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噗……」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夢天身體之上的黑白光罩緩緩消散了去,而夢天卻是tian了tian最,嘿嘿一笑,便是緩緩抬起了右掌。其右掌食指向前緩緩點出。

「轟隆……」

頓時,一道道的雷霆之力瘋狂的匯聚,然後化為了一柄柄雷霆巨槌,便是狠狠的對著那十頭獨角雷獸怒砸而去。

「吼……」

幾乎是在十頭獨角雷獸還未在恐懼之中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十柄雷霆巨槌便是怒砸而下,將他們的身體,狠狠的砸進了下方的雷漿海域之中。

「嗤……」

而六道藍色的光芒,卻是在海水之中閃爍了一下,然後被夢天一招手,便是吸了出來,正是六顆閃爍著雷光的雷霆之珠!

「呼……」

深吸了口氣,顯然,夢天對於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是極為滿意的。

收好了雷霆之珠,夢天的身形便是不在多留,而是直接拔身而起,對著雷霆海洋的中心而去。

【未完待續】 夢天的身形,在雷海之中起起落落,不斷的穿梭於雷霆之中。

而在這一路醒來,夢天所經歷的大大小小的戰鬥,已經不下一百次。而他所收穫的雷霆之珠的數量,也是有了四五十顆。

不過在夢天的感知中,依靠雷霆之力與周遭天地間雷霆之力的溝通,夢天終於是找到了荒蕪之塔所在的確切位置。

所以,夢天這一路雖然在不斷的戰鬥,但是與前往荒蕪之塔的路線,卻是絲毫未變。而在這一路之中,夢天對於自己的實力,也是有了一個深刻的認識。

現在依靠著荒蕪之氣施展出生死玄境的力量,夢天竟是驚訝的發下,就連那些所謂的能夠與慟天之境所媲美的玄品雷獸,竟然在自己的手中也堅持不過十招。這一發現,可著實令夢天興奮不止。

咳咳咳……這裡要糾正一下,前幾張寫的時候,有些地方的境界搞錯了。帝階強者所對應的應該是宗品,而尊品強者所對應的境界是生死玄境才對,嘿嘿……勿怪,勿怪……

一路走走停停,止戰止修,一天之後,夢天終於是緩緩接近了荒蕪之塔。

………………..

這裡,乃是整個風雷海的中心地帶。

而這裡的雷霆,已經全部變成了黑色,甚至在最中心的地方,還有著紫色和金色的雷霆閃爍。

而這裡的海水,也是變成了漆黑如墨的顏色,這些,全部都是恐怖狂暴到極限的雷漿所凝聚而成!

而在那些金色和紫色雷電所在的海域,雖然只有十丈的範圍,但是那片海域,卻已經全部被渲染成了紫色和金色。

而在紫色雷霆和金色雷霆的轟擊之下,一個被紫色雷電和金色雷電所包圍的尖尖的塔尖,便是那般矗立在風雷海的海面之上,接受雷電的洗禮。而那些紫色的雷電和金色的雷電,便是順著這節小小的塔尖,一路向下,直接消失在了海面之上,似乎是衝進了塔內。

而夢天在看到這節小小的塔尖之後,終於是緩緩的深吸了口氣。

「呼……荒蕪之塔,總算是到了啊……」

夢天扭了扭脖子,這一路之上,倒是有驚無險。但是他的雙腳,卻是已經接近了麻木。雖然他不用擔心周圍的雷漿會對他造成什麼傷害,但是那種酥麻的感覺,尤其還是在雷漿之中行走了三天,夢天的雙腳也是已經有些麻木了。

不過所幸的是,總算是來到了這裡。

「這些黑色的雷電……莫非是黑魔雷不成?」

夢無忌的聲音,悠悠的紫夢天的腦海中響起,似乎帶起了一陣沉思。

「嗯……好象是的……」

夢天點了點頭。

「若是沒有記錯的話,那些紫色的雷霆,應該是衝擊化虛之境時才會出現的『極天紫雷』。而那些金色的雷霆,莫非是只有在衝擊無上業道的無境之時才會出現的『渡化道雷』不成?」

夢天的聲音,到的最後,已經變成了驚嘆。

這三種雷霆,黑色的是衝擊慟天之境時才會出現的「黑魔雷」,而剩下的兩種,來歷卻也不小。一個是衝擊化虛境的「極天紫雷」,一個是只有在衝擊無上業道的無境時才會出現的「渡化道雷」,這三種雷霆,即便是最弱的「黑魔雷」,便是能夠將慟天之境巔峰的強者轟擊的連渣都不剩。而至於「極天紫雷」和「渡化道雷」,則是分別有著摧毀化虛境強者和無境強者的恐怖能量。

