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奴天蝶見過主人。」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妖冶女郎冷笑道:「天奴,讓主人欣賞一番你的效忠之舞吧,祈求主人給你開.苞,賜予你終生為奴的無上榮耀。」

天蝶臉上浮現出一幕嫵媚到極點的笑容,很快她翩翩起舞了,起初是那般的聖潔唯美,她彷彿是那天宮的神女,而舞到中段,高貴與聖潔跌落凡塵,香艷的脫衣艷舞勾動著在場唯一男人身心內的邪火。

天蝶的舞演繹了她從聖女墮落為奴的整個過程,舞變得y穢不堪,足可讓任何人都面紅耳赤。

天螭對天蝶的效忠之舞非常的滿意,侮辱性的言辭跟目光肆無忌憚的羞辱著她,兩人鬥了數千年的時間,如今終於將對方完全踩在腳下,那種征服的滿足感根本難以言喻。

天螭將天蝶盡情羞辱了一番,不過他並未奪走這個女人的第一次,不知為何,這一刻他迫切的想要當著天蝶曾今的追隨者給她開.苞,那動人的場景僅想一想就讓他激動的不得了,他哪裡願意現在奪走她的第一次。

天螭想的入神,將一件布料少得可憐的衣服扔給了天蝶,衣物根本不能稱之為衣物,少也就罷了,竟然將女人最羞人的地方毫無保留的敞露著。

「今後這就是你的穿著了,不管是地方,不管是什麼場合,都不許更換。」

天螭的臉上儘是邪笑,他捕捉到了天蝶眼中那一閃而逝的屈辱,這讓他更加的具有了成就感。

「賤人,你在猶豫什麼?」

妖冶女郎的鞭子兇狠抽來,「啪」的一聲,在天蝶的臀上留下了一道猙獰的鞭痕。

天蝶的臉上立時堆起了嫵媚的笑容,她的身體中被種下了奴印,根本逃不出天螭的魔掌,想到自己今後的遭遇,她的心在滴血。 蕭戰感覺問題非常的棘手,潛入天龍山脈倒不是難事,難就難在確信了空仙兒身份之後,如果將其劫走。

天龍山脈的防護非常的森嚴,用一隻蒼蠅都難以飛過來形容一點兒也不誇張。蕭戰有些納悶,不就是兩族聯姻而已,犯得著搞出這麼森嚴的守衛來,難道還真會有人跑來搶親不成?

蕭戰倒不認為是自己想要搶親的念頭被人知道了,他感覺就算走漏了也不會讓天龍族如此忌憚,這其中肯定有著他所不知道的事情發生。

至於天龍族到底發生了什麼,蕭戰猜是猜不到,他必須在天龍族內弄出一個眼線來,這樣不會讓他陷身其中,茫然不知所措。

要找一個眼線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天龍族核心機密只有特殊成員才會知道,隨便找一個可不成。蕭戰利用化形潛伏了進來,稍稍打聽,他倒是了解了一番天龍山脈目前的形勢。

不久前十大部族的很多頂級強者齊聚荒族,商議爭奪至尊禁域之事,極有可能兩界的大戰會提前爆發。天族為了壓制荒族,三大種族的族長齊往,目前的天龍山脈主事的是好像是太上大長老,一名至強境的封王強者。

蕭戰如今大概也明白了封王強者到底是何等實力,上位至強巔峰的超級強者,以他手中現在的實力還只能繞道走。

蕭戰感覺劫人並不是最好的選擇,到時出手絕對會被人鎮壓,現在他最重要的就是破壞這場聯姻,最好的辦法是將天龍族的聖子幹掉,聯姻的男主角死了,這場聯姻自然也無法進行下去。蕭戰相信以空之一族的地位,絕對不會再將空仙兒臨時改嫁,畢竟對於這等強族來說顏面可是非常重要的。

至於空仙兒是不是當初那個空仙兒,蕭戰感覺現在不是最重要的,是最好,不是這個天龍族的聖子就自認倒霉吧。

要幹掉聖子自然需要摸清聖子的情況了,這點不妨礙蕭戰在天龍族找一個眼線,一番打聽,他將目標鎖定在了曾今的聖女身上。蕭戰感覺這是最合適的人選了,這個女人雖然因為聖子晉陞至強境輸得一敗塗地,甚至據傳言已經淪為了聖子的女奴,但他肯定這個女人絕對恨不得聖子不得好死。

聖子天螭的行宮高懸於天龍山脈不知名空間內,蕭戰輕而易舉的就混進去了,化形!化形!化形!不費吹灰之力,蕭戰知道了整個聖子行宮的具體情況,恰巧讓他見識到了天蝶在天螭面前大跳yd之極的脫衣艷舞。

