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夫君多想了,又少想了。要讓金天使鼓起勇氣取下面具,相信只有夫君能夠辦到。」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恆毅微微一怔……恍然明白二小姐的意思。

金天使的那張面具跟隨她多少年?

漫長的時光中她一直在面具的遮擋下生存,突然取下來或許就有一種被剝光衣服的感覺,需要的絕不是一點點勇氣。

「有心了。」

「這是我該做的。」二小姐微微一笑,挨在恆毅身邊,全神貫注的查看監察陣里的日程安排,片刻,見恆毅握著晶片一副焦急模樣,不禁莞爾。「後面沒什麼大事,夫君忙有一會了,該要修鍊法術絕技了吧?不如交給我處理這些雜務。」

恆毅本來在等徐自在回來,此刻拿著晶片也實在想早點交給金天使,便點點頭,逕自飛走。

懸飛在二小姐背後的索里亞和伊萊娜都在百無聊賴的玩著匕首,這時候索里亞突然使個顏色,翹起大拇指。

明白她是誇讚二小姐厲害的伊萊娜會以替僱主驕傲的微笑,猶如再說,『她的僱主當然很厲害。』

徐自在外出處理完事情回到神殿議事大廳時不見恆毅,卻見二小姐在,不禁暗皺眉頭的飛了過去,只當看不見的自顧操縱監察陣,把處理的事情經過記錄進去。

二小姐一旁笑吟吟的看著徐自在忙完就要走時,叫住了她。「那天的事情我向你道個歉。」

「道歉?」徐自在駐足回頭,打量著二小姐的神情,看不出任何該有的張狂,儘管早知道二小姐厲害,她仍然沒想到這個女人如此厲害,耍狠熟練,玩軟精通,簡直就是難得一見的高手!至今為止徐自在都找不到她性格方面的明顯弱點,她一直把自己深藏,時刻可以變化各種偽裝,把別人的弱點觀察的明明白白,卻至今讓徐自在一行找不到她的弱點。「道歉就不必了,反正我也知道你不是好對付的人,井水不犯河水也就是了。」

「那還是顯得太僵硬了吧?」二小姐彷彿不確定的輕聲反問,看似非常在乎徐自在的想法。「我是覺得我們都是恆毅的女人,都為他好,都在設法輔佐他成就大事,將來難免有很多需要密切合作的時候,也需要彼此信任,了解,你覺得呢?」(未完待續。。) 徐自在笑了,答應的十分爽快。「說的對,我們該彼此信任了解。」

不就演戲么?

徐自在不以為然的很,鬥爭就是如此,哪怕明知道對方是什麼人,需要合作笑的時候就笑嘛,該翻臉下狠手的時候就翻臉無情。

「那就好。」二小姐和善的微笑請求道「說起來星系的事情你最了解,這裡有些星系的情況能幫忙參謀參謀?」

「當然。」徐自在壓著不耐煩,陪她一起看監察陣里待處理的那些事情。

利塔族內部的混亂不堪還超過人類文明過去,過去人類文明內部雖然黑暗,但星系的系主頭頂上有五系會議廳;利塔族族神下面的一個個系主幾乎是徹頭徹尾的土皇帝,只要上繳該給的那份,族神根本不會理會系主怎麼管理內部,不會理會利塔族的律法是否嚴格執行,只要大問題上不出事,什麼都不管。

可想而知這樣的環境下各星系內部會有多黑暗。

星系的內部情況全看系主個人的道德良心……

這些系主的道德良心情況如何呢?

剝削奴役式的冷酷殘暴。

系主上繳族神稅收,還需要打點巴結族神宗族裡有權勢的人,花費巨大,只能夠從管轄的星主身上想辦法,搜羅更多才能讓自己有儘可能多的積蓄,星主就發狠剝削眾多神門掌門人,大神門繼續從中小神門想辦法,中小神門從基層神門想辦法……

長久的惡性循環最終讓所有人都習以為常了。

神門弟子習以為常的被剝削。習以為常在強者面前唯唯諾諾任由宰割,習慣忘記什麼是利塔族律法,只記著頭頂上管自己的人今天要求什麼。明天需要什麼。

「一塌糊塗!」徐自在發現對比起來,巔峰派整風前都已經是溫暖窩!宇宙中果然沒有最殘暴,最惡;只有更殘暴、更惡!

