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夫列,你到底想幹什麼!我們的目的只是魔核,團長已經被你殺死了,你還想再殺這兩個孩子嗎?那個孩子可是救過我們的呀!」聲音是恩卡內的,從聲音的位置來判斷,他已經站到了夜曦兩人的身旁。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寂靜了片刻,對於恩卡內的質問夫列也許是在譏笑,也有可能是在思索,「好吧,那就不殺他們了,反正小鬼現在也已經重傷,光靠小丫頭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出山脈,就讓他們自身自滅吧。」

「不過小丫頭身上的空間戒指的確不錯啊,摘下來帶走吧,丟在山脈里怪可惜的。」聽到夫列脫口而出的話,冷小雯頓時打起來寒顫。

「別打他們倆注意了,我們這就走吧,我看過了,戒指里沒什麼值錢的東西。」恩卡內語氣冰冷,對夫列充滿了怒意,「要是把夜曦吵醒了,鬼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可是連巨臂靈猿那種魔獸都能殺死的人。」

「切,好吧好吧,這次就聽你的。」夫列輕碎了一口,雖然對恩卡內的話很是不滿,但是也沒有反抗,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兩人依舊是盟友關係。

「沙沙」的腳步聲傳來,越來越遠,沒過多久就消失在了樹林中。火堆中的木柴依舊在「噼啪」作響,雖然夫列和恩卡內已經離開,但躺在地上假寐的兩人卻沒有起來。

其實夜曦本來是想在夫列動手的瞬間反擊,經過一夜的修養,傷勢雖然沒有痊癒,但頂著痛楚戰鬥還是做得到的。

寒夜劍就在身旁,以他突然間爆發出來的速度,縱然不是全盛時期,也能輕易將毫無防備的夫列擊殺,將夫列擊殺之後,再聯合冷小雯把恩卡內趕走。

只不過事情的發展總是那麼出乎意料,恩卡內竟然臨時維護起了他們兩個,這是夜曦不曾想過的;從剛剛的對話來看,恩卡內似乎是個不錯的人,只是沒能頂住金錢的誘惑;不過從另一個方面來考慮,頂著危險來當傭兵,不就是為了賺點錢嗎?

「夜曦大人,他們走了嗎?」

聽到冷小雯幽幽的聲音,夜曦輕聲地嘆了口氣,抱住她的右手緩緩移開,「恩,走了,我們安全了。」

「繼續抱著我好嗎?」手臂還沒完全移開,冷小雯的話令夜曦停止了動作,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夜曦大人,拜託了,就像剛剛那樣,繼續抱著我。」

「恩。」右手重新落在了冷小雯的身上,雙手將她抱入了懷中。

「蘭多,死了嗎?」

「恩。」夜曦閉上眼睛輕輕應了一聲,此時此刻,他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安慰的話,只能用最簡單的話來回答。夫列是一個心思縝密的人,在離開之前還接近了蘭多的屍體,很顯然是在確認蘭多到底有沒有死亡。

樹林寂靜了,兩人都默默地閉上了眼睛,幽幽地鼻息聲從夜曦的身前傳來,冷小雯最終還是忍不住哭了,雖然身體顫抖的越來越厲害,但是哭聲卻沒有放大;她還在害怕,害怕自己的哭聲把遠去的兩人吸引回來。

夜曦不語,閉著眼睛腦子空空的,身前傳來的哭泣聲竟然使他的胸口隱隱作痛;想起樹林的那一幕,蘭多護在冷小雯的面前與巨臂靈猿戰鬥。

雖然他憨了點,但他是個好人,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拋棄自己的同伴離去;他就是這麼相信自己的同伴,可最後竟然被同伴背叛,還失去了生命,真是命運弄人。

抱著冷小雯的雙臂越抱越緊,連夜曦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態,「我會好好保護你的,一定會把你安全地送出這片山脈!」

「唔~」夜曦的話彷彿一把鑰匙一般,打開了冷小雯內心悲傷的大門,壓抑許久的悲痛在這一刻宣洩而出,化成了無數的淚珠。

……

第二天一早,樹林里就傳來一陣陣嘈雜的聲音,忙活了半天,夜曦終於拖著傷病的身體將蘭多的屍體埋入了土中;兩人站在土包前微微鞠躬,對死者進行了哀悼,只能希望他下輩子能過得愉快,不要為自己的死而記恨列夫和恩卡內。

