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嗯,朋友的車。」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也是哦,你現在可不是一般人啊。真沒想到,你竟然交了這麼多牛叉朋友,看來你上次對我根本不老實。」

曹琴邊說邊打開車門,把背包直接放在那邊,接著自己坐了上去。

https://ptt9.com/118428/ 「表姐你這可誤會我了,我哪裡敢對你不老實。」林不凡無奈道。

「還說不敢,昨天我只是借你肩膀靠靠。可你倒好,那麼用力抱住人家。」曹琴或許是發現還有司機,忙說:「趕緊上車吧。」

林不凡想到昨天的一幕,頗為不好意思。 寵妻成魔:夫人,輕點踹! 不過上車之後,看著就坐在旁邊的曹琴,更是無奈。

這表姐能不能不要這麼大大咧咧,把包放中間多好。非得包靠窗,人貼靠著自己。

自己雖然剛高中畢業,但也算是一個成年男人了。那白花花的腿,沁人的清香,哪裡能忍受。

曹琴看起來卻似乎沒有任何察覺,甚至微微側身,好奇地問:「你去天海市幹什麼,竟然還有人接送你?」

「沒什麼,就是朋友聚聚。」

「聚會啊,這個我喜歡,能不能帶我一起?」

諸天最強主神 「這個,我只是去參加的人,帶人恐怕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現在男人參加聚會,誰不帶個女伴啊。還是說,你嫌棄表姐不夠漂亮?」

「當然不是,你要是不漂亮,這世上還有美女嗎?」林不凡挺能夸人。

「這話表姐愛聽,看在你這麼乖的份上,就不為難你了。」曹琴心情不錯,一路上說個不停,主要是毫無顧忌,挨的太近了。

這樣的一切,對於一般男人來說,絕對是享受。

但對林不凡來說,卻是一種折磨。本就因為跟舒雅的多次接觸,對那種感覺越發喜歡,偏偏自己絕對不能胡作非為。

幸好曹琴可算是累了,說:「我有些困了,靠著休息下。」她昨晚睡的時間太少,確實疲勞。

林不凡鬆了口氣,終於可以安心一些。

可沒想到這時曹琴直接撥開了林不凡的手,然後身子側著,頭往林不凡雙腿上靠上去,閉上眼睛。

靠!

要不要這麼的…

竟然問都不問自己就這樣,林不凡張開嘴想說什麼,卻發現不知道該咋說。目光所看,是一雙極其美艷動人的臉龐,嘴唇紅潤,散發著極其誘人的光澤。

尤其是是那一雙又白又嫩的長腿,胸前一呼一吸之間,襯衣感覺要炸開了。

真要命!

林不凡有些口乾,趕緊閉上眼睛,暗暗默念:「非禮勿視,非禮勿看!」同時,乾脆抽空進入系統當中,看看系統裡面的東西,總是分了神。

等級:初級男人

力量:4100

精神力:1890

聲望:3600

技能:二級傀儡術,絕世一針,神級廚師,超級駕駛,透視神眼,移形換影,圍棋精英,北冥大法,撞球天才

林不凡看了一下眾多技能,短短時間系統真是給了自己不少強大的能力,心中暗暗感慨。

「別感慨了,跟你說多少遍,有機會趕緊上。沒機會,創造機會也要上,你怎麼就不聽呢。」

「拜託,姐,我是那種飢不擇食的人嗎?」

「確實,你不是!你只是一看見美女就口乾舌燥,身體還有明顯反應。」仙女姐姐沒好氣地道。

「…」林不凡無奈:「我的意思是她是我表姐,不能碰啊。等等,你為什麼什麼都知道,那我以前,你是不是也?」

「行了,就你那毛毛蟲,誰在意你啊。不聽算了,睡美容覺去。」

「不行,誰毛毛蟲了,你得說清楚。」林不凡不服氣。

仙女姐姐不理人了。

林不凡無奈地從系統中退出來,此時曹琴依然睡的很香。而且動也不動,整個幾乎是平躺在他身上,前胸鼓鼓的,簡直是勾魂奪命。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地過去,車子即將進入天海市的時候,林不凡手機響起來了,是雲夢打來的。