「人類文明的星系律法直接用在這裡肯定不合適,必須結合利塔族的律法修繕,這件事情看來只有我們兩個做得來,未來一段時間必須一起努力了。」

徐自在明知道二小姐是藉機跟自己冰釋前嫌,但這件事情她不可能不做。她不是為二小姐做,是為恆毅!

徐白潔出身低微,對星系大事根本不了解。沒有這種基礎就處理不了這類複雜的事情;金天使是神殺團的人,戰鬥在行,這種事情也不行;總不能什麼都壓恆毅身上,還有二十個族神二十九個失去族神的宗族天天圍著恆毅打轉呢。全都讓恆毅處置。她們就在旁邊玩么?

人手不足,這些事情利塔族的人也用不了,因為他們不明白恆毅的想法,縱有能力也會茫然無頭緒,根本無法修繕出合適的律法和諸多措施。

「跟著他果然是當牛當馬的命,認了!」徐自在只能硬著頭皮上。

這話換來二小姐一聲失笑,她親熱的搭著徐自在肩膀。「咱們都是夫君的女人,當然該為他分憂。」

「我只是他的朋友。」徐自在語氣淡然。她縱然不喜歡二小姐,卻不得不承認二小姐確實很有手段。如今既然願意放低姿態,以恆毅的理念為行事準則,自然是極為難得的助力。

「我知道妹子驕傲,從沒想過跟任何人分享心愛的男人,可是這宇宙中,只有一個女人的男人有多少?如人類文明領導者依郁都有些干係不清的,別的不說了,辛德文明的代神王紅魅可一直都是依郁公開的第二個女人;走進了宇宙,成了頂尊又怎麼可能獨守一個呢?強大的女人會同時擁有很多男人的愛;強大的男人也會同時擁有很多女人的愛。這不可避免,其實現在就很好,陰差陽錯的成婚成全了很多人,自在妹子何不稍稍放下驕傲呢?」

二小姐飽含關切善意的話聽的徐自在暗暗噁心,臉上卻不露聲色,她就是不說,就是不說理由。讓二小姐自以為得計,等著看她一頭霧水茫然抓不著關鍵的好笑。

「如果我沒猜錯,自在可能覺得夫君想的太少。」

徐自在暗暗凜然,難以置信二小姐如此厲害!她們跟恆毅認識的早,才了解恆毅感情方面的態度和事情,二小姐憑什麼?竟然已經看破關鍵?

「我說了,只是朋友。」徐自在繼續不露聲色,避免二小姐是試探的套話。

「自在還是不願意完全信任我能理解,不過我想說,如果我們齊心協力,一定能讓夫君在感情上變的成熟起來,或許第一個突破口是金天使,又或者是你也未必。」

「還是先忙正經事吧。」徐自在拒絕接受二小姐拋出的誘餌,把話題轉到正題,後者也不繼續糾纏,暗暗對徐自在的不好對付又提高了一分評價。

無雙神殿,二小姐寢殿外,一群各族神宗族派來的人相約而至。

他們的想法跟拉撒族的拉多帕一樣,無雙神不收禮,那就從其身邊的夫人身上下手,二小姐是六星頂尊,領導的依家聲勢赫赫,當然是說的上話的人選。

可是他們來了很久,始終沒等到二小姐回來。

守門的女戰士面無表情的一次次回復說二小姐不在。

他們去了會議大廳卻被告知二小姐和徐夫人在裡面處理事務,謝絕任何拜訪。

一群人再次來到二小姐寢殿大門,客氣的道「請問二小姐大概何時回來?」

看門的女戰士淡淡然道「不知道,你們有公事可以到會議廳拜見;私事可以找徐白潔夫人商量。」

徐白潔夫人?