聖子行宮的守衛非常森嚴,見到了正主,蕭戰本想直接出手,將這傢伙幹掉,不過他發現這個聖子身邊高手還真多,行宮中擁有數尊至強境高手坐鎮,其中有一尊修為達到了中位至強境的巔峰。蕭戰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一旦失手,他就要面度數人圍攻的場面,至強境高手交手波動恐怖之極,只要力量爆開,絕對在第一時間內天龍族的至強境高手就能趕到聖子行宮,不用想到了這個時候他只有跑路了。

當然了,跑路蕭戰倒不怕,他怕只有沒有辦法一擊斃掉這個聖子。因為真理之眼準確無誤的告訴他,聖子穿著一套最頂級的戰甲,就算讓屠靈出手,也不能保證能夠將這傢伙瞬間擊殺掉。

蕭戰無限期待聖子脫衣服辦事,只是可惜從頭到尾,這傢伙都沒有這個意思。既然沒有機會,蕭戰就只能等了,他將目標定在了天蝶身上,以他的媚術跟原術境界,自然一眼就瞧出這個女人的心中充滿了不甘,只要有可能她絕對會讓這個聖子付出慘重代價。

禁宮幽幽,天蝶穿著暴露的出現在她目前的居所,這算不上是人居住的,沒有以前獨屬於她的奢華,有的只是堅硬封閉的石室跟冰冷的鐵籠。現在的天蝶已不是高高在上的聖女了,女奴就是她今後的身份,不甘與憤恨只能隱藏在心中,也許有一天連恨都會消失,甘心做聖子身邊的一條母狗。

面對周遭嘲諷的目光跟言語,天蝶有些麻木了,回想幾十年來暗無天日的生活,這冰冷的鐵籠跟堅硬的石室竟讓她感到稍稍的心安。

「你很不甘。」

忽然,一道略帶戲謔的聲音在石室中回蕩,驚醒了思緒紛雜的天蝶。

目光驚異搜尋,很快天蝶看到了一名俊美無匹的男子出現在自己的石室中。

「你是誰?」

天蝶有些心驚,她從未見過這個男人,可以肯定這人絕不是聖子行宮內的人。

蕭戰的目光在天蝶那暴露的春色上灼熱掃視著,由衷贊道:「聖女殿下的身體真美。」

「我已經不是聖女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蕭戰,天蝶神色淡然,哪怕是一個陌生男子,她也沒有去遮掩自己暴露的身體,似乎已經完全適應了。

「只要你想,你仍然能夠再次成為聖女。」

蕭戰臉上的笑容說不出的燦爛。

天蝶神色淡漠,對於蕭戰的話似乎不以為然,她沒有要喊人的意思,自顧自的收拾著自己的居所,雖然沒什麼好收拾的,但她還是一絲不苟的做著。

蕭戰淡然道:「我能讓你晉陞到至強境。」

天蝶神色一震,駭然扭頭看向蕭戰,很快搖頭道:「不可能!」

「聽說過上古玉蠶這種東西沒有。」

「玉蠶?」

天蝶眼中露出驚喜之色,她低聲道:「公子真有這東西?」

蕭戰嘿嘿笑道:「用不著這樣小心謹慎,不會有人察覺到這裡發生的一切。」

天蝶有些吃驚,不過很快就釋然了,天螭為了防止她逃走可是嚴密監視著她。蕭戰能夠出現在這裡,並跟她談話,這麼久了都不見人過來就表示他說的是真的。

「公子真有上古玉蠶?」

看到了希望,天蝶的臉上眼中閃爍著難以遏制的渴望。

蕭戰倒沒什麼廢話,直接從神樹本體上抓過來了一隻玉蠶,這是一隻新生的玉蠶,是化身為金龍的玉蠶吸收了神樹本體的本命神泉之後孕育而出。這隻玉蠶就要進行第一次神蠶變了,最為合適像天蝶這樣的女人晉陞到至強境。

根本不需要什麼言語,天蝶完全相信了蕭戰的話,壓下心中的激動,她正色道:「公子需要我做什麼?」

蕭戰笑道:「我要幹掉你們天龍族的聖子,而你只需要給我提供一個機會就行了。」

「就這些?」

天蝶有些錯愕。

蕭戰嘿嘿笑道:「幸好聖子那個笨蛋沒有給你開.苞,能讓本公子完美的接收你的一切。 撿個正太去種田 我幫你晉陞到至強境,你今後就成為我的女奴,放心好了,我可沒有聖子那麼變態,喜歡讓你暴露,你今後只需要在我的面前展露你最yd的一面就好。」

