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嗯嗯,真的好吃呢……」

2021 年 1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說完,女孩又是舉起拳頭,一副信心滿滿的模樣。

「我一直一來的夢想,就是吃遍天下!」

看著女孩可愛的模樣,李泉也不禁調侃起來。

「你就不怕變胖?」

「啊?」女孩張著嘴,愣住了。緊接著又是狠狠地瞪了一眼李泉。「能不能在別人開心的時候,別提不開心的事情。」

雖然知道女孩不過是假裝生氣,李泉也是配合了一波,連連道歉。

「好了,原諒你了。」

就在兩人聊得正酣的時候。

幾位年紀不等的人卻是不請自來,硬生生地坐在了這桌上,有兩位更是硬生生地擠在女孩的身邊。

李泉皺著眉掃視了幾位年輕人後,有些疑惑地望向女孩。

「秦思雨,你好,我是半冷霜,你的頭號粉絲哦。」坐在女孩身邊戴著眼鏡的胖子笑嘻嘻地說完之後,又似是宣示主權般,對著李泉挑釁地看了一眼。

隨著這位的介紹之後,其他幾位也是陸續地說出了自己平台上的網名。

女孩當下也是挪了挪身子,對著李泉擠出了一個歉意的微笑。

叫秦思雨女孩的勉強,李泉自然能夠看出來。

雖然李泉從不看直播,但是對於直播中的門門道道也是了解一些。而眼前這幾位,聽介紹貌似都是秦思雨的幾位頭榜大哥。

面對幾位『大金主』語言越來越露骨,甚至身體上的不斷擠壓,秦思雨也是像只可憐的小白兔一樣。

李泉沒有多說什麼。他明白絕大多數主播都是靠著打賞而生,面對這些『金主』,又有幾個能夠獨善其身呢。甚至更多背後的交易,恐怕也是各取所需罷了。

如果女孩不願意,她自己不站出來,你管再多也沒用。

只是有時候,你不想麻煩,麻煩也會找上你。

在四處都是金主大哥們包圍的情況下,秦思雨也是撂下『這裡太擠』的話,然後坐在了李泉的身邊。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邊的秦思雨,李泉也是一撫額。

麻煩來了!

「喂,兄弟你網名叫啥?給思雨刷了多少錢?」作為秦思雨的頭榜大哥的眼鏡男站了出來。

李泉看了一眼,身邊低著頭擺弄自拍桿的秦思雨十分無語。

「喂,霜哥問你話呢?啞巴嗎?」

李泉望向開腔幫襯的小年輕搖了搖頭。

「我不是她的粉絲。」

「切……那你坐在這裡幹嘛?」眼鏡男扶了扶眼鏡,一臉不屑。

這次倒是沒等李泉說話,一旁的秦思雨卻是介面說道:「這桌原本就是他坐在這裡的。」

秦思雨的解釋並沒有讓這群人罷休。為首的眼鏡男立馬從懷中掏出一沓現金,點出了五張拍在桌子上,一臉滿不在乎。

「好了,拿著錢走吧,買了單還能賺一點,今天算你走運。」

李泉望著桌上的現金,嘴角露出了笑容。

眼鏡男『嗤』地一聲冷笑后,又是很有氣勢地又是掏出五張拍在了桌子上。

「告訴你做人不要這麼貪心!」

「見好就收!」

。 入秋的天相較夏日,總是容易涼的很快。

大江村巡守範圍並不大,一行四人一下午走走停停,很快便轉完了幾個寨點。

風吹起絲絲涼意,吹熄了少年短暫相聚的歡愉。

於青也站在上午來時的路口,與三位夥伴相對而站。

趙應欒上前拍了拍於青也的肩膀,又伸手比劃了一下兩人的身高,一臉略顯誇張的笑道:「沒發現啊青子,現在長這麼快,都快和我一般高了!」

趙應欒只覺得,以前的青子,比他要低大半個頭,如今的少年夥伴,個頭都已經快趕上自己了。

於青也咧嘴笑着答道:「那肯定得長啊!嘿嘿!」

江蝶衣也向前走了一步,用她的手比劃着於青也的個子,露出兩個小酒窩笑着道:「青也哥真厲害,都比依依高這麼多了。」

看着自家妹妹如此,江蝶花雙手背在身後,暗暗搖頭嘆氣。

於青也看着江蝶衣,忍着摸她頭髮的衝動,開玩笑道:

