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實在不好意思,我們也是想確保客人的私隱。」服務員低頭鞠躬,然後從自己同事手裏拿到了新的房卡,「這是新房卡,耽誤您時間了。」

2022 年 4 月 14 日By 0 Comments

「謝謝。」

……

楊澤生跟着進了電梯,提到嗓子眼的心總算落了下來。鬆口氣后,原本縈繞在他心頭的疑問也漸漸浮出了水面:「祁醫生,我很想問你個問題。」

祁鏡稍稍脫掉了些剛才還蒙在臉上的偽裝,顯得格外輕鬆:「怎麼了?」

「你……你到底是不是醫生?」

「當然了,你怎麼問這個?」

「我真不是要懷疑你,只是……只是你剛才實在太熟練了。」。 在一旁勸說的幾個婦人當即被嚇了一跳。

這宋劉氏威武啊!

還以為她被打得自尊心受挫,沒臉見人了;哪知道她仍然沒臉沒皮的,戰鬥力十足。

不想管閑事了,那些婦人相視一眼,都兀自搖頭。

不過,坑底的何首烏就要出土了,她們都挺好奇的。

鑒於何首烏值錢的緣故,她們都想看一看,然後記著模樣以後自己挖。

宋劉氏急不可耐地走過去,居高臨下地用手指著夏文桃,「夏文桃,你不要亂動。」

夏文桃怕她,惶恐地看了看她,又將徵求的眼神瞄向宮玉。

宮玉示意夏文桃先等一下,而後朝宋劉氏道:「宋劉氏,你什麼意思?」

宋劉氏憎恨地剜她一眼,怪裡怪氣地開口道:「什麼意思?哼!你別在這兒裝傻。我家宋江河都告訴我了,那何首烏是他和你們一起發現的。」

宮玉冷笑,「宋江河,你啥時候和我一起發現何首烏了?」

「就是剛才,我和夏文桃過來的時候發現的。」宋江河臉不紅心不跳地撒謊。

那何首烏看起來比想象中的大,能值上百兩銀子,只要他咬死了,他就能分一份。

宮玉鄙夷道:「宋江河,你睜著眼睛說瞎話啊!難道夫子沒有教導過你,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嗎?」

夫子的確說過這樣的話。

宋江河有一剎那間的羞窘。

然而,也只是剎那間的工夫,他就被錢蒙蔽雙眼了。

他當即咬緊牙關道:「夏家的,別以為你打架厲害,你就可以一個人攫為己有了。我告訴你,我是和你們一起發現的,無論如何,你都得分我一份。」

「什麼一份?」宋劉氏白眼一翻,「這何首烏是她夏家和咱宋家共同發現的,那就是兩家人平分。」

真不愧是母子,連腦迴路都一樣。

看熱鬧的婦人又笑話宋劉氏了,這貪婪的性子,幾十年了都沒一點改變。

「呵!」宮玉鄙夷地笑看著二人,「你們想怎麼分就怎麼分,好像問過我的意見了一樣。」

手上示意,又讓夏文桃繼續挖。

宋劉氏聽宮玉的口氣,以為分錢有望,心中竊喜,面上卻是不表現出來。

「那你說該怎麼分?」

宮玉清澈明亮的美眸一掃那些婦人放在地上的背簍里的木瓜,用手指了指,「看到了嗎?那些木瓜我都看到了,請問回去以後,她們是不是都得分我一份?」

摘木瓜的婦人捨不得,用手擋了擋,笑話道:「夏家媳婦,你看到了就是你的啊!這可不能夠,這都是我們辛辛苦苦摘的呢!」

宮玉不跟那婦人狡辯,朝木瓜林那邊一望,故作恍然大悟道:「哦!那邊的木瓜林,看到了吧!那裡面少說也就兩千斤木瓜吧?告訴你們,我來的時候,全都看到了,請問一下,你們把那些木瓜摘回去以後,是不是都得分我一份呢?」