眾人微微一愣,據他們打聽,這個徐白潔論出身,功績。還是在人類文明的地位職務都是無雙神夫人中最低的,理當最沒地位才是。

拉撒族宗族的人客氣的取出把紫晶遞上去,卻被那戰士嚴詞拒絕。立即想到無雙神星的監察陣看管眼裡,就把紫晶收起,從身上取了出來張儲物道符遞上去。「一壺清酒,不成敬意。」

至於裡面是不是酒,在場的人誰都明白,但監察陣可看不到裡面裝的是什麼。

那戰士做遲疑狀,終於還是收下。旋即一本正經的道「自在夫人跟二小姐公務繁忙,不知道多久都沒有時間見客,金夫人正陪著無雙神;你們有事找白潔夫人。她現在該有時間。」

一眾人紛紛會意,明白這徐白潔夫人必然是能說上話,也好說話的人,紛紛道謝告辭。轉往徐白潔的寢殿過去。

拉撒族神殿的戰鬥后。無雙神殿忙碌了起來,連白問神都跑去監督新曆練珠的更換工作。

徐白潔累了很久,剛從睡夢中醒來,寢殿里的貼身女侍就稟告說外面好多人求見,都是族神宗族的人。

不知道什麼事情的徐白潔收拾妥當,請了這群人進來。

就見湧進來的這些人爭相獻寶,星源,美麗的女侍。星器,法器。珍貴材料製作的佩飾等等,玲琅滿目的全擺在正廳里,各色光芒朦朧的法器寶物,簡直讓人目不暇接,根本看不過來。

「徐夫人美名遠揚,深得偉大無雙神的寵愛和器重……」

亂七八糟的恭維話,聽的徐白潔耳朵嗡嗡作響。

半晌才算明白,這些人原來是擔心恆毅秋後算賬滅他們全族,這才跑上門懇求,希望徐白潔幫忙說話。

長這麼大以來,徐白潔就見過巴結湖三的,見過巴結徐家的,第一次被如此眾多全比她自己強不知道多少的勢力爭相恭維討好的事情。

雖然心裡美滋滋,卻也知道這種事情不合適,實際上恆毅根本就不會秋後算賬,他們的擔心純屬多餘,私下收禮更是恆毅不喜歡的事情。

「無雙神言而有信,你們不必無謂擔心,東西都帶回去吧。」

「請夫人務必手下,這些本屬於偉大的無雙神啊!」

「是啊!無雙神慈悲,繞過我等罪不可赦的眾族,這些只不過是我們的些許心意,純屬是表達對偉大無雙神和徐夫人的敬意,夫人不該推辭。」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說著,還有精明的觀察徐白潔的法器,飾品,忙不迭的從禮物里挑出些相信很符合徐白潔審美眼光的飾品和星器,熱情的介紹其珍貴難得,好處等等。

果然把徐白潔的目光吸引住了。

徐白潔正覺得犯難,那些星器里很多她喜歡,也合用,還有星源,還有些珍貴材料製作的價值不比星器低的飾品更是閃閃發亮的讓她莫名興奮,尤其是這類飾品,徐自在有,二小姐身上更多,她絕對買不起任何一件,即使有錢也不捨得花費接近星器的價格去購買除了好看沒其它用處的飾品呀……

可是,不該拿。

一旁陪著的貼身女侍看出她的動搖,連忙悄聲附耳勸道「夫人何必顧慮呢?神主饒了他們滅族抄家的大禍,他們感恩戴德也是理所當然。如果神主是在乎這些,不如把他們都滅族了收沒的還更多呢。說到底對夫人來說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也不是什麼原則性的大問題。再說了,夫人收下他們才敢真的放心呀,否則還以為神主必定是要秋後算賬所以才不接受他們的心意,夫人收下還是替神主分憂呢。乘勢也算給了他們恩澤,他們將來自然對夫人言聽計從,依靠著夫人呢。夫人現在如果不收,他們回頭去尋金夫人和自在夫人那還好說,萬一尋上大夫人,豈不是讓大夫人勢力更坐大了?夫人收下,將來要替神主辦什麼事情,只要跟他們有關,那就是一句話的事情,自然特別容易無人作難,怎麼看都是替神主分憂的善舉呀。」(未完待續。。) 徐白潔正猶豫難決的時候,一群精明的眾族神宗族的人紛紛跪拜地上,苦苦磕頭哀求,表誠心的,一再強調不過是表達敬意的。

