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喂,土豆你就別鬧了,我和你認識這麼長時間了,我怎麼就不知道你會煉丹啊,」拓跋雲碧對凌沖有所不屑的說著,

2021 年 1 月 29 日By 0 Comments

凌沖知道他們不信,於是伸手真訣一引,一聲口令之下從長生鎖內拿出了在半獸人山谷時遇到的那位大巫師所親自傳授給他的煉丹煉器的圖譜,

一直以來凌沖都是用大巫師傳給他的五形獸召喚符篆,對這個他不會也沒有研究,

這時正巧遇上雲靈兒這個專業奇才,正好拿來一用,順便自己也學一學,

所謂技多不壓身,多學一樣東西總歸是好的,

雲靈兒接過那煉丹煉器的圖,臉上一陣的興奮,「果然高明、高明啊,沖哥哥這是你哪裡得來的啊,裡面記錄了所有煉丹的方式方法,各種丹藥都能煉製,」

「有療毒的嘛,」拓跋雲碧搶先好奇的質疑,

「自然是有的啊,這本圖譜真的是太強大了,比起我們族內的記載有過之而無不及,」雲靈兒如獲至寶的看著那圖譜,一時愛不釋手,

「這個是我一次巧遇,一個人送給我的,既然你覺得有用我就送給你好了,」凌沖笑著說,

雲靈兒看了看,然後便合上了交給凌沖,「謝謝你沖哥哥,這個就不用了,雖然我在族內沒怎麼認真學過煉丹,但是也是輕車熟路,所以你這煉丹圖譜我只要看一眼就能記住,」

「你完全記住了,靈兒想不到你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凌沖讚歎著說,

「其實也不是了,只是接觸的多了,這個圖譜就能容易記住了,所謂煉丹都是異曲同工,只是上面記錄的有些藥草比較新奇,不過還好我能記住了,」雲靈兒微笑著說,

「呵呵呵……」凌沖輕聲笑了笑,「靈兒你真是太厲害了,真是讓人佩服啊,」

「是啊,如此年紀記憶力這麼驚人,還是我平生僅見,」法真也一同讚歎,

「大家過獎了,只是知道原理不行的,能不能煉丹還是一回事,」雲靈兒說著,

「那事不宜遲,我們采寫藥草回來一試便知,」拓拔雲碧說著,幾人也點頭應聲,

隨後凌沖和雲靈兒準備去採摘藥草,本來是想讓拓跋雲碧和法真一起看守石洞的,

但是拓跋雲碧是個閑不住的人,有熱鬧當然要去,所以就剩下法真和長臂巨猿等候了,

一行三人在凌沖的帶領下徑直向食人花走去,

因為雲靈兒所說過,往往有毒的地方,就會有解毒的東西,

走到曾經打到野豬的食人花叢前,凌沖他們駐足而立,

「看到了沒有,這些就是讓長臂巨猿中毒的食人花,」凌沖正色的說著,

「哇,這花真的好大啊,不過我很奇怪它們是怎麼攻擊那些人和小動物的呀,」拓跋雲碧感到很驚訝,但是那花雖然高大了一些,但是並沒有看出是如何的兇殘,所以才這樣的好奇的對凌沖說著,

