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好好。」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好一個蓉城十大富豪趙國棟,我万俟的人在你們酒會上遭受如此侮辱,卻沒有想盡辦法阻攔和維護我万俟家的尊嚴,這筆賬記下了。」

「好一個酒吧服務員,盡然是蓉城十大富豪的座上客。」

「我万俟家的人不是誰都能辱,誰都能碰的!」老爺子陰森的道,」說吧,你準備怎麼做!」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南山剛失蹤,即使機會再渺茫,也不能錯過機會。」

「官面上,給蓉城警方施壓全面調查找人。」

「私面上,他死,全家!」万俟德政陰狠的道,「我姓万俟!」

「好!」

老爺點頭。

「拿出万俟當年的風格,給我好好的震懾震懾蓉城的那些人。我万俟家的人在他們的酒會上,居然沒人站出來維護我万俟家的尊嚴,維護我万俟家的人!」老爺子霸氣的道,「好像就不記得我万俟家是什麼出身了。」

(本章完) 「怎麼一大早的,李書記就準備召開會議?」

「是啊,聽秘書的口氣,說李書記很生氣。」

「會是什麼事情?」

……

孫浩、張正等人一大早就來了。

「李書記很生氣。」

「會是什麼事情?」

孫浩,張正兩人聽著身邊人的疑惑,兩人不由交談了起來。

「猜不出來。」

孫浩,張正兩人都充滿了疑惑。

旋即,就看見李書記走進了會議室。

但,眾人從他的臉上並沒有看出什麼特別的反應。

一個個都是老狐狸,雖然心中疑惑,現在卻表現的像是什麼事都沒有一樣。

會議立刻就進入了正題,只是一般性質的常會。

眾人談談最近的工作,談談工作上遇到了什麼麻煩等等一般的交談。

「好了。」

「今天的例會就談到這裡吧。」

李書記最後一個發言,結束了例行的會議。

眾人都看著李書記,心中卻充滿了疑惑,同時猜測到,可能是正題要來了。

「大家有沒有什麼事拿出來,我們隨便閑聊閑聊。」李書記環視著眾人,旋即就把目光看向了孫浩和張正兩人。

孫浩、張正兩人心頭疑惑,但見李書記最後的目光落在了孫浩的臉上。孫浩和張正兩人心頭頓時就猜到了點什麼,尤其是孫浩。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什麼要說。

「既然大家都沒什麼要說的,那我就隨意說點點吧。」李書記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旋即就像閑聊一般的說道,「投資商能來蓉城進行投資,那是看得起我們蓉城,是造福蓉城百姓的大好事,而且還能幫助解決很多工作崗位的問題,能夠穩定一方社會的治安,所以,我們對投資商一定要作好維護好他的人身安全,讓投資商看到我們蓉城是一個治安良好,可以放心投資,大家雙贏的地方。」

李書記這話一說出口,會場中一部分人頓時瞭然了。

「來了!」

孫浩一聽這話,就明白了過來。

「孫局長,聽說來蓉開辦南山醫院的投資商万俟南山失蹤了,你身為蓉城市局局長,管理一方治安,可得對投資商負責啊。」李書記旋即就把目光對準了孫浩。

「是么?沒有人報案,警方也不知道這麼回事?」孫浩不由打著馬虎眼,但也是實話實說。

「万俟南山可是東海万俟家族的繼承人,來我蓉城開辦南山醫院,是造福一方百姓的事,不僅提供了很多的工作崗位,而且還緩解了蓉城看病難,醫療資源緊張的一些問題。」

「身為管理治安和分管醫療的孫局,張市長,你們兩人不應該維護下投資商的人身安全么?尤其是孫局,眼睜睜的看著來我蓉城投資的投資商被人毆打,你卻不阻止,你對得起你身上的制服么?這讓投資商怎麼想我蓉城,覺得我蓉城就是一蠻夷的地方,治安如此之差,連起碼的人身安全和尊嚴都得不到維護,沒有投資的必要,從而扯資走人,讓造福蓉城百姓的事就這麼落空了,這就是你干工作的態度么?」李書記越說越氣,最後猛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整個會議室里的眾人都噤若寒蟬。

「還有你,身為分管醫療的市長,你不覺得應該維護下投資商最起碼的尊嚴么?你是一市之長,代表的是政府的形象,少去參加什麼亂七八糟的酒會,說話也請你注意下自己的言詞,和什麼人都稱兄道弟,是你一個市長應該做的事么?」

孫浩聞言,臉上古波不驚,但心中卻不由冷笑,万俟家族的壓力終於來了。

張正也很是無奈,只能聽著被訓斥。

我的技能不正經 「還有。」

「據說趙家的藥品有些安全隱患,你身為分管醫療一塊的市長,請你好好檢查檢查,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別什麼人的酒會都去參加!」李書記不由教育著張副市長。