「夢姐!」

「快到了吧?」

「快了!」

「正好,說說你那個舒雅吧。不查不知道,一查真是嚇一跳啊。」雲夢開口道。

雖然只是短短几個小時,但對她來說,查一個沒變過名字有來歷的女孩還是很容易辦到的。

「怎麼了?」林不凡忙問,他看似放棄,其實心裡又哪裡真的完全放棄過。

「她是燕京舒家的寶貝閨女呢,沒想到竟然會在那樣的學校當老師。」雲夢說完,問道:「你們之間,是不是?」

「不是,我們只是關係很好,她昨晚突然離開了。」林不凡搖頭道。

燕京舒家?

雲夢雖然沒有過多描述這個家族,但林不凡從舒雅重重表現可略知一二,這個家族絕對是一個強大家族。

「哦,她離開很正常。聽聞最近唐家跟舒家正在商議聯姻之事,她回去應該是處理這個事吧。」雲夢說。

林不凡聽著這話,微微一顫,真是如此,看來當日那個男子應該是唐家少爺吧。或許,她真的只是玩玩。

「不凡…」

「我在!」

「你沒事吧?」雲夢又不傻,感覺到一些異樣。

「沒事啊,謝謝你幫我查。」

「別光嘴巴說,要用實際行動啊。」

「好吧。」林不凡無奈。

「一會見面聊。」

林不凡放下手機,暗暗苦笑,或許自己真的該放下了,燕京?既然這樣,燕京兩個大學他是不打算去了。

這個時候,車子已經開進了天海市。

林不凡看曹琴還沒醒,就吩咐司機:「先去天海大學吧。」

曹琴既然是回學校,自然應該是去天海大學。

司機認識天海大學,立刻往那邊開過去,車子很快到了目的地。

「表姐,表姐…」

曹琴聽到招呼聲,呢喃著睜開眼睛,一下子就看見低頭的林不凡,臉色一紅,忙坐了起來問:「怎麼了?」

「到學校了!」林不凡無奈道。

「到了?」曹琴驚訝地看了下外面,有點鬱悶。自己只是想在他腿上躺一躺,怎麼就真的睡著了。

「嗯,你是回學校吧?」

「是啊!」曹琴忙收拾了下東西。 “李錚!”我試圖上前幫忙,卻只邁出了一步。指不定還得李錚保護。到時幫了倒忙可就過意不去了。

“嘶——吼——”就在李錚和那幾個男人對峙,而楚蕭寒也與辰哥扭打在一起的時候,一聲聲喪屍的吼聲忽然自街道兩邊傳來,響徹天空!

“臥槽,哪來這麼多喪屍?”我大驚,條件反射地拉着胖子朝路中間退去。——此時這條街道兩頭忽然出現了一大片屍羣,正呈現包圍之勢逐漸向我們靠攏!

“我們鬧出的動靜太大了?”胖子在危機關頭好像十分正常,當即接口道。

見這架勢,辰哥和楚蕭寒也同時停住了手裏的動作。面面相覷兩秒後,負傷累累的二人立刻站起身來。

“撤回便利店去!”

“快上車!趁屍羣還有空隙,殺出去!”

前一句是辰哥的聲音。與此同時,他已經拉着瘦高個飛快地跑入了便利店,一把抵上大門。%而楚蕭寒與之相比則顯得從容得多。他手下已經無暇顧及李錚,紛紛驚慌失措地朝越野車跑去。楚蕭寒更是直接坐上駕駛座,一腳踩下了油門。

越野車發出一陣轟鳴,朝喪屍較少的那一頭筆直衝去。

“吱!”

