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多謝馮師兄!」幾名被逼脫離陣型的御音谷弟子頓時壓力消失,趕緊朝他道謝,臉上全都寫著敬畏與崇拜。

2021 年 11 月 13 日By 0 Comments

馮雲笑了笑,同時淡淡回道:「快去會合吧。」

幾人點點頭,迅速向其他御音谷同伴靠了過去。而馮雲則是朝著另一方向走去。

路上,馮雲向正與天欲派長老糾纏在一起的董莫輕傳音說道:「還請董長老拖住這些邪修,在下去探一探那陣基。」說到底,他們的任務是破壞陣基,解除大陣,而不是斬殺這些大陣中的邪修。

聞言,董莫輕立刻回道:「道友儘管前去!」

馮雲微微頷首,隨即不理天欲派長老的怒吼,腳下一點便離開了此處。

行進途中,他又接連碰到了不少天欲派修士的阻攔,但這些人哪是他的對手,幾個照面就被他全都收拾了,有的甚至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不多時,濃密的霧障中便出現了一道高大的黑影,這黑影狀似小山,隔著老遠就能感受到其散發出的陰詭氣息。馮雲沉著雙眼感受了片刻,正如預料中的那樣,整個大陣的氣息都在前方產生了匯流,正是大陣陣基所在!

馮雲小心翼翼地朝小山一般的陣基所在前進,每走近一些他心中便沉重一分,不止是因為磅礴的大陣氣息所帶來的恐怖威勢,同時也是因為這陣基的規模超乎他的想象,再想到香麝所說建造陣基之物,他只覺胸腹間堵著什麼,極為難受。

又走了一段,香麝果然沒有騙他,一路上別說阻攔了,就連人影都沒看到一個,反而死氣變得愈發濃重,而死氣的源頭自不必多說。

但沒等到達陣基面前馮雲就被擋住了。

「鐺——」

馮雲一拳砸向面前的幽綠氣罩,竟發出了猶如巨大銅鐘般的悶響,隨即就看幾道漣漪擴散開來,然後迅速消失不見,彷彿一切都沒發生過,唯有他發麻的拳頭在向他述說著真相。

見狀,馮雲眉頭輕皺,這一拳他雖然只用了五分氣力,但也有數十萬斤了,然而打在這幽綠氣罩上居然就只掀起了幾道漣漪,這防禦該有多強?

除此之外,更讓馮雲憤怒的則是氣罩之內的巨大陣基。

香麝所說不假,這是一座巨大的京觀,粗略一看起碼高達三十來丈,用密密麻麻的人頭堆積而成,馮雲不敢數,甚至不敢想為了修建這座京觀,有多少人就此喪命,被砍下頭顱,而這些犧牲者的身份更是如烈火一般噬咬著他的心房。

雖然陰蠱教惡到了極點,但想來也不會用自家人的腦袋來建造京觀,所以這些人頭的來處除了艮域原本的住民和修士外,馮雲想不到別的。而且以馮雲的目光自然能夠看出這些人恐怕都是被砍下頭顱后不久便被封存在了這裡,也只有如此才會聚齊起如此濃烈的死氣與怨氣。

馮雲深呼吸了片刻,儘力壓下了胸中躁動的心情,「當務之急是破開這龜殼,毀去裡面的陣基,在這裡發火也毫無意義。」

他勸說自己冷靜下來后,才開始緩緩打量起周圍來,因為這裡是大陣氣息匯流之處,即便是他也無法將神識探出太遠,十丈便已經是極限了。

「果然,這龜殼乃是陣中陣,而且核心陣紋還全都在裡面……」馮雲面色沉重,他面前的幽綠氣罩與各派的護山陣法相似,核心與陣基全都在裡面,即是說想要破陣要麼從里解除,要麼從外擊破,但對於他們來說根本沒得選,要是能進去還用得著搞這些嗎。

「以力破陣……還是最後再說吧,先試試能不能弄巧。」

就算馮雲再高看自己一些,他也不覺得只憑自己一人能用蠻力將這個龜殼氣罩砸開,雖然也不是完全沒辦法,就如當年引下九天玄雷破壞毒傀那樣以九天玄雷破陣還是有機會的。

但這是他的殺手鐧,同時此招不僅傷人還可能傷己,甚至在引雷途中就會被敵方的造化境修士捕捉到氣機,哪怕出一點岔子後果都不堪設想,不到萬不得已之時,他不想動用此招。另外還有一點就是,每用一次就會有一支馭雷梭被毀,他敗不起這個家啊。