「諾,你看著,」凌沖這時從身邊的一顆大樹上用力扯下一塊樹皮,然後徑直向那食人花扔去,由於那樹皮在凌沖真力的催持下飛的很快,就像是一個什麼鳥一樣,

食人這時產生了誤判,於是開始不斷地向那樹皮噴出綠色的粉末,

只是眨眼的功夫,那一塊樹皮上便沾滿了綠色的毒粉,

不看還好,這一看讓拓跋雲碧禁不住打了個冷戰,

「好厲害,」拓跋雲碧震驚的言道,

真訣引動那塊沾滿了毒粉的樹皮快速的向凌沖飛回來,

取出長生鎖里曾經裝毒粉的小袋子,凌沖用一片樹葉將這些毒粉產著裝進小袋子,

這一次他收穫頗豐,裝了滿滿的好幾袋,

玄天真法開啟,這小袋子便被凌沖收進了長生鎖,

「土豆,你要這些毒粉做什麼,」拓跋雲碧有些不解的說,

「以後你就知道了,我用這毒粉曾戰勝過比自己強大的對手,」凌沖有些得意的說,

「哦,我明白了,」拓跋雲碧會意,隨後便嘻嘻的笑起來,

這時他們兩個自顧自的說話,卻沒發現雲靈兒這時已經走出離他們很遠的地方了,

雲靈兒是被一株通體呈紅色的藥草吸引過去的,

「你們快看這是什麼,」雲靈兒對凌沖和拓跋雲碧驚訝的喊道,

兩人這才發現遠處的雲靈兒,於是趕緊上前跟了過去,

拓跋雲碧蹲在雲靈兒身邊,向雲靈兒所指的地方看去,「訝,怎麼是紅色的草,這是什麼藥草啊靈兒姑娘,」

「這個叫做赤煉草,是療毒的藥草其中一種,你看這藥草上開的小花,倘若有一朵的就是一階的靈草,兩朵的就是二階,然後以此類推,品階越高的煉成的丹藥效用也就越高,」雲靈兒採下那一株赤煉草拿在手裡,

拓跋雲碧聽她那麼說也好奇的數了數,「這個是五朵小花,那就是五階的嘍,」

「對,沒錯,」雲靈兒開心的說,

凌沖在這裡生活了一年多,像這樣奇怪的草藥他遇到的多了去了,看著他兩高興的樣子,於是憑著記憶在這不遠的地方翻找著,不一會兒一株在一塊巨石底部的縫隙里的奇草便被凌沖折斷拿了過來,「靈兒,你看看這是什麼藥草,我之前就遇到過,感到很奇怪,」

雲靈兒拿在手裡,面上掠過難以表達的驚駭,「你是從哪裡找到的這草藥,」

「諾,就是那塊岩石下面了,」順著凌沖所指,雲靈兒很快就發現凌沖所說的那塊巨石,

於是雲靈兒便飛快的向那巨石奔去,看著被凌沖折斷的地方,心中一陣說不出的感覺,

凌沖和拓跋雲碧很是奇怪的跟了上來,這時只見雲靈兒一掌拍在那巨石上,

只聽「啪,」的一聲,那巨石便應聲而裂開,

這時裡面的情景禁不住讓凌沖和拓跋雲碧大驚,整個石頭裡面竟然爬滿了這個草藥的根系,很細很細的根在斷石上長得結結實實的,

「好個石尾草,真是百年難得一遇啊,」雲靈兒讚歎著說,

雲靈兒將爬在石壁上的根全部扣下來,重新和凌沖折斷的那一截放在一起,隨後走上前對凌沖和拓跋雲碧道:「這個草叫做石尾草,是百年難遇的藥草,它是遠古時代所生長的東西,質地硬如磐石,而且這種藥草最不怕寒熱,火山噴發滾滾岩漿將這些草的種子包裹進去,然後變成石頭,但是這些種子在石頭裡面不會消亡,它頑強的生命力會慢慢的在石頭裡生長,大約需要一百年的光陰,它就能從遍布的根系中找到石頭最鬆動的地方,然後破開石頭生長出來,由於它長不了太大,看去就像是石頭長出的尾巴,所以這種藥草就名為石尾草,如果吃下以這石尾草煉成的丹藥,丹藥就會在身體里迅速轉為真力,尤其是玄關設竅的高手,可以以此快速打通全身經絡促進大周天的運行,如果修為高在加上運氣好的話,那麼有可能直接晉陞一級到下個修鍊階段,」