「是,李書記!」

張正無奈,万俟家族的報復來了。

「好了,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

「我說的話,你們兩人好好的回去想一想!」

李書記旋即就率先離開了會議室,留下一群人同情的看著孫浩和張正兩人。

「哎!」

孫浩、張正兩人也不由對視了一眼。

「穆隊。」

「請華新回市局協助調查万俟南山失蹤一事。」

雖然知道失蹤不到24小時不能報案,何況是万俟南山這麼大一個人,孫浩也只能頂著壓力請華新回市局協助調查。

「收到!」

南山醫院。

華新隨意打聽了一下,就知道了萬山的位置。

萬山在和華新通了電話之後,就立刻把這邊的情況告訴了東海。

隨後,他便如同一攤爛泥一般的癱軟在了床上。

「華新!」

當華新站在病房門口的時候,萬山頓時驚呼了出來。

「你是來殺人滅口的!」

萬山立刻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哈哈。」

「哈哈。」

「你殺了我又如何?」

萬山冷笑:「我已經把這裡的情況告訴了東海,你就等著東海無窮無盡的報復吧。」

「哦,是么?」

華新冷笑著,根本不以為然。

趙國棟的酒會上,他同万俟南山的衝突,很多人都看見了。

但不會有人告訴万俟家族,而萬山會。

不過,華新並不是怕,而是不想因為萬山這張嘴巴在警方哪裡胡說八道什麼,從而給自己帶來諸多麻煩事。

「既然你已經覺悟了,那就去死吧。」

華新眸子里肅殺之氣一閃而過,手中一道金針閃電般的****了出去。

旋即就洞穿了萬山的額頭,進入了他的腦子裡面。

不過,華新並沒有殺了萬山,而是毀了他的腦子,讓他徹底的變成了一個白痴。

叮鈴鈴!

這個時候,華新的手機也不由響了起來。

「我的親親好老婆,這大清早的就給我打電話,是想我了么?」華新拿出手機一看,一臉邪魅的接通了穆英英的電話。

「你在哪裡?」穆英英公事公辦的道,「万俟南山失蹤了,請你配合警方協助調查。」

「哦?」

「是么?」

「他失蹤了關我什麼事。」華新不由反問。 「請你配合警方的工作!」穆英英沉聲道。

「好好。」

「我的親親好老婆說了算!」華新邪笑道,「不過,你要快點,我已經到了車站,準備回老家一趟看看父母!」

「哼!」

「你等著!」

穆英英說道,旋即就掛斷了電話。

然後,便通知了下去,禁止華新離開。

華新離開了南山醫院,就去了對面的城北車站。

「快。」

21克的味道 「你們注意下周邊的情況,不能讓華新離開了!」穆英英吩咐著刑偵隊的隊員,旋即帶著幾人向著車站裡面走了進去。

「嗨!」

「我的親親好老婆,你這是捨不得我離開啊。」

華新一臉邪魅的沖著穆英英招手道。

「華新,請你協助市局調查万俟南山失蹤一案!」穆英英瞬間來到了華新的面前,而其他的刑偵隊員呈包圍圈似的包圍著華新。

「既然親親好老婆都說話了,作為良好市民,我理應配合親親好老婆的工作!」華新舉雙手投降狀。

「請!」

穆英英示意華新。

「OK!」

華新笑著點了點頭,就隨著穆英英離開了車站,回到了市局。

「姓名!」審訊室里,穆英英一臉嚴肅。

「老公!」華新一臉邪魅的道。

「請你認真點!」穆英英敲打著桌子道,對於華新的無恥那是深深的印在了骨子裡,所以並沒有糾正華新。

「好好。」

「華新!」

穆英英一說,華新聳了聳肩。

很快,就完成了這些簡單而又基本的程序。

「昨天晚上你去哪裡了,做了什麼?為什麼万俟南山會失蹤!」穆英英終於進入了正題。

「万俟南山為什麼會失蹤,我怎麼知道?」

「況且,失蹤也要24小時才能立案吧。況且,他又不是小孩子了,鬼知道他去哪裡了,我們又不熟!」華新懶散的道。

「哼!」

穆英英豈能不知道華新和万俟南山的恩怨。

如果說万俟南山有什麼事,一定和華新有關。

「那你昨天晚上在哪裡,做了什麼,可有人證?」穆英英繼續審問道。

「你真要聽?」華新一臉邪笑的凝視著穆英英。

「說!」穆英英沉聲道,同時臉上的肌肉直抽搐,看見華新這笑,就像扁他。

「好吧。」

「這是你讓我說得哦。」

華新聳肩,一副我也很無奈的樣子。

「快說!」

穆英英沉聲道。

「昨天晚上離開了酒會,看見了那麼多美女,我這心裡痒痒啊,酒會上的美女只能看,卻不能碰,所以啊,我就去找女人了。」華新邪笑的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