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奶茶。」

2022 年 4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這是烤魚。」

「……」

杜六和滕七把東西一一遞給黃藍,黃藍樂得眉開眼笑:「謝謝六哥七哥,你們對我真的太好了,我太幸福了。」

辛哲聽了黃藍這話,不屑地撇撇嘴,他就說嘛,這丫頭,早晚被人賣了都不知道,一點吃的,就高興成這樣,活像自己買不起東西吃似的,真是夠了。

黃藍壓根不知道辛哲心裡所想,看到他從主屋出來,她還很自然地打招呼:「阿哲,你要回去了啊?怎麼不留下吃晚飯?慕總家的廚子,做菜可好吃了。」

辛哲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了,你自己吃吧。」

其實他很想問一句,你現在就吃這麼多東西,晚飯能吃得下?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問了也是白問,因為,她就沒有吃不下的時候。

黃藍聽了這話,沒再管他,迫不及待地提著杜六和滕七給她點的外賣,到涼亭里去了。

辛哲看到她眼裡只有吃的,嘲諷地笑了笑,便沒再看她,開車走了。

辛哲回到家的時候,家裡的飯菜已經做好了,辛母看到小兒子回來了,連忙招呼他過來坐下:「阿哲,你可算是回來了,你這孩子可真是的,去了帝都以後,也不想著回家,若是我不叫你回來,你是不是都不打算認我這個媽了。」

辛哲連忙搖頭:「媽,您別胡說,我只是工作比較忙,所以沒怎麼有時間。」

「你一個老闆,工作交給下面的人去做就是了,忙什麼啊?以為媽不懂嗎,你根本就是不愛回家。」辛母不悅道。

辛父看妻子又要開始念叨了,連忙打斷她:「好了,阿哲難得回來一次,你就別念了。」

辛母聽了這話,才勉強閉了嘴。

「我大哥和嫂子呢?辛哲回來后,沒看到自家大哥大嫂,就問了一句,他以為家裡有什麼大事,大哥大嫂也會在呢。」

「我沒叫他們回來。」辛哲的大哥辛奇,自從結婚後,就跟妻子搬出去住了,他們一個星期才回來一次。

「媽,您這次這麼著急地叫我回來,是有什麼事嗎?」

在電話里的時候,母親也沒說是什麼事,平日里也不見他家母親這麼著急著讓他回家,他想著,肯定是出了什麼大事,要不然,直接在電話里說都行了。

「其實也是為了張羅你的事,你梁伯伯家的女兒舒舒回國了,我前幾天見到那個女孩子,真是越看越喜歡。舒舒出國呆了幾年,出落得越發水靈了,我問過了,舒舒如今還是單身,你也是單身,你們兩個,再合適不過了,我跟舒舒的媽媽合計著,讓你們兩個孩子見一見,若是你們兩個看對眼了,咱們就早點把婚事定下來。」辛母含笑道。

辛哲獃獃地看著自己的母親,一時之間,竟是不知道怎麼回應才好。

他萬萬沒想到,他家母親這麼著急著讓他回來,竟然是為了讓他相親。 葉瑾這番話實在是讓人過於震驚,沈修都愣住了,半天,開口問道:「他怎麼知道的?」

「我不清楚,但是我確定,他一定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葉瑾沒想到會這樣,「我會去查的,估計變故就在這兩天。」

只有理智才可以保持鎮定,才可以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葉瑾想着簡向緋的痛苦,他肯定是受不了第二次的刺激了,而且他如果真的渴望自己有父母的,今天他就會第一時間來告訴她真相。

但是簡向緋沒有。

宣洩情緒都是那麼的小心翼翼,只能說,他害怕,甚至恐懼。

要等他自己走出來,自己接受新的身份,再告訴簡向緋這一切。

雲舒安提醒道:「沈修,簡向緋情況很不好,這件事情,必須保密,我也不會立即告訴他。」

「我知道,目前我只告訴你一個人。」沈修頓了頓,道:「我去拜訪了簡向緋從小長大的孤兒院,院長也再三囑咐我,所以一開始我就沒有打算直接告訴簡向緋,現在簡向緋情況不好,是能預想到的。」

