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嘞!小的最喜歡爆菊花了!」納甲土屍拿出長長的骨刺。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那人看到納甲土屍的骨刺,頓時嚇得魂不附體道:「我說,我說!」

「你是誰派來的?」江帆道。

「我是羅非克老爹派來的。」那人慌忙道。

「媽的,果然是羅非克那個老傢伙!」江帆怒罵道。

「那兩名狼人戰士是羅非克請來殺我們的?」江帆道。

那人點頭道:「是的!」

「媽的,這個羅非克竟然對我們下毒手,老子殺到他家裡去把他家給抄了!」江帆怒罵道。

「主人,小的最喜歡抄家了,小的把他老婆全部給爆了!」納甲土屍壞笑道。

「走,去抄羅非克的家!」黃富點頭道。

「呃,你們不要衝動,羅非克不是一般的人,這大白天去抄他的家,肯定會引起很多人關注的。以羅非克在西國的身份地位,恐怕會造成很大影響呀!」孫海劍搖頭道。

「哼,這可是他惹我們的!他都不怕殺死我們,我們還害怕抄他的家!難道我們華夏人就那麼好欺負嗎?就拿西國博物館來說,那裡面絕大多數文物都是從我們華夏國掠奪過來的,他們都敢公開讓人參觀!為什麼!就是因為我們華夏國人膽小怕事!俗話說:『馬善人騎,人善人欺!』,我們要讓他們西國人知道,我們華夏國人是他們惹不起的!」江帆惡狠狠道。

「帆哥,我支持你!我們大多數的華夏國人都是膽小怕事!做事情畏畏縮縮,瞻前顧後!你看人家西國人還有東烏國人,根本不怕得罪我們華夏國人,處處與我們作對,處處刁難我們,就是因為長期以來,我們太怯弱了!我們就要大白天去把羅非克家給抄了,就讓他們西國人知道,華夏國人是惹不起的!」黃富激動道。

「對,我們也支持江帆!現在就去抄羅非克的家!」李寒煙和梁艷也舉手贊同道。

「我也同意抄羅非克的家,我最討厭那個羅非克了,他太傲慢來了,一點也不給我父親的面子!經常讓我父親下不了台!」翁西道。

一旁的孫海劍頓時臉紅耳赤,深深地嘆息道:「看來我真的是老了!是呀!我們華夏國人為什麼老要忍讓別人呢?雖然退步一海闊天空,但是一味退讓也就是山窮水盡呀!罷了!我今天也跟著你們去抄羅非克的家!我也做一次強盜!」

江帆笑嘻嘻地拍了一下孫海劍的肩膀,「我們這不是做強盜!我們這是劫富濟貧!是俠客行為!」

「對,是俠客行為!」孫海劍笑道。

「我們也一起去,我們也要做俠客!」張中傑和李時本等人一齊道。

「主人,如何處置這傢伙呢?」納甲土屍道。

「不要殺我呀,我什麼都說!」那人驚慌道。

「哼,你已經沒有價值了! 我的反派逆襲之路 傻蛋,你把他拖到地下去吧!」江帆冷酷道,他知道留下此人必是禍患,因為剛才他們的談話他都聽到了。

「好的!」納甲土屍一把抓住那人遁入地下。

很快納甲土屍冒出地面,「主人,小的已經把那傢伙處理掉了,我們現在就可以去抄羅非克的家了!」納甲土屍興奮道。

「帆哥,我們還不知道羅非克的家在什麼地方呢?」

江帆笑著指著翁西道:「翁西肯定知道羅非克的家在什麼地方!」

翁西點頭道:「我知道羅非克的別墅在什麼地方!他的別墅距離這裡不遠,你們隨我來吧!」

眾人隨著翁西走,十多分鐘后,前面出現了一座豪華的大型別墅,完全歐式的風格,比白宮還要豪華。翁西指著那座別墅道:「這就是羅非克的家!」

「我靠,羅非克的別墅也太豪華了,等會要把他別墅都給拆了!」江帆壞笑道。

「主人,拆別墅的事情就交給小的吧,小的最喜歡搞破壞的!」納甲土屍壞笑道。

「嗯,我們洗劫完羅非克的家的時候,你再把他別墅給拆了!」江帆笑道。

眾人走到別墅門前,那一扇褐色的高大鐵門,門前站著兩名保鏢,「傻蛋,那兩名保鏢和大門就交給你了!」江帆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林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從來沒有人問過他的年紀,他不確定時遷是不是看出來了什麼。