「你們別送了,再送我還得把你們送回來了。」

「我先回去青陽鎮,應欒哥晚上在寨點輪守的時候多休息,明天咱們一起去梅骨園子!」

趙應欒道:「知道,這個是必須的,入軍之前也就這一次難得放鬆的機會了,晚上我和別人輪流守夜,還有大江村兩個叔伯一起,有的時間休息。」

一頭馬尾長發,雙手背在身後的江蝶花一旁說道:「青子早些回去吧!大江村離青陽鎮還是有些距離的,再晚些太陽下山,路就不好走了!」

於青也微笑點頭:「好的花姐,你們回吧,我們明天在徐小福那見。」

約定好明日園會的遊園計劃,四人就此揮手作別。

於青也獨自一人走上官道返程,一下午巡守遊玩,並沒有感覺有絲毫的疲態。

他伸手拉開衣衫,低頭看着胸口長符形印記,同時也感到被消耗一空的丹田,經過一下午的時間,再次充盈了起來。

身體輕盈的同時,又感覺全身充滿了隨時可以爆發的力量。

……

青陽鎮,八坊司議事大堂。

陳其猛端坐主位,身上甲胄已卸,穿上了一件深青色錦繡常服。

坊司七位副坊主各坐其位,長桌之上的抄錄案卷,是由坊司坊士謄寫出來的南蠻哨足的審訊結果。

陳其猛以手輕點桌面,指著那份卷宗抄錄,平靜的說道:

「諸位,這份由刑坊審訊出的南蠻哨足的口供案錄,既然都已經傳閱過,相信大家心裏也有一定的數,我在這裏就不再多說了。」

「奉蠻邊境多年平和日久,長季村與王留村出現了蠻哨,不管如何,這都是一個不好的信號。」

南蠻哨足長驅進深,所圖定然不小,至少好些年份,沒有如此了。

八人心裏都在品味着案卷之上的南蠻哨足口供帶來的內在信息。

陳其猛視線一一在眾人臉上掃過,最後停留在林重那裏道:

「抱澤大營那邊,主帥對此也很重視,對於今年的秋狩行動,會有一些調整變動,大家都要做好準備。林坊主,你來說吧。」

原本有些慵懶坐姿的林重直了直腰桿,雙手十指交織內撇,指節噼啪作響,向著眾人開口道:

「前兩天我也去了抱澤大營一趟,昨日下午剛回。」

他頓了頓,微笑着環視其餘幾大副坊。

「大佬們選了一些人,青陽這邊打算交由我來主導調教。南蠻入我流州,抱澤那邊的意思是我們要以牙還牙,殺過去!」

林重說出這句話后,隱隱有一絲殺意以他為中心,波動四周,然後瞬間斂去。

端坐首座的陳其猛不動聲色的望向林重,後者與他對望,仍是微微一笑。

長桌其餘六人一時齊望,紛紛看向林重與主位陳其猛,表情各不相同。

一是六人對這個消息的震驚,自夏末以來就有內幕消息不斷。

這樣的消息代表着什麼,又是誰的意思,流州的態度還是山南的態度,更或者是遠在太平郡的那位的意思?

還有就是林重身上竟然有如此殺意,眾人雖然共事有些時日,但也未必屬於那掏心掏肺的摯友,對於各自往事前塵,手段底牌,除了一些需要知曉的表面信息,各自之間很少會去深究。

至於私下密查之事,不被發現還好,若被對方知曉,那輕則翻臉,重則就是不死不休了。

自八坊副坊編製建立以來,如此的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在山城地界,八坊副坊除了衛、邢兩坊,其餘六人不論作為避世之人,還是流民之籍,能在軍方職權內擔任八坊副坊,除了超然的一技之能外,一些隱秘身份自然也是有的。

而目前長桌之上的幾人,共事時間並不算短了,說起來都算是聰明人。

山城青陽鎮,本來就是卧虎藏龍之地!

收起心中驚駭,穆森然率先開口打趣道:

「老林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不愧是我穆森然認可的酒友,嘖嘖嘖。」

林重微微一笑。

穆森然作為前安南軍陷陣營副將,參與蠻奉邊境大大小小數十次戰役,每次皆是首當其衝,陷陣殺蠻,對於南蠻子的殺意更是從不掩飾。

他如今作為流州刑坊的副坊,上午審訊的「不小心」更是日常操作。

而作為在青陽鎮代管八坊司的陳其猛,對他的所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把七人表情盡收眼底的陳其猛,表情微微一怔,不等七位副坊再有言語,道:

「諸位,今日事情諸位都已經知曉,明日就是八月十五,山城園會,人員定會很多,這就要勞煩各位坊主多上心一些。」

陳其猛隨後看向林重,嚴肅的臉上難得的擠出一絲笑容:「林坊主那件事情,就勞煩多上心了。」

林重微笑點頭:「陳將軍放心,實屬分內之事,定當儘力而為。」

「林坊主這麼說,我就放心了。」陳其猛再次轉過頭去,平靜對眾人道:

「今日議事結束,天色已晚,諸位坊主一天辛苦,都回吧!」

眾人應喏,一一起身離開。

大堂漸昏暗,陳其猛看着八坊眾人出門離去,慢慢從長桌主坐站起,退在側位。

一道昏暗人影從大堂帷幕後走出,拍了拍陳其猛的肩膀,輕聲說道:「坐。」

……

出了八坊司,林重便與幾人分別,說是要去買些吃食帶給自家小子。

八坊副坊主中除了穆森然和李醇,其餘六人都在坊司街居住,除了少些時候,每次八坊司議事出門,幾人少有同行,這也漸漸成了眾人之間的一種默契。

林重繞過兩條街,買了四張煎餅果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