有人笑道:「那不能夠,你看到了就是你的,天下哪有這樣的美事啊?」

宮玉微微頷首道:「這位嬸說得不錯,哪能看到了就得分自己一份呢?又不是強盜。」

趙勇聽出了一點意思,從人群的後面走出來,道:「宮大夫,難道你的意思是宋江河之前只是看到了你在這裡挖何首烏,並沒有參與,是嗎?」

有些話,不明說出來,這些人都不太聽得懂。

趙勇想幫宮玉一點忙,就忍不住出來接話了。

至於稱呼,別人都叫宮玉為「夏家媳婦」,他想著宮玉為他媳婦接生的事,心中尊敬宮玉,便尊稱一聲「宮大夫」。

宮玉大大方方地受著,鬆了一口氣道:「總算是有一個明白人了。」

「趙勇。」宋劉氏怕她把宋江河撇開,尖銳的嗓子一喊,道:「關你什麼事啊?要你出來瞎摻合。」

趙勇平時不喜歡得罪人,但也並不代表趙勇怕誰。

趙勇被她如此呵斥,鬍子拉渣的臉就沉了下來,「宋大嬸,這裡有這麼多人呢!你不讓別人說話,難道是看夏文桃和宮大夫兩個弱女子好欺負,就想黑白不分了嗎?」

宋劉氏口沫橫飛道:「什麼黑白不分?明明是她黑白不分,她不僅黑白不分,還想把我家宋江河趕走,自己獨吞那株何首烏。哼!何首烏是多麼值錢的東西啊!她也忒不要臉了。」

宮玉實在是不想跟這種人爭吵,眼角餘光瞥見趙勇手上的蛇,道:「趙勇,把這蛇借我用一下。」

「什麼?」趙勇懵逼地發問。

不料,他還沒答應,宮玉就把那條蛇拿過去了。

看她一個小姑娘提著一條又長又粗的蛇,人群中頓時發出一聲驚呼。

太可怕了,那麼大的蛇,宮玉居然不怕。

宮玉猝不及防地將那條蛇的尾部往宋劉氏的身上一甩。

「啊!」宋劉氏怕蛇,嚇得腿軟地往後退。

宋江河也是往後退,那條蛇讓他有了心理陰影,他現在看著腿都是顫的。

宮玉道:「宋劉氏,你再吵,你再唧唧歪歪的吵啊!」

宋劉氏顫顫巍巍道:「你個醜八怪,你拿蛇嚇唬人算什麼本事?」

「醜八怪?呵!你如此不尊重人嗎?」

實在是煩,宮玉眉眼一沉,手中的蛇就當真扔到宋劉氏的身上去。

她的力道拿捏得好,那條蛇接觸到了宋劉氏,直接就掛在宋劉氏的脖子上,且還在宋劉氏的脖子上又纏了一圈。

跟潑婦罵街太掉價了,宮玉不想罵,就只有換一種方式來整治人了。

「啊啊啊……」

宋劉氏嚇慘了,尖聲叫著,原地跳腳。

剛剛趙勇都說那條蛇沒有毒了,可她還是怕得不住地跳。

她想把蛇扯下去,可那條蛇想脫離她的扯動,不知不覺的,那條蛇在她的脖子上就越顫越緊了。

「娘,娘……」宋江河六神無主地喊。

他自己也怕蛇,根本都不知道該怎麼搭救。

「啊……救命啊,救命啊……」

宋劉氏竄來竄去的,抓蛇時還被咬了幾口。

眾人驚呆了,同時也驚嘆:夏家這小娘子可真不好惹啊!

在上陽村,宋劉氏潑辣得讓整個村的人都不敢招惹,沒想到夏家這小娘子竟將她收拾得跟跳樑小丑似的。

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 王藝琳見褚臨沉聽完自己的話,面色冷凝,讓人看不出他的心思。

她也不敢胡亂揣測,乾脆繞開這個話題,說道:「臨沉,我爸媽最近一直在問我們結婚的事情,之前你說,等接手褚氏,把工作上的事情處理好,我們就辦婚禮……」

褚臨沉微怔,把腦海中關於秦舒的想法拋到一邊。

「沒錯,我是這麼說過。」他坦然承認,只是,又有一絲遲疑,說道:「最近事情比較多,結婚的事,一時半會兒辦不好。」

王藝琳臉上閃過失落,心裏更是有了怨念。

褚臨沉遲遲不肯娶她,會不會是變卦了?

她不可避免地生出這樣的擔憂。

但她絲毫沒有表現出急切的樣子,眼中卻帶着惹人憐惜的落寞,善解人意地微笑道:「我知道,工作最重要,我會等你的。」

褚臨沉看着她,略微思索,也覺得愧疚。

自己答應過的事情,一拖再拖,實在說不過去。

想了想,提議道:「不如先辦訂婚宴?」

記住網址et

王藝琳一聽,頓時喜不自勝。

訂婚宴也好啊,至少以後她是名正言順的褚少的未婚妻了!

她按耐住心頭的激動,笑着應允:「可以啊。」

「那行,回頭跟你爸媽他們說一聲,定個日子。」

「好。」

把王藝琳送回去之後,褚臨沉便接到了衛何彙報的電話。

「褚少,醫院這邊已經處理好了。」

褚臨沉輕嗯了聲,隨口問道:「鬧事的那個叫唐筱如是么?她是怎麼說的。」

「她說以後再也不敢了,還說了一大堆幫唐家求情的話,估計是怕您因為這事兒遷怒到她家裏。」

褚臨沉眉頭微微皺了皺,顯然,這並不是他想問的事情。

電話那頭的衛何跟在他身邊多年,自然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褚少,您……」

褚臨沉索性直說:「唐筱如鬧事的原因是什麼?是不是秦舒唆使的?」

跟秦舒有關的事情,他總想查個清楚。

衛何有些為難。

唐筱如是把事情都交代了,可他不想把秦舒扯進來,就故意沒說,沒想到自家少爺居然主動問了。

他只好遲疑地說道:「說了……說是秦舒拿了錄音給她聽,說藝琳小姐慫恿林孟帆要跟她分手,她氣不過,才鬧到辦公室去的。」

果然是秦舒!

褚臨沉面色微沉,眼裏卻有精光一閃而過。

「那個錄音是怎麼回事?」他沉聲問道。

「這……恐怕要找秦舒才能查清楚。」

褚臨沉眉頭一皺,掛了電話,「那就這樣吧。」

……

王藝琳回到別墅,王振華和張雯一看她滿身狼狽,灰頭土臉的樣子,都愣了愣。 「你有什麼朋友是我不認識的?」

「說說,她叫什麼名字?」

蘇哲和蕭陽關係極好,而且兩人經常廝混到一起。

圈子裏的朋友,幾乎都相互認識。

此刻,見蕭陽賣起了關子,蘇哲自然就更加好起來。

「柳氏集團的總裁,柳靖雯。」

「她的名號,你總該聽說過吧?」

蕭陽也沒有打算隱瞞,此時微微一笑,便直接朝蘇哲說道。

「什麼?柳氏集團總裁,柳靖雯?」

「她不是江海商場上的冷艷女王嗎?你這傢伙,什麼時候和她勾搭到一塊的?這事,我怎麼就從來沒聽說過?」

蘇哲聽到柳靖雯的名字,整個腦袋瞬間當機。

他臉上,露出一副極其不可置信的表情。

這樣大有來頭的人物,縱然是他父親親臨,也要給幾分薄面,不敢輕易得罪。

結果,蕭陽一個電話,就輕易將她叫了過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