至於說弄巧,經過馮雲的一番查看,大致可以猜測整個大陣與面前的這陣中陣都是以裡面的京觀為力量源頭,無視其中各種玄妙,簡單的來說就是將收集來的陰氣、死氣、怨氣作為原料,最後轉化煉成另一種力量來供給大陣。

思索了片刻之後,馮雲緩緩伸出手來,這次他要做的不是攻擊,而是輕輕按在了幽綠氣罩之上。

明明看起來似有似無,但觸感卻極為結實,彷彿觸碰到的是一面金鐵鑄成的高牆。按壓下去的瞬間,氣罩便會立刻釋放出反彈之力,將他的手撐回,他越是用力,氣罩反饋的力量也越是厲害,無論他施展多大氣力,氣罩陷入的深度也不會超過一寸。

片刻之後,馮雲呼了口氣,隨即從地面中把雙腿拔出,嘗試的結果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差。好是因為,他發現這氣罩與他猜測的一樣並非一個整體,而是由數不盡的幽綠氣息交織而成,而壞則是因為受到攻擊雖然會消磨幽綠氣息,但馬上就會有新的氣息補充,速度之快根本沒有空子可鑽。

「看來想短暫撕開一個裂口進入其中的辦法是行不通了。」馮雲在心中暗道,「既如此……」

就看馮雲再次把手貼上了幽綠氣罩之上,開始了第三次嘗試,既然從這烏龜殼上找不到辦法,那就只有從自己身上找法子了。

馮雲雙手貼在氣罩之上,一動不動,就連雙目的閉了起來,但緊接著一股陰寒氣息卻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玄陰真元的氣息精純無比,出現的瞬間便引動了周遭陰氣、死氣的聚集,但這並不是馮雲想要的。

隨著時間的過去,馮雲身上的氣息不斷發生著變化,甚至一度與周圍的陰氣、死氣融為一體,然而都不對。

馮雲所需要的是與他雙掌接觸的幽綠氣罩的氣息,陰氣、死氣雖是這氣息的源頭,但經過煉化與轉化,早已變成了不同的存在,無法混為一談。就像用棉花和綢緞來製作衣服,材料是材料,衣服是衣服,其中差距不言而喻。

又過了一會兒,馮雲臉上已有不少汗珠滴落,將玄陰真元轉化成別的氣意,對如今的馮雲來說並不算難,但前提是得有跡可循,有了道路推衍起來自然簡單,就像他看過風雷門功法之後,立刻便能施展風雷門法術一樣。

然而現在的情況就是沒有蹤跡可尋,只有一個**和一個終點擺在他面前,中間的道路、橋樑一切都要他自己去搭建,這相當於是讓他將這陣中陣重新設計一遍,不僅是在考驗他的境界,還是在考驗他對天地的感悟,難度可想而知。

不知過了多久,時間的概念不知不覺中已經消失在了馮雲的腦中,他此刻已經全身心地投入了腦中的推衍,若是此刻有人偷襲於他,十有**會被賊人得手。

期間,馮雲的氣息不斷發生著變化,時而陰寒無比,時而邪異非常,就是天欲派修士也沒法散發出像他這般詭異的氣息來,而且精純程度也不是這些邪修所能比擬。

「不對、不對、不對,這也不一樣……」一個個答案被馮雲排除,全都無法和雙掌觸碰到的氣息相融合,饒是以馮雲的心境也忍不住生出幾分急躁來,然而又過片會兒。

「……」

馮雲突然睜開了雙眼,就看他的身上籠罩著一股陰邪的深綠氣息,比起整個大陣中的幽綠霧障更加濃烈渾厚,而他的雙手更是奇異地陷入了幽綠氣罩之中!

「成了!」 郵件來至於好友何勝坤!

