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石磊點點頭,直接從符紋聯絡器中轉過去相應數目的功績點。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稍等!」老者卻確認了功績點的數目后,用符紋聯絡器與某個人聯繫了一下,報出了石磊兌換的各種丹藥的名稱和數量。

時間不大,後勤倉庫中的小型傳送符紋秘陣光芒一閃,一枚須彌指環出現在傳送符紋秘陣上。

「你看看,是不是你兌換的那些東西!」老者拿起須彌指環,將須彌指環中的一個個玉瓶擺在石磊的面前,然後說道。 「沒錯!」檢查了一邊玉瓶中的丹藥后,石磊滿意的點點頭,將玉瓶全都收了起來。

「你身上有那麼多的積分,不想兌換點東西?」看到石磊準備離開,老者笑著問道。

「不了!」石磊搖搖頭,「我看中的東西太貴,我的積分太少,兌換不了!」

能夠用積分兌換的東西都很珍惜罕見,但是,一般的東西根本入不了石磊的雙眼,能夠讓石磊動心的東西起步價就是一千積分以上,他身上的這點積分只不過是一個零頭罷了。

「你可以賒賬啊,如果你願意寫個欠條,我可以把東西賣給你!」老者笑著說道。

「前輩,您就不怕我通不過考核不能留在這裡?」石磊苦笑,老者雖然是好意,但是這種誘惑他寫欠條的感覺讓他很不爽,這讓他想起了煉器師協會的沐恩宗師。

「我對你有信心,而且,即使你被淘汰了,你還能跑到哪去?只要你還在要塞中,我就不怕你賴賬!」老者笑著說道。

「怎麼樣?給個痛快話!想兌換就抓緊時間,別等我反悔了再想兌換!」

「既然前輩都這麼說了,那我就聽您的,兌換幾樣東西!」石磊也不客氣,直接說了幾樣自己想要兌換的東西和數量。

石磊沒有兌換丹藥,沒有兌換符文秘器,也沒有兌換修行秘法和秘術,而是兌換了幾種特殊的材料。

雖然只是材料,但是由於十分罕見和珍貴,兌換所需要的積分不僅不少,反而多得嚇人,這幾種材料的價值不能說排在前十,但是前五十絕對沒問題。

反正也是寫欠條,石磊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將這幾種材料全都拿下了。

「你小子還真不客氣,也不說給其他人留點!」話是這麼說,但是老者手上可一點都沒慢,直接將石磊兌換的材料從須彌指環中拿了出來。

「看看數量對不對,如果沒問題就寫欠條吧!」

「對!對!對!」石磊大致的檢查了一下,然後滿臉笑容的連連點頭。

有了這幾樣材料,他的本命武裝防禦又能提升一大截,只有更強大的防禦,才能讓他有信心在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的戰爭中保住性命。

「寫上,利息三分,一年內將本金和利息全部還清,否則接受相應的懲罰!」看著石磊一筆筆的寫著欠條,老者突然說道。

「前輩,您這利息也太貴了,而且時間也太短了,這根本就是高利貸,您這是想要壓榨我一輩子啊!」聽了老者的話,石磊忍不住抱怨道。

「不想寫也可以,把那些材料都還給我,什麼時候湊齊了積分,你再過來兌換!」老者冷笑一聲,說道。

「呃~~~我還是寫吧!」石磊被老者懟的啞口無言。

東西已經到手了,他怎麼可能捨得再還回去,況且,材料就那麼一點,如果被其他人兌換走了,他哭都找不到地方,所以,明知道欠條的條件苛刻,他還是咬著牙忍了。

「這還差不多!」看到石磊認命了,老者得意的笑道。

「前輩,您看看,欠條沒寫錯吧?」石磊把寫好的欠條遞給了老者。

「沒錯!沒錯!記得要提前還清積分哦~不然,你懂的!」老者看完欠條后,抖了一下欠條,笑眯眯的說道。

「前輩,我想請教一個問題!」石磊說道。

「有什麼問題?問吧!今天我高興,滿足你的一點點好奇心!」老者笑著說道。

「前輩,我記得您是在後勤部那邊負責看守修行秘法和秘術的,您來這邊看守後勤倉庫,那邊換人了?」石磊問道。

「沒有!」老者搖搖頭,「那邊也是我負責,這邊也是我負責。」

「修為到了我這種程度,不能說可以分身億萬,但是分出一兩個分身還是沒問題的,這兩個地方都是我的分身,我的本體可沒有這麼閑!」看出石磊眼中的疑惑,老者笑著解釋了一番。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快點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不等石磊再說什麼,老者就將石磊攆出了後勤倉庫。