「小雯,你的目的地是哪裡啊?」兩人坐在蘭多的墓前小憩,夜曦開始為接下的事情煩惱起來。

「目的地?其實我本來是打算去山脈北邊的格蘭鎮和哥哥回合的,不過既然遇到夜曦大人了,那我就打算就這樣跟著您了。」

聽到冷小雯所用的稱呼,夜曦不禁尷尬地笑了笑,「那我還是把你送到格蘭鎮吧,就算是想跟著我,還是得經過你哥哥同意對吧?」

冷小雯點點頭,「那就謝謝夜曦大人了,如果要我隻身一人去格蘭鎮,真得很難辦到,有夜曦大人陪伴,那就安全了,只是夜曦大人您現在的傷勢……」

「這些都是皮外傷,過幾天就好了。」夜曦笑著擺了擺手,「不過小雯,你哥哥有沒有說叫你什麼時候到呀?」

「時間的話的確有提到過,似乎是下個月的圓月之前,似乎在圓月那天格蘭鎮西邊的黯月森林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圓月之後哥哥就會離開格蘭鎮。」說著,冷小雯推算起了時間,「還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一定可以到的;夜曦大人,到時候我們也去看看黯月森林的情況吧,說不定能碰上什麼好玩的東西。」

「黯月森林嗎?」夜曦靠在樹上思索了片刻,「恩,到時候在決定吧。」其實對於這種湊熱鬧的事情他倒是沒多大興趣,不過現在也不好下結論,就先保留意見。

冷情首席的前妻 「對了小雯,你應該知道去格蘭鎮的路線吧?」夜曦尷尬地笑了笑,對於路痴的他來說,想從這偌大的山脈摸出去就已經是相當困難的事情了,如果連冷小雯都不知道路線,那麼想在一個月內到格蘭鎮還真有難度。

「恩,知道,格蘭鎮就在山脈的北邊。」說著,冷小雯從地上站起來,在周圍環顧了一圈,認準了一個方向,右手舉起,「就是這個方向,從這直走就能到了,在山脈北邊的邊境處應該會有很多人活動的痕迹,到時候問問就能到了。」

夜曦點點頭笑了起來,有個嚮導在身邊真是太好了。

「這樣吧,我們先在這附近休整幾天,等我傷勢好了之後再出發,這一帶的魔獸已經被我清理地差不多了,大多都只剩低階的野獸。」說著,微微在空氣中嗅了嗅,指向了後面,「那邊有個湖泊,在和你們相遇之前我就一直住在那裡,這幾天就在那邊休息吧。」

「恩恩,好!」聽著夜曦的話,冷小雯連連點頭,沒有絲毫反對,或許只要是他說的話,冷小雯就會絕對順從。

「好,就這樣決定了,走吧,去湖泊。」夜曦靠著牆緩緩站起來,冷小雯見狀急忙上前扶住他。

「對了,小雯,能不能把這個放到你的空間戒指里?」說著,夜曦從腰間摸出一個小口袋,這可是這兩個月的結晶啊,巨臂靈猿的魔核丟了就算了,要是把這個再丟了,他可能會有一頭撞死的衝動。

「恩!」冷小雯點點頭,接過裝魔核的口袋,看也不看直接將它收進了空間戒指內,「對了,夜曦大人,我這裡有一套衣服,不知道您會不會喜歡。」

說著,便從戒指中取出了一套白色的服裝,遞了過來,「這個戒指是哥哥留下給我的,所以有不少他的東西,這套衣服可能是他幾年前的衣服,因為戒指空間大,所以我也沒著急把它丟掉。」

接過了冷小雯手中的衣服,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著裝,頓時想找條縫鑽進去,「呃,那我去樹後面換衣服,你稍微等等……」

步履蹣跚地繞到大樹後面,將身上已經破爛不堪的外套脫下,「小雯,以後就別叫我『夜曦大人』了,也不要用『您』這個稱呼,總感覺自己很老似得。」

「可是,這樣才能體現我們的關係不一般啊。」大樹另一邊傳來冷小雯的聲音,似是很急切。

「……你可以叫我小曦啊,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的。」夜曦乾笑了笑,突然想到了白墨,就那小子叫他「夜王爺」。

「不行,我不要和其他人一樣,我一定要用一個獨一無二的稱呼叫你。」

說完,樹那邊就沉默了,夜曦也不在意,冷小雯肯定是在思索該怎麼稱呼自己,希望不要出現什麼肉麻兮兮的話就好。

換完衣服,從樹後走出來,冷小雯已經在低頭沉思,注意到夜曦已經到了跟前,雙眼一亮,「夜夜!我以後就叫你夜夜了!」

(求收藏,求月票!!!求大大們加油!) 通過無限充值系統,陳宇得到當前世界的一些信息。

大陸使用荒石作為貨幣,荒石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兌換比例一比十。

一龍之力等於一百虎之力,相當於一萬牛之力,等於兩千萬斤,也就是一萬噸。

修鍊者的修為依次為築基、黃級、玄級、地級、天級、長生級、荒古級、始源級、天尊級。

荒古神龍訣充到最高境界的陳宇,身體力量足以媲美荒古大陸的天尊級巔峰。

此時的紀勇,一拳又一拳,一拳快過一拳的轟向一張張樹葉。

拳起拳落之時,拳風連綿不斷,樹葉飄落的軌跡,變得更加不可琢磨。

「不動則已,一動快若閃電,只有如此,才能拳不落空!」

接連十幾拳,都沒有命中樹葉,紀勇想了想后,出拳的頻率變慢了,出拳的速度暴增數倍。

「噗噗噗!」的聲音不斷,一張張樹葉被他打成碎片。

「拳力凝而不散,難道這是國術之中的明勁?」紀勇若有所思的停了下來。

陳宇心中一動,忍住笑意,神識傳音道:「系統載入中……金錢系統成功啟動。」

「哈哈哈哈哈,我的金手指終於開啟了。」紀勇情不自禁的仰天大笑。

「在荒古大陸,以我現在的實力,足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冒充系統。」陳宇心中暗道。

