭雄的心態,安於一方,道心受到局限,現在出世,雄霸天下。特別是最近兩場戰場,這是刺激了千松樹祖的雄心,這讓他突破了自己道心的枷鎖。

如此一來,擁有旺盛血氣的千松樹祖在未來有著很大的突破空間,在未來,就算他不見得能橫擊仙帝,那也絕對是最巔峰的神皇!

同時,在另一方面,千松樹祖在戰鬥力上也有著很大的提升空間,在以前。他沒有帝兵,現在他擁有盤龍幡。若是他能與盤龍幡完美磨合的話,這將會讓他的戰鬥力提升一二個層次是沒有問題。

「轟——轟——轟——」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地裂的聲音響起,眾仙草破了地下的禁制,接著,大地裂開,它們從地下拖出了一個巨大的秘庫。

這個秘庫拖出來,乃是仙氣瀰漫,似乎這裡面裝著了不得的寶物一樣。比起石鋒國的秘庫來,蹄天谷的秘庫就更加了不得。

對於一個帝統仙門來說,有寶庫和秘庫之說,寶庫比的是儲存眾寶與功法的倉庫,而秘庫,一般來說,是他們祖先留下的,而且,世代弟子不會輕易打開秘庫!

當一個門派傳承要打開秘庫的時候,這說明該門派傳承已經沒落了,需要打開秘庫以作中興,因為秘庫就是中興之用的寶庫!

「找到了,找到了。」把秘庫拉上來之後,眾仙藥都不由為之興奮,找到秘庫,以後它們也分到一些好處。

看著眼前這個秘庫,不知道多少人眼紅,不知道有多少大教是垂涎三尺,一門雙帝的秘庫呀,這裡面絕對是有著了不起的寶物,擁有一個秘庫,那絕對是能輕易地開宗立派,其中的物資足可以建立一個龐大的帝國!

「很好。」李七夜含笑地點了點頭,一陣轟鳴聲響起,把秘庫收入了命宮之中,然後吩咐眾仙藥說道:「都回來吧。」

眾仙藥重回命宮,它們開始商量著挪家,要從葯田挪到神土,而一陽藤則是從神土挪到葯田。

因為葯田與神土是互補,對於他們雙方都有好處,甚至葯田、神土它們本身都有好處。

擁有如此多的仙藥,也不知道讓多少人口水直流,一株仙藥,對於一個大教疆國來說,那都已經是無價之寶,更何況是有此之多的仙藥!

李七夜踏行在蹄天谷的祖地之中,丈量了一番之後,最終,他站在了一座山峰之上。

「給我開——」李七夜長嘯一聲,十三個命宮衝天而起,十三個命宮開始排列,開始演化,在這一刻,十三個命宮似乎在蒼天之上。

「嗡」的一聲,此時,李七夜的命宮打開,地脈之根從命宮中跳出來,瞬間紮根於蹄天谷的祖地之中。

「轟——」在這石火電光之間,天瀑噴涌而起,不,那不是天瀑,而是已經液化的天地精氣,此時此刻這片大地之下的天地精華像江水一樣噴涌而出,命宮打開,鯨吞一樣吸收著這滔滔不絕的天地精氣。

借著地脈之根,李七夜瘋狂地抽離著這片大地之下的天地精氣,讓無窮無盡的天地精氣灌滿命宮!

看到這樣的一幕,無數大人物都為之沉默,蹄天谷佔據了這片天地千百萬年之久。當年蹄天谷的始祖麒麟仙帝在這裡開宗立派是有原因的。

在這片地下,可是有著浩瀚汪洋一樣的天地精氣,甚至有人曾說,蹄天谷地下大脈,那是直通三大祖脈之一的獸脈!

蹄天谷建派於此,屹立了一個又一個時代,佔據了這裡的所有天地之妙,一直以來,也不知道有過多少人垂涎這地下的好處,但是,沒有人敢對蹄天谷動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