「……」看著大門緊閉的後勤倉庫,石磊無語的搖搖頭,然後回到了自己的修鍊秘室中。

回到修鍊秘室后,石磊並沒有第一時間開始修鍊,而是喚出了本命武裝,然後將兌換到的那幾種特殊的材料全都融入到了本命武裝中,讓本命武裝一點點的消化吸收。

本命武裝消化吸收這些材料的速度並不快,不過,每吸收一點,本命武裝的防禦都會提升一些,等將這些材料全部吸收后,本命武裝的防禦就能明顯的提升一大截。

「嗯,按照現在的消化吸收速度,差不多十天的時間才能將這些材料全部消化吸收!」感應了一下本命武裝對材料消化吸收的效率,石磊得出一個大致的時間。

心念一動,本命武裝已經被石磊收回了氣海命竅之中,藉助無量星淵中精純的星辰真元的力量,加快本命武裝對材料的消化吸收效率。

坐在蒲團上,石磊雙眼微閉,開始修鍊《煉星訣》。

隨著石磊的修鍊,修鍊秘室中瀰漫的元氣受到了莫名的吸引,潮水般向石磊涌去,最終在石磊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元氣漩渦。

獨家盛愛 元氣漩渦瘋狂旋轉,將更遠處的元氣和諸天星辰之力全都吸引過來,然後被石磊的星魂吸收煉化,再被三大命竅瓜分後繼續煉化,最終成為了石磊修為的一部分。

「好小子,不愧是被點名重點培養的種子!」駐地中,董剛被石磊修鍊時鬧出的動靜驚動,發現是石磊鬧出的動靜后瞭然的點點頭。

「努力修鍊吧,讓我看看你的極限在哪裡!」後勤倉庫中,躺在竹椅上的老者喃喃自語道。

修鍊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飛快,眨眼間,一夜的時間過去了。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石磊停止了修鍊,睜開了雙眼。

一夜的修鍊,石磊的修為提升的並不多,不過修為的提升本來就是水磨工夫,正是通過一點點的積累,才能達到當前境界的極限。 走出修鍊秘室,石磊直奔築地中央的演武場而去。

就在剛才,他接到了通知,他們的教官兼隊長正在演武場等著他們。

路上,石磊看到不少人與他一樣步履匆匆的趕往演武場,而出來最早的一批人已經到達演武場了。

暗中施展《縮地成寸》,石磊幾步間跨越了數百米的距離,來到了演武場中,與其他人一起默默的等候著董剛的出現。

很快,五十五個加入這支特殊的隊伍的武者就全都到齊了。

無聲無息間,演武場上多出了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董剛。

「你們跟我走!」說完,董剛轉身離開了演武場,向駐地外走去。

石磊等人不知道董剛要去什麼地方,只能帶著疑惑默默地跟在董剛的身後,心中暗暗的猜測董剛要把他們帶到什麼地方去。

穿過一條又一條街道,石磊他們距離要塞的城牆越來越近,終於,在董剛的帶領下,石磊他們來到了一座被重兵把守的金屬大門前。

他們竟然被董剛帶到了要塞的出入口,金屬大門後面就是與蟲魔廝殺的戰場。

「『今天是你們進行特訓的第一天,我給你們的任務是想辦法擊殺一隻以上的統領級蟲魔,擊殺統領級蟲魔的手段不限,但是,你們必須獨立擊殺統領級蟲魔,不能拉幫結夥。」董剛沉聲說道。

聽了董剛的話,石磊沒有什麼反應,但是一小部分人卻反應激烈,他們很有自知之明,如果是單對單的面對統領級蟲魔,他們還有幾分把握擊殺,但是在蟲魔大軍之中,想要獨立擊殺一隻統領級蟲魔,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如果覺得無法完成這樣簡單的任務,你們現在就可以退出。」董剛掃了一眼那幾個反應激烈的武者,眼中冷意四溢,冷聲說道。

「我的隊伍里不需要廢物!」

「這一次的任務主要是想看看你們的實力到底如何,當然,這一次的任務雖然有些危險,但是獎勵也很豐厚,除了擊殺統領級蟲魔將獲得三倍的功績點之外,每擊殺一隻統領級蟲魔,憑藉統領級蟲魔的屍體都可以兌換五點積分,你們擊殺的統領級蟲魔越多,獲得的積分就越多。想想後勤倉庫中那些用積分才能兌換的好東西,我想你們還是願意多擊殺幾隻統領級蟲魔的!」董剛宣布了擊殺統領級蟲魔后能夠獲得的獎勵。