“很多混妖的壽命都不長遠,但古森學院的大修爲者,卻往往能活很多年,就像林羽宗一樣,你現在已經是妖星院的院長了,他們不會讓你隨隨便便死去的。”

“但願吧,能活多久都是天命,而今四部一統,除去佛教,人間界可以抵擋那些外來者了。”

“所以你要釋放虛妄之地的妖族,讓好不容易安寧的人間界,又起戰火嗎?”

林軒疑惑的看了看時遷,然後說道:“這就是佛教中人對寧宏斌痛下殺手的緣故?”

時遷微微搖了搖頭。

“是古森學院的人找到了他們,也是古森學院的人配合着在崑崙作案的。”

“調走吳容飛,半夜擅闖崑崙正殿,手段的確不錯,只可惜,還是露出了馬腳。”

時遷起身看向遠處。

“那有什麼完美的案件,再精心策劃的陰謀都會有敗露的一天,佛家人崇尚因果報應,他們知道你們會查出來,就像一年前韓湘生自爆罪行一樣,刑不責衆。你們奈何不了他們的。”

“你讓我來,就是爲了和我說這些?”

“當然不是。”時遷搖了搖頭,然後又喝了一口酒,“我原本是佛教傳人,後來我的搭檔失蹤了,我找了他七年,我以爲他去了荒界,我以爲他去了虛妄之地,我一直想進去看看,可道家的禁制,我佛家的傳人碰不了,我又花了幾年的時間,把一身佛法荒廢。”

時遷頓了頓後繼續說道:“本以爲擺脫了世俗的一切,可以悟道一些天道,但勘悟生死之後,才明白,一切不過是虛妄,沒有人可以永生,沒有人能預料自己的未來。”

“那又如何,自己活的痛快不就好了?”

“活的痛快!”時遷仰頭大笑,“還是林院長看的通透,生死有何懼,若能了結心中執念,放下心中屠刀,出生之日既死,也是超凡的一生。”

林軒彷彿看透了時遷一般,他清楚時遷心中的執念,同爲傳人,他們揹負着一些相似的東西。

“說說吧,是誰殺死了寧宏斌,佛教中人,如此做爲的是什麼?”

“是韓湘生,他找到了蘇易臣,他們的執念,是妖星院,是混妖,是虛妄之地的妖族,他們放不下的,你的仁慈,無法改變世人對妖的成見。”

林軒面色痛苦的低下了頭,韓湘生一路輔佐着林軒,但他心中只有大局,如此的執着,他們不會給妖族任何生路的。

“怎麼樣?想清楚了嗎,我可以幫你除掉他們,妖、道、佛,一切都是虛幻,他們的執念延伸了我的執念,他們的痛苦承載了我的痛苦。”

林軒似乎明白了什麼。

“任瑤瑤,玉蟾宮的小道士,朝海幸子的父親,還有現在的寧宏斌。蔣晨、凱文,所有在與兇獸的大戰中死去的英烈,他們每一個人的死,或多或少都與蘇易臣和韓湘生有關,他們不是罪惡,卻是罪惡的根源。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朋友,南京杜府的杜俊,也是死在了蘇易臣的手中吧。”

時遷回頭神情複雜的看着林軒。

“這次寧宏斌本來可以不用死的,他們要用佛教的人,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我本可以阻止,但我沒有,我就想讓你明白,仁慈得不到任何的回報,他們心目中的成見,只有讓他們帶進棺材裏,人間界才能安寧。”

林軒從來沒有這樣的眼睛,時遷的瞳孔一半佛光,一般魔暗,是修羅裏的貪婪的猛鬼,又彷彿亂世中尋求安定的和尚。

“一定要考慮清楚,踏出了這一步,你我就再也無法回頭了。”

林軒低頭想了想,然後說道:“當我在經歷了昌臨地宮中的命案之後,我活着就不僅僅是爲了我自己了。”

“那就動手吧,韓湘生要死,蘇易臣也該死!”

