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對面過來的是什麼?」對面的反賊看到一人一馬想自己沖了過來問道自己身邊的人。「好像是一個傻子。」要不是傻子誰能一個人想五萬大軍衝鋒。

2022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不是李玄霸想一個人沖。實在是悍馬太快了。在長安的時候把這匹神駒給憋壞了。

身後的士兵眼睛已經充血了。讓自己的主將衝到最前面?而且這個主將還是大唐的秦王。不行。不能讓秦王受到一點傷害,這就是現在所有人的想法。

當李玄霸衝進去的時候所有的反賊都不在笑話他是傻子了。這就是一個魔鬼。原來李玄霸在長安的時候找人在擂鼓瓮金錘的上面加了一跳三米多長的鏈子。現在李玄霸就在真正意義上的掄錘。加上李玄霸的力量和兵器本身的重量。一個超大威力的殺傷xìng武器就誕生了。

與此同時。身後的騎兵也衝過來了。雙方直接交兵在一起。

李玄霸看到自己人過來的時候就把鎚子拿在手上,畢竟有鏈子的時候不好控制容易傷到自己人。

李玄霸自己沒有什麼感覺。可是看到士兵和叛軍交手的時候李玄霸知道。自己是真有點低估反賊了。他們不是像滎陽市那麼一觸即潰的傢伙了。反應很快。

雙方整整殺了一個多時辰。大地上都被染紅了。一開始叛軍有投降的人,但是大唐的軍人都殺紅眼了。只要不是穿着大唐的兵甲的就是殺。不管你手裏有沒有兵器。這也是李玄霸教的。戰場上沒有投降的敵人。只有死人是最安全的。

終於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着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反賊李玄霸的兵不知道怎麼辦了。秦王教過只要是站着的人就要殺,可是現在他們卻趴在地上一動都不動。李玄霸看着眼前的血人。眼淚都要下來了。

命令投降的反賊開始挖坑。把反賊的屍體掩埋了。然後讓自己這面剩下的大約五千人開始把兄弟們的屍首都聚在一起焚燒。他要把骨灰帶回去。讓所有的人敬仰。

反賊的人大約就剩下三千了。對別人來說着是一場大勝了。同是jīng銳在不到敵人一半軍力的情況下打成這樣。所有人都得服。但是李玄霸不行。自己兄弟的名比敵人的一百條都金貴。現在想來早上的命令也是衝動。

李玄霸發現自從來到大唐之後自己真的不是孤狼了。xìng格都變成另一個人。有時候自己都懷疑是不是「李玄霸」和自己融合了。

這三千人在掩埋完成以後站着看着李玄霸。等候李玄霸的發落。

「你們都知道謀反是什麼罪么?」所有人都不說話。

「王旭,你來告訴他們。謀反是什麼罪名。」李玄霸看着王旭說道。

「誅九族」此時的王旭滿臉的淚水。因為和自己一起在突厥活過來的人,現在就剩下自己了。本來還有五個人,但是他們的手斷了。他們被就回來之後只說了一句話。「王哥,以後替兄弟們照顧好秦王。」就自殺了。有一個被攔下來的別人問為什麼。他只說了一句。「秦王手下不可能有我這樣的殘廢。」說完就嚼舌自盡了。旁邊的人想救都來不及。

李玄霸聽到以後大哭了起來。邊哭邊說道「你們都是傻子啊。即使你們的手斷了,你們也是我的兄弟啊。你們什麼樣都是我的兄弟啊。」

說完就來到了這幫人的面前。本來李玄霸是準備饒了這幫人的。但是在知道跟隨自己一路的兄弟被殺的時候李玄霸的心真受不了了。

「給我都殺了」說完就看着那邊被點燃的自己兄弟們的屍體說了一句。「你們都看着。本王給你們報仇。即使天下的人都說本王是惡魔。本王也要親手宰了這幫人為你們報仇,兄弟們。走好。」

然後所有叛軍大罵李玄霸背信棄義。說什麼的都有。可是李玄霸根本連自護都不在乎。

可是手下的兵不幹了。行?你罵秦王是不是?本來一刀能殺死你的,非得十刀八刀的讓你失血過多慢慢死。

所有人都唱起了那首秦風無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在大軍晚上正準備休息的時候突然有人闖進了大營,而且沒有人看到他。

「王爺。那面準備十天後動手,七哥然我來問問你我們怎麼做?」一個身穿夜行衣的人來到李玄霸的面前問道。

「你們自己多加小心。不要讓他起疑心,但是只要他起了疑心,你們保命為上。知道了么?至於怎麼做。我會回去的到時候你們看我的指示辦事。」李玄霸說完那個身穿夜行衣的人就走了。