「嗯。」葉瑾聲音低低沉沉的,雖然掩飾著,但也是帶着哭腔的,葉瑾一直在平復自己的情緒,最後的最後,她非常認真的說:「沈修,謝謝你。」

沈修只是簡單的道:「沒事。」

葉瑾掛了電話,也沒有離開,而是抱着手機,靜靜的站着。

簡向緋是她的兒子。

顏所棲是她的女兒。

還好,都找到了。

可她虧欠了太多。

這一次,就讓她好好的照顧他們吧。

裴嘉再次看到葉瑾的時候,除了眼眶有些紅,看不出其他的情緒了。

裴嘉有些意外,剛剛夫人的情緒明明很激動,怎麼轉眼就平復下去了。

而且明顯是哭過的,就夫人的性子,一般也不會憋著,有什麼事情直接當場解決了,今天居然這麼隱忍。

難道跟簡向緋有關?

裴嘉覺得,必定是有關的。

葉瑾知道裴嘉在猜測些什麼,直接說道:「你什麼都別問,簡向緋因為見到我氣得昏迷了,之後帶回家照顧著,不然顯得是我們欺負一個年輕人。」

裴嘉這就有點聽不懂了,既然都已經把人給氣暈過去了,為什麼還要帶回家啊?

這不是繼續刺激人家么?

葉瑾目光複雜地看着病房,簡向緋既然已經知道了自己身世,那不管怎麼樣,葉瑾也想多陪陪他。

如果簡向緋不願意,他離開也可以,不過也就要多纏纏簡向緋。

簡向緋這孩子肯定有心理陰影,也該好好的彌補一下。

不一會兒,葉瑾吩咐的事情,已經收到了回復。

今天早上簡向緋去了一趟醫院,還是去親子鑒定科。

這說得通了。

然後葉瑾又把簡向緋的經歷發給了心理醫生,讓心理醫生判斷一下。

很快,心理醫生給了分析結果。

簡向緋一直以為自己是被拋棄的,會很在意邊界感,如果是真正親近的人,不要在意他目前的對外的排斥,他需要時間消化。

而消化事實這個階段,是很脆弱的,也會自我懷疑,自我拉扯,自我說服。

往往就是這個糾結的期間里,一定要給他正向反饋,要包容他,給他你不會再離開他的信念,不然他更容易心灰意冷。

葉瑾知道該怎麼做了,就等著簡向緋醒過來。

簡向緋睡了兩個小時就醒了,他睜開眼睛,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大腦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

頓了好一會兒,簡向緋才想起一切,接着臉色就一點一點的沉了下來。

。。勒晴張大塗了口紅的嘴巴,「對比一下,今天晚上你要經受的痛苦,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確實。」喬貝貝無力的垂下頭。

林雅慕吃完飯,才從包里掏出口紅塗上,勒晴看了她一眼,突然覺得自己剛剛張著血盆大口的吃飯的模樣有點……

林雅慕和她眼神對視,「其實,你可以選擇吃完飯再塗的

《你知我三分心事》第164章 「五炎訣是火屬性的功法,修鍊時呼吸空氣五行中的火氣,咽氣化丹,將體內金木水火土五行都煉成火行這一行。火入體脈之中,脈中虛火太旺,每次煉完后必須……不然的話挺不過半個時辰,全身火性發作、自焚而死。我以前是花錢雇女人,但肯做這事的女人不好找,即使花錢僱到,也差不多都是老掉牙的……」

「一周前,卜總派人找到我,要花錢雇我咒幾個人,要往死里咒。我和卜總提出,要他找幾個年輕女子來,我才能用五炎訣咒出死訣。卜總答應了,派人在省城綁來五個女學生。張神醫,她們幾個都是卜總弄來的,與我無關哪!」

張凡眉頭緊鎖!

五炎訣,是一門厲害的火毒功法,江湖上極少有人會修鍊此法。

此法的修鍊從金行修起,修鍊時不斷吸收天地精華的火性陽氣,用陽氣化煉,以金木水火土的順序,一行一行把五行全部煉化成火行。煉成之後,其人火爆無比,手掌能引火,觸到人身上,對方立即燒焦,可以說是天下無敵手了。

這種陰毒之功,與健身無關,國家有關主管部門早就明文禁止,沒想到,萬窮還在暗中修鍊。

他到底煉到了什麼層次了?

張凡打開神識瞳,向萬窮體內查看。

首先看見一團胎煞之氣。

胎煞?

想起上次在鞏夢書家後方凶宅挖出胎煞的事……難道,這老小子兼修胎煞?