聽了董剛的話,不少武者的呼吸都粗重起來。

他們可是見過那本兌換目錄的,知道用積分能夠兌換到什麼樣的好東西,想到得到那些東西后對自己的幫助有多大,這些武者的眼睛都紅了,恨不得立刻衝出去擊殺幾隻統領級蟲魔。

「打開大門,讓他們出去!」看到手下們的情緒已經被調動起來,董剛對把守大門的守軍說道。

「是!」

「吱嘎嘎~~~」

厚重的金屬大門被打開,通過不斷擴大的縫隙,眾人可以清楚的看到無窮無盡的蟲魔好似潮水般一波波的向要塞發起攻擊。

看到要塞下的金屬大門打開,無數蟲魔好像瘋了一遍沖了過來。

「攻擊!!!」

守門的士兵大聲吼道。

下一秒,各種大威力的武器齊齊發出怒吼,可怕的攻擊將無數蟲魔撕成粉碎,讓蟲魔大軍中出現了一處空白,不過這片空白很快就被更多的蟲魔淹沒覆蓋。

「祝你們好運!」董剛沉聲說道,然後示意石磊他們儘快離開。

「殺!!」

「殺!!」

石磊他們紛紛大吼著殺出了要塞,衝進了蟲魔大軍之中。

身後,厚重的金屬大門一點點的關閉,將無數蟲魔隔絕在要塞之外。

「天賦神通–荊棘石甲!」

「大地鎧甲!」

「三十六重強化防禦–激活!」

「秘術–蠻牛之力!」

「盾擊!」

先是激活了星魂自帶的天賦神通,又施展了《大地鎧甲》,讓本命武裝上又多了一層防禦,然後激活了本命武裝中烙印的符紋秘陣,又施展秘術提高了自身的力量,做完這一切后歐,石磊大吼一聲,躲在塔盾的後面,好像一輛橫衝直撞的坦克,毫不猶豫的衝進了蟲魔大軍之中。

石磊的力量本來就大得驚人,施展《蠻牛之力》后力量又提升了一截,統領級以下的蟲魔根本無法與石磊抗衡,石磊所過之處無數蟲魔被撞飛。

隨著石磊的靈魂日益壯大,石磊對自身力量的掌控也越加精妙,雖然只是用塔盾撞飛了蟲魔,但是,塔盾上密布的尖刺卻給被撞飛的蟲魔身上留下了無數孔洞,而且在塔盾與蟲魔接觸的瞬間,可怕的力量和精純的星辰真元一放即收,又讓蟲魔身上的傷勢加重了幾分。

至於蟲魔的攻擊,對石磊來說完全就是撓痒痒,根本無法傷害到他分毫,反而在《荊棘石甲》的作用下,一點點的淬鍊強化著石磊的星辰霸體,同時還有一部分傷害被反彈回去。

沒有被石磊撞飛的蟲魔還好一些,反彈的傷害只是讓蟲魔受了一點傷,但是被石磊撞飛的蟲魔,本來身上的傷勢就不輕,又被反彈的攻擊傷了一下,可謂是傷上加傷,還沒有落地,就已經因為傷勢過重而斃命。

一路橫衝直撞,石磊雖然沒有刻意擊殺蟲魔,但是死在塔盾之下的蟲魔卻是不計其數。

石磊這邊鬧出的動靜不小,其他人鬧出的動靜也很驚人,每個人都擊殺了大量的蟲魔,不過統領級蟲魔他們暫時還沒有遇到。

石磊不知道其他人有沒有遇到統領級蟲魔,他只是一門心思的埋頭往前沖,他相信,只要他鬧出的動靜足夠大,自然會有統領級蟲魔出面找他的麻煩的,這一點,在這前兩次的斬首任務中已經得到了證明。

石磊的判斷沒有錯,在蟲魔大軍之中橫衝直撞了這麼長時間,擊殺了大量的蟲魔后,他已經被一隻統領級金甲蟲注意到了。

「嘶~~嘶~~嘶~~」

低沉的嘶鳴聲在蟲魔大軍中響起,無數蟲魔好像得到了命令一般瘋狂的向石磊發起攻擊。 蟲魔的異常引起了石磊的注意,暗暗留心之下,石磊發現了隱藏在蟲魔大軍之中的統領級金甲蟲。