“嘎吱嘎吱——”

“嘩啦!”

毛骨悚然的聲音不斷傳入耳膜,屍羣硬是被越野車的衝撞力開出了一條血路。血肉橫飛,黃白相間,伴隨着車輛發動機的馬達聲,四濺的液體和碎肉漫天飛舞。不多時,原本較新的越野車就變得慘不忍睹。——車窗上掛滿了腸子和骨髓,一道道血痕和抓痕更是給車身添上無數的傷疤。

令我驚奇的是,那輛不明牌子的越野車性能居然極好。非但沒有陷入屍羣,反而在碾壓了一片喪屍後成功地衝出了重重包圍!

難道這輛車被改裝過?

“我們跟着他們出去!”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李錚忽然拉了我一把,指指越野車離開的方向。=F=H=Z=W=W=我一愣,情不自禁地拒絕:“他們有車,我們跑出去不是送死?何況我也跑不了啊!”

“在這裏纔是送死。”李錚當機立斷,在越野車拉開一條血路的時候快步跟上。藉着車後的那一小塊空擋和縫隙,他居然走出近十米,且絲毫沒有被喪屍近身。

“少校,你受傷了,老子扛着你跑!”就在我震驚地盯住李錚離開的背影時,胖子忽然大吼一聲。

“我不需……”

“啊!”

還沒反應過來,胖子就大喝一聲,一把把我扛在了肩上。我拍打着他的肩膀抗議,卻無濟於事。——我並不瘦弱,178的身高,少說也有150來斤。可和胖子比起來還是九牛一毛。

“我過去了啊!”胖子無視我的掙扎,快步朝李錚離開的方向走去。真佩服他扛個人還能健步如飛,不愧是一身膘的僱傭軍。而我掙扎片刻後便不再動彈,傷口隨着動作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疼,只好任由胖子擺佈。

“跟我過來。”李錚看到胖子的姿勢,不由得笑出聲來。指指前方街邊的一棟建築,又神色嚴峻地點點頭。

越野車朝右側開走了,而我們則成功地乘着這個空擋跟了出來。回頭看去,辰哥正把頭探在便利店門口張望,眼中滿是焦慮。

屍羣飛快地填補着越野車開出的那道縫隙。道路兩側的喪屍立刻呈包圍狀朝便利店涌去。密密麻麻的屍潮看得我一陣心驚膽戰,只得輕輕地嘆了口氣。

倖存者,祝你們好運。

即便大部分屍羣已經被那家便利店吸引,仍舊有零散的喪屍在我們正行走的這條路上游蕩。李錚抽出D9開道,倒也平安無事地走了一長段距離。

“你們先進去。”一腳踹開右側撲來的一隻喪屍,又上前狠狠地補了一刀,李錚馬上指指右手邊的一扇大門。我一愣,可還沒反應過來,胖子便推開門大步流星地走了進去。

之所以發愣,是因爲我清楚地看到了大門上的一個英語單詞。

“police。”

警局。這裏是警局!

“李錚,你要找槍?”我明知故問,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胖子快把我放下來!”

“好嘞!客官您悠着點!”胖子故意**起一口京腔,隨即手一鬆。

“砰!”下一秒,失去胖子支撐的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生硬的地面磕的下巴一陣劇痛,一口鮮血控制不住地噴涌而出,地上頓時一片血紅。

“臥槽你…….”我口齒不清地罵着,單手撐地晃晃悠悠地站起身來:“瑪得!”

“客官我可提醒您了!”胖子嬉笑着,絲毫不顧及快要死掉的我。

“莫魂,你去二樓看看。”一番打鬥後,李錚終於擺脫了門口的屍羣,一把拉上警局大門。氣喘吁吁的他一邊靠着大門防止屍羣的衝撞,一邊朝我吩咐道:“這裏的彈藥庫和槍械應該都在二樓。你拿着刀。”

說着,李錚直接把D9拋了過來。我下意識地躲開,鮮血淋漓的D9“哐當”一聲摔在了地上。

“我在這看着。這門很危險,怕撐不住。”李錚示意我撿起D9:“你上去拿槍,有事再叫我。”

“那胖子……”

“我看着他,放心吧。”

“好吧。”我點點頭,撿起D9後立刻朝警局深處走去:“一般彈藥庫的鑰匙在哪?”