只不過夢天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果真不愧是風雷海啊……」

夢天在心中,卻是暗暗感慨了一句。

「荒蕪之塔,便是在這下邊了啊……」

夢天看著那節小小的塔尖,然後身形一晃,便是直接進入了風雷海之中,然後迅速身形下降。與此同時,在夢天的身體之上,也是湧現出了一道道雷霆之力和生死玄氣,將周圍的雷漿阻隔了開來。

而夢天在剛一下潛到風雷海之下時,卻是著實的被震撼了一把。

之間的在風雷海之中,一個高達萬丈的渾身閃爍著暗黃色光芒的鐵塔靜靜的矗立在風雷海之中,直接是從海地堆積而起。而一道道金色的雷霆和紫色的雷霆便是在這座暗黃色的鐵塔之上不斷的穿梭著。

而一道道數十丈粗細的鐵鏈之上,布滿著深奧晦澀的符文,一頭連接著荒蕪之塔,一頭連接著懸浮在荒蕪之塔四周的各種印刻著符文的巨石之上。

隱隱之間,自荒蕪之塔之中,似乎還有著嘶吼之聲傳出,似乎在其中,鎮壓者什麼。

而一道道血色的氣息,似乎也是在荒蕪之塔上繚繞不斷。而且連接著荒蕪之塔的那些漆黑鎖鏈,有些鎖鏈之上的符文已經變得暗淡無光,甚至已經開始產生了一條條細小的裂縫。

如此可見,荒蕪之塔上的封印,似乎已經變得脆弱了起來。所以,那些血色的氣體便是從那些失去了封印的鎖鏈之內滲透而出,一股邪惡到極致的陰寒氣息,令得夢天渾身都是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陣顫抖。

「這股血色的氣息……好熟悉……」

夢天眉頭一條,雖然總是覺得這些血色的氣息自己在哪裡感受到過,但卻是怎麼也想不出來。無奈之下,他只好再次向下潛去。

然而,越向下,夢天心中的震撼便是越來越濃。

因為在荒蕪之塔的四周,有著無數塊巨大的不滿者符文的石塊靜靜的懸浮著,而且,那些鎖鏈也是縱橫交錯,它們的數量,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總裁密愛,女人別想逃 而且隱隱之間,在荒蕪之塔的附近,似乎還有著一些小型的鐵塔懸浮。隱隱之間,那些小型的鐵塔,竟是組成了一道陣法,陣法的中央位置,便是荒蕪之塔!

「莫非……這荒蕪之塔,還是一個鎮壓者什麼東西的監獄不成?可是……也沒人說過啊……」

夢天不由得有些疑惑了,究竟是什麼東西,能夠被鎮壓在這裡?而且,還是有著如此之多的封印?甚至,還有著「黑魔雷」、「極天紫雷」和「渡化道雷」的鎮壓?

難道,是荒蕪大陸的妖孽不成?

不怪夢天疑惑,因為就算是荒蕪大陸之中的人,也並不知道在荒蕪之塔中還鎮壓者什麼,他們只是知道有著一尊荒蕪之塔,從荒蕪大陸誕生的時候便是存在了罷了。

而在荒蕪之塔中所鎮壓的東西,也只有那些天品強者,才能夠有機會知道。

而他們,卻是始終閉口不言。因為,他們也是在忌憚著,荒蕪之塔中的那個東西。而對於荒蕪之塔之上封印開始緩緩消失的這件事,那些天品強者們也是極為清楚的,但是,他們卻是無能為力。

除了這些天品強者之外,慣於荒蕪之塔的其他消息,便是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了。

而至於荒蕪之塔中究竟鎮壓了什麼。那些天品強者們只是知道,這裡面所鎮壓的,是曾經毀滅了荒蕪大陸的東西!

而荒蕪之塔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存在的,那可就是有的歷史去追溯了。

據說,在一千萬年前,荒蕪大陸有生靈的誕生之初,曾經出現過一個種族。而那些種族,被人們稱之為「血月族」。

當時的人類強者,很是稀少,基本上沒有什麼那得上檯面的。所以,血月族中的人便是開始了大四的破壞荒蕪大陸,企圖一統荒蕪大陸,成為荒蕪大陸的霸主。

然而,荒蕪大陸之上的其他生靈卻是絕對不容許血月族亂來的!

所以,無數的人類強者便和荒獸聯合在了一起,共同研製出了修鍊的**,整體實力得到了提升,並且還研究出了一些有用的戰技等等,甚至還有一些能夠巧匠,煉製除了一些多天地造化的神兵利器,裝配給了荒獸和人類,而至此,人類和荒獸便與血月族展開了長達一萬年的戰鬥。

而在那場戰鬥之中,人類強者和荒獸強者也是隕落了無數,但是,終於,在一萬年之後,人類強者之中出了五位至強者,而荒獸之中,也是出了一位荒獸獸帝!