天蝶玉臉微微泛紅,她有些苦澀的道:「我身體中被聖子種下了禁制,根本逃脫不了他的掌控。」

蕭戰不屑道:「小小的禁制而已,本公子瞬間就能解決。」

蕭戰一點兒也不含糊,天螭設下的禁制對於他來說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清除,不過他沒有直接破掉,而是將其轉移到了自己身上,至於禁制跟聖子的聯繫也沒有斬斷,直接轉移到了天蝶身上的某物上。

做完這些天蝶完全相信了蕭戰,她跪伏在地,搖晃著她那有如凝脂堆積而成的臀,用以表明自己甘心為奴,任勞任怨。

天蝶現在腦子中有的就是將天螭踩在腳下,她的矜持與尊嚴早就沒有了,取悅能夠幫自己報仇的主人,她甘之如飴。

看著天蝶,蕭戰感覺小腹中邪火升騰了,在屠靈界待了那麼長的時間,他始終沒有再碰過女人,此時他感覺有些憋不住了。

「玉蠶知道怎麼用吧?」

蕭戰眼中邪火熊熊燃燒。

天蝶玉臉上泛起紅暈,面對蕭戰灼熱的目光,她羞澀點頭道:「奴婢知道。」

「那還等什麼。」

天蝶接過玉蠶,臉上的紅暈更甚了,玉蠶入體,完全可以一口吞下,不過她經受過最為嚴厲的訓練,完全明白要如何才能取悅男人。接下來天蝶所做的透著y邪的味道,將身上本就起不到遮掩作用的衣服褪盡,用最香艷的姿勢讓玉蠶入體。

太邪惡了!

蕭戰只覺身心內邪惡指數急速飆升,很快就忍無可忍的他將天蝶強暴了。

九次蛇蛻,祖龍訣大成,蕭戰的御龍帝尊體質完全成熟,他完全沒有料到神蠶變會來得這麼迅猛,也沒有料到根本無需藉助神蠶變,天蝶就開始了自動衝擊至強境。本來還想給天蝶開.苞的蕭戰只得迅速消失,衝擊至強境的波動實在是太大了,根本壓制不住,遲了可就要淪為眾矢之的。

至強大劫非常的恐怖,劫雲瞬間籠罩了整個聖子行宮,這股劫雲非同小可,遠遠超過了一般至強者晉階。

天螭作為行宮的主人自然第一時間感應到了,在確信開始渡劫的人是天蝶之後,他的臉色有些難看。雖然在天蝶的身體中設下了禁制,但是隨著這個女人衝擊至強境,禁制再也束縛不住她了。 藏得真夠深的啊!

天螭暗恨,不久前這個女人任由他欺負,他還以為自己掌控了一切,沒有想到這才一轉眼的功夫,這個女人就開始衝擊至強境了。早知如此,先前他就應當上了這個女人,起碼撈到真正的實惠。

天螭眼中寒芒閃爍,他動了殺意,想要出手破壞,但是很快他放棄了這種想法,至強大劫實在是太恐怖了,天龍族所有強者都能夠感應到,他只要出手保證落在無數人的眼中。他是未來的族長不假,可是至強者對於部族實在是太過重要了,就算是族長也不能輕易處決一名至強境的族人,何況他還不是族長。

果然,就在天螭腦中轉悠著這種念頭時,天龍山脈瞬息間傳來十多道恐怖的神識,這其中竟然還有太上大長老。

天螭暗自慶幸的同時,臉色陰沉得可怕,他完全沒有想到天蝶竟然還有翻身的一天,今後他們算是不死不休的大敵了。現在天螭只能希望天蝶衝擊至強境失敗,這樣他就可以繼續羞辱這個女人。

「轟隆!」

一條漆黑如墨的巨龍從劫雲中衝出,那恐怖的力量完全超過了一般的至強者,大劫仍在持續,籠罩了整個天龍山脈,要不是有十多道恐怖的氣息的主人出手,怕是天龍山脈都要被夷為平地。

大劫持續了足足一個月,就連聖子大婚都不得不推遲在兩個月後舉行,這讓作為聖子的天螭恨得咬牙,可惜做出決定的乃是太上大長老,他就算百般不願,那也等忍著。

空之一族的人全都到了,傳說中空之一族的第一美女空仙兒也進駐了天龍山脈,這個時候對於天龍山脈的防護變得更為嚴密,尤其是空仙兒所住的地方,竟有上位至強者蹲守,讓蕭戰想要偷溜進去都變得不可能了。

天蝶晉陞為至強者,而且經過測試她體內的天龍血脈竟然不可思議的蛻變到了始祖境,連一直處於沉睡狀態中的天龍族最為古老的一頭祖龍都被驚醒了。這頭祖龍具有始祖血脈,一身實力絕對是封王強者中最頂級的存在,他一眼就看穿了天蝶蛻變的事實。

神蠶!