“警長辦公室。”李錚的聲音在身後若有若無。

曾經的警局現在完全是另一幅樣子。——地上染着深紅色的血漬,從門口一直蔓延到走廊深處。牆上不但佈滿血手印,甚至還掛着幾塊人皮。桌椅板凳完全亂了樣子,散落的文件和燒燬的檔案袋也隨處可見。最觸目驚心的還是地上那些已經被爆頭的屍體,橫七豎八地堆積,瞪大的雙眼好似在朝我冷笑。

而我之所以答應李錚且如此淡定,在於心中的那份直覺和判斷。——喪屍危機爆發後,警局將率先接到無數報警電話。如此看來,警戒狀態會在危機發生前就產生。那麼即使危機蔓延,甚至自警局內部出現,警局也勢必全力以赴,且集體外出執行任務。這樣一來,警局內的喪屍自然少得多。

這條走廊很深,很暗。一閃一閃的白熾燈晃得我眼睛一陣刺痛。樓梯就在走廊盡頭,如今距離自己不過只剩下六七米。

然而事與願違。就在我快要順利接近樓梯的時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忽然發生了。——這件事是如此離奇,以至於現在想起來還是心悸不已,爲自己的命大而感概。 林不凡走下車,到另外一邊打開車門,順便掃了一眼校門口,贊道:「天海大學看起來不錯嘛。」

「當然啊,怎麼說也是全華夏十大名牌之一。」曹琴笑說:「怎麼,你動心了,不會真想來我們學校吧?」

「考慮一下。」

「考慮你個頭啊,你這成績肯定是燕京華清二選一啊,或者去國外留學。」曹琴沒好氣道,雖然她也希望林不凡跟自己同校,但是可不能浪費這逆天的成績。

「燕京?我不去!」林不凡搖了說。

「啊,你說真的?」

「真的!」

曹琴眼睛不由一亮,說:「不去燕京不出國的話,你真可以考慮天海大學。」

「再說吧。」

「嗯,你在天海市要呆多久?」

「一兩天吧。」

「哦,那你注意安全。」

「會的。」

「來,擁抱一個!」

「為啥?」

「謝謝你送我啊。」曹琴不由分說,抱了林不凡一下,立刻就分開往裡面走去。

林不凡呆了一下,暗暗苦笑,這表姐真是分分鐘要誘惑死人了,怎麼就不能在自己面前收斂一下呢。

曹琴剛走開沒幾步,就聽到有人喊:「曹琴!」

曹琴看了過去,是自己的室友兼好友李璇。

李璇走上前,嘻嘻笑道:「喲,曹琴,保密的還挺嚴密啊,不聲不響就找了個帥男友。」

「什麼啊?」

「還裝呢,剛剛那個送你下車的小夥子,可是非常帥哦。你要是不要的話,就讓給我好了。」

「去,一邊去。」曹琴鬱悶地說,她何嘗沒有過這個念想。只是再一想,林不凡是自己表弟,就不敢多想了。

不過現在被人揭破,臉上不由自主地有些紅暈。

「嘻嘻,就知道你捨不得。不過,你們那個沒有?」

「想什麼呢,我們是清白的。」

一劍獨尊 「喝醉酒的人通常都說自己沒喝醉,快跟我說說,你們那是什麼感覺,給我一點經驗。」

「……」

林不凡看曹琴進去,超強的耳力讓他隱隱聽到曹琴同學的一點點話,暗暗搖頭,讓司機趕緊開車離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