而這六位至強者便是聯合在了一起,共同打壓血月族,竟然直接將血月族趕出了荒蕪大陸。然而,即便是如此,在荒蕪大陸之中,依然還是存在著很多的血月族的餘孽。

所以,那位荒獸之中的獸帝,直接是付出了自己生命的代價,以身化荒蕪之塔,將那些參與的血月族的族人全部鎮壓在了荒蕪之塔中。而剩餘的五位人類至強者也是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化為五尊小型的荒蕪之塔,構成了一道強悍的陣法,將荒蕪之塔之內紊亂的能量徹底鎮壓了下來。

自那以後,天地大戰方才緩緩結束。

而又經歷了數萬年,關於天地大戰的那一段歷史,便是逐漸的泯滅與歷史的塵埃之中,出了一些古老的家族之外,在荒蕪大陸之上,便是再也沒有人知道這件歷史了。

不過,在十萬年後,荒蕪之塔曾經發生了一次損壞,裂開了一道裂縫,導致了一些雜亂的血月族的意念跑了出來。幸好那些天品強者發現的及時,將那些跑出來的意念斬殺以光,然後又將荒蕪之塔修復了起來,並且搬來了無數的山脈,然後全部雕刻成了符文石,用天外星隕鐵打造了無數雕刻著符文的鎖鏈,徹底將荒蕪之塔加重了數層封印。

而且,當石油消耗了三位天品強者的生命,讓本是一片盆地的風雷海,徹底化為了雷霆的海洋,並且還招引來了「黑魔雷」、「極天紫雷」和「渡化道雷」這三種強悍的雷霆中的帝皇,來加強封印。

自那之後,千萬年過去了,荒蕪之塔卻是再也沒有發生過一次意外。但是,那些家族中的強者也知道,荒蕪之塔的封印,已經開始減弱了。

【未完待續】 虛空之中,曦晨迎風而立,他望着身前黑色高大的身影滿是欣喜,數個月時間的日夜淬鍊,果然沒有讓他失望,這煉屍的威力的確不同凡響。雖然不能使用仙術,使得煉屍的實力下降了不少,可是肉體的強度卻是更近一層,恐怕此時碰到問鼎一層的修士,單單憑藉這煉屍,也有一戰之力。

終日帶着一個問鼎期的高手在身邊當打手,曦晨不可謂不奢求。而龍汐羽在煉製成爲煉屍之後,模樣顯得更爲的恐怖,面容之上的血肉彷彿風乾一樣,緊緊地貼在骨頭上,眼神銳利如刀,頭髮盡去,手臂如鷹爪一樣微握,而且渾身上下瀰漫的屍氣更是使得人不寒而慄。

“殺掉他。”曦晨心神一動,望着那重傷不起的李元化,對煉屍下了命令,而煉屍在聽到曦晨的吩咐之後,那雙空洞的眼神卻彷彿有了一絲靈性,其中流光閃爍,但是靈智卻頗爲低下。

這煉屍完成的最後一個步驟便是“融神”,曦晨將其用丹火祭煉,驅除他前世的所有印記之後,強行分出自己的一縷元神,注入其天靈之內,賦予其微弱的生命,因而這煉屍終生只會聽從於他一人的命令,永不背叛。

煉屍的身體略嫌僵硬,手臂輕擡之時,骨骼都是摩擦的咯咯作響,彷彿夜晚踩在森森白骨上發出的聲音,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厲色,身形一閃朝着下方的李元化衝去,速度快如閃電,虛空之中只能看到一道殘影。

李元化此刻正躺倒在碎石堆中,手捂着眼中塌陷的胸膛,大口大口的吐着鮮血,他怎麼也沒料到曦晨的身旁竟還有這麼一位高手護衛,他望着那急速襲來的黑影,大吃一驚,一拍腰間儲物袋,先前被其收入囊中的八門金光鏡閃爍着流光,從其中飛出,八卦之上的陰陽魚急速的旋轉,緩緩分開,變大爲數十丈有餘,流火飛涌而出,鋪天蓋地地朝着那黑影襲去。

煉屍速度不減,佈滿厲色的眼神中不起一絲波動,彷彿對於那瀰漫在身體周圍的流火毫無察覺一樣,而他的身形也是一閃,硬生生地衝進那分開的陰陽魚之中。

李元化見狀,心中一喜,強忍着身體的劇痛直起身子,他雙手飛速的結印,陰陽魚金光一閃,再次合攏,盤旋在半空之中。

剛纔雖然只是電石火光間的交手,可是煉屍身上那瀰漫的陣陣屍氣卻是掩蓋不了,在李元化回過神來之後,便是察覺到這個事實,可是尚未等其來的及欣喜,那虛空之中八門金光鏡突然顫抖個不停,其上的流光閃爍,陰晴不定。