小葉兄弟,多日不見想必小友實力更加進步了,就連【天都】都給你發佈了通緝令,想必【戰鬥團令】獲取有些波折吧,此次邀約有個好消息告訴你,我們發現了一處秘寶邀請小葉一通前往,我們虎團護衛保你安全同時還給小友極大造化。

郵件只有短短數語,同時附件了一捆捲軸–隊伍傳送捲軸。

「這是什麼意思?知道我們被通緝了特意前來相救?」秦若水驚訝道

「想必又是想要籠絡人心吧,何勝坤這人真是琢磨不透。」葉風回道

要說是別人團隊突然這樣說,葉風一定會認為那人有求於自己,而且難以分辨善惡。誰知道過去之後會遇到什麼,秘寶??有那麼好事會叫上自己?

「不過這東西倒是稀有的很,可以同時傳送3-5人到達同一地形區域。」查看了附件信息的葉風感嘆道

也只有財大氣粗的PVE虎團才會有這麼大的本事財力,能夠輕易送出這樣稀有的傳送捲軸以及好不顧忌勢力越發強大的【天都】勢力。

不管他們出於拉攏也好,真的發現秘寶也罷,至少葉風現在還真的需要這個捲軸來躲避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以及省略了再度盲目的尋找通往地面的道路。

「走吧,是時候重見天日了!」葉風一手牽着秦若水一手拿起那捆捲軸用牙用力一咬使用了起來

兩人渾身發光,無數光芒凝聚之後越發耀眼,在短暫的3秒致盲之後又瞬間消失…..

***************

森林地區

某處充滿高大樹木地形之中,數十個生存者圍繞着一處篝火旁的捲軸。像是期待着什麼?

「我說為什麼要帶上那個叫葉風的,他很厲害么?」周圍一軍裝男子用胳膊碰了碰隔壁生存者

「想必是有點東西的吧,不然也不會讓【天都】發動通緝令啊」那人應答道

「這小子牛*啊,讓何老大直接貢獻了隊伍傳送捲軸,這東西是虎團前時間不久分發下來的吧?這麼快就給用掉了」

「是啊這東西在被困的地方可以隨時轉移呢,就么給用掉了怪可惜的….」

「別再說話了,人馬上要到了!」何勝坤打斷了周圍的討論聲,他自有他的打算,有着好幾件凶獸的屬性裝備加成再怎麼說也是個極大的助力,更不用提何勝坤一直想要拉攏葉風進入虎團。

說話間,篝火旁捲軸發出光芒,極度亮瞎人的白光消失后,閉着雙眼的葉風和秦若水出現在哪卷捲軸的地方。

「我靠,要閃瞎狗眼了!!」

「日了,也沒人告訴我這東西使用起來會這麼刺眼啊,我的眼睛好疼~」

真是豬腦子,閃瞎眼睛你閉上不就行了,還死盯着不放。何勝坤無語的看着那群個個嗷嗷叫喚的小崽子們,不去理會直接走到葉風面前伸出自己右手微笑道

「小葉真是年輕有為啊,這才幾日沒見就帶來了這麼漂亮的姑娘…」

我跟你很熟么?壓根就沒見過面吧?你這一上來就這麼自來熟我真有點受不了,葉風內心吐槽。

「何大哥還真是英勇不凡,看你手臂上的肌肉可真是羨慕死我了!」

何勝坤現在身上只有一件短背心,完美的肌肉身材,葉風說不羨慕那是不可能的,所有男人的夢想啊

「呵呵呵~小葉你如果想他們一樣訓練用不了多長時間你也會變成這樣的,來來來,裏面坐。」

何勝坤引領者葉風兩人直接來到了空曠的座位,請他們一起享受着晚餐,圍觀的漢子們也終於緩過來了紛紛找位置坐下,那被葉風兩人佔住了座位的兩個小伙直接在食物桌上各拿起一塊肉路毫不介意的就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啃食著

「不要介意,不用管他們,都是這個吃相」何沈坤哈哈笑着看向葉風兩人,「你們怎麼現在才來呢?還被通緝了?」

他們全是何勝坤的部下,接到上級命令尋找秘寶,森林地區的人員能夠集結的都已經集結完畢,這次的目標遠超過之前目標,他們根據的地圖指示乃是一份【藏寶圖】,為了保險起見本來要等葉風一起的卻一直等到現在傍晚。