「啊,這麼厲害,」凌沖和拓跋雲碧聽得是大為震驚,

「還不止這些,如果是妖的話只要吃上一顆這石尾草所煉的丹藥,那麼妖元丹就會被不同程度的強化,從而將妖力迅速的提傷到更高的層次,」雲靈兒詳細的解說著,

「哇,靈兒姑娘這麼說這石尾草是可遇不可求的了,」拓跋雲碧正色的對雲靈兒說,

靈兒肯定的點點頭,「不錯,像這樣的藥草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連一種叫做狐尾草的藥草都比不上,只是很可惜啊……」

雲靈兒欲言又止,凌沖卻有了很大的興趣,「可惜什麼啊靈兒,是不是有什麼不對,」

雲靈兒微笑著搖頭,「不是不對,是你將它折斷了,如果不折斷的話,那麼煉成的丹藥功效會更加有效果,這石尾草一旦斷了,它本身的靈氣也就少了很多,」

「原來如此,唉,怪我太過急躁了,」凌沖有些懊惱的說,「不過也沒有關係,我知道哪裡有還有這石尾草,我帶你去找找看,」

「真的,」雲靈兒有些不敢相信,像這樣的靈草只要找到一株那就是大造化了,

「嗯,當年我一人在這裡對這些東西只是感到好奇,所以有注意過,」凌沖斬釘截鐵的說著,堅定的神情自然能讓人深信不疑,

「那太好了,快帶我去,」雲靈兒說著,便隨凌沖向著荒島深處走去,

一行人穿過密實的灌木叢,在凌沖的帶領下向一處荒涼的小山坡走去,路上荊棘難走,隨處都可以看到蛇蟲之類的小動物,這些讓他們每個人都沒有了好心情,只盼著能夠早點到凌沖所說的地方,

「這裡能有石尾草嗎,」拓跋雲碧一跟在凌沖的身後,緊皺著眉頭心想著, 果然在一些陽光普照的亂石下面又找到了幾株石尾草,想來這荒島沒人認踏足,他們算是第一批進到這荒島上來的,所以這裡的一些東西都沒被人動過,

正是因為這樣,像石尾草這樣的高品階的藥草才能留下來,

收穫了想要的東西,凌沖他們高興的回到石洞前和法真再次匯合,

這些法真閑來無事,已經將這煉丹爐點著了火,此刻爐火純青,正是煉丹的好時機,

「法真大師你想的真周到,」雲靈兒帶著滿意的笑容看看煉丹爐,隨後對法真稱讚著,

法真微笑一下,「我在這裡閑著也是閑著,能幫上些忙也是很高興的,你們怎麼樣,找到煉丹的藥草了嘛,」

「嗯,這次真的是很幸運,在沖哥哥的帶領下我們收穫很大,」雲靈兒看了一眼凌沖說,

法真開心一笑,「哦,那真是不錯啊,」

拓跋雲碧這時心中好奇,所以催促這雲靈兒開始煉丹,想要親眼看一看丹藥是怎麼煉成的,於是雲靈兒按照凌沖給她的煉丹圖譜介紹開始煉丹,

事實上即便雲靈兒不看凌沖的圖譜也能將丹藥練好,只是凌沖的圖譜上記錄的煉丹方法比較多,而且比較新穎還比較全面,有的方法甚至能加快煉成丹藥,

所以雲靈兒在看了凌沖的圖譜后,本來對煉丹一道就很熟悉的她,現在更是如虎添翼,快速的取出身上打來的藥草,按照最快速的煉丹方法,將這些藥材按不同的品階開始鍛造,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本來對煉丹感到好奇的拓跋雲碧這時是大失所望,