李元化大吃一驚,焦急萬分地衝着八門金光鏡一揮手,可是此時的八門金光鏡已經不再受到他的控制,緩緩地膨脹變大。

只聽砰地一聲巨響,那八門金光鏡終於達到了承受的極限,紛紛碎裂開來,而那其中流竄的烈焰,也是朝着下方碎石遍佈的九幽山脈飄去,懶腰折斷的枯樹碰到火焰之後,迅速燃燒,朝着四面八方蔓延開來,剎那間變得如同火海一般。

一道黑影衝破空中的火團,再次俯衝而下,他虛握如鷹爪的雙手閃爍着黑芒,被濃郁的屍氣所包裹在內。身形閃了幾閃便來到了重傷不起的李元化的身前。

李元化大吃一驚,寬大的袖袍一揮,幾道風刃朝着煉屍的身上劈去,煉屍也不閃躲,任由鋒利如刀的風刃劈在他的身上,可是那風刃只能在煉屍的身上留下道白色的痕跡,連其防禦都不能破掉。

煉屍伸出手臂,握緊拳頭,朝着李元化的頭顱之上砸去,李元化面容大駭,強忍着體內翻滾不已的氣血,撕裂虛空朝着遠方逃遁,如今他也是初步踏入了問鼎境界的門檻,對於空間的控制之術倒是精通了不少,短距離的瞬移倒是可以勉強做到,只是對身體的負荷比較大而已。

李元化的身形一閃不見,而煉屍的手臂卻無遮無攔地深深插在下方的碎石之中,一陣波動傳來,下方的佈滿岩石的地面瞬間塌陷,露出一片深不見底的巨大坑洞,一拳之力便可如此,這煉屍的肉體強度還真是強悍。

虛空之中一陣波動,李元化口吐着鮮血從那空間裂縫中踉踉蹌蹌地走出,他驚魂未定地望着下方的巨坑,心中一涼,若是當真剛纔被這煉屍的拳頭擊中,恐怕他的腦袋會像西瓜一樣爆裂開來,轉眼間碎成一堆肉醬。

“還是先逃離這裏再說,這小子實在難纏的緊。”李元化望着虛空中站立的曦晨,面露陰狠之色,他憤恨地一咬牙,腳踏霸王槍,起身欲朝着遠方逃遁,與此同時,煉屍也是重踏在下方的石板之上,身形化作一道黑色的箭矢,朝着李元化激射而來。

“混蛋!”李元化咬牙切齒地罵了一聲,手臂重重滑過身旁的虛空,一道空間裂縫再次裂開,他的身形一晃閃入其中。空間之力對於問鼎期修士或許可以得心應手,可是李元化如今尚未踏入問鼎境界,如此接二連三地使用空間之力,對他原本便傷痕累累的身體更是一種負荷。即便是可以順利逃脫,對日後的修煉也會造成不可遺留的隱患。

可是如今的李元化也是別無選擇,曦晨虎視眈眈地虛空凝立,等着給予他致命一擊,而那煉屍更是變態恐怖,肉體的強橫程度無異於問鼎期修士,他手中的“山水乾坤圖”又是被徹底地毀壞,如今留在這裏,只有死路一條。

“等我日後突破了問鼎期,一定回來和你好好算算這筆賬。”李元化強行將涌進口中的鮮血吞嚥而下,在空間裂縫中朝着遠方逃遁,那煉屍雖然肉體強悍,可是卻不懂得空間之力的運用,只要可以逃遁出此地,那便可以保全性命。

突然,李元化面前的虛空一陣波動,那無邊無垠的空間彷彿被人硬生生地給撕裂開來,而他的身影也是從其中跌落,他驚魂未定地望着遠方的年輕人,只見一柄金黃色的劍刃被其緊握在手心,劍尖直衝自己這方,那道空間裂縫,竟是被這柄利劍硬生生地劈來。

李元化深吸一口氣,突然感到背後傳來一股透體的寒冷,涼徹骨髓。他大驚失色地轉過身去,卻看到一雙血紅的眼睛,瀰漫着陣陣屍氣。 然而,如今的那些家族,已經對於荒蕪之塔封印的減弱無能為力了。

因為,現在的他們,天品強者已經不多了。若是在消耗的話,恐怕,荒蕪大陸也會隨之滅亡的。所以,他們都是在等待,等待一個人的到來。

而那個人,便是能夠解決荒蕪之塔問題的人。

而現在這個人,已經來了。

弒天劍劍主!

掌握了創世聖卷的人!

其實,不管是荒蕪大陸也好,還是混沌大陸也好,全部都是屬於輪迴中的大陸,所以,他們與十世輪迴中的十塊大陸一樣,都是一樣性質的大陸。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