「哈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找了這麼長時間,終於找到你了!」發現了統領級蟲魔的蹤跡后,石磊不但沒有害怕,反而高興的哈哈大笑。

「泰坦之力!」

石磊大吼一聲,施展《泰坦之力》後身高暴漲,變成了一個十多米高的巨人。

修為提升后,他施展《泰坦之力》后體型變得更加的龐大,力量也是暴漲。

「縮地成寸!」

石磊大步邁開,眨眼間就穿過了無數蟲魔形成的障礙,出現在統領級金甲蟲的面前。

「重量轉化—三百倍!」

「碎虛!」

石磊怒吼一聲,雙腳用力一踏,整個人已經飛在了半空之中,然後激活了同樣變大了數倍的方頭錘中烙印的符紋秘陣,瞬間,方頭錘的重量又暴漲了三百倍。

方頭錘的重量暴漲后,石磊又施展了《破軍十八式》中的禁招,將方頭錘狠狠地砸向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

重量暴漲的方頭錘,加上石磊全力轟出的禁招,如果真的砸中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即使統領級金甲蟲以防禦出名,也會被砸得頭破血流,甚至被可怕的力量砸懵,失去反抗之力,任由石磊宰割。

如果是幾個月前遊盪在戰場上的那些統領級蟲魔,石磊的這一擊它們即使看見了,也沒有能力躲過這一擊。

但是現在,遊盪在戰場中的統領級蟲魔實力更高,石磊的這一擊雖然驚人,但是這隻被石磊盯上的統領級金甲蟲實力也不弱。

意識到石磊的這一擊已經對它造成了威脅,這隻統領級金甲蟲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嘶鳴,在吐出一口散發著刺鼻氣味的酸液的同時,身體暴退,想要躲過石磊這石破天驚的一錘。

統領級金甲蟲的反擊早就在石磊的預料之中,面對統領級金甲蟲吐出來的這一口酸液,石磊不閃不避,任由酸液將自己淋了一個通透,手中的方頭錘微微變換方向,依然瞄準了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

盲少掠愛:律師老婆休想逃 「噝~~噝~~噝~~」

身上的大地鎧甲被酸液腐蝕的直冒煙,大地鎧甲上多出了一個又一個坑洞,不過,大地鎧甲上土黃色的光芒不斷流轉,修復著被酸液腐蝕的地方。

酸液的數量就是那麼些,雖然不斷腐蝕著大地鎧甲,但是越用越少,但是大地鎧甲上流轉的土黃色光芒卻是無窮無盡,一點點的修復著鎧甲上被腐蝕的地方。

大田園 統領級金甲蟲也沒有想到,石磊竟然對它吐出的酸液不閃不避,不由得愣了一下,等它意識到現在不是發愣的時間時,石磊的方頭錘已經砸到了它的腦袋上。

「砰~~~」

方頭錘砸在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上,發出一聲巨響,可怕的力量爆發,將統領級金甲蟲堅硬的腦袋上砸出了一個大得驚人的坑洞,坑洞周圍一條條裂縫不斷蔓延,腥臭的血液噴涌而出,將周圍的地面腐蝕的坑坑窪窪。

這還不算,方頭錘砸中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時,一股股震蕩之力透過統領級金甲蟲的防禦傳入統領級金甲蟲的腦袋中,讓統領級金甲蟲眼前一黑,對自己的身體失去了控制。

一錘將統領級金甲蟲砸懵,石磊並沒有感到意外,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趁它病,要它命!

將統領級金甲蟲砸懵后,石磊毫不猶豫的再次舉起方頭錘,然後對著統領級你甲蟲腦袋上的傷口狠狠地砸了下去。

「重量轉換–三百倍!」

「碎虛!」

方頭錘狠狠的砸在統領級金甲蟲腦袋上的傷口,可怕的力量瞬間爆發,在石磊的控制下,這股力量直接將統領級金甲蟲的腦漿震成了漿糊,卻沒有傷到腦袋裡的蟲核。

「噗~~~」

蟲核雖然沒有碎裂,但是腦漿變成漿糊的統領級金甲蟲還是倒在了地上,失去了生命氣息。

「一個!」

石磊輕聲說道,然後將這隻斃命的統領級金甲蟲的屍體收進了須彌指環中。

解除了《泰坦之力》后,身體恢復到正常大小的石磊掃視了一眼戰場,然後隨意的挑選了一個方向,向蟲魔大軍的深處衝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