這煉丹除了枯燥,一點好玩的都沒有,即便這樣也就算了,可是這個天生嬌生慣養懶散的千金大小姐還得親自幫忙去砍柴,將打回來的柴不斷地向煉丹爐添去,

沒過多長時間,她就開始厭煩了起來,「靈兒姑娘,這丹藥還練不好啊,」

凌沖看了她一眼,一臉的苦笑著說:「碧兒,你以為這是燒火做飯啊,哪有那麼快,有點耐心好不好,」

「去去去,就你懂,哼,」拓跋雲碧對凌沖的話根本不屑一顧,

「碧兒姑娘,沖哥哥說的不錯,這丹藥是急不得的,不到火候是完全沒有效用的,」雲靈兒在拓跋雲碧身邊笑嘻嘻的說著,

「哦,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就等著好嘍,」拓跋雲碧看了雲靈兒一眼說著,隨後兩個女子也笑了起來,

趁著現在沒什麼事,法真將凌沖叫到一邊,先單獨和他聊聊,

凌沖很詫異,但還是跟著法真向遠離山洞的灌木叢走去,石洞前只剩拓跋雲碧和雲靈兒一邊向煉丹爐里天著乾柴,一邊聊著天,這個時候已經接近黃昏,

法真和凌沖淌過灌木叢,在一顆大樹前停下,

看著前面的夕陽落日,法真一臉的感慨萬千,

心中似乎想要和凌沖說很多話,但是一時又不知從什麼地方開口,

「法真師兄叫我出來有什麼話不放直言,」半晌,凌沖打斷了短暫的沉默說,

法真看看凌沖,隨後轉頭又看向天邊的落日,「凌師弟,有些話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法真師兄是不是說修羅塔一事,」凌沖猜測著說道,

「嗯,這只是其一,」法真看了看他,繼續說著,「修羅塔一戰,凌師弟雖然大顯神威,但是誰也沒有料到你和魔道有染,更何況當日在修羅塔你那可怕的威力真不像是修道中人,和邪魔幾乎無異,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狀況,」

凌沖知道法真一直是很關心他的,這些話或許在法真心裡憋了很久了,只因一直沒機會和他說,現在凌沖雖有想到法真是為了這事找他,但是他還是不知道怎麼回答法真,「法真師兄實話跟你說好了,關於這些我一點都不知道,當日我在修羅塔頂完全被憤怒激起,只是覺得自己用了全部的力量,但是也沒想過我的力量會突破到那樣的極限,別人看我像是邪魔,其實我自己一點都沒察覺有些么異樣,心中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取勝,」

法真看了看凌沖點了點頭,「凌師弟,坦白說我很相信你,和你歷經修羅之境的戰鬥,我對你已經很是了解,但是別人卻不能有我這樣的看法,你明白嘛,」

「是的,法真師兄說的極是,」凌沖不是傻子,正道那些人現在已經容不下他了,

「其實呢本來這也沒什麼,偏偏你和那魔道的使者有著很親密的關係,這就讓人對你有懷疑了,」法真說著轉頭正色看向凌沖,「凌師弟你老實告訴我,你之前知道不知道那人是魔界的使者,」

凌沖看了看對他關懷備至的法真,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良久凌沖才說出了三個字,「不知道」

「那樣的話凌師弟何不於正道眾人講明,然後與他劃清……」法真話沒有說完,這時凌沖伸手在他面前,示意他不要在說下去了,

看了看夕陽落日,凌沖正色道:「從我出這荒島開始,雲龍兄是第一個真心對我的人,他不僅幫了我很多,還將他唯一的妹妹托給我,法真師兄你也看到了,碧兒她這一路對我不薄,你讓我怎麼能做對不起他們兄妹的事情,」

「阿彌陀佛,」法真自然知道這些事情,他們一道上拓跋雲碧對凌沖如何,每個人都看在眼裡,那個女子甚至為了凌沖連命都不顧,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這更可貴的,

法真雖然嘴上沒說,但是心裡清楚,這樣背信棄義的事情凌沖是做不出來的,

他這個人是很正直的一個人,而且為人有情有義,也正是這一點才讓法真覺得凌沖這個人真的是很難能可貴的一個朋友, 神能大風暴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