在那個破舊的屋子裏,林軒第一次在心中生出毒計,他明白,從他趕走渠殤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林軒了,妖便該有妖的樣子。

三天之後,學院總部下達命令,韓湘生被剝奪古森校長的職位,監察理事會查封了韓湘生的府邸,而那些被時遷出賣的佛教中人,卻還在寺廟中伴着青燈古佛,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這是貴寺的佛珠吧?”

林軒帶人包圍了他們的寺廟,佛教勢微,在仙靈消散的日子,他們依舊被人們供奉,但能得修爲者,卻越來越少,直到後來,連一個佛教協會都無法組織起來。

“這是我們的佛珠!”

寺內的老和尚沒有辯解,只是帶着他手下的弟子,繼續敲鐘唸經。

“竟然是你們的佛珠,那崑崙的命案也是你們做的了?”

“阿彌陀佛!”老和尚眉心緊鎖,“世間因果報應,就如花開花落,今日罪孽,老衲一人承擔,與這些僧尼無關,希望諸位施主,不要爲難他們。”

林軒靠着門板,上下打量了一眼老和尚,然後說道:“大師好氣度,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可以去給寧宏斌抵罪,但他們的罪孽,你一個人扛得完嗎?佛教不是喜歡說因果報應,那他們的報應在哪?他們的報應何時到?”

老和尚眉心緊鎖,他沒有繼續辯解,只是轉身隨林軒的人走了出去。

“你們的方丈替你們扛了罪,但那份罪孽有沒有被你們的佛主清理,我就不知道了,報應隨時都會來,你們可要做好準備哦。”

林軒邪魅的笑着,朝海幸子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林軒,她心裏莫名的有些畏懼。

“現在殺死寧宏斌的兇手已經找到了,韓湘生被捕,他的下半生,估計只能在莫斯科的監獄裏度過了。”

紀寒和李慕白被廷寄放了出來,但廷寄還是不願意去見林軒,他心中有愧疚,畢竟寧宏斌的死,他們都有責任。

“事情還沒有完結,還有一個傢伙逍遙法外,只有抓到了他,我才能心安。”

“蘇易臣嗎?”紀寒看着林軒問。

“除了他還能有誰。”

“其實任瑤瑤的事情。”

紀寒還沒有說完,就被林軒打斷了。

“有罪就去贖罪,像那老和尚一樣,敢作敢當的,你不是個懦夫,你只是想要是太多,古森董事會你已經進了,該去想想,怎麼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了。”

紀寒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林軒知道所有的一切,但他不願意點破,他明白不是所有的懲罰都是對死者的敬畏,有時候,讓犯罪者自己反省彌補,也是很不錯的辦法。

李慕白跟在林軒的身邊,他還不知道怎麼和林軒說渠殤的事情。

“林軒,我……”

“你什麼你,想什麼就去做什麼啊,我現在想弄死蘇易臣,四年了,他早該死了。”

“我不是要和你說這個,那你要和我說什麼?”

“我想說渠……”

“噓!”林軒突然回頭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你知道嗎?我不喜歡那隻穿山甲,野生動物的身上有很多病毒,以後你和他待在一起,可要小心了。”

“林軒。”

李慕白欲言又止,林軒笑着轉身離去,沒有人知道他想要去做什麼。

白雅曦找到林軒是在他離開了流沙會總部之後。白雅曦說她知道蘇易臣的下落,林軒半信半疑,但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能感覺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一點點衰老。

“我不和你開玩笑,如果你真的知道蘇易臣的下落的話,最好趕快告訴我。”

白雅曦看着林軒的臉,她一改往日的高冷,像一個小女孩一樣。

“林軒,從奧伊米亞康回來,我一直想和出來走走,就像很多平凡的人一樣。”

“可我們註定不平凡啊。”

白雅曦笑了。

“誰說我們不平凡了,除了我是仙靈後裔,你是混妖之外,我們也沒什麼特別的啊。”

“是嗎?”林軒疑惑的看了一眼白雅曦。

“如果你明天就要死了,你會做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