「系統你能聽到我說話嗎?」紀勇好奇的叫道。

「有什麼事,你直接說。」陳宇傳音道。

「你叫金錢系統,我能叫你小金嗎?」紀勇問道。

「有多遠滾多遠。」陳宇沒好氣的說道。

「系統,我該怎麼稱呼你?」紀勇問道。

「你可以叫我財神大人。」陳宇說道。

「財神大人,你有什麼能力?」紀勇迫不及待的問道。

「只要你有錢,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陳宇說道。

「我能看一下有些什麼功法嗎?」紀勇神情期待的問道。

陳宇調動法則之力,弄了一個只有他和對方能看見的屏幕,幾千門荒古大陸的功法,以及每門功法的兌換價格,一一出現在屏幕上。

「下滑條怎麼拉不動。」紀勇皺著眉頭說道。

「信號不怎麼好,有點延遲,見諒。」陳宇忍俊不已的說道。

紀勇瞠目結舌的說道:「系統還有延遲?」

「上網打遊戲都會延遲,系統為什麼不能延遲?」陳宇反駁道。

「你是系統老大,你說了算。」紀勇無言以對,看著一門門功法的價格,他望而興嘆的說道:「這些功法的價格,怎麼都這樣貴?」

「不貴一點,我怎麼賺錢?」陳宇心中說了一句,念頭一轉,他傳音道:「也有便宜的。」

「財神大人,給我看一下便宜的功法吧。」紀勇說道。

陳宇意念一動,形意五行拳、八極拳、太極拳之類的秘籍,相繼出現在屏幕上。

「形意五行拳也要十塊下品荒石?」紀勇暗自咂舌的說道。

形意五行拳屬於凡界的武功,標價十塊下品荒石,等價於十顆下品神石,縱然是頂尖仙級功法,也要不了一顆下品神石,看上去功法的價格,的確讓人無法接受。

然而,很多東西都是相對的,在荒古大陸,下品荒石得來容易,形意五行拳得之不易,何況還是他優化過的形意五行拳,賣十塊下品荒石,勉強算得上物有所值。

「形意五行拳可不簡單,混元三體式可以增強氣血,炮拳、劈拳、鑽拳、橫拳、崩拳對應五行,洞悉形意五行拳的真諦,就能領悟五行真意。」陳宇說道。

「財神大人,我要買形意五行拳。」紀勇想了想后說道。

「準備好十塊下品荒石。」陳宇說道。

「怎麼交易?」紀勇問道。

「先把荒石準備好,然後默念購買形意五行拳。」陳宇說道。

紀勇不再言語,轉身朝紀家村跑去。

回到家,他從床下取出一個木箱,拿出十塊下品荒石,默念:「我要買形意五行拳。」

十塊下品荒石消失無蹤,形意五行拳的內容,沒入紀勇腦海之中。

陳宇傳音道:「你可以用十塊下品荒石,把形意五行拳提升到初窺門徑。」

紀勇再次拿出十塊下品荒石,默念:「提升形意五行拳。」

又收了對方十塊下品荒石,陳宇用一百大漢紙幣,給對方把形意五行拳充到初窺門徑。

「好厲害的金錢系統,眨眼之間,我的形意五行拳就入門了,有金錢系統傍身,以後只需努力掙錢,只要手裡的錢夠多,我就能輕而易舉的成為絕世強者。」

消化腦海里的信息,紀勇熟練無比的打了一遍形意五行拳。

「我是不是太缺德了?不,我和他是公平交易,你情我願的買賣,誰有資格指指點點?要是沒有我,他能買到強化版形意五行拳嗎?」陳宇心中暗道。

見盒子里只有十幾塊荒石,紀勇鬱悶不已,平復心情后,他快步離開紀家村。

看了一眼正在練習形意五行拳的對方,陳宇拿出一支煙點燃,悠閑地抽了起來。

「我的戰鬥力,至少增強了一倍。」紀勇欣喜不已。

之後的幾天,陳宇悄無聲息的用神識窺視,對方心裡想什麼,他都一清二楚,以他現在的實力,客串金錢系統,沒有絲毫難度。

躺在床上的紀勇,低聲自言自語:「窮啊,明天去打點值錢的獵物。」

第二天早上,一覺睡醒的他,心中暗道:「財神大人,我想買把弓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