胎煞若是修成,不知有多少人要暴斃於街頭!

張凡一驚,又向丹田深處看去。

只見金光充盈,木氣濃郁,這兩行與常人明顯不同。

而剩下的水色、火度和土量三行,沒有發生變異,與普通人一樣。

看樣子,這萬窮也只是煉到中層木層而己,他還有水火土三層未煉。

若是煉成五行,此時就不是萬窮跪在張凡腳下了!

草!

這等邪惡之人,豈能允許他煉成不敗之功?

張凡冷笑一聲,「老小子,讓你爺幫你消消火!」

伸出小妙手,輕輕拂在萬窮的后腰上。

萬窮立刻臉色蠟黃,精神萎糜,一道金光木氣,自萬窮丹田內,穿出后腰,直貫入張凡小妙手之中。

張凡感到眼前金光一閃,木氣蒙蒙。

體脈之內,五行真氣充盈而膨脹……

這是張凡每天煉功之後的那種感覺:內氣大踏步修為前進時的感覺!

前進多少?

以真氣的充盈來分析判斷,體內修為增加了一大截!

即使自己修鍊半年的煉程,也未必有這一下子提升得多!

而萬窮丹田元神被掏空,體內弱虛,功力盡毀於一旦!

「張神醫,」萬窮再次抱住張凡大腿,他此時肝膽俱裂,擔心張凡將他元陽丹氣盡行掠去,那樣的話,他就活不了幾天,「張神醫,留我一條狗命……」

張凡把手移開,飛起一腳,踢翻萬窮,笑道:「我不要你命,看看法官要不要你命!」

說完,沖五個女子一招手:「你們是受害者,怎麼處理這件事,你們自己決定!」

五個女子如同五隻獵豹,號叫着,急速衝過來。

撕頭髮的,摳眼睛的,揪耳朵的,一邊怒罵,一邊往死里整。

其中一個忽然衝到神案旁,操起一隻銅製燭台,掄得高高地,向萬窮襠下砸去……

五分鐘過後,萬窮如死豬一般,躺在地上不動了。

一個女子拿出手機報了警。

幾分鐘后,警察包圍了卜府大院,接着,衝進門來……

張凡跟幾個女子一起,到警察局做了筆錄,然後含笑離開。

回到周韻竹住處,她還是保持原狀打坐。

張凡解開她的穴道,周韻竹長長地喘了一口氣,忙問張凡情況怎麼樣?

張凡把剛才發生的事詳細講了一遍,拿出手機把那個小布人給她看。

周韻竹嘆了口氣,「卜興田真狠,我差點被他咒死。小凡,要不是你,我……」

「沒事沒事,都是封建迷信的東西,未必真的就能起什麼作用!萬窮進局子了,消除了後患,這才重要。而卜興田這次也被牽連進去了,他無法說清那五個被綁女子的事,估計,夠他喝一壺了,呵呵。」

第二天早晨,周韻竹急着回京城打理業務,先坐高鐵離開了江清,張凡開車從江清城裏去往張家埠村。

路過張家鎮時,給田秀芳打了個電話。

不料田秀芳上午剛出發去省城開會,張凡便開車直接回到了張家埠。

一進院子,就看見媽媽正在給幾盆花澆水。

原來,涵花和媽媽一直在蒔弄家裏後院的花圃。

用家裏地下室的神泉水澆出來的花,長得格外鮮艷。

市裏幾個大機關定期會來派車來家裏取花,有幾家大賓館也聽說張家埠有一家花養得好,所以也經常開車過來買花。

媽媽和涵花都有一個家民的普通想法:雖然家裏有好多錢,但人不能閑着,能幹點就干點,能掙點就掙點。

媽媽回身看見張凡回來了,臉上樂開了花。不過,她的笑容只持續了一秒鐘,便陰沉下來,冷冷地道:「還知道回家呀?」

張凡一陣慚愧,這次太長時間沒有回家了,忙上前扶住媽媽,笑道:「媽,對不起,京城那邊最近太忙,沒有抽時間回來看望您,媽……要麼,你打我兩下吧!」

媽媽本來就心疼兒子,見張凡這樣,綳不住笑了,「訓斥」道:「你這話跟你媳婦說去吧,她是該狠狠打你一頓!」

說着,指了指後院:「涵花在花圃呢,你還不快過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