根據這頭祖龍推測,天蝶是雙重突破,不但實力遠超同階,似乎還具有了最為可怕的神蠶變,可以完成九次蛻變,將來絕對能夠成為天龍族真正無敵的強者,有可能對抗天鳳跟天凰那對兄妹。

得知這一信息,天龍族一眾長老大喜過望,他們進入至尊禁域不就為了找尋能夠對抗那對兄妹的人嘛,如今自己部族中就出現了一個,哪還不進行重點栽培。

天蝶如今才剛剛晉陞到至強境,不過憑藉著神蠶九變的能力,她獲得了太上長老的支持,這讓她的地位一下子有種要凌駕於聖子之上的趨勢,很多長老更是提出重立聖女。不過最終太上長老跟祖龍商議后決定隱藏天蝶具有神蠶九變的體質,防止其他勢力知道了派人暗殺。

雖然重立聖女的事情被否定了,但是這個事情還是對聖子一方形成了巨大的衝擊,聖女的實力本來就很跟聖子在伯仲間。百年的時間聖子雖然接收了大部分聖女的勢力,但是畢竟時間尚短,隨著天蝶晉陞的消息,很多人都重新歸順,一下子竟有種要跟聖子分庭抗禮的趨勢,勢頭這麼發展下去形勢會完全顛倒過來。

蕭戰這段時間非常的低調,因為天蝶晉陞至強境讓整個天龍族的至強境存在紛紛出關,一道道恐怖的神識掃過,為了避免麻煩他甚至沒有再去見天蝶。

蕭戰心中一直在犯嘀咕,他發現了一股奇怪的感覺,這天龍族之中竟然有讓他感覺熟悉的氣息存在。這種熟悉的氣息非常奇妙,並不是某個物品,而是一個活生生的巨龍。

當天蝶晉陞到至強境的時候,有一道最為恐怖的氣息突然從天龍山脈最深處傳遞而來,當蕭戰感應到這股氣息的時候差點以為戰神刀出現了。

蕭戰很快就意識到了,現在戰神甲都沒有,那自然不會有戰神刀出現了,記得戰神當初說過,戰神甲是他擊殺了天荒世界所有最強的祖龍煉製而成,那麼這股讓蕭戰感覺像戰神刀的氣息極有可能就是未來被戰神煉製成了戰神刀的強者。

這人真的很強大,根據屠靈以及玉蠶傳遞過來的信息,蕭戰得知這位未來的戰神刀絕對是封王強者的絕頂高手。

在得知天龍族將來要被戰神一鍋端了之後,蕭戰也沒有了要剷除天龍族的想法了,反正他們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戰神幹掉了,他還費心費力幹嘛,只要將聖子幹掉即可。

要在天龍山脈幹掉聖子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合適的時機,合適的地點,這都不好找,僅靠蕭戰一個人在天龍山脈中肯定是行不通的,他找到了天蝶。如今的天蝶不再是蕭戰第一次見到時那種待遇了,一座要比聖子行宮還要奢華的至強聖殿。

聖殿內並沒有像聖子那般擁有至強者坐鎮,除了天蝶外,其餘的人修為最強也就半步至強境極致境而已。

蕭戰見到天蝶時,美人兒揮退了所有的手下,喜笑顏開的脫掉身上所有衣物,然後如同一條母狗一般爬到了他的跟前,搖晃著她那圓隆性感的玉.臀,用腦袋蹭著他的腿。

天蝶牢記著蕭戰的話,在他的面前放棄一切矜持跟尊嚴,展現自己最yd,最真實的一面。

蕭戰對於天蝶的表現很滿意,拂玩著她胸前肥美的玉兔,笑眯眯的道:「真夠下賤的,連禁制都不設,就不怕這般模樣落入手下的眼中?」

天蝶媚笑道:「奴婢天生下賤,哪有羞恥可言,在主人的面前必須丟掉一切的面具,展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至於其他人,奴婢才不在乎了,只要能夠博得主人一笑,再不堪的事情奴婢也心甘情願。」

蕭戰嘿嘿一笑,他的身份還不能曝光,可不像這個女人這麼的肆無忌憚,當即讓她設下禁制,防止外人偷窺。

天蝶對於蕭戰的命令毫無一絲排斥,當即設下禁制,她如今已是天龍族重點栽培對象了,只要設下禁制,就算有人有能力窺破禁制,也不會這麼做的。在禁止下,蕭戰完全可以肆無忌憚,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不過他並未急著享用天蝶的**,而是道:「清楚聖子的情況嗎?」

「這段時間那傢伙察覺到了族中的風向轉變,這幾天來他頻繁的跟空之一族的人來往,想來是打算藉助外族人跟奴婢對抗。」

「給我弄清楚那個傢伙具體的行蹤,這幾天我打算幹掉他。」

天蝶憂心道:「這裡可是天龍山脈,主人千萬別亂來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