「出了點意外,現在才看到消息呢」

「是不是被【天都】的人追殺了?你以後不用怕,你只要大聲的告訴他是虎團成員,只要動了你等同於與我們宣戰。」何勝坤拍著胸脯說道

「多謝何老哥的好意,只是這樣就平白無故的連累了虎團,而且他們幾個雖然實力不錯但也不能完全有把握能夠殺了我,這點自信還是有的」葉風恭維道

「就是就是!【天都】的人我在森林都遇見好幾次了,那囂張的樣好幾次我都想直接動手練練他們,頭就是不肯」地上的那名隊員一邊大口吃肉一邊含糊不滿的說道

「頭是怕你引起【天都】的注意,影響了這次我們的行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後會有接觸的機會」坐在一塊木頭上的成員說道

「話說兄弟可以啊,斬殺凶獸還偷襲了他們」這次小隊中又有一個看不慣【天都】成員興奮的說道

「其實情況是這樣的…..」

之前葉風也是啞巴吃黃連,真的不知道向誰述說。

雖然不在意,但是現在能說清楚自然會說,不可能就這麼一直背上這個臭名。

「我靠,好無恥啊~」

「戰鬥六組?就是那個叫什麼光明的的組吧?我聽說過這人,好像人還可以….」

「可以個毛啊,【天都】里有職位的個個都拽的二五八萬一樣恨不得人人都知道!!」

「得不到就毀掉!這就是他們的一貫作風」

「等我們這次行動完成,我們必要去會一會這群吊毛!」

「等行動完成,我們是要替小葉出口氣,不能白白的這麼被倒打一耙。」

何勝坤不但沒制止底下小崽子們討論反而還做起主來了,這下子讓原本就年輕氣盛的眾人更加激動

「對!頭,我們去給他們教育一下!」

「是啊,頭!掛了那群丟人現眼的傢伙」小夥子們全都來勁了 「啊!你這麼快忙完了?」時間可真快。

「嗯,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看着她懷裏的孩子還在睡,顧澤鑫走到她面前小心翼翼地接過安安「今天安安和我睡吧!」身為一個父親,他還沒有好好照顧過孩子呢!

「好吧,我先去洗漱。」顧清辭回了自己的房間洗漱,出來時發現嬰兒床內空空如也,她一時有點不習慣。

二樓主卧,顧澤鑫把孩子放在了大床的中間。孩子安安靜靜的睡着,顧澤鑫看着安安,不禁感慨,著就是他的兒子啊!以後若長大了,他一定會成為自己的驕傲,他要好好教他讀書識字,教他做人的道理,給他一個完整的家。

他的兒子是幸福的,雖然當初他的存在是一個意外,但對於顧澤鑫來說,安安就是上帝賜給他最大的寶貝。有了他,顧清辭的態度也轉變了不少,他相信他們一家三口一定會幸福的。

半夜,顧澤鑫被懷裏的小傢伙弄醒了,掀開被子一看,小傢伙尿了,此時估計不舒服。顧澤鑫想給他換尿布,才想起來,自己房間沒有備用的,剛剛抱安安回來的時候忘記了去問顧清辭要了。

看了看床頭的手機,已經半夜兩點了,顧清辭這時候應該已經睡了吧!他不想打擾她睡覺,可是懷裏的孩子卻越來越不安分了。

「扣扣扣……」就在顧澤鑫無法時,他聽到了敲門聲。

顧清辭站在門口,手裏拿着此刻顧澤鑫急需的尿布。相處了幾天,她已經摸透了安安的習慣,差不多這個點該尿床了。剛剛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孩子不在嬰兒車內,她才想起來孩子被顧澤鑫抱走了。

想着他房間里應該沒有這些東西的,顧清辭便下樓來找他了。

開門看到是她,顧澤鑫鬆了一口氣,「孩子尿床了,還好你來的及時。」要是再遲一點,懷裏的傢伙該嚎了。

顧清辭接過孩子,抱着安安去了衛生間,用清水洗了一遍又換上新的尿布才抱出來。剛剛哄過了,孩子安靜了不少,不過卻也睡不着了小手不停的揮舞著。

「辛苦你了!」大晚上還要照顧孩子,今天要不是她來的及時,也不知道要折騰到什麼時候。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