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對了,我的十一顆靈石!?」

2021 年 12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胸口。

當然,胸口自然空空如也。

「算了,只要人沒事就好,錢沒了還可以賺……等等,我好像撿回一個東西,扔哪裏了呢?」

他此時終於想起來斷臂旁邊撿到的東西。

東西很快就找到了,就在他手邊上。

這是一個大約十五公分長,體型細長,兩頭尖的黑色紡錘體法器。

也不知是什麼金屬構成,法器入手沉重,密度幾和黃金相比,上面銘刻着密密麻麻的法陣,陳理瞪着眼睛努力分辨了良久,也就看出一個變形的浮空法陣。

陳理試探著輸入靈力,初始時稍有滯礙,繼而就順暢起來。

等輸入至約莫十分之一靈力后。

原本漆黑的法器宛若通電般發出銳利的幽光,隨即「嗡」的一聲震顫,懸浮而起。

陳理感覺著自己心神和法器隱隱相連,似乎可以隨意操縱,不由一臉驚奇。

「好高級的法器!」

相比自己那隻能機械激發直來直去的柳葉鏢,這法器明顯已經邁入智能化了。

……

半分鐘后。

法器已如一條危險的游魚般不停在房間穿梭,發出嗡嗡的輕響,有時不小心靠的牆壁太近,木板被法器表面的鋒芒掃過,竟如熱刀切過牛油一般無聲的劃出一道細長的划痕。

讓人看得隱隱生寒。

直到靈力即將耗盡,陳理才把法器召回手中,欣喜的把玩著。

「這真是好東西啊,這種法器估計我省吃儉用個十年都買不起啊!」

想到這裏,他都有些想不通。

都這麼有錢,還要來偷我那可憐的幾顆靈石。

不過轉念又一想,也許正是因為偷搶,才這麼有錢。

「真是殺人放火金腰帶啊。」他感嘆了一聲。

不過現在是我的了。

……

一下午,陳守義都沒外出。

好幾次,他都忍不住想去現場看看那條胳膊還在不在,好在都生生的剋制住了。

接下來幾天,他都窩在家裏,照常修鍊。

與此同時,整個棚戶區也是風平浪靜,好像什麼都發生似的。

直到第五天一早,走在去坊市的路上,才佯裝鎮定的樣子,經過現場。

斷臂竟然依然還在。

只是被扔到(踢到)路邊的淺溝里了,被不知什麼生物啃的只剩一堆白骨。

路上的散修時有經過,沒注意的暫且不提,看到的也多是熟視無睹,最多皺一下眉頭,露出一絲嫌惡的表情。

「自己似乎有點太大驚小怪了,沒見過世面!或許對這裏的散修來說,一條胳膊的事情,根本引不起他們心中的波瀾,又不是什麼屍體。」

陳理長鬆了口氣同時,心中又隱隱發寒。

「生活在這個地方,真是讓人沒安全感啊,以後必須更謹慎一點。」他心頭暗道。

……

陳理走到坊市,也沒擺攤。

直奔坊市一棟建築。

「二手的成套一階下品法器,不值多少錢。」法器鋪的朝奉一邊鑒定着柳葉鏢,一邊隨口說道:「功能簡單,可以祭出攻敵,威力在一階下品法器中尚可,沒有什麼出奇之處,能值一顆中品靈石,你要是賣的話,這次鑒定費就不收了。」

「這也太低了,我這可是成套的,你們鋪里隨便一件下品法器都不止兩顆中品靈石,最起碼也得再加五十下品靈石才行。」陳理說道,這價格不符合他的心理預期。

「但你這已經用過許久了,二手的回收價格向來都是很低的,哪個地方一樣。」朝奉喝了口茶,慢條斯理的道。

陳理磨了好一會,最終以一顆中品靈石再加二十顆下品靈石成交。

他當然知道自己虧了,擺攤的話這柳葉鏢絕對能賣的更多。

但一方面法器很難賣,坊市裏擺攤的很少有賣法器這種高價值物品的,也很難賣出,太耗時間。

有了這一大筆錢壓倉,自己不用像之前那樣頻繁交易『辟邪符』了,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花在修鍊上。

另一方面,也不怎麼安全,昨天賺了十幾顆靈石,就被人盯上,若是賣個數百顆靈石,還不吸引一群餓狼。

錢寧可少賺一點,也要先保證自身安全。

自己潛力無窮,正處於修鍊事業的上升期。

何必為幾個錢,冒這些根本沒必要的風險。

……

走出法器鋪,身懷巨款陳理,疑神疑鬼的在坊市內東拐西轉,感覺沒人追蹤,才朝棚戶區走去。

一路安全的回到家,他連忙關上門。

「嘩啦!」

錢袋一扯,一大堆靈石,撒在桌上。

滴溜溜的轉動。

光澤奪目。

「真是發財了啊!」聞言,蘇拾朝那幾人看了過去——

她勾了下唇:「那你們來試試。」

「雪團,把他們都趕出去。」

雪團們直接就沖了過去。

它們不是普通的狼,蘇拾讓蘇大爺專門訓練過它們。

只見雪團們虛晃一招,原本撲向四位獵人的動作瞬間都撲向了同一個人——蘇伏!

五張血盆大口,眼神兇惡,蘇伏拔腿就跑,可他兩條腿,怎麼可能跑的過雪團四條腿!

直接就被撲倒了。

而雪團直接把他拖到了門外。

而彼時,那四個獵人也被蘇拾丟了出來。

《穿書後首輔他又奶又凶》063:蛇蠍 「兄弟怎麼回事,你們不是同一個公會的嘛,怎麼看起來跟仇家似的。」

有玩家懷着好奇心,問身旁海王公會的成員。

說道這個。

那海王公會的成員掛着苦澀笑容道:「家家都有一筆難念的經,就跟上班的公司一樣,你難道就和同事的關係很好嘛。」

遊戲中的小團體都難免出現爭吵,更何況又是規模比較大的公會,上上下下就如同一家現實公司運轉。

就好比如王浪與白公子。

白公子雖然不是副會長,但權力卻一點都不比王浪差多少,僅僅只是頭銜的差距而已。

雖然場面眾人的滿頭霧水,卻已經知曉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海王公會這次的『鹽中之窟』攻略失敗,而且是徹頭徹尾的失敗!

「長官來了,別看熱鬧了,快跑!」

這時,突然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還在圍觀的吃瓜玩家們瞬間跑了一大半,只剩下鳳凰公會和海王公會的成員站着不動。

「威猛長官?」

靠在牆壁的秦昊看見熟悉的面龐走到白公子等人的面前。

這出好戲看來還真是不錯,居然有遇到他了。

「怎麼回事?」

威猛長官眯着眼望着王浪,言語中帶有一絲不滿。

「….」

王浪滿腦怒火,但看見威猛長官還是慫了,將在鹽中之窟的事情全部道出,當然…其中還添油加醋了一把。

將秦昊和月神的所做的行為誇張化。

「呵呵。」

一旁白公子聽見后滿臉不屑,譏諷道:「帶着上百個人居然能被兩個毛頭小子給耍了,可真有你的啊,副會長。」

「閉嘴!」

二人的怒火再次點燃,可卻被威猛長官呵斥一聲給中止。

他回過身來,盯着鳳凰公會的眾人,最終目光停留在鳳兒身上。

「他說那兩個人是你公會的?」

「這…」

鳳兒嘴角抽搐。

這火燒着燒到自己身上來了,也是說不出的苦澀。

早在之前因為坤靈機一動的話,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不是。」

最終,她還是否認了這件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