「王爺。有什麼吩咐?」王旭在外面看到是小九以後就知道是來找李玄霸的。而且有大事,要不不會是這身的裝扮。

「你還挺聰明的。知道我找你有事。」李玄霸知道剛才是王旭在門外。

看到兩人在商量事情王旭就讓幾個門口的兵走了。自己守在外面。

「今晚我要回長安,現在軍營的一切教給你,不要讓人知道我不在,知道了么?」李玄霸的話讓王旭了解到了事情的嚴重xìng。

其實王旭想的太多了。在李玄霸的眼裏,那兩個人殺就殺了。要不是害怕竇氏傷心自己早就能讓兩人死的神不知鬼不覺。

但是這次回去,這兩人死最可免,活罪難逃。要不是兩人這次李玄霸不能損失如此多的人馬。

(青chūn在這裏請各位大大點一下推薦,收藏。你們的支持就是青chūn最大的動力。再次謝謝各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準備……好了嗎?」

弗蘭克忽然莫名其妙的,似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

這種感覺很詭異。

現在整棟樓裏面,明明只有他們兩個人,但弗蘭克的語氣,卻好像是在跟另一個『人』對話。

一個……看不見的『人』!

「你還有幫手?」

靶眼微微眯起眼睛,耳朵與鼻尖微微聳動。

氣味?

沒有!

雖然血腥和火藥味很濃重,但吸血鬼的體質,讓他可以分辨出來,空氣中任何一種物質!

聲音呢?

也沒有!

通過類似蝙蝠的音波,附近一百米內的任何生物,都不可能逃過他的探知!

這裏根本沒有第二個人!

懲罰者在故弄玄虛!

「還在騙我?」

靶眼舔了舔嘴唇,眼中流露出一抹猩紅,大笑道:「你以為這種小把戲,能欺騙我這個完美生物嗎,這裏根本就沒有第三個人!」

「你錯了,靶眼!」

弗蘭克眼皮微抬,淡淡道:「這裏還有一個人,只是你……看不見而已!」

第三人,是蒼白正義!

只不過它的存在,只有弗蘭克一人可以看見而已。

「準備好了。」

白色風衣的弗蘭克,淡然道:「正好,你就讓他見識一下,我真正的能力吧。」

「恩……」

弗蘭克輕聲答應,而後靈力似火山爆發般井噴。

「聖言救贖!」

「至死方休!」

「壯烈成仁!」

嘭!嘭!嘭!

三顆子彈咆哮出膛,然而目標卻不是靶眼,而是弗蘭克他自己!

???

靶眼一臉懵逼,他還是頭一次看見,居然有人開槍打自己的!

「哈哈哈哈……」

靶眼忍不住狂笑了起來,「你瘋了嗎?難道是覺得打不過我,所以想趁現在自殺嗎?」

「自殺?」

弗蘭克輕蔑一笑,這三顆子彈才是他真正的實力啊!

「啊啊啊——」

弗蘭克臉上青筋暴起,彷彿正在承受着某種巨大的痛苦,整個人的皮膚都猶如煮熟的蝦子般通紅,散發出一股熾熱的蒸汽!

狂暴的靈力一齊湧出,似刀刃組成的風暴一般,將周遭昂貴的瓷磚和傢具,紛紛切割成碎片!

「受死吧,靶眼!」

轟!

一聲爆喝之後,弗蘭克右腳踏在地面上,昂貴的瓷磚頓時崩裂,整個人彷彿一顆炮彈,瞬間撕裂空氣沖了出去!

「好快!」

靶眼瞳孔驟然收縮,以他吸血鬼的體質,竟然都看不清弗蘭克的動作!

噌!

一抹寒光閃動,伴隨着身體上的劇痛傳來,靶眼這時才看見自己手臂,不知何時已經被切斷了!

嗤……

「啊啊啊——」

這一次的傷,與之前所有的傷都不同,那種鑽心的疼痛,好似靈魂被撕裂了一樣,讓靶眼控制不住的慘叫!

「法克!砍歪了!」

弗蘭克呼哧呼哧的說道,「下一次,我會砍下你的頭顱!」

若是此時細看,可以發現弗蘭克的狀態並不好。

他的皮膚已經呈現出了龜裂狀的紋路,並且不斷有血液和汗液滲出,又被熾熱的體溫蒸發成了煙霧。

顯然一次性賦予三種能力,以弗蘭克現在的體質,根本無法長時間承受,所以必須要速戰速決!

否則,敵人還沒有打倒呢,恐怕他自己反而會先倒下!

「我……我的手?」

劇痛侵襲之下的靶眼,又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情!

被懲罰者斬斷的手臂,居然無法恢復了!

不……準確的來說!

就好像是他從來都沒有這根手臂一樣,完完全全的被懲罰者「斬斷」了!

吸血鬼最可怕的能力是什麼?

吸血嗎?當然不是!

超人般的感知嗎?也不是!

是無論如何,即便被炸成碎片,也無法被殺死的能力啊!

可如今……不死之身被破了!

「這……這不可能!!!」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