直說的徐白潔看著都於心不忍,又有那女侍不斷的勸說,終於答應收下。

一干跪求的這才爬了起來,千恩萬謝的拜辭而去。

打發了這些人離開,徐白潔望著堆滿在地上的那些星器,星源,昂貴飾品,還有被留下來的那些女侍,一時間又有些慌張。「我必須跟恆毅說一聲。」

這麼自說自話時,又想到在寢殿裡面監察陣是看不到的,利塔族任何地方几乎都如此。這裡監察陣的背後是人在監督實況,而不是人類文明的神腦。

私人住房,以及重要的會議廳,特殊的建築監察陣都無法看到。

換言之,她收下這些,現在只有這裡的人知道。

徐白潔覺得該告訴恆毅一聲,又恐怕他知道了會很不高興,思索著把女侍勸她的那些想法直說,又怕被恆毅覺得自己貪婪。

這麼矛盾間不由後悔,這些真不該收下!

可是,想到如果她不收,將來這些人都投靠了二小姐,二小姐會把她們欺壓的更過份,如今有了這些人的靠攏,她將來的地位自然拔高,底氣也就有了,更不會顯得毫無價值。

那女侍似乎都替她這個主人想好了,悄聲勸說「夫人三思,讓神主知道還是不妥。夫人是為神主好。安撫了二十九族神宗族的人心,可是神主未必這麼想呀。依我看,就說是大夫人送的。」

「讓我求她?」徐白潔想起那天的屈辱猶自咬牙。為這些東西去求二小姐幫忙?她寧可全退回去!

那女侍忙勸慰徐白潔息怒,安撫她坐了下來才又道「何來求呀?大夫人如果知道夫人你現在籠絡了二十九族的人心,唯恐巴結您還來不及呢。就讓我去跟二小姐說,保管沒問題。夫人儘管放心,將來您再見著大夫人,她肯定對您客客氣氣,現在您可是有能量的人了。說句話二十九族都得巴著替您辦,還怕她依家什麼呀?」

「這……」徐白潔哪想到事情越來越麻煩,本來想著收下了告訴恆毅。覺得也不是大事,說想要裡面那些何用的恆毅肯定不在意,真如果恆毅覺得不妥當,退回去就是了。

結果現在事情這麼複雜。但女侍的這番話卻讓她又忍不住動心。一是不用讓恆毅知道最好,怕落下不好的看法;二是將來真再不需要看二小姐臉色做人了?

如果恆毅知道,退了回去,落了看法,還把二十九族的人都開罪了,更被小看認為她說不上話,結果二十九族見禮物被退回肯定更擔心恆毅將來秋後算賬。

照女侍的辦法,如果真行得通。不但她將來昂首挺胸的做人,還替恆毅平服了二十九族的人心。

怎麼想。也是不說更好。

「那你去辦,不是求她,她答應就答應,不答應就拉倒!我徐白潔惹不起她但還不至於巴著巴著貼她!」

「夫人放心,我絕不落了夫人的臉面。」女侍盈盈下拜,逕自去了。

徐白潔把一干剛得到的女侍都打發了出去,取出艾藍她們託人送過來的情景記錄符。

情景記錄符里是許問峰,王不怕,盧一平,艾藍,黑月的近況。

許問峰在花園精靈族當了第九王,第八族王,稱為不敗王。

情景記錄符裡面徐白潔特別在意的是黑月,艾藍,王不怕和盧一平身上的飾物,黑月和艾藍身上的飾物價值都超過三百萬紫晶,王不怕和盧一平也都掛著他們曾經談論過、夢寐以求的飾品劍鞘,價值都超過五十萬紫晶。

第一次看的徐白潔就覺得有種被他們比下去的感覺,她想了想,從地上挑選出一套最喜歡的飾品穿戴上,開啟情景記錄符,回復了一段景象記錄后,長長的舒了口氣。

她知道剛才身上的那些飾物比黑月和埃蘭身上的只貴不便宜,雖然戴的多了些。

收起情景記錄符的時候徐白潔覺得自己虛榮了點,可是又莫名的覺得特別暢快,滿足……

不多久,女仕回來了,還帶來了一條項鏈。

「嗯?」

「是二小姐送給夫人的呢,還說過兩天親自登門拜訪,希望跟夫人好好了解……」

聽著女侍的話徐白潔特